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第 62 章-跑,-
跑,

62.第 62 章

    生日每年都过, 礼物每年都送。江时均二人的生日这些年一直都在江家二老这里过,一开始是为了让两个孩子更融入, 这么多年也习惯了。

    “时奕啊,听你妈妈说美国的学校已经发消息了是吗?”江老妇人和蔼地看着坐在旁边的江时奕问。

    江时奕从小到大都是招大人喜欢的孩子,闻言点头,落日余晖从落地大窗落到他身上显得俊秀又谦和。

    “是的祖母, 学校都联系好了,春季开学后我就去纽约。”

    “嗯,去外面多见见世面,保持自律,注意健康。”江老夫人笑得和蔼, 又侧头去看旁边另一位孙子。

    “时均呢?”

    江时均如实回道:“我目前成绩还不错,一年后能考个好成绩。”

    江老夫人:“不想出去念书吗?虽然外面不一定比家里好,但是男孩子多见见世面也是好的。”她也不是觉得外面好,主要是现在的孩子都喜欢往外跑,所以才这么问。

    江时均抿唇笑了笑:“毕业后我打算去环欧旅行看看世界。上学不想往外跑了。”

    江老夫人闻言也点头:“嗯,咱们国内也是不错的。”

    她当了一辈子贵夫人,尤其到了晚年家庭和睦整个人愈发温和, 看着家里已经长成英俊青年的孩子们心中宽慰。

    因为早年一些不可抗力的原因, 他们家这两个孩子情况特殊,早些时候十二三岁时不忍心送出去读书, 一直留在身边关怀, 就怕小孩子多想心里留下阴影。现在到了十六七岁, 两个孩子都俊逸懂事, 是时候该让他们自己做选择了。

    想到这江老夫人岔开话题又聊些别的,江时奕陪着祖母婶姨说些话。在江家二老心中,江时均江时奕都是他们家亲生的孩子,尽量不偏不倚,但是要说喜欢,长时间下来江家人还是喜欢江时奕多一点。江时奕从小因为教育和性格就是个会让大多数人喜欢的孩子。

    江时均在这方面差一点,他一项跟家里大人说不上太多话,就离开这边,正好龙凤胎妹妹在玩游戏,看到他就撒着娇叫哥哥:“大哥,你快帮我玩一把,气死我了!”

    “好。”江时均接过妹妹的ipad,她正在玩对抗游戏输的有点惨,他坐在沙发里面三两下就操控着游戏人物灵活游走,妹妹贴在她身边目不转睛顶着屏幕,眼睛里都是兴奋的光。江时蕊很喜欢大哥,理由十分肤浅,她觉得大哥又酷又帅~

    玩游戏时间过得最快,后来江时蕊缠着他组队,俩人就一起联机玩,没多时家里人快到齐了,准备开宴。餐厅一方巨大的八仙桌,江家人围成一圈。张师傅给江家当了快二十年的厨师,一家里大大小小的口味他都如数家珍。

    今天两位过生日的孩子算是半个主角,大人和孩子们送完礼物祝福之后安静用餐,然后一家人随意聊些天,其实也就是借着生日一家人聚一起联络联络感情。晚餐没有吃到很晚,将八点就结束,江时奕跟朋友们有约饭后就走了,江时均也刚要走,被身后的的江晟廷叫住。

    这么多年过去江晟廷气势不减,外人可能看不出来但细看眉宇间多了些沧桑沉郁。

    “怎么还没从福元路搬走?你真要把开发商逼到我这来吗。之前是怎么答应我的?”声音低沉没什么情绪,但是江时均知道他不太高兴。

    江时均闻言垂下眼帘,其实搬家的事情一直被记在心里,他也无奈妥协准备搬走了,但是……但是他突然发现了伍恬……

    “嗯,我知道。”

    江晟廷蹙眉看着快要跟他差不多高的儿子,心中涌上一股躁气,嘴上说着知道脸上一点听话的样子都没有。果然是从小就没教育好,到现在还是个反骨。

    “最后期限了,我说道做到。”说完转身回到客厅,沿着楼梯去二楼书房。

    江时均跟门口的保姆阿姨轻声道了声别转身离开。

    父子俩在温顿的光线中仿佛两道永远无法相交的平行线,直至消失。

    江时均离开江家别墅,沿着连绵入星光银河的路灯下散步缓行,推了晚间朋友们的活动,手机响也懒得看。

    心情差,早就过了对生日有期待的年纪,现在只觉得没意思。江时均长长叹了口气,为什么他的十七岁活得像三十七岁,真他妈操蛋。

    他都不知道走了多久,晚风吹在身上,路过出租和公交站都不想坐,干脆就这么走到天荒地老。

    不知不觉走到了学校,门卫大叔看到放他进学校的时候还嘟囔着是不是逃课了怎么回来这么晚之类的。他收好学生卡,也没说什么就顺着校园小道前行。高三教学楼灯火通明,透过窗户嫩刚看见一层黑色的脑袋。夜晚下操场树林时不时路过一些学生,细语伴着虫鸣,风吹过纷黄树叶沙沙作响。

    再一抬头,眼前伫立着六号宿舍楼。

    江时均面上出现了一瞬间的茫然,居然走到这了。

    “同学你好。”

    方思源和舍友从小卖铺买了零食,正说说笑笑准备回宿舍,突然被一道声音叫住了脚步,一个又高又帅的男生从浓墨一样的树荫下走出来,礼貌地问她:“能麻烦你帮忙找一下404宿舍的伍恬吗?”

    方思源和舍友挽在一起的手同时用力捏了对方一把,卧槽是江时均!

    “好,那个你等一下,我们这就去帮你叫。”

    江时均点点头:“谢谢你们。”

    “没事没事。”

    两个小女生挥着手小跑进宿舍,爬上第一层楼回头看不见门口了,两个小女生互相瞪大眼睛兴奋地跺脚。

    “那是江时均吧?”

    “是的是的就是他!我之前跟他一个班啊!估计他没认出来我。”

    “妈耶他来女生宿舍楼下找人,对不起我控制不住我的想法。”

    “朋友我懂你!”

    “诶他刚才说要找的人加什么来着?”

    “伍恬!就是传说中的那个绯闻女友。”

    *

    “你好,是伍恬宿舍吗?”

    404屋里的妹子们聊天的吃宵夜的敷面膜的,突然被门口一道声音打断,朱晓晓点点头:“是的,她在水房呢,有急事儿嘛?”

    女生回答道:“楼下有人找她。”

    “哦哦,我帮你去找她。”朱晓晓放下手里的泡面,小跑到门口朗声喊道:“伍恬!有人找你!”

    诶?有人找我?

    伍恬听到叫声停下正在洗衣服的手,“哦!”忙推开水龙头冲干净手上的泡沫小跑回宿舍门口,看见是两个不认识的女生一时疑惑。

    “我是伍恬,你们好。”

    她现在穿着宽大的紫色短袖,下尾被塞到短裤里,显得腰细腿长,头发已经长到肩膀在脑后松松地扎起,额头光洁五官秀丽。两个女生一边转交消息一边仔细打量了她两眼。其实长得也还行?

    “楼下有人找你,是江时均。”

    啊?江时均?他今晚不是应该在家过生日吗。

    “哦哦,谢谢你们。”

    脑中疑惑但她没忘记笑着谢谢两位来通知的女生,进去宿舍想换衣服又怕他等久了,干脆随手抄起一件薄外套就出了门。留下宿舍里一群吃瓜妹妹眼冒金星,纷纷凑到窗前往下望。

    “在哪在哪?”

    “哎呀太黑了看不见。”

    “好想偷偷跟过去。”

    “这不太好吧……等伍恬回来好好问问她!”

    *

    伍恬刚走出宿舍楼四下一扫就看见斜对门的杨树下站着的高挺身影,江时均的外形在她眼里太熟悉了,以至于眼角一扫过,大脑中就自动匹配出人名。

    “你找我呀 ?”

    她小跑到江时均面前仰头看他,宿舍楼下只有两盏光线微弱的路灯,树下这里阴影浓重,人的五官轮廓都淹没在暗沉夜色中,唯有他的眼睛像两颗星。

    江时均没有说话。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走到了这里,还叫人把她叫下来。

    伍恬等了一会儿发现少年没说话,撇过头看远方一副沉默的样子,想了想轻声笑:“刚在家过完生日嘛?哦对了!”她想到自己还给江时均准备了礼物,手掌轻轻拍出一声响对他说:“你等我、一下,我回去、取个东西、马上下来。”说完就转身往宿舍里跑,很是着急的样子。

    江时均:“……”目送她的身影,抬头看见头顶月明星朗,抿抿唇又缩回树底阴影下。

    伍恬用了一分钟跑回宿舍,舍友们讨论声还没落就看到女主人公喘着粗气跑进门。这么快就回来了??

    她扯过书包翻被她放到最底层的许愿卡,然后又是一阵风跑出去,前后没用上一分钟。

    舍友们:“……”更好奇了怎么破……

    伍恬这回下楼慢慢走的,刚才跑太急,等出宿舍楼到了江时均面前算是缓解点,但还是有些喘。

    她双手捧着盒子送到他面前:“生日礼物。”

    江时均微愣。“不是送过我了。”那个又甜又腻的丑蛋糕……

    伍恬开心地摇摇头,把盒子塞到他手里。“蛋糕,国际惯例,这个才是、礼物。打开看看!”

    她的眼睛又弯又亮,江时均抿抿唇,打开了手上的盒子。里面只有一张卡片。他拿出来对着月光仔细看了看,上面有一排小字。

    江时均挑眉看伍恬,愿望卡?

    伍恬期待地问:“喜欢吗?”

    江时均:“这是兑现找你愿望的意思?”

    嗯嗯嗯!伍恬忙不迭点头,太聪明了,看一下就正中核心!

    “合理范围,包君满意!”

    江时均眨眨眼,突然笑出声:“你这样真像个怪阿姨。”

    伍恬:“……???”

    也许是伍恬的表情太好笑,也许是第一次收到这样的礼物,也可能是今晚的月色太好。江时均笑着笑着就停不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