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第 75 章-跑,-
跑,

75.第 75 章

    此为防盗章  小毅两只小手扒在料理台旁边专心地看她处理蔬菜,长睫毛不停忽闪, 眼睛里满是好奇, 伍恬瞧见小朋友在偷偷咽口水, 憋住笑夹起最上面一块占满白糖的西红柿递给他:“小毅帮我尝尝味道怎么样?”

    “好。”小毅郑重接过西红柿,先是轻轻啜了一口汁水,眼睛瞬间瞪圆:“哇!酸酸甜的!”

    “小姨妈, 很好吃!”呜嗷一口吞掉,还恋恋不舍地舔舔手指。

    好好吃哦, 以前都没吃过。

    伍恬乐不可支, 又夹起一块递给他, 小朋友昂起脸附送一个大大的笑脸,美滋滋吃酸酸甜的西红柿。

    “手上沾到糖水了, 来小姨妈帮你洗手。以后手上沾到东西都要来洗手,不然会把自己弄脏, 还会沾到更多的脏东西, 小毅就变成脏宝宝了。”

    “我懂呀, 手上有细菌, 所以要洗手。”

    “哇你这么聪明啊,真棒~”

    “嘿嘿嘿。”

    她倒是不介意小毅舔手指的行为, 小毅才五岁, 行为习惯是在生活中慢慢引导出来的,不是限制出来的。

    在福利院那段时间她观察过emma他们是怎么和孩子相处的, 谚语说五六岁的孩子正是猫嫌狗憎的年纪, 一屋子小孩更是鸡飞狗跳, 但是她很少见到emma发脾气,更多时候她会尽可能温柔的去引导。当然问题严重的时候也会严厉起来,但不管哪种情况下,emma几乎都很少直接说“你不能”,而是去解释,你这样做会引起不好的后果,所以“你不能”。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伍恬也发现了小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不能说太多“不”,因为他明白这表示不对,这表示你在生气,你说多了他心里会害怕,下意识承认错误。长久以往容易养成畏缩的性格。

    他在以后的成长中遇事之前下意识会产生一个反应,我能不能做?我做了大人会不会生气?生气了怎么办?那我还要不要做呢?

    以爱之名画地为牢,本身就是狭爱。

    伍恬觉得有道理,她希望小毅健康,优秀,有胆量,有担当,但更多的她还是希望他能开心。

    他们是在一起成长呢。

    “小毅,帮小姨妈洗辣椒吧。”

    “好!”

    *

    电饭煲咕咕冒热气,炒锅里油滋滋烹炒的辣椒肉片的声音被抽油烟机轰隆隆盖过,小毅在伍恬的指导下小心翼翼捧好西红柿放到餐桌上,然后乖乖坐在椅子上紧盯厨房,鼻尖闻到从未体味过的油香味,小脚丫一翘一翘迫不及待想要吃饭了。

    好香啊,有点点呛,可还是好香啊!

    色香味俱全的辣椒炒肉出锅,伍恬直接夹起一块肉送到小毅嘴边:“自己吹一吹,不烫再咬。”

    “呼呼呼。”小毅用力吹气,等到不烫嘴一口叼住:“辣的!好吃!”

    比汉堡都好吃,小姨妈真厉害!

    伍恬心花怒放:“还有更好吃的呢,噹噹噹噹~~~”

    电饭煲应声打开,一股热腾腾的仙气喷涌而出,露出锅内乾坤:

    土豆焖饭!

    伍恬以前好歹也是经历过宿舍厨艺大比拼的社会主义有志青年,一锅在手,天下我有。没有我们电饭煲焖不了的食材!

    老抽和豆瓣酱均匀拌过的饭呈现出诱人的色泽,土豆金黄软糯,猪肉条细嫩入味,熟蒜绵软,最后再撒上一点点葱花。

    伍恬觉得自己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啊——她挚爱的电饭煲。

    因为小毅还小,伍恬尽量减少调料的分量,焖饭的味道有一点淡,但是在小毅吃来刚刚好,进入疯狂进食模式。

    好吃到什么程度呢?他自己差点干掉半锅,吓得伍恬最后都不敢给他吃了。

    这可是半锅饭啊!还有菜呢!

    虽然因为人口少伍恬只焖了一碗半的米,但那也不少了!

    要不是最近这段时间的相处知道她家孩子就是天生饭量大,她怕是要被吓死。

    “吃饭要节制!”伍恬在自己胸口位置比了比,告诉小毅一个大概的饱腹标准:“小姨妈告诉你啊,大概吃到这个位置,你的身体就是饱的了,再之后就是**作祟,你是男子汉,要学会控制!”

    小毅嘴角还沾着一粒饭,伸出小手摸了摸胸口,抬头对她伸出半截食指:“那我感觉还差这么一段。”

    “……”你是二师兄吗!吃得比我都多!

    伍恬扶额,无奈挖了勺饭:“那我感觉这一勺足够了。”

    小毅:“……”

    *

    傍晚时分,炊烟散去,灯火连绵,盛夏的尾巴又短了一点。

    伍恬找出两个小板凳,她和小毅一大一小坐在客厅吹风,面前是大敞的阳台,能清晰看到对面楼的大叔挥舞锅铲、隔壁房里的阿婆专心洗碗、左下角一个初中校服的小妹妹正低头写作业……

    万家灯火,人间百态。

    伍恬侧头,她家的小娃娃正专心捧着一杯老酸奶,小嘴巴一吸,杯子瞬间降一截。双颊鼓动,大眼睛里全是满足。

    一阵凉风拂过,伍恬转过头托腮继续凝望窗外昏沉的夜景,心中飘荡着一种懒洋洋的情绪。

    挺好的,这样就挺好的。

    身边传来嗦嗦嗦的声音,一杯酸奶见底,小毅把最后一点奶白吸走,满足地咂咂嘴。

    “小姨妈。”

    “嗯?”

    伍恬转头看她家小朋友,灯光加深了小毅的轮廓,浓眉深目,仿佛能解读出若干年后英姿勃发的帅气面孔。

    小朋友伸出粉嫩嫩的舌尖舔干净嘴角的酸奶,打了一个奶嗝。

    “我要上厕所。”

    “……噗!”

    “?”

    “没事!走吧小姨妈带你去上厕所。”

    *

    一墙之隔的门外,一个黑影静悄悄趴在201门前。漆黑的楼梯走廊隐匿了他的身影,只有门缝隙里透出的点点微光在这张偷窥的脸上划下一道痕迹。

    “啧,居然不是空房子,晦气。”

    这人伸出手在门边靠墙一处不易察觉的角落轻轻一划,记号被毁,悻悻然离去。

    一阵风掠过,吹散了空气里陌生的味道。

    至始至终,声感灯都没有被触动。

    糟糕她感觉自己又要哭了!

    伍恬忙憋住眼眶的酸胀,把占了大半个背包位置的一大袋棒棒糖取出来递给小毅。

    “good”

    她蹲下身之后跟小朋友平视,小毅专心数糖果颜色,蝶尾般纤长的睫毛盛满阳光,星星点点洒落在精致的鼻尖和嘴唇。

    啊……她的小外甥真好看!

    不过紧接着她发现小毅身上很瘦,五岁不到的孩子本应从头到脚都是圆润的,可小毅没有,衣服松松垮垮穿在身上,浑身上下充斥着单薄感。

    他看起来是天生骨架较大的孩子,细细的脖颈显得小脑袋很突出,滴溜溜惹人心疼。身上最有肉的可能就是微鼓的脸颊了,才没有让她第一时间发现身体上的瘦弱。

    伍恬心疼蹙眉,怎么瘦成这样。

    “谢谢、小姨妈,我很喜欢。”糖纸被拨动的嚓嚓响,小毅抱好怀里的糖果,燧石般的瞳孔点亮,甜甜地叫她小姨妈。

    小孩子笑起来能有多好看呢?

    大概全世界的语言都形容不出来。

    伍恬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天。

    “小毅是自己跑出来的吗?怎么不给小姨妈打电话?”伍恬轻声问。

    “电话坏掉。”说到这个小毅的情绪明显低落,睫毛遮住眼睛,很小声地说:“打不出去,找不到小姨妈。”

    他小手从自己的背带裤里掏出一块破旧的手机,类似最原始款的诺基亚,边角被缠上胶带,有几个键被磨掉了字母。

    “幸好我把它带出来。”小毅很珍惜地抚摸手机:“可惜现在它坏掉,有个女人一直说话,找不到你。”

    伍恬听到这大概明白电话那里“坏掉”,她接过手机拨通自己的号码,听筒里传来机械的电子女声,伍恬心想果然是欠费了……

    “电话里只是没有钱了。等我们回家,小姨妈给你买一台新的!”

    “哇哦!”

    伍恬余光看见远处有一位胖胖的棕发女士正在朝她们这边走来,她和小毅在门口聊了这么一阵,估计是福利院的负责人发现他们出来迎接。

    “是emma。”小毅顺着她的目光回头小声叫出emma的名字,随后快速伸手把伍恬怀里的花又揽回自己怀里,非常贴心地说:“我帮你拿。”然后就把花和糖果抱在一起,变成一份。

    “oh亲爱的,你就是felix的姨妈吗?你看起来真小!勘纳克欢迎你。”

    “谢谢您emma女士。”

    emma是福利院的院长,天生笑眼,给人非常慈祥的感觉。她看见站在伍恬身边只露出半个身体的小毅微笑着说:“felix知道你要来不知道多开心,你还给他带了糖果和花,你一定很喜欢felix!哇哦这束萱草和我院子里的简直一模一样~”

    “当然!我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喜欢felix,不过那束……”话没说完,伍恬感觉自己的手被拉了一下。她低下头,小毅黑亮的大眼睛看着她:“小姨妈,我口渴。”

    伍恬的注意力瞬间被拉走:“好的宝贝,我们马上去喝水。”

    emma带着伍恬来到她的办公室,福利院的老师来领felix去公共区域喝水,伍恬怕小孩子敏感,郑重地跟他表示一跟院长阿姨聊完天马上就去找他。小毅比她想象的好哄很多,得到保证后轻轻一个拥抱,然后乖乖跟老师离开。

    怎么会有这么乖这么懂事又这么让人心疼的小孩啊!!!

    *

    emma首先对伍薇离开的事情对她表示遗憾。在这个小镇只有三户华裔居民,其中两户是早期移民,伍薇大约是一年半前带着小毅来到小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