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第 71 章-跑,-
跑,

71.第 71 章

    “医生, 我女儿到底为什么还不醒?不是说没事了吗?有没有后遗症?还有她身上的伤其他地方要不要紧?”

    “伍先生, 你先别着急。病人已经没有大碍了, 她是因为营养不良再加失血过多身体处于低能自我修复状态, 其实就是在睡觉, 等她体力恢复就能醒了。醒来后吃些清淡容易消化的食物……”

    耳边听到被刻意压低的说话声, 那个焦急的声音仿佛是怕吵到什么人似的压在嗓子里说话, 另一道温和的声音耐心回复, 语调让人感觉很舒服。

    伍恬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清晰, 鼻间仿佛都闻到了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 肌肉发酸,感受到血液流通的膨胀感,氧气顺着器官慢慢扩充到胸腔肺腑, 有什么东西正在破土而出。

    “妈妈……”

    躺病床上的女孩儿面容苍白楚楚可怜,手腕上缠着厚厚一层雪白的纱布,两只手被都打着吊**, 皱着眉发出小猫儿一样的声音。

    正在跟医生问话的伍中华戛然而止, 忙转身趴到女儿病床前, 特别细致特别温柔地说:“恬恬?醒了吗恬恬?爸爸在这呢, 你要说什么?”

    “爸爸……?渴……”

    听到这声微弱的呢喃, 伍中华眼眶马上就红了。“好好好,渴了咱们喝水哦。”

    这个爱女如命的父亲使劲儿眨了眨眼憋下鼻腔的酸楚, 刚才女儿那一声妈妈虽然微弱但还是被他听到了。此时此刻他无比的愧疚。

    这么多年自己带着女儿生活, 从小女儿就乖巧听话, 一点都不让他操心, 相依为命是他们父女俩绝对的生活写照,虽然没有说,但一直以来是他以来女儿比较多,但凡他遇上困难和烦心事,只要看到乖巧懂事的女儿,听到她甜甜叫他爸爸,抚平惆怅的眉心,心绪就像退潮的海浪般逐渐恢复平静。女儿就是海浪上空永久的明月,如果可以,他愿意把全世界都送到她的面前,只希望女儿永远幸福快乐。

    可他到底是个男人,永远无法替代母亲的角色,这不就因为他的粗心大意让女儿在感情上受到了伤害。

    都怪他!当初就不应该让恬恬个那个混蛋在一起!等恬恬醒了他就去找那个混蛋,打不死他!我管你爸爸是谁,欺负我女儿就不行!

    嘴唇被沾了水的棉签湿润,水分子顺着嘴唇缝隙渗透,口腔里的细胞争先恐后吸收甘甜的水分,肩膀和后脑被人轻柔扶起,背后垫上柔软的靠枕,伍恬渴望的张开嘴,温热甘甜的清水顺流而下,她就着保温杯喝了整整满**的水。可见真的是渴坏了。

    “慢点喝恬恬,不着急,别呛到。”

    伍中华又开始心疼,看看把他们家宝贝渴成什么样子了,这两天肯定都没吃饭没喝水,然后为了不让他担心不声不响自己难过,这么想着想着心里更恨那个王八蛋!

    “爸,我妈妈呢?”

    伍恬这一顿水喝的都有点撑,感觉嘴巴里饱满的能挤出水来才停止。喝饱了水之后空出嘴来问了这么一句,刚起床脑袋昏昏乎乎的没注意,现在才意识到刚才她爸爸给她喂水?褚思慧怎么不在啊?

    然而她并没有意识到空气陡然间的沉默。还在兀自想着,怎么感觉伍志斌的声音都不一样了呢,好像还带着颤抖,语气满满的心疼,从来不知道她“爸爸”居然这么温柔……

    卧槽!不会是昨天医院下了诊断书确诊她真的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了吧!!然后全家人都赶过来见她最后一面!

    伍恬被自己的想法吓得彻底清醒过来,眼前也不在模糊了,连对面墙壁上贴着的指示语都看得一清二楚。陡然清晰的视线让瞎了好些天的伍恬格外不适应,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不仅不瞎近视都好了……

    “恬恬……”又是“爸爸”的声音。

    伍恬闻声头颅向右边轻轻转动六十度,一直处在眼角视线的爸爸终于正面登场,圆脸微胖,浓眉大眼,五短身材,白白嫩嫩的憨厚中年男人。

    伍恬因为惊讶抽气,瞪眼,扩鼻,张嘴,诧异的表情十足到位。

    这不是我爸爸啊!这是谁的爸爸!为什么在我的病床前!叫我恬恬乖女儿!

    她下意识想抬手问大叔你是谁?是不是找错人了。

    对面自称她爸爸的中年大叔眼脸上的表情比她还扭曲。

    “你怎么了恬恬!妈妈妈妈她……”

    伍中华的表情都己经转变,还伸出手摸了摸伍恬的额头,在想她是不是发烧了。怎么突然问他妈妈在哪。妻子都去世十几年了,孩子是不是还没醒癔症了!

    “医生!”伍中华转头就想找医生,伍恬的反应速度不是说笑的,电光火石的几秒钟时间她已经意识到事情出现了变化,而且这种变化还似曾相识。此时潜意识里的自保意识发作使他飞快地抬手握住这位“爸爸”的手。

    “爸!”

    “啊?”伍中华被女儿一声大叫吓停了声音,然后顺势就看见她还打着吊**的手抓在自己受伤,忙眼疾手快按住她的手不让动,还紧张地仔细看了看手背上的针头有没有窜位。

    “别乱动啊恬恬!手还打着针呢。就快好了,再忍忍,你想要什么告诉爸爸,爸爸去给你弄。”女儿奴本命不受控制开始上线。

    伍恬:“……”

    她晃了晃头,做出一副不堪受力的疲惫模样向后靠近柔软的靠垫里面,整个人看起来又脆弱又可怜。

    “爸,我没事儿,我刚醒糊涂了,梦里梦到了妈妈一时没反应过来,你别担心我没事。”

    当了好久的结巴恬一次性顺溜说了这么长一段话自己还有点不适应,几个地方都想停顿换气,听在伍中华耳朵里就是女儿气息微弱,脸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可见身体还是虚弱的很。

    看看!看看我好好的女儿都成什么样了!

    伍恬见终于克制住这位爸爸叫医生的准备松了一口气,然后乱麻一样的谜团野蛮生长瞬间缠绕全身。

    所以眼前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我的爸爸不是我原来的爸爸了!

    “恬恬?”伍中华看着面前发呆发愣的女儿满腹忧心,表情这么痛苦是不是又想起那些难过的事情了?难不成她还想自杀吗?想到这爱女如命的伍中华差点泪溅当场。

    伍恬还没闹清楚什么状况,就看见“他爸爸”一脸哀戚,用力抿着嘴唇,额头都被挤出了抬头纹,幽幽怨怨地看着她。

    “恬恬,咱们看开点,没有过不去的坎儿,你要是还想不开爸爸怎么办?你忍心为了一个混蛋留下爸爸自己一个人吗。你这么好,多得是优秀的男孩子喜欢你呢。爸爸跟你说实话吧,我那些朋友家里有儿子的都可喜欢你了,说你又漂亮又温柔,特别想跟你交交朋友,你那些叔叔阿姨就舔着脸来找我来想介绍你们认识。那我的女儿当然好了,他们喜欢也正常。可是爸爸看不上那群傻小子,都配不上我的宝贝女儿,这一个疏忽就给了池越那王八蛋机会,让他认识了我的宝贝女儿。其实当初你带他来给爸爸看的时候,爸爸就不喜欢这混账,但是你喜欢爸爸就想着,年轻人谁还没谈过几场恋爱是不是。现在我后悔了,当初爸爸就应该反对你们在一起!你也不会被他伤害了。”

    伍恬安静的听着,心想,你就是阻止也没有用啊,恋爱中的女人哪有智商,况且她那么喜欢池越。

    诶?池越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在哪听过的来着?

    “但是呢,爸爸又想了,其实这也不是坏事。那你们年轻人之间不是有句话很出名吗,谁年轻的时候没遇到过两个渣男。老话说吃亏是福,我们恬恬就是命好,早早发现了那王八蛋的真面目。及时止损。这你也知道爸爸以前没有骗你,臭小子们都不是好东西!以后爸爸肯定给你找一个像爸爸一样对你好全心全意疼爱你的男人,好不好?回头我就去看看那些臭小子里有没有稍微能看上眼的,咱们恬恬喜欢的人多着呢。”

    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伍恬都快被他说服了。

    她呐呐点头:“好,我听爸爸的。”

    伍中华大喜!

    “这就对了,我女儿冰雪聪明,这么点道理肯定是早就明白了。所以你之前也是一时冲动对不对?”

    伍恬点头,眸子晶晶亮亮,语气郑重地对新爸爸说:“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我要好好活着。”

    好好活着这几个字就如琼浆玉露让伍中华通体泄去了身上沉重的阴影枷锁。

    “诶!肚子饿不饿?吃点东西吗?”

    伍恬点头,现在就是不饿也要说饿,把眼前的新爸爸支走她才有时间梳理现在是个什么鬼情况。伍中华看她点头仿佛松了好大一口气,然后伍恬又冲他浅浅笑了一下,伍中华肉眼可见的浑身绽发出喜悦的波浪线,又拉着伍恬问她想吃什么?是平时爱吃的还是要吃点新鲜的?是杭州菜还是外国菜?

    伍恬就合理地打断新爸爸:“我刚醒,应该不能吃太复杂的食物,就喝粥吧。”然后又怕新爸爸问她到底是喝八宝粥、红豆粥、薏米粥还是海鲜粥,急忙又补充一句:“青菜粥就行。”

    “好,好,就青菜粥,你等会儿我这就去给你买,有什么事儿就按铃儿叫护士。”然后站起身看了看伍恬两只手上的吊**,还有半**的药要输液,他买个饭的时间打不完,这才放心离开。

    目送新爸爸走出病房门,伍恬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瘫进靠垫里,从侧面看整个人都陷了进去,突出精致漂亮的锁骨和起伏弧度完美的曲线。

    去掉刚开始苏醒还没意识到变化的时间。这熟悉的操作,这熟悉的陌生场面,伍恬觉得,她大概也许应该是……又穿越了成别人了……

    她闭上眼睛调动身体里的回忆,没用上半分钟,躺在病床上的冰美人突然呵呵一声冷笑。

    可真是巧死了,她这次穿越的身体,就是那个她梦中追连续剧一样女主人公——伍恬。

    真……卧槽了……

    就不能好好活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