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第 68 章-跑,-
跑,

68.第 68 章

    高速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疾驰, 伍志斌双眉间有一道沟壑,这让他看起来面容显得凶, 总是皱着眉的样子。伍老太太坐在后座,怀里抱着她宝贝的小布袋,是不是探身提醒儿子注意安全。年纪大了对什么事儿都担心,看到身边来往的高速车辆更是担心。

    “缓着开,咱们有时间。”

    “嗯, 我知道妈, 你后面台儿上有水,渴了喝。”

    “诶。”

    走了一半路程的是时候褚思慧电话又打来,问他们走到哪儿了。伍志斌看看路标和时间,告诉她再有二十分钟就到。

    二十分钟后, 伍志斌的小轿车进入h市区,正好赶上了高峰期的尾巴,又花了一刻钟的时间终于到医院。

    “医生,我女儿的病……你直说吧。”伍家父母和老太太都在主治医生的办公室,浑身紧绷仿佛在等待最终的审判。主治刘医生应声, 从工作台上拿出光片和各种检验报告。

    “经过这几天的观察诊断,能确定患者颅内患有肿瘤,你们看就是这个。”刘医生在光片上圈出一个区域展示给伍家人。

    “其实她这个肿瘤大整体部分都完整,但是在联动躯干有一小块……”刘医生仔细解说伍恬的病情, 大概说了十来分钟。伍志斌频频点头, 伍老太太听不懂这些, 她只想知道孩子的病能不能治, 怎么治,花费多少,但是她不敢打断大医生就一直云里雾里的听着,等到终于说到手术老太太眼睛嗖地一下亮了,其实不止是她,全家人都等着这一刻。

    “抱歉,这个手术我们院做不了。”

    “什么??!”三人集体惊呼。

    “做不了是什么意思?不是说这个长得听完整的能摘除吗?!”褚思慧不能接受了。

    刘医生扶了扶眼镜道:“患者现在的肿瘤组织正在生长,已经压迫视神经组织和脑组织神经,病人接下来除了常规例临床反应之外,还会出现昏迷的危险。晚一天治疗细胞就会多扩散一天,等到整体扩散也就无力回天了。但是病人目前的情况很特殊,肿瘤组织粘连不多,但是有一侧贴着重要脑组织神经,这个风险非常大。一个不小心很可能会造成脑死亡,严重的话可能……”

    褚思慧瞪大眼睛惊呼:“这什么意思!你们嫌麻烦就不做手术了吗,怎么有你们这样的医院!”

    伍老太太附和道:“对啊!我们孩子就在你们医院里呢,然后你说做不了,是要我们回家等死吗,你这是害人命知不知,我去市政府告你!”

    刘医生的助理忙安慰情绪激动的伍家人,刘医生也起身安慰,尽力解释道:“我说的做不了不是医院不接,确实是没有有把握能做这个手术的医生。本身成功率就低,没把握的医生上台,不论对自己还是对患者都是不负责的。”

    “那、那这怎么办?不做手术了吗?”

    “不论什么手术肯定都是尽快,毕竟早治疗早康复,减少隐患。手术和不手术肯定性质是不一样的。但是任何手术都存在风险,没有医生会允诺百分之百的成功率。利于弊端我都跟你们说清楚了,做不做手术你们家人商量一下。你们最好尽快做抉择。”刘医生面带愧疚:“实在是抱歉。我们可以给你们推荐几位优秀的脑科专家,时间紧,最好尽快联系。”

    临出门前伍老太太回身问大夫手术到出院总共要花多少钱。刘医生给了一个笼统的数字,伍家人全部沉默。

    最低五十万……还只是手术费……不同地区不同医院收假也不同,然而这已经是最低的了。

    这不是要他们这个家掏空吗。

    几人在医院外面,伍老太太默默算了下自己的养老钱和存款,杯水车薪。

    “志斌,恬恬得做手术啊,咱们得给她做手术,她那么乖的孩子。”褚思慧又忍不住掉眼泪,伍志斌白了她一眼恶狠狠道:“我还不知道要给孩子做手术吗!关键是她现在的情况,你没听医生说吗,这不给做!我能怎么办?你让我去给她开刀吗?”

    “不行,不行,得救救女儿,不能不管她啊。”褚思慧兀抹了把脸:“那就带她去首都、去s市!我就不信找不到能救我女儿的医生!”

    “钱怎么办?”老太太叹息道。

    “咱家存款够用,再不行还有房子,总归不能把人憋死!”眼见着褚思慧起了买房的想法,伍志斌没说话,老太太惊了。

    “思慧房子不能卖啊!卖了住哪?咱们那再过几年肯定拆迁,这是挖自己的肉送人呢,还有皓皓马上就要高中了,他以后怎么办?你做事不能冲动糊涂,这么大人了你得为全家人考虑。难不成为了救女儿儿子都不要了吗!”

    “那就要我女儿等死吗!”

    “行了行了别吵了!吵架能解决啥?啊!”

    婆媳二人的争吵在伍志斌的爆发中斩,老太太低头悄悄抹眼泪,褚思慧悲从中来,瘫坐在地上捂脸哭泣。

    医院这个地方,承载了无数的悲欢离合生离死别,没有人嘲笑他们一家的争吵,有的只是感同身受的悲哀。

    *

    “你是不是眼睛看不见了。”

    伍恬被江时均抚着回到病房床上,然后少年的声音地沉沉的,仿佛能听到背后的颤抖。伍恬轻叹息,从口袋里掏出眼睛带上、再抬头看少年,模糊,但是比刚才清晰得多了。

    “能看见。”

    江时均久久地盯着她的眼睛,突然伸手。在即将扣到面前的时候被伍恬抓住手腕,用温柔且坚决的力量慢慢捉下来。她覆这少年宽大细腻的手心摇了摇头。

    “我说,能看见。”

    握在手心里的手轻轻抖了一下,江时均在一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

    “我知道了。”

    伍恬才冲他笑。

    这样才乖吗。传统美德都讲究个含蓄,不知道大外甥什么时候学得非要寻根问底。

    诶难不成因为小时候在美国呆的那几年?

    “你回去吧,我妈妈,真的、快回来。”伍恬这回不是支他走,外头天都暗淡,褚思慧是真的快回来了。毕竟她现在还是个十六岁的花季少女呢不是?被妈妈撞见和班级男孩子在病房里不太好啦。

    江时均气场感觉沉默许多,伍恬竭力表现的开心,少年还是冰冻不化的气场。这次伍恬叫他走他也没反驳。

    “我再来看你。”

    “嗯!好好学习~”

    “嗯。”

    伍恬睁大眼睛,伸长双臂像是拥抱光芒一样的挥手。眼前还是看得不大清楚,她突然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就算此时此刻她完全瞎掉了,只要江时均站到面前,她还是能认出来。

    不是用眼睛,是用心。

    江时均每走一步,心就种种顿跳一下,他不清楚这是什么预兆,回过头,伍恬就站在身后一步都没离开。

    他突然转身,一步步走向她的面前,轻轻把这个瘦弱的女孩儿抱在怀里。

    “伍恬,我要许愿”

    “好。”

    “你答应我,要好起来。”

    “嗯!”

    “明天我把愿望卡拿来找你兑现。”

    “嗯!我等你。”

    *

    把孩子送走,伍恬仿佛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像只瘫软的兔子一样慢慢融化在床上,哎,哄孩子不管从小到大都是累人的。

    她隔壁床是个二十几岁的漂亮姑娘,笑着看躺在床上的她打趣:“男朋友来看你呀。”

    伍恬也冲她笑,还狡黠地眨眨眼:“很帅吧~”

    “是啊,你们很配。”

    伍恬忍不住把脸埋在被子里哧哧地笑。

    晚间例行日常检查,伍恬今天临床反应特别消耗体力,再加上刚吃完饭困乏,早早就躺在床上睡了。

    伍志斌和老太太在医院附近的宾馆住,褚思慧见伍恬睡着状态稳定,就去宾馆找家人商量对策。大病不等人,尤其女儿的病情根本耽误不起,早商量早解决。

    伍志斌动用自己所有的关系,不听打电话发讯息,找同事领导问问有没有认识脑科医生的,就算概率微小也要试一试,褚思慧也是一样。然后伍恬的班主任老师看到了她发的状态,打电话来关心伍恬现在什么情况。

    魏老师的电话给褚思慧心里松了一股暖流,这种情况下只有一点点安慰都能让她感动。她把伍恬的情况告诉了老师,魏老师是真没想到居然生了这么重的病,惊讶不已。

    “伍恬妈妈,你别着急,天无绝人之路,说不定明天就有转机呢。我明天组织学生给伍恬同学捐款,她是个好学生,一定会没事的。”

    “别别!魏老师您能打电话来关心恬恬我就感动的不知道怎么好了。这就够了,真的,我特别感激。”

    “你放宽心,我等着伍恬回来继续上课,一定会没事的!”

    “谢谢您,真的谢谢您。”

    这一晚对伍家人来说注定是个不眠之夜,褚思慧半夜又赶回医院陪床。

    而伍恬,这一觉睡得特别香甜。

    梦里是一个崭新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