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 70 章-跑,-
跑,

70.第 70 章

    人在梦中的时候一般是意识不到自己是在做梦的, 可伍恬知道自己在做梦, 因为她正在用上帝视角看一个小女孩的成长记录。

    这是个非常狗血, 让人恨不得亲自下场撕逼的故事。

    可真就巧死了, 这小女孩也叫伍恬, 是个小富之家的掌上千金。从小备受宠爱, 小学的时候母亲因为一场意外去世, 留下她和爸爸两个人相依为命, 对她更是放在心尖上宠爱。

    伍恬的爸爸叫伍中华, 名字非常大气磅礴, 但是他其实是个循规蹈矩且知足常乐的人。开了一家制药厂,生产面向大众类的批号药品,常年活得优秀企业称号。

    年轻的时候撞大运娶了心爱的女神, 女神又给他生了一个粉雕玉琢的漂亮女儿,伍中华觉得自己太幸运了,这辈子都知足了。然后为了老婆和女儿过上好日子开始努力经营家里的制药厂。

    老婆的死对他打击很大, 意外之后他总是后悔陪伴妻子女儿的时间太少, 妻子去世留下他和才上小学的女儿, 伍中华把全部的爱都放在女儿身上。

    伍恬就是在伍中华无条件的溺爱下长大的, 一般在溺爱中长大的孩子要么混世魔王娇纵蛮横, 要么极度傻白甜,也许是早年丧母, 也可能是天生心性温吞, 小姑娘和她妈妈一样又温柔又懂事, 从小到大都是十足的乖乖女。被养成了一个彻底的傻白甜。

    傻白甜小时候就长得粉嫩可爱, 完全随了妈妈的长相,她爸爸一直夸老婆会生女儿会长,完全没被自己的基因拖后腿。一般小时候长得漂亮的孩子有大概率长大发育会“残”,小概率会越长越好看,傻白甜非常幸运是属于小概率那一撮的。

    伍中华担心女儿单纯会被小男生骗,告诉她那些臭小子长得丑学习差,就没有能配得上她的,千万不能早恋,然后傻白甜面对过江之鲫半的追求者不为所动。

    ——我爸爸/老师说不让早恋。

    就这么乖乖单身到上大学,这年头家里有点钱的都送出国留学,伍中华那些朋友十个里面八个都送出去了,可是他舍不得女儿在外面受苦,就留她在本市上大学,傻白甜妹子也非常听话的就报考了本市d大的中文系,丝毫不羡慕那些在异国他乡读书的发小朋友。

    其实吧说白了这姑娘性格很宅,他老爸不放心让她出门,她正好自己也不爱出门,一拍即合。

    这回上了大学伍爸爸不限制女儿跟男孩子接触,但三令五申有了喜欢的男孩子要带回来给爸爸看,爸爸觉得靠谱了才能在一起交往。妹子宅啊,认识的人有限,再加上这么多年被他老爸耳提命面男人都是坏东西,单身这么多年早成习惯,手机这么好玩,谈恋爱干什么。

    常言道在真爱面前所有的标准都变成了没有标准。一向清心寡欲的傻白甜妹子在遇到一个叫池越的男人时火星撞地球,满眼烟花绚烂,好像这么多年的等待只为了等待这一刻的心动,矫情是矫情了点,可一见钟情就是这么不可理喻。

    傻白甜陷入了爱情。注意,这时候狗血要来了。

    池越有个继妹,池媛。自从她和池越在一起之后,池媛总是三无不是出现插入他们,只要他们一约会,池媛要么就是有事把池越叫走,要么就偶遇跟他们一起行动,总之存在感非常高。

    傻白甜肯定不开心啊,我和男朋友约会男朋友的妹妹总加入算怎么回事。但是池越面对妹妹的乱入和女朋友的不悦总是保持中立态度,但有那么一两次为了她开口叫池媛离开过,她就觉得男朋友是站在自己这边的,觉得自己特别幸福。

    上帝伍恬看得要崩溃,这妹子还真是当之无愧的傻白甜,一点都没辜负自己的属性。是个女人都能感觉出来你男朋友和继妹之间有猫腻啊好不好!求求你睁开眼看看这对狗男女吧!

    傻白甜当然是听不到她的呐喊,继续亲亲密密跟池越热恋,她是个从小就循规蹈矩的女孩,被他老爸教育的以为世上真有坐怀不乱的真君子,她不就遇到一个吗!池越关心她爱护她从来不对她做越矩的行为。她觉得池越就是她这辈子的归宿了,提议带他回去见父亲。

    上帝伍恬急得恨不得亲自去池家按个**给傻白甜看。你心目中纯洁的白马王子在你面前装绅士在家就跟继妹眉来眼去酱酱酿酿好不好,他就是个左右徘徊享受温柔与禁忌刺激的渣男!你头顶已经青青草地了。

    不过估计老天也看不下去这傻妹子了,安排了一个契机让她发现了男朋友和继妹之间的猫腻,她简直不敢相信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质问池越到底怎么回事,这个男人就只是皱着眉让她先回家冷静。等冷静了他们再谈。

    傻白甜第一次谈恋爱就中头彩,心态爆炸。她从小在爱和关怀下成长看见的世界都是美好的一面,这次恋爱背后的龌龊几乎是把她的世界观敲出一道巨大的缺口。这种世界观崩塌的毁灭比失恋带给她的毁灭要严重的多。

    她太痛苦了,极度痛苦之下浑浑噩噩想要自杀。她在浴缸内放满水,穿着睡衣做进去,割破自己的手腕。

    哎,以为到这里就结束了吗?按照狗血一贯的套路傻白甜自杀身亡,继妹收到刺激要跟渣男断绝来往,然后燃起渣男发现他真正爱的是这个女人巴拉巴拉……

    没有!

    事实上是傻白甜在割腕之后痛哭不止,她是被疼哭的,割腕没有那么容易死,身体上的疼痛刺激是最直观的,剧痛和鲜血,以及因为低温越来越抖的身体把她从失恋的漩涡中短暂拉出来,傻白甜颤颤巍巍打电话给自己叫了救护车,然后就昏倒在浴缸里。

    伍中华被突然登门的救护车吓了一跳,再看自己女儿一胳膊血被抬走心脏病差点没犯了。

    伍恬感觉自己跟在救护车后面飘啊飘,像是放风筝一样,车里傻白甜面色苍白被医生处理伤口,走马观花看了傻白甜这么久的故事,再加上俩人同名的缘分,她是真心为妹子着急担心,坚持住啊为了渣男不值得!醒来又是一条好汉。不对,又是一个美少女!

    从伍家到医院这段路,伍恬仿佛能感觉风吹过脸颊。她做梦的这段时间除了傻白甜相关的一些人和实物看得清楚其他都是朦朦胧胧的,今天却发现视线角落那些过往的车辆和人群比平时清楚不少。身体仿佛也有感觉了。

    诶!她这是不是快醒了啊!

    意识到这点伍恬兴奋地差点没绕着救护车顶转圈圈,这个梦好长啊!终于可以醒了!

    她感觉自己有些困倦,又有些挣扎的触感,仿佛是半睡半醒间的浮空挣扎。做梦这段时间她的反应总是迟钝半拍,全身心沉浸在故事电影中,除了知道自己在做梦其他总是朦朦胧的。

    她睡觉之前是在干嘛来着?好像……哦哦对,她在医院治病啊!

    大外甥还说天亮了要来找她许愿呢。

    哎呀这梦做了这么久她不会是睡过头了吧?快醒快醒,今天有这么重要的事儿不能耽误。不能再做梦了!

    伍恬强烈挣扎想要清醒过来,唯一有点可惜的就是不知道这梦的后续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