77.第 77 章-跑,-
跑,

77.第 77 章

    “……”

    伍恬看着他的眼神仿佛在问, 朋友, 你是认真的吗。

    那位朋友却突然低低笑了一声,身体板正回原位:“开个玩笑,别在意。”笑容柔化了他面部的轮廓, 眼睛里晶晶亮亮,是个非常干净的笑容。神奇地把气氛化解了。

    仿佛是成年人化解尴尬后的心照不宣,伍恬也松一口气,手下意识地挽耳边碎发, 嘴角没控制住扬起弧度,顺势问到:“你多大了啊?”

    “二十四,快二十五了。”男人温和的说。

    二十四, 如果是江时均, 今年正好也是这个年纪了。只要发现一个心的吻合点, 伍恬心中的小人儿就没由来的一阵兴奋, 大喊一声:对了!

    “你刚刚就在这附近啊?”伍恬又提起一个话题,男人点点头:“嗯, 跟朋友聚一聚。”说完他抬起手上的腕表看了下时间, 没给伍恬再说话的机会。

    “朋友还没走。我得赶回去, 有事儿的话给我打电话发信息都行。”

    这就要走了?伍恬显然没想到这么快,他们才只说了两句话而已。

    “哦好, 拜拜。那谢谢你的宵夜。”她笑看着眼前的男人。在心里即遗憾又松了口气的感觉,面对极大可能就是成年后大外甥的男人她肯定紧张, 毕竟又变了一个人, 同时又因为他现在的身份满腹疑团, 驱使着她总是忍不住去试探。

    俩人就像是刚见过几面还不太熟的人在走廊礼貌告别。

    现在正是初夏的季节,旁边的窗也不知道从哪里吹来了花香,成毅走动的时候腰腹的肌肉扯动身上的薄衫,二人即将擦身而过之际,他又停了下来。

    “你要是不习惯就还是叫我全名吧,小毅这种五岁小孩儿的叫法,不适合现在的你。”

    伍恬心脏被猛地握了一下,瞳孔颤抖,惊疑不定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成毅像是被她的本能反应勾起了乐趣,又勾唇笑了笑:“我记得你才22吧,比我小呢,其实叫哥也没错。”

    说完自然地挥挥手,“早点休息,以后见。”脚步声渐远,人闪过走廊尽头,直至彻底离开消失不见。

    “伍小姐?”

    “啊。”

    护工阿姨的声音惊醒了伍恬,侧头对上了她略有些担忧的目光。“伍小姐,没事吧?要回屋吗?”

    “哦,好,这就进去。”

    张阿姨有些担心地看着现在魂不守舍的伍恬,她照顾了这些天,多多少少也知道这个小姑娘进医院跟前男友有关,虽然她不认同现在年轻人这种为了爱情要死要活的,但是相处了几天发现她确实是个不错的小姑娘,就是遇人不淑了。

    难道刚刚门外那个就是害得她进医院的男朋友?

    伍恬回到病房就直接闭眼躺倒床上,好像是准备要睡觉了。护工阿姨见状把电视关掉,自己收拾床铺躺在旁边的陪护病床上,现在时间也不算早了,护工阿姨也准备一起睡觉。

    而躺在床上的伍恬脑海中已经天人交战三百回合。

    ——小毅这种五岁小孩儿的叫法,不适合现在的你。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之前她在给成毅发消息的时候就有意那么编辑的,用称呼的方式,在最后打的一个“小毅”,如果他是,就一定能看得懂。如果不是也没有什么影响。

    然后今晚她就收到了同样的提示。五岁小孩儿,不适合现在的她。换成一般人肯定听不出来什么,但是她不一样。当初她接回来小毅的时候他就是五岁!而那时候她也不是现在的她。

    他这是在暗示她吗?是暗示吧!

    那我要不要顺水推舟就……?

    啧,伍恬烦躁地翻了一个身。她摸不准成毅、或者是江时均现在是什么意思。

    接到她的暗示并且做出回应,完全可以在今晚直接就推进话题的。她一直在主动找话题,可是他直接找个借口掐断,毫不犹豫就走掉了。

    表现的太过“正常”,仿佛他们真的只是简单聊了聊,并且还不算熟。

    想着想着伍恬忍不住把手放到嘴边握成拳往深了沉思。大外甥到底在搞什么。

    这天,伍恬到底是没再找成毅。而这天之后,伍中华电话和出入的次数增加,有时候一整天都在忙,伍恬便会给他打电话表示自己心理和身体堵很愉快,他才放心继续工作。

    成毅明显就是围着伍中华负责,他忙,他或许更忙。

    她连续几天都没再跟成毅见面“聊”上了。

    “哎……”

    伍恬趴在窗台边上,心不在焉地看着医院外公园葱郁的绿化带。看了一会儿又按开手里的手机,翻出成毅的微信号。犹豫着要不要主动找他聊聊天。

    这些天见不到人,但是她心里那团火焰越燃越旺,以至于什么事儿都没空去理会,全身心围着成毅转悠,思考怎么跟他搭上线。

    然而某人貌似不care。

    屏幕上二人的聊天记录都是些不痛不痒的问好,内容不多,甚至可以说很少。

    那一堆“^_^”“(⊙_⊙)”“在干嘛”“忙不忙”看得伍恬火气慢慢就涌上来。

    以为这些都是他发的吗?不!恰恰相反,这些都是她主动去发的!

    结果某人回复的是什么?“工作”“嗯”“哈哈”……

    任谁看了估计都会拍着肩膀送她一句:放弃吧,他对你没兴趣。

    越看越生气,伍恬忍无可忍啪一声又扣下电话,单手拄着下巴继续看风景。

    今天打死她也不再主动说话。

    这一天伍恬的兴致都不高,尤其伍中华忙的连晚饭都没空来陪她吃,只能自己吃饭的伍恬心情更是一落千丈。

    这些天里第一次萌生了,住院好无聊,好想快点出院的想法。

    时间长短是可以随着心境变化的。当特别忙或者做很喜欢的事情时,时间就过的特别快。相反如果你特别无聊,什么事都勾不起兴趣,那时间就堪称煎熬了。

    吃过晚饭,夕阳渐渐下沉,伍恬坐在软沙发里望着染红的天空,没忍住拿起手机查看。

    一声叹息。

    他为什么不理我呢……

    对象是他的话,伍恬根本不介意主动不主动的问题,当高中生的时候,他很多时候也都冷冷的。

    她叹气不是难过,更多的是纠结和慌张。她坚信自己肯定没认错人,就算见面不多,说话不多,真是他整个人气质和外貌都有变化,可她就是坚信自己没有认错人。

    江时均这种把自己完全变成另一个人的情况让她很慌张,总觉得这背后不安全。

    她唯一能想到合理解释的身份,就是,他也许在伪装卧底。

    时光久远的回忆冒出脑海,在很小的时候他说过想要当警察,少年的他也是如此。

    伍恬调整了她在沙发里的姿势,眼睛没有焦距看着窗外。

    住院的第七天,身体状况可以离开医院了。她现在这具身体住院是因为长期饮食不规律再加上自残流了不少血,整个人虚的不行。调理了一个礼拜,恢复得差不多。

    手腕上的伤口也已经愈合结咖,每次护士来给她换药时她都能看见伤口,蜿蜒的一道棕褐色,周围皮肤因为药物微微发黄。伍恬看得心下疼,傻白甜当初还真下的去手啊……

    这期间身体精神好些之后,伍恬没克制住,尝试着往g市打过电话。30的突然去世,父母亲人肯定特别伤心,虽然生老病死不可控,但连最后都没有好好告别,这一点伍恬心里特别愧疚。

    遗憾的是,座机早就作废,手机号码背后也不再是曾经的主人了。

    无功而返的伍恬有些许忧伤,看来只能出院之后再打听打听了。

    出院这一天,风和日丽,万里无云,伍中华一大早就开始张罗收拾病房,伍恬甩手掌柜在一旁负责微笑,而那个劳工就是伍中华格外欣赏的司机成毅。

    “辛苦你了小成。”

    “伍叔见外了,东西又不多,我两趟的事儿。”

    东西确实还算好,伍恬住院又不是来度假的,零散物件一个大行李箱全装下,其他收拾收拾,伍中华和成毅两个人一趟就全解决。

    身体暴露在耀眼的太阳下,伍恬深吸一口清新的阳光,发自内心地高兴这次终于活着出院了!

    汽车慢慢拐进街道,伍恬自己坐在后排,伍中华和成毅在前面间歇聊天,回到他们的家之后,二人又把行李给搬进屋。

    伍恬下车,发现他们家进屋的门口居然放着一个火盆!

    “来来来,从这上面迈过去,咱们把霉气统统赶走。”伍中华热衷地拉着伍恬让她跨火盆,伍恬忍着笑满足了伍中华这一套封建迷信,等她跨过去之后伍中华也美滋滋跟着跨过。

    “下半年咱们家肯定都健健康康,顺顺利利的!”

    伍恬的家住在一栋小别墅,这样正好跨火盆也不会担心影响了邻居。他们父女俩搞这些的时候,成毅一个人默默打开后备箱把行李被直接搬到二楼,来回两趟速度利落,随后又登登下楼,伍恬和伍中华已经在车上等着他。

    “去天香大酒楼!”

    伍中华一声令下,黑色奥迪载着三人朝市区前进。

    今日出院,伍中华定了一桌满汉全席庆祝女儿健康出院!

    伍恬看着眼前满满一桌形色俱全的佳肴,再一次侧头跟伍中华确认:“这么一大桌,就我们俩人吃?”

    伍中华把她推上上座,然后自己坐在她旁边。“对!就我们父女俩,今日出院这么大的喜事儿,就得这么大的排场来衬。”

    虽然出院我也很开心,但是不用满汉全席这么夸张吧……重点是我们只有两个人爸爸!

    “要不要找些朋友一起来?”看着这么一大桌字菜,伍恬提议道。

    伍中华笑着摇头:“不找,今天爸爸为你铺张一次,就我们父女,好好吃饭,好好聊天。”

    他一边笑一边端起桌上的果汁给伍恬满上,让长辈满杯她些许惶恐,可是伍中华做的很自然,还指着旁边的白酒对她说:“你给爸爸满上。”

    “来!第一杯恭喜我们恬恬健康出院!”杯盏轻碰,伍中华一饮而尽,伍恬也喝掉她杯中的果汁。

    伍中华开始给她布菜,都是女儿爱吃的东西。伍恬也抽开筷子给他夹菜。

    “尝尝味道,咱们这就这家味道好。”伍中华夹了一口伍恬放到他盘中的菜,撑眼点头:“嗯!我觉着不错。”

    食鲜味美,伍恬笑着点头:“好吃。”

    女儿笑,伍中华就开心,放下筷子又给自己倒了杯酒。

    “来,第二杯庆祝我们恬恬及时止损,走向新生活!”伍恬忙举起杯子,又是一饮而尽。

    第二杯酒下肚,伍中华长呼出一口气,轻晃着头感慨笑:“一转眼我女儿都这么大了,刚出生的时候你才那么点儿,比我手打不了多少,这一天天过去,一眨眼你都这么大了。”

    从女儿出生到现在二十多年的时光仿佛都在眼前浮现,时光那么长又那么短。她长大了,他也老了。

    “当初我答应小雅,一定会让我们的女儿健健康康,开开心心长大。”提到亡妻,伍中华红了眼眶,压了压眼眶又是一脸笑容,慈爱地看着她:“如今你长大了,懂事,漂亮,善良,也坚强。一时的挫折没什么,人生在世谁还没几个坎儿,重要的是怎么跨过去。如今你已经跨过这道坎儿,爸爸特别为你自豪。”

    “来,第三杯,爸爸敬你,希望你在今后的日子里,遇到同样、甚至是更难的事情,也能像这次一样勇敢,坚强。”伍中华说到动情,眼睛发红。他无法陪着女儿一辈子,今后的人生总要她自己去走。

    “你可以不用大富大贵,也可以不用出人头地,只要开心,平庸也是福气。爸爸上半辈子的心愿实现了,下半辈子希望你能开心幸福,可以吗?”

    手中的酒杯轻轻一抖,伍恬心中触动,眼眶瞬间溢满水汽。眼前的中年男人皮肤上留有岁月的皱纹,两鬓也有些许斑白。可他看她的目光永恒不变,这是父亲的目光啊。

    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诺言化作清酒,在泪光中父亲满上。

    “我会幸福的,爸爸。”

    “好!哈哈哈”

    周遭富丽堂皇,包厢华丽又明亮,这么大的空间里只有两个人,伍恬在伍中华的身边却一点没有感受到寂寥和冷清。

    这一晚上伍中华自己把整整一**白酒都喝了,看的伍恬心惊胆战,几次劝阻怕他喝伤了身体,伍中华只说自己今天高兴,下不为例。

    他是真的高兴,坨红的面颊浮现一道道皱纹,一直说着女儿小时候的趣事,说他和妻子的故事,说到自己年轻时仿佛回到曾经的意气风发。

    酒越喝越开心,眼睛越来越亮。

    伍中华真的喝醉了。

    这么一大桌菜他们没吃几口,酒水果汁倒是喝了不少。喝醉的伍中华不吵不闹,靠着椅子里就准备睡觉。伍恬正在想,是要在酒店开个房间找服务生帮忙把伍中华扶过去还是怎样,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伍恬小心地把伍中华垂着的头扶靠这椅背上,回身拿出来一看,脸上露出一丝诧异。

    是成毅。

    “喂?”她疑惑地接通电话。

    “伍恬,需要我去接你们回家吗?”性感的声音被电流传递到耳朵里,伍恬下意识歪了下头,随后眼中一喜:“啊对,你来接我们吧,我爸爸喝多了,我弄不动他。”

    “好,我十分钟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