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 7 章-跑,-
跑,

7.第 7 章

    小毅长到五岁,记忆中似乎没出过远门。伍薇带着他远迁勘纳克小镇的时候他才三岁,只模模糊糊记得坐了很久的汽车,再之后他们就换了一个睡觉的地方。

    这是他第一次坐飞机,也是第一次明确地意识到什么是远行。

    飞机在轰隆的发动中冲破云层,乳烟弥漫,浮华缥缈,大洋与洲陆蜿蜒并行,一片碧海蓝天。

    “哇哦!”

    小毅紧紧贴在窗口,玻璃上反射出小朋友宝石一样的黑眼珠和因惊叹而张成圆的嘴。

    他从未见过这一切!

    眼前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新奇、震撼的,充斥着巨大的吸引力。

    也许人的基因里天生就有对天空的渴望,小毅兴奋地小幅度拽她的手腕,眼里仿佛藏了一团火。

    “小姨妈,我们飞到天上了!像钢铁侠一样!”紧接着他又忙转过身贴上窗,生怕错过一分一秒。

    小孩子的世界很奇妙,在他眼中有各种各样的天空,能趴在窗口几个小时都看不腻,直到困得睁不开眼才不甘心地睡觉。

    伍恬跟空姐要了一张小毛毯轻轻盖在小朋友身上,只露出一张精致的小脸。阳光从缝隙中落在脸上,染上一层金色绒毛,她温柔抚过小毅的额发,柔软的像一只初生的小豹子。

    小孩子可能真的是天使吧。

    嗯,天使的头发有点长了,到家后需要理一理。

    *……

    伍恬带着小朋友回到h市时是下午正热的时候,太阳在地面晒出热浪,小区里平时坐着小板凳乘凉闲磕牙的大爷大妈们都乖乖回家避暑,只有几家店铺敞着门,门里传来一两声电视剧的声音。

    陈燕是幸福里小区水果店的老板娘,住在这里几十年了。这个时间段儿热的连蚂蚁都不在外面逛,左右没生意,靠在冰柜旁边的摇椅上吹着冰昏昏欲睡。

    没多时,门口的风铃叮铃铃响,证明有客人来了。她探头一看,原来是伍家那个可怜的小姑娘啊。

    伍恬一踏进水果店就感受到了温差,店里不少水果要拿冰块镇着,头顶上的大吊扇呼呼一吹,搅起一溜儿小凉风,舒服的精神为之一振。

    “燕婶,我来买点水果。”

    “行咧,自个儿挑吧,都是新鲜的!”

    伍恬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低头轻声对身边小毅说:“你看看有没有想吃的水果。”

    小毅一手牵着她,另一只手里握着一根碎碎冰在嘴里嗦,闻声抬起乌亮的眼珠,开始看这满屋子琳琅满目的各种水果。

    老板娘这才注意到伍恬手上还牵着个小男孩儿,不由惊奇地问:“哎哟!恬恬,这是谁家孩子啊?”

    伍恬微笑:“我家的。”

    “啊?”老板娘懵,她家啥时候冒出个孩子?

    伍恬解释道:“是我姐姐的孩子。姐姐在美国发生意外,我今天刚从那边回来,以后小毅就跟我一起生活了。”

    说完她低下头对小毅说:“小毅,叫阿姨。”

    小毅对着老板娘乖乖出声:“阿姨。”

    “诶好,哎这孩子真乖。”老板娘往小毅手里塞了一个油桃:“可甜了,乖宝儿拿着吃。”

    小毅有些不知所措抬头看她,伍恬微笑点头:“小毅,谢谢阿姨。”

    “谢谢阿姨。”

    两声谢谢就把老板娘的心给俘虏了,没别的,实在是这孩子长得太招人喜欢了!

    她瞅瞅新来的小孩儿,又瞅瞅像小孩儿的伍恬,犹豫了两下还是没克制住心里的好奇,凑到伍恬跟前好奇打探:“你姐她……没跟你们一起回来?”

    伍恬垂眼:“不是,我姐姐……在美国发生了意外,不在了……”

    “啊?!”老板娘大惊失色,随后意识到自己失态,连忙轻拍了自己嘴巴一下:“对不住对不住!我真不知道!这……哎哟!这真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啊?!”

    她抿唇,声音十分低落:“天灾**谁也挡不住。”

    伍恬毫不忌讳地直接跟老板娘说了伍薇的情况,这是她在飞机上就想好的。同在一个小区抬头不见低头见,她也不打算搬走,少不了人问为什么她来养小毅,如果她不说,那每个人在心中都能编出一个故事。

    你越是藏,越是容易引起别人挖掘的兴趣。

    不是说邻居们不是好邻居,好奇是人类的本性,更多是为了得到一种满足。从她这里问不出话,迟早会去问小毅的。那不如她自己说。

    只是她在伍薇死亡的真相上稍微做了引导,自杀给人的感官就很灰暗。人言可畏,不论是为了谁,她都不想伍薇的死亡被过度解读。

    相信不出明天,整个巷子就都知道,伍家的姐姐在美国出意外死了,留下妹妹和一个小孩子。

    老板娘看这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一时间也是悲从中来。

    哎,这伍家也太可怜了。

    他们在水果店买了四分之一西瓜,两斤橙子两斤葡萄还有一小袋荔枝,荔枝是小毅选的,他第一次见到这种水果,被荔枝神奇的外表吸引了。

    老板娘也是性情中人,眼眶发红看着他们不知道脑补了什么凄惨的故事。结完账直接抓两大把荔枝进去,直说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邻里邻居一定帮衬她把小孩儿养大。

    伍恬听了心里很感动,但是也不能白拿人家东西,二人推搡几许,伍恬匆匆放下十块钱在柜台牵好小毅光速离开。

    她把事实说出来不是为了博取大家的同情,只是想生活的更平静一些。

    不过,邻居都是好邻居啊!

    从水果店一出来,大太阳就把身上那点儿清凉气晒了个干净。幸好拐个弯就是她们住的那栋楼。

    他们家住二楼,行李只有一个小皮箱,伍恬提起来毫不费劲。几步带着孩子爬上去,钥匙在门锁里咔哒几圈,古旧防盗门推开,露出门后熟悉的一切。

    他们终于到家了!

    家里跟她离开时一样,大片阳光从阳台延伸到地面,所到之处光斑点点,地板上覆着薄薄一层细小的灰尘,淳朴简单地甚至有一点破旧感。

    伍恬的心境与两周前截然不同,再次面对这间屋子,她倍感亲切。

    这里是她的家呀。

    是她和小毅的家。

    “小毅,我们以后就住在这里,喜欢吗~”

    伍恬内心的激动愉悦都表现在脸上,小毅看看屋子,又看看她,露出天使同款限量版笑容。

    “喜欢。”

    “嘿嘿嘿!”伍某人已笑成智障。

    估计过去两天里下过大雨,虽然离开前她刻意留下一扇小窗通风,但还是隐约有一股生潮气。

    奔波数天终于回到熟悉的地方,伍恬满血复活,换好鞋第一时间把家里所有门窗都打开通风,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她居然觉得满室清风,一点儿都不热了!

    再回到客厅,发现小毅居然一直站在玄关没有动,小小的人占了很小一块地方,小脸紧绷,大眼睛随着她的身影转动,满眼都是她。

    伍恬略一沉便吟恍然大悟:小孩子到新环境肯定要害怕的。我真是个不称职的教育者!

    “小毅,热不热?我给你切西瓜吃吧。”

    “不热。”

    小孩子飞快摇头,还附送一个萌笑,可是伍恬发现他的额发已经被汗水浸湿,打成一段一段黏在脸上。伸手一摸,果然连头皮都湿了。而且他们还坐了那么久的飞机,小毅脸上有明显的疲惫。

    “小毅,你先到沙发上坐着,小姨妈给你烧水洗澡,然后睡觉休息。”

    “嗯!”

    小毅坐在老旧棕皮沙发上就像是坐在一块汉堡上似的,伍恬在卫生间倒弄热水器,他就伸着脖子听声音。

    他谨记小姨妈的话,乖乖坐在沙发上等。

    天气热,水温上升得也快。等水烧好了,伍恬才惊觉,家里没有小朋友穿的拖鞋!

    伍恬一拍额头,何止拖鞋,毛巾牙具睡衣碗筷,好多好多,全部都要准备。

    可是现在出门也来不及了,小朋友还等着洗澡呢。身上又是土又是汗,她怕小朋友吃不消。余光扫到挂在头顶上的浴巾……

    她临走前刚洗过的,还放了消毒水,暂时凑合用一下吧……

    先给小孩子洗完澡,让他睡一觉,然后她马上去市场。

    “小毅,家里没准备你的拖鞋,我们先光脚脚洗,一会儿小姨妈出门买。”伍恬把小毅带到浴室,边说边要帮他脱衣服:“来,小姨妈帮你洗澡。”

    “no!”

    一双小手死死按住衣角,伍恬讶异抬眼,小毅乌溜溜地眼睛看着她,脸颊可见地红了。

    “你不能给我洗澡。”

    “啊?为什吗??”

    “因为我是男孩子!”

    “……”

    伍恬扶额:“你才五岁呀,你自己不能洗的。”

    “no!”小毅坚决不同意,急的狂飙英文:“我可以!我一直都是自己洗的!我已经五岁了,男孩和女孩不能在一起洗澡!”

    “我不洗,只是帮你洗澡。ok?”

    “我不用帮忙。”

    “可是你才五岁……”

    “但四岁我就是自己洗澡了。”

    “……”

    俩人就十八岁女孩该不该帮五岁男孩洗澡一事上僵持不下。

    “你坐太久飞机很累了,而且你不熟悉这里,小姨妈不放心。”

    “你不要担心,felix会照顾好自己。”小手还颇为安抚地碰碰她的脸:“你是女孩子,不应该看男孩洗澡。”

    “!!!可我是你小姨妈呀!我都十八岁了!”

    小毅担忧脸:“你都十八岁了,为什么还不懂这个道理呢?”

    “……”

    ko

    伍恬被五岁小朋友的神逻辑怼的哑口无言,完败投降。最后同意让他自己洗澡,但是保留了她洗头的权利!

    因为小朋友要自己洗澡,家里没有特制淋浴也没有浴盆,伍恬只能把洗衣服的大盆刷干净用,把水温调好放满,还在盆底垫上一块不用的棉布怕小孩摔倒。

    “一定要小心哦……”

    “ok。”

    “洗好告诉我,小姨妈给你洗头。”

    “嗯。”

    还是好担心怎么办tat他才五岁啊!

    伍恬一步三回头地看着固执的小孩……

    小毅沉沉地眼睛凝视着她,伍恬感觉自己好像从他的脸上看到一丝无奈?

    小毅对她挥挥手。

    伴随着哗啦啦的水声,伍恬抱膝坐在狭小的卫生间门外,门内一个稚嫩的声音正在唱……

    “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how  i  wonder  what  you  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