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第 74 章-跑,-
跑,

74.第 74 章

    成年男人的帅不单纯靠脸, 而是整体外形加上气场,有时候服装也是一个强力的魅力提升点, 要不怎么有制服诱惑和各类造型。

    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属于你还没看见脸就觉得他一定很帅的类型,看见脸之后心中会感慨果然如此, 然后再被他额头发根跨过太阳穴到眼角的一道蜿蜒长疤所吸引。

    不匪气, 不坏,但是当他看你的时候, 感觉有点危险。

    就比如现在, 伍恬和来人对视上,突然有点心慌地垂下眼, 指间紧张地抠弄病号服下摆的衣角落。她暂时把对来人的熟悉感归结于他是爸爸手下的原因。

    “诶小成,来啦。”

    “伍叔好,您要的东西。”

    伍中华笑着接过为了女儿买的蛋糕和车厘子, 车厘子暂时先放在桌上,然后提着蛋糕一脸献宝地放到女儿面前:“恬恬, 这是你爱吃的蛋糕, 现在吃还是一会儿?一会儿的话我先放到冰箱里去。”

    伍中华给伍恬买的高级病房, 配备电视、冰箱、独立卫生间,采光好服务好, 如果不是在医院还是很舒适的一个房间。

    “我现在吃吧。”伍恬轻轻从爸爸手中接过蛋糕盒子,然后不自觉地透过缝隙又看了看站在病床一米外距离的男人。男人侧着身, 眼角那道疤痕斜飞入鬓, 颜色比周围皮肤暗沉, 仿佛是天生的花纹, 他在发呆地看墙上的壁画,直觉非常敏锐,伍恬是刚打量上,他就侧过眼。伍恬抓包似的低头,开始拆手上的蛋糕盒子。

    早先在傻白甜身边时,她的视线大多数是朦胧的,只有在她脑海中被反反复复提起或者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人,伍恬才有些面容印象。

    清晰的比如伍中华,要好的闺蜜,后来居上心里恨得要死的池越池媛,眼前这个人也出现过,但是不甚清晰。

    这个人她知道,哦不对,确切的说是她继承了傻白甜的记忆,知道了这个人。这个男人是伍中华公司的员工,平时傻白甜几乎接触不到爸爸公司的事,认识的那些叔叔伯伯除非来家里或者爸爸介绍,要不她也不认识。

    第一次见面大约是半年前,他来伍中华去工作,被伍中华叫进门帮忙搬些东西上车。当时傻白甜正在家里沙发上看小说,抬头就看见家里进来个陌生男人,惊吓之余一时间被男人的外在条件惊艳了下。

    然后陌生男人主动来找她问好:“你好,我叫成毅。”真正看到男人的正面傻白甜又是一慌,男人脸上有道疤,乖乖女看到脸上留疤的男人自动升起一种想要敬而远之的害怕感觉,而且她感觉这人看她的眼神让人心里毛毛的。

    傻白甜呐呐说了句你好就跑上楼了。

    之后挺长时间就没见过,或者见了她自己也没察觉到。再之后,傻白甜遇见了池越,一见钟情,二人火速陷入热恋。傻白甜第二次见成毅是他主动找来的,或者说是被他给堵了。

    当时成毅面色不太好,沉着脸,那道疤仿佛是瞳孔里蔓延的血色,傻白甜心中其实觉得当时的他很帅,有种喋血的震撼,但怕还是要怕的,这样看着更不像好人了。

    他当时问了傻白甜一句话:“你不记得我了吗?我就成毅。”

    “啊你好……我知道你在我爸爸公司上班,额……我叫伍恬。”

    “我知道。”

    “啊……”

    然后呢?然后成毅安静地看了傻白甜一阵,然后就这么走了。

    成毅身上有种让女人无法抵抗的男性魅力,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司机,穿的也不好,学历更是不行,与池越站在一起立即就能看出二人浑身上下、从里到外散发的那种等级差距。

    可是甘愿为成毅着迷的女人有一大把,就源自于他身上那种原始的魅力,更何况他外形是真的好。

    其实当时傻白甜想过这人是不是要追求她,还为此担心了两天。不过成毅再没找过她了,淡了之后傻白甜一心沉浸在和池越的恋爱当中,再就是现在。

    诶?成毅?他叫成毅!

    伍恬猛地抬起头直勾勾看着前方的男人。他说他叫成毅!!!再仔仔细细看过男人的五官轮廓,目光仿佛要化成实质一样触摸到他脸上。

    她知道这种熟悉感从何而来了,她知道为什么会觉得他眼熟了!

    不仅仅是原身的记忆,更多的是她灵魂深处那些无法磨灭的光阴!

    伍恬手指因为太过惊讶而发抖,此时男人脸上那道疤痕简直触目惊心,失声道:“你怎么在这里!”

    成毅!是他小时候的名字!眼前的男人,是江时均!他为什么换了名字又毁了容!!

    “……怎么了恬恬?”

    伍恬这一声出乎意料的大叫把伍中华吓了一跳,下意识转头看向门口是不是池越那个王八蛋又出现了女儿才这种反应。结果回头只看见成毅,女儿满脸震惊质问的对象是他?这情绪大的伍中华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回头疑惑地看着自己非常欣赏的这位年轻人,成毅跟恬恬又过节?

    而被指定的另一位当事人,终于板正身体直面面对病床上的伍恬,眉心峰有一个轻微的抬弄,扯动眼角疤痕眼神瞬间锐利了几分。

    他没有说话就这么淡淡地看着伍恬,伸出手指对着自己指了指,“我吗?”声音中是很无辜的不解。

    伍恬突然就反应了过来,随后额头浸出一层细汗,身体无法控制的反应使脸色跟着发白。伍恬仿佛很累的样子靠进床头,随口扯谎:“没事,我刚才眼花了,门口晃过去两个人影还以为是……”

    伍中华啊了一声,反身两步走到病房门口,走廊里是来来往往的病人家属和医生护士,并没有什么“眼熟”的人,伍中华心下忧虑,女儿这段时间营养不良又轻生,医生跟他说女儿很有可能有抑郁倾向,情绪和平常表现发现异常建议寻找心理医生看看。那么她刚才是不是出幻觉了?那两个王八羔子给女儿刺激太大了!

    这么一想伍中华心里就着急,恨不得就陪在女儿身边,然后找心理医生来咨询,这时成毅适当轻声提醒了一句他开会时间差不多到了。伍中华在女儿面前强撑着不皱眉,给护工阿姨打电话叫她早点来一会儿,单独放女儿在医院他实在是不放心。

    “爸爸,你有事情就去忙吧,我吃完蛋糕睡一会儿。”伍恬缓过神,就拆开了手里的蛋糕打开,还当着伍中华的面吃了一口安慰他。成毅依然站在原来的位置,她抬眼,发现他一直在看她。伍恬颤抖着睫毛垂下眼睑。

    “张护工马上就来,爸爸去忙一会儿,你有什么需要就给爸爸打电话哈,下了班我就来医院,咱们一起吃完饭。”

    “嗯,好的爸爸。”

    伍中华非要等护工到了才走,他实在不放心伍恬自己在病房,成毅这期间跑到门外走廊站着,一直没说话,好像刻意避嫌给他们父女空间,但是只要一抬眼就能看见门外的半个身影,眼睛从未离开这间病房。伍恬一勺一勺吃着提拉米苏,心里乱成一团。

    小毅他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把名字改回去,他在江家发生了什么?他明明非常优秀,怎么回事现在没学历没钱没身份的小司机?还有那道疤,就在太阳穴和眼睛那,一个不注意就会没命的致命点!那么长的伤口是怎么弄的啊!

    伍恬简直慌死了,恨不得现在就揪着那孩子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又是这样,眼一闭一睁就是七年,真的恨死了!

    刚刚到这里整两天时间都没有,伍恬身体虚弱之余还拿着小手机搜索过往,有心想打听以前的事,等身体好一点她就彻底去执行。没想到的是她心中最挂念的其中一人毫无预警就出现在眼前。

    还是现在这种充满悬疑的身份样貌……

    口中的可可粉只余苦味,今天这蛋糕她是吃不出甜了。

    张阿姨真的非常有职业操守,伍中华打完电话她说十分钟内就到,还真就在十分钟内赶到了。伍中华等护工阿姨来了才叫上成毅匆匆离去,此时距离开会时间接近他们得抓紧。

    成毅存在感十足的身影靠在门外,走在伍中华前面提前去取车,临走前伍恬望向门外,只看到男人一晃而过的后脑。

    指间无意识刻着手心肉,望眼欲穿。

    “伍小姐,吃车厘子吗?我去给你洗出来?”护工张阿姨在身边温柔地问她,伍恬回神,摇了摇头:“我吃不下了,阿姨你旁边休息会儿吧,有事我叫您。”

    “诶。”张阿姨温柔地回应,然后给伍恬身后的靠枕垫了垫让她躺着更舒服,然后闲不下来地收拾病房。拿着人家那么高的护工费,就得方方面面把人照顾好。她心里是很喜欢这次的雇主的,照顾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事儿不多,人还温柔,张阿姨心里对伍恬印象好,照顾她很是上心。

    伍恬正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探手拿过桌上的手机,翻找到电话本里成毅的名字,那两个字就像有深刻的魔力一样,只看着就心潮汹涌。

    指间几经犹豫,她明白不能这么突兀就联系他,可是……

    她是真的担心……

    “嗡~~”

    就在犹豫之际,手里的电话发出一段震动。伍恬瞳孔不自觉瞪大,屏幕上方跳出来的信息提醒明晃晃写着“成毅”。

    伍恬心猛然撞了一下喉咙,深吸气,闭眼,吐气,郑重点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