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第 65 章-跑,-
跑,

65.第 65 章

    “说, 昨晚去干嘛了!”

    眼前虎视眈眈的五张脸, 马不停蹄赶回宿舍的伍恬第一时间就被鸡血了一晚上的舍友们团团围住。

    “夜不归宿啊~伍小恬, 你要是不从实招来,今天就别想摆脱我们了。”朱晓晓眯着眼睛她堵在墙角放狠话, 迎合来身边异口同声的支持。

    “对!”

    伍恬:“……”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她看着面前五个青春活力美少女叹气:“网吧,打游戏。”

    “啊??打游戏?”

    “对。”说起谎话来毫不犹豫的伍恬还补充了一句:“没意思,后来我就、看电影了。”

    “啊??你和江时均出去一晚上是去网吧玩游戏?”

    面对或是匪夷所思或是保持怀疑的目光, 她坦然地转了两圈, 耸肩,摊手。

    “要不然呢。”

    “……”

    “……”

    “……”

    “……”

    “……”

    “走了走,去上课。”伍恬推开舍友们去收自己的书包,然后换上校服,早自习马上就要开始再不走就迟到了。

    404宿舍的妹子们压着早铃赶到教室,伍恬进门拐一下就到了自己的座位, 她朝自己身边的位置看了一眼,空荡荡没有人,桌面上的试卷还是她昨天整理还的样子。

    早自习时间朗朗读声回荡在教学楼里,伍恬感觉自己背后被戳了一下, 回过身朱晓晓递给她一张纸条。

    ——恋爱了哟~

    伍恬抿嘴笑,低头刷刷刷写下几个字折好又传给朱晓晓。八卦小朱同学满怀期待打开纸条。

    ——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

    后面的猪鼻表情是几个意思!

    *

    高中生每天上的课都差不多, 一周的课程表都快背下来了。昨晚到现在睡了连三小时都不到

    , 伍恬上到第二节课的时候就脑袋发昏。熬夜的普遍后遗症就是不听打哈欠脑壳沉重, 伍恬觉得自己困得有点狠了, 一打哈欠太阳穴就跟着跳,然后不知道拐了哪根神经一阵阵地抽痛。

    困得视线模糊瞳孔涣散,哈欠打的眼泪鼻涕一大把,世界都开始旋转了。

    不行了,真的太困。

    伍恬实在是撑不住,趴在手臂上闭目养神,头上的万斤巨石卸下,没两秒就睡过去了。

    结果她没想到,这一睡再醒来又变了天。

    *

    先说伍恬扛不住困倦在课上睡觉,第二节课的物理张老师是位和蔼的老先生,在学年是出了名了脾气好。高二的孩子们正直青春期贪吃贪睡都很正常,毕竟长身体学习还累,所以他的课上偶尔有同学开小差,他都得过且过的给予十分钟调整时间。

    但是今天他频频朝着门口第一排的方向投去目光。两个座位,一个空着,一个趴着睡觉,又是在第一排,简直扎眼的不得了,他就是想忽略都忽略不了。

    等到课上了30分钟,张老师终于忍无可忍,趁着让同学们做题的空隙走下讲台。

    张老师手指在课桌上轻轻敲了两下,然后人往后面溜达。朱晓晓看老师来敲伍恬的桌子她还没反应,等老师走到后面去之后她伸手摇了摇伍恬的椅子,又摇了一下。见还没反应,她伸长手臂去戳伍恬的后背。

    快醒醒啊老师都叫你了。

    没反应。

    朱晓晓纳闷了,这睡得也太死了吧。

    张老师溜达一圈,给了充足的准备时间从后面走回来,结果看那个女同学还是没醒。张老师微微皱起眉头,印象中好像坐在这个位置的是个挺认真懂事的小姑娘来着,今天是怎么回事。

    “这位同学,该起床了。”

    张老师走到伍恬身边,声音不急不缓地说。等了两秒钟,身后同学还帮忙来拍拍她的背,这都叫不醒。

    张老师觉得有些不对劲。他亲自伸手拍了拍伍恬的肩膀:“同学?”

    突然他看见伍恬被垫在头下面的深蓝色校服袖子靠近手腕处出现一抹暗红!张老师惊讶这下忙伸手扶起她的脑袋,赫然发现她半条袖管都血迹斑斑!再一看她的脸,这种动作下依然双目紧闭,鼻尖下面殷红一片,鼻血还在流,顺着脸颊滑下一道触目惊心的红!

    “这是怎么了!”张老师大惊失色:“快去校医室找老师!还有赶紧把你们班主任找过来!”

    班级内一片哗然,班长抬头看了伍恬一眼,火速冲出教室去找老师,朱晓晓在后座被伍恬那种流血的脸惊了一跳,急忙抓过桌上的纸抽去帮她擦鼻血。

    伍恬整个已经昏过去了身体不受控制,张老师也帮忙板正她的头,生怕鼻血倒灌进气管。

    伍恬鼻血流的并不快,类似漏水水龙头的滴答频率,但是她脸色苍白再双目紧闭的模样配上鲜血淋淋的场面冲击性太强,朱晓晓差点要哭了。

    班主任和校医老师很快就来了,看到伍恬这个样子也是惊了一跳。校医老师看了一眼直接就说不行,人昏过去得赶紧叫救护车。这种昏迷又流血不像是好征兆。

    班主任马上打120急救,然后立即通知伍恬的家长。

    救护车半小时后赶到,仍然昏迷伍恬被担架抬上车,救护车的呼啸声响彻校园。

    高二一班的一个女生在课上昏倒被救护车拉走的消息火速蔓延,当时她浴血的场景被大家传递开来,各种病情猜测有说是中风了有说是得了绝症的,反正什么说法都有,伍恬在学校又出了名。

    不过这些她本人都不知道。等她再次醒来已经是30小时之后。

    伍恬整整昏睡加昏迷了三十个小时,这天下午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眼前模糊一片什么都看不清,鼻子嘴巴上好像有东西,嗅觉也不好使。耳边突然听到一声惊喜的尖叫,紧接着是压抑不住的啜泣,褚思慧憔悴的脸突然在眼前放大。

    “恬恬!你吓死妈妈了!”

    啊……?伍恬迷迷糊糊的想,她做了什么把妈妈吓成这样了。

    视线还是模糊,她本来就近视不轻,现在还不戴眼镜,眼前一片片都是失帧的马赛克。视线内又出现了其他的人,在她面前围成一圈,伍恬分辨出是医生。

    我进医院了??

    醒来到现在,感知慢慢恢复,医生抬起她口鼻上的呼吸罩,医院混着消毒水的独有味道顺着鼻尖扩散开来。

    “能看清吗?”

    “2,我近视。”

    “嗯,我知道的。”医生声音温柔,身上的气场也很柔和,伸出两只手又问她:“有几根手指?”

    有……伍恬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然后她发现她居然看不清两只手?!

    嗯??这是什么情况?!

    “5?”她迟疑的回答。

    “嗯,很好。”医生很柔和的笑了,然后手指有扒了扒她的眼睛,张开嘴让他检查口腔,然后手指有在她的太阳穴和头顶几个地方按了按,问她痛不痛。

    伍恬摇头想说不痛,结果刚摇动头耳朵就嗡地一声,好长一段时时间的耳鸣。

    呼吸罩又被扣在口鼻上,耳边医生叫她好好休息离开病房,有一个穿着便衣的男人跟着一起出去了,那是一直在旁边焦急观望的伍爸爸。

    伍恬有种不好的预感。

    褚思慧一直在旁边,泪眼婆娑的哽咽。伍恬身上没什么力气,此时她一头雾水不明白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想抬起手臂,刚要动突然被床边的妈妈捂住:“别乱动,在打针呢。是脸上痒吗?告诉妈妈帮你弄。”

    她眨了眨眼睛,瞳孔朝斜上方看,模糊的两个吊**。

    “妈,我怎么了?”声音被闷在呼吸罩内显得有些厚,褚思慧伸手给她顺了顺脸颊边的头发,轻轻的说:“没事,你可好了,打完针咱们就回家了哈,别瞎想。”

    “。”完了,听到这话,伍恬第一直觉就是出大事儿了。

    在医院,越是说没事儿就证明事情越不好。伍恬心如擂鼓,敲得她眼前发昏。面上保持着云淡风轻甚至还乖巧地冲褚思慧点了一下头。

    “饿不饿?”

    “还好。”

    褚思慧又给她整理了下颈边的衣领和被子,语气关心的呢喃,“小肚子都憋了,应该得吃点东西,人该饿坏了。刚才忘记问大夫你几时能吃饭了。我现在去问下,妈妈马上回来哈,有事按手边这个铃,晓得没?”

    “嗯。”

    褚思慧嘱咐玩轻轻在她额头亲了一口。

    人都出去了。病房前就剩下她一个人。伍恬闭眼,轻握拳,缓缓地舒了一口气长气。

    单睁左眼,转一周,举起两根手指,没问题。

    换到右眼,一片白盲。

    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