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第 72 章-跑,-
跑,

72.第 72 章

    此为防盗章  看见她推开门进来, 两只小手在肚子位置的毛巾上蹭蹭,一双水汽润过的瞳孔滴溜溜望着她。

    “felix洗的很干净。”

    伍恬差点被萌出鼻血, 毫不犹豫竖起大拇指。

    “小毅真棒!”

    事实证明,她家五岁的小朋友自理能力一级棒。

    *

    伍恬在橱柜里翻出一个曾经超市洗衣粉活动送的小号塑料盆给小毅专门洗头发用。她把盆放在马桶上,让小毅弯腰试一试高度,结果刚刚好。

    “不能睁眼睛哦, 泡沫会掉进去。”

    “嗯。”

    小毅紧紧闭着眼睛享受小姨妈帮他洗头发。脚下踩着小姨妈的一只拖鞋,拖鞋表面的纹路让他忍不住勾起小脚趾剐蹭,咯哒咯哒很好玩。

    “要是抓痛了一定要告诉我。”

    “不痛。”

    怎么会痛呢?小姨妈的手是世界上最轻最软的。

    以后都让小姨妈帮他洗头。

    伍恬怕小孩子站不稳会呛水, 一直单手小心拖着小毅的额头, 五岁宝宝的头也就跟她手掌差不多大小, 头发浸在温水里像浮动的水母, 柔顺到不可思议。

    这是她第一次给这么小的孩子洗头, 心里还有点小紧张,总是怕自己弄疼小朋友或者泡沫进到眼睛里, 又不敢洗太久怕时间长了小孩子站不住, 短短几分钟把她忙出一身汗。

    比她给自己洗个澡都累!

    但她家小朋友不愧是最乖的宝宝,说不动就不动,说不睁眼就不睁眼, 等她把小朋友抱到沙发上擦头发的时候,还没睁眼睛呢。

    大片阳光充斥着客厅, 伍恬坐在茶几上边擦头发边笑:“是不是睡着了?”

    小毅闻声眼睛露出一条缝, 冲她愉悦地露出小米牙又闭上眼, 脑袋往她手里送了送:“喜欢小姨妈。”

    伍恬被哄得心花怒放, 捧起可爱的小脸在额头啵了一口!

    小毅湿润的额发后黑沉沉的瞳孔眨了两眨,抬起下颚礼尚往来在她右脸颊印上一吻。

    鼻尖掠过橘子和柠檬混合的清香气味,她家小宝宝甜得像一杯人形维c果汁。

    伍恬假意板起脸:“你偷亲我哦。”

    小毅无辜:“?”

    “男孩不能和女孩一起洗澡,也不能不经允许偷亲女孩呀。”紧接着她又笑脸莹莹:“但我是你小姨妈,所以我可以亲小毅,小毅也可以亲我!除了我别的女孩子你不能随便亲知道吗?也不能让别人随便亲你。”

    小毅看到她笑也跟着笑:“我知道啊,lillian就想亲我,但是我不想让她当我女朋友。”

    女朋友?!五岁就知道女朋友!伍恬震惊了!她的记忆拐了一个弯,想起在美国那个被小毅惹哭的小姑娘,好像就叫lillian……

    伍恬觉得她小瞧了五岁孩子的世界观,尤其还是一个美国小孩。

    身为一个监护人,任重而道远啊!

    “额……你做的对。等以后你可以找喜欢的女孩子当女朋友……但还是要经过对方的同意才能亲吻知道吗!”

    “为什么呢?刚刚你就亲我了,我很开心的呀。我愿意让你亲我。”

    伍恬:……是我的错,我没有以身作则qaq我是坏阿姨。

    “那个……”伍恬痛定思过:“小姨妈刚刚是不对的。事先询问是因为尊重,我希望小毅从小就当一位绅士。”

    小毅若有所思皱眉:“女朋友好麻烦……我以后不要找女朋友了,我只要小姨妈!”

    这也不对啊!

    眼看着话题越来越偏,伍恬努力往回拉:“小姨妈是小姨妈,女朋友是女朋友,这些事等你有了喜欢的女孩子再说。”

    小毅突然抱住她的手:“那小姨妈当我女朋友吧。你就是我喜欢的女孩子。”

    “……”

    伍恬觉得自己要吐血,她说话有这么大问题吗?为什么好好的育儿话题变成这样!

    “小姨妈不能当你女朋友,因为小姨妈和妈妈是一样的。”伍恬耐心解释:“我爱你,就像妈妈爱你一样,不是女朋友……”

    “你也会突然不理我然后就消失了吗?”

    她的话被小毅瞬间低落下去的声音打断,诧异中,小毅黑沉沉的眸子闪烁:“你骗我,你说过不会丢下我的,原来你和她是一样的吗!”

    空气有片刻静止,小毅的一声抽泣彻底打破桎梏,伍恬忙丢开手上的毛巾把孩子抱进怀里,温柔抚摸小孩子柔软的背脊低声呢喃:“我不会丢下你的,我对你发过誓你忘了吗?我会陪着小毅慢慢长大,陪着小毅看每一天的日出夕阳,直到小毅长得又高又帅又聪明,领一个漂亮的女朋友回家一起叫我小姨妈。”

    “亲爱的,妈妈并没有消失。妈妈是生病了,也许她并没有我表现的对你好。但是我相信她在心底一定是爱你的。只是妈妈病了,力不从心。”

    这是他们第一次提到妈妈,伍恬曾经一度避免提到伍薇,想要等她和小毅安稳下来之后仔细对他解释死亡的意义。

    小毅紧紧拴住她的腰,哽咽闷在怀中,伍恬心疼无比,没想到这一次无意,彻底暴露了小孩子心底的伤痛和惧怕。

    在他心中,自己是被妈妈抛弃了。

    “妈妈去了天堂,上帝住的地方,像我们活着的人是没有办法去的。也许你现在还不能理解什么是死亡。但是没关系,小姨妈会陪着你长大。小毅不要难过了好不好?”

    “嗯嗝……嗯……”

    “小姨妈给你唱歌好不好呀?”

    “嗯。”

    轻柔的歌声轻轻回荡,少女一下下抚摸怀里哽咽的小小身躯,两个相依为命的弱小灵魂,在这个午后凝结成一副昏黄的油画。

    *

    怀里的孩子不知不觉睡着了,头发里的水汽蒸发,在阳光的照耀下逐渐蓬松,黑中带着一点浅棕,让人忍不住想摸一摸。

    伍恬轻轻托起睡着的小孩抱回卧室。这间卧室以前是姐妹俩的房间,现在它是属于小毅的。

    在离开前伍恬专门把房间整理出来,寝具都是新的,还有着阳光的味道。她轻轻把小毅放在床上,小孩子刚贴上枕头便朦朦胧胧睁开眼。

    “小毅乖,这是你的房间,再睡一会儿。”

    小毅撑起手臂打量了一下属于他的卧室,迷糊地问她:“这是我的房间?”

    “对。”伍恬点头:“我的房间在隔壁,以后小毅乖乖自己睡觉,可以吗?”

    “嗯,我可以。”

    也许是因为拥有了自己的房间很开心,小毅躺在软软的床上,大眼睛眨呀眨,打着哈欠也不闭上。

    伍恬趴在床头托腮看他笑:“不困了吗?”

    “有一点点困。”小毅伸出一截小拇指:“小姨妈,你唱歌好好听,再唱给我听好吗?”

    “好呀。”

    伍恬小声哼着歌,小毅伴随着歌声,没过一会儿便闭上眼睛,进入梦乡。伍恬轻轻把窗帘拉合,只露出一条缝隙,室内的光线陡然暗淡下来。

    她回身看到小毅睡得香甜,在小天使额头轻轻一吻,轻手轻脚离开房间。

    虽然我不能陪你走完一生,但我会用余生陪伴你的成长。

    “好。”小毅郑重接过西红柿,先是轻轻啜了一口汁水,眼睛瞬间瞪圆:“哇!酸酸甜的!”

    “小姨妈,很好吃!”呜嗷一口吞掉,还恋恋不舍地舔舔手指。

    好好吃哦,以前都没吃过。

    伍恬乐不可支,又夹起一块递给他,小朋友昂起脸附送一个大大的笑脸,美滋滋吃酸酸甜的西红柿。

    “手上沾到糖水了,来小姨妈帮你洗手。以后手上沾到东西都要来洗手,不然会把自己弄脏,还会沾到更多的脏东西,小毅就变成脏宝宝了。”

    “我懂呀,手上有细菌,所以要洗手。”

    “哇你这么聪明啊,真棒~”

    “嘿嘿嘿。”

    她倒是不介意小毅舔手指的行为,小毅才五岁,行为习惯是在生活中慢慢引导出来的,不是限制出来的。

    在福利院那段时间她观察过emma他们是怎么和孩子相处的,谚语说五六岁的孩子正是猫嫌狗憎的年纪,一屋子小孩更是鸡飞狗跳,但是她很少见到emma发脾气,更多时候她会尽可能温柔的去引导。当然问题严重的时候也会严厉起来,但不管哪种情况下,emma几乎都很少直接说“你不能”,而是去解释,你这样做会引起不好的后果,所以“你不能”。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伍恬也发现了小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不能说太多“不”,因为他明白这表示不对,这表示你在生气,你说多了他心里会害怕,下意识承认错误。长久以往容易养成畏缩的性格。

    他在以后的成长中遇事之前下意识会产生一个反应,我能不能做?我做了大人会不会生气?生气了怎么办?那我还要不要做呢?

    以爱之名画地为牢,本身就是狭爱。

    伍恬觉得有道理,她希望小毅健康,优秀,有胆量,有担当,但更多的她还是希望他能开心。

    他们是在一起成长呢。

    “小毅,帮小姨妈洗辣椒吧。”

    “好!”

    *

    电饭煲咕咕冒热气,炒锅里油滋滋烹炒的辣椒肉片的声音被抽油烟机轰隆隆盖过,小毅在伍恬的指导下小心翼翼捧好西红柿放到餐桌上,然后乖乖坐在椅子上紧盯厨房,鼻尖闻到从未体味过的油香味,小脚丫一翘一翘迫不及待想要吃饭了。

    好香啊,有点点呛,可还是好香啊!

    色香味俱全的辣椒炒肉出锅,伍恬直接夹起一块肉送到小毅嘴边:“自己吹一吹,不烫再咬。”

    “呼呼呼。”小毅用力吹气,等到不烫嘴一口叼住:“辣的!好吃!”

    比汉堡都好吃,小姨妈真厉害!

    伍恬心花怒放:“还有更好吃的呢,噹噹噹噹~~~”

    电饭煲应声打开,一股热腾腾的仙气喷涌而出,露出锅内乾坤:

    土豆焖饭!

    伍恬以前好歹也是经历过宿舍厨艺大比拼的社会主义有志青年,一锅在手,天下我有。没有我们电饭煲焖不了的食材!

    老抽和豆瓣酱均匀拌过的饭呈现出诱人的色泽,土豆金黄软糯,猪肉条细嫩入味,熟蒜绵软,最后再撒上一点点葱花。

    伍恬觉得自己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啊——她挚爱的电饭煲。

    因为小毅还小,伍恬尽量减少调料的分量,焖饭的味道有一点淡,但是在小毅吃来刚刚好,进入疯狂进食模式。

    好吃到什么程度呢?他自己差点干掉半锅,吓得伍恬最后都不敢给他吃了。

    这可是半锅饭啊!还有菜呢!

    虽然因为人口少伍恬只焖了一碗半的米,但那也不少了!

    要不是最近这段时间的相处知道她家孩子就是天生饭量大,她怕是要被吓死。

    “吃饭要节制!”伍恬在自己胸口位置比了比,告诉小毅一个大概的饱腹标准:“小姨妈告诉你啊,大概吃到这个位置,你的身体就是饱的了,再之后就是**作祟,你是男子汉,要学会控制!”

    小毅嘴角还沾着一粒饭,伸出小手摸了摸胸口,抬头对她伸出半截食指:“那我感觉还差这么一段。”

    “……”你是二师兄吗!吃得比我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