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 66 章-跑,-
跑,

66.第 66 章

    “医生, 我女儿到底什么病?”

    “就目前的结果来看,有可能是脑内肿瘤。”

    褚思慧听到这话,强忍着的痛苦终于忍不住了。悲戚决堤, 她紧紧捂住嘴把苦涩的呜咽都封在口齿胸膛。

    脑袋里长了瘤子!老天啊,她的女儿为什么会得这种病。

    医生是位儒雅的中年人, 这么对年见惯了医院里的悲欢离合, 他温和地安慰这位母亲, 事情还有很大转机, 一切还得进一步观察。

    “病人在学校昏倒是因为脑袋里的肿瘤压迫血管,造成颅内高压缺氧昏迷。现在发现病人的右眼视网神经也受到挤压,造成暂时性失明,等晚点再给她做几次减压, 眼睛会有改善。然后具体病因还要进一步做检查, 这期间家长多关注孩子的反应,有什么问题及时通知我。苏醒半小时之后可以吃些清淡流食,明早早起空腹做检查。”

    医生说的话褚思慧在一旁一字一句详细记下来,眼泪啪嗒啪嗒掉泣不成声。

    “谢谢。谢谢医生,请一定要救救我女儿,她特别乖,成绩也好,明天一定能考上h大的!她连17岁生日都没过, 才这么小, 医生请你一定要救救我女儿……”

    “你放心, 我们一定会尽力, 现在一切还没有定论,你们家长不能先崩溃,你都撑不住了孩子怎么办?是吧。”

    “是,是,好我知道的,我们一定配合。”

    褚思慧使劲儿抹掉脸上的泪水,却压不住抽泣声,主治医生又交代了几句之后离开,伍志斌从褚思慧来了之后就一直站在旁边低头没说话,皱着眉低头像是一颗入定的老树根。手指几次发痒想去口袋摸烟。

    褚思慧等医生离开又忍不住湿了眼,抽泣声传到伍志斌耳朵里,仿佛按动了他身上的开关。他遽然转头狰狞怒斥身边的褚思慧,声音大到走廊灯护士行人纷纷侧目。

    “就他妈知道哭!哭!还没死呢就哭丧!”

    褚思慧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丈夫,目光里嚓地燃起一团火。听听他说的是人话吗!女儿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张口闭口咒谁死呢!

    “伍志斌,你再说一个死字我跟你没完!”

    她平时在家中一直是比较柔弱的一方,跟大多数传统家庭的妻子母亲一样,温柔勤恳,听丈夫的话,关爱孩子,一般出了什么事儿都是先一步退让,但是今天伍志斌这句话把她刺激到了。她好好养到十几岁的女儿,谁说死她跟谁没完!当爹的也不行!

    伍志斌没想到褚思慧敢在外面跟他急眼,怒气冲冲瞪大眼,眼看着两口子要吵起来,路过的护士长及时出现警告他们保持安静。

    “诶诶诶,你们哪个病房的?谁家属?医院内禁止喧哗不知道吗,要吵出去吵!”

    二人本身吵闹就不对,又住在人家医院治病,不敢跟着护士犟嘴,伍志斌骂骂咧咧了一句脏话,气冲冲压着火气也没看护士大跨步超前走。走了两步回头看褚思慧还站在原地瞪他,恶狠狠又骂了一句:“还他妈不快跟上,给闺女买粥去!”

    突然遭逢大难,二人脾气都不顺,褚思慧和丈夫一前一后顺着医院走廊往下走,直至离开医院大门,站在温暖宽敞的阳光下,医院环境中的里无形的紧张和焦虑慢慢被驱散,人也慢慢的冷静下来,之后就全化作浓郁的惆怅。

    脑瘤,女儿脑子里长了个瘤子,那可是大脑啊。

    伍志斌走到医院外的花坛沉默抽烟,褚思慧去旁边饭店打包了一份蔬菜粥,然后走到花坛边,伍志斌碾灭最后一根,和烟盒一起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

    “刚才妈给我打电话了,我还没告诉她恬恬什么病。咱俩不能都耗费在医院,我下午回去,你在医院陪着女儿,等医生消息看怎么说。缺钱直接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儿也打给我。”

    他用力叹息回头看身后高耸苍白的医院建筑,光线有些刺眼,一个个小窗口都是急速走动的人影。

    “行了,把你的眼泪收一收,在女儿面前别哭。我走了。”

    “嗯,你路上小心。”

    “我知道。”

    “你回家和妈、皓皓他们没时间吃饭就买点吃,我感觉今天医生的态度,恬恬应该不算严重,说不定很快就好了,这些天你们辛苦些。”

    “家里不用你管,我们三个大活人还能饿死怎么着。”

    “别说什么死不死的!我不爱听。”

    “行行行,我他妈不跟你吵。”

    伍志斌离开,背影在耀眼的阳光下显得有些佝偻,一步步渐行渐远。褚思慧站在花坛处手掌握紧又松开,来回几次调整情绪,伸手试了试已经变常温的粥,深吸一口气走进白色的医院大门。

    *

    我瞎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伍恬感觉脑袋里有根弦啪地一声绷断。刚苏醒到现在产生的所有的疑惑泄洪,却神奇的没有产生海啸,归于平静。

    拜这段时间的各种经历所赐,她现在已经可以很快冷静的面对各种突发状况。仅用了十秒钟,就接受自己一只眼睛突然看不见的事实。

    她肯定是生病了,而且不是小毛病。

    现在的问题是她得了什么病?

    刚刚她还听到了外面走廊传来几声父母的吵架声,能听出来两人有点激动,但是雷声大雨点小,好像是护士警告几句,瞬间戛然而止。

    对话的内容听不太清楚,伍恬的心像海浪一样飘起来又沉淀。父母这种反应,无意外又加深确定了她病的很重。

    白血病?血癌?肿瘤?癌症?

    她仔细回忆自己穿越过来之后的生活细节,除了瘦弱体质差一点,能跑能跳能吃能喝,没发现什么异样啊……怎么就病了呢?

    伍恬自寻烦恼。没多时,褚思慧和一位白衣护士一起打开了病房,护士先是给她差不多走到底的吊**注射完最后一点药品,手法利落地拔针止血,然后对她进行了体温检测和身体的简单检查,确认她目前情况良好,把呼吸罩摘了下来,用棉签蘸清水给她湿润嘴唇。

    褚思慧手里端着一碗粥在旁边认真看护士帮她清理的手法,等检查完谢谢护士,然后才坐在她的床边,打开手里的素食粥。

    “医生说你可以吃东西了,咱们先吃点清粥。最近都要清淡一点,等出院后回家妈妈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褚思慧明显在外面调整了情绪,比刚才稳定了很多,青菜粥温柔的送到面前,伍恬探头过去,但是嘴里发干下意识伸舌又润了润嘴唇。

    “是不是渴,先喝口水。”

    褚思慧注意到她的动作放下端着粥的手打开保温水杯盛水送到她面前,她昂头乖巧的喝水。

    清水刚一沾到唇舌,口腔里的细胞就像海绵似的饱满起来,品尝出别样的甘甜,顺着喉咙一路向下滋润喉管肺腑,渗透到血液四肢。咕咚咕咚喝了小半**。伍恬还有点诧异,不知道自己进医院多久了,居然还挺渴。

    喝水之后褚思慧又端起粥喂她,伍恬觉得自己还没到饭都没法吃的地步,想要自己吃,但是褚思慧执意要喂她,伍恬便没坚持。她感觉褚思慧现在比她还要脆弱,如果不让她做点什么可能会崩溃。

    她乖巧地喝完了整碗粥,抬头对着褚思慧笑了笑。

    “妈妈,我吃饱了。”阳光在身后放肆盛开,把伍恬的脸照的仿佛透明。

    褚思慧摸摸她的头,喉咙发堵。

    “我感觉、很好,什么时候、回家?”

    “就快了。你肯定会好的。”

    *

    大家都瞒着她病情,从医生到护士再到家长都闭口不提。既然都不愿意告诉她病情,伍恬也不问。但是她也不傻,在住院的第二天她就搞明白自己得的什么类型的病了。

    病房门上明晃晃写着肿瘤科病房。

    她得了肿瘤,嗯……

    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以前看到的一部电影《滚蛋吧肿瘤君》。

    伍恬盘腿坐在床上,单手拄着下巴看窗外深思。一般得了绝症的人住院就是病情已经影响身体了,不管什么病都会出现症状,比如疼痛呕吐头晕什么什么乱七八糟的。

    伍恬挠了挠自己浓密的头发,除了她没感觉身体有什么疼痛啊。今早还没睡醒就被挖起来做了一系列检查,从早折腾到晚,她有点头痛,侧倒躺在下迷迷糊糊要睡着。

    接下来两天还是这样,伍恬不多言不多语,积极配合各种检查和询问。医生和护士一直都非常有耐心而且人很好。越是这种岁月静好越让人担心,自诩心大的伍恬也开始不淡定了。

    她忍不住问自己的医生。

    “医生?我什么病?”

    “暂时还没有下结论,别多想,保持愉悦。”

    ……你越这样我越担心啊大大。

    夕阳太温暖,伍恬趴在医院窗台的栏杆处晒太阳。晒着晒着犯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视线内发现下面花坛有一个看起来很熟悉的身影,她眯着眼朝下方用力看了看,认出那是褚思慧的身影。

    褚思慧自己躲在医院外的花坛边上掩面痛哭,医院方向基本把伍恬的病情确定下来了,颅内恶性肿瘤,俗称脑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