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第 61 章-跑,-
跑,

61.第 61 章

    放假之前的月考成绩在这次开学被公布。伍恬上午没来上课, 桌上散放着上午发下来的试卷,而且每个人手上都发了一张月考名次表, 她这次考了班级22名年纪第36名,比分半成绩低但是在她眼中这次考试已经胜利了,不仅没被踢出去还保持了中游水平, 证明她的努力是有效果的!

    而她的同桌大外甥毋庸置疑又拿了第一名。她仔细地看了他的单科成绩, 忍不住啧啧摇头叹息。理综296, 这是什么魔鬼。

    跟自家孩子当同学并且成绩被全方面碾压的复杂实在是酸爽, 尤其越过大半张纸在末尾找到她的名字, 理综226, 整整差了70分!要不是她英语语文成绩好一点, 怕是名词会更掉不少。

    上面一排240以上的学霸,伍恬表示亚历山大, 还有一年多的备战高考, 想想就痛苦。

    手指顺着名字一个个划过去对比分析,最后停在旗帜般的第一名位置,她心中更多的还是与有荣焉。

    自家娃儿这么优秀, 当过人家小姨妈的她也不能太吊车尾,下次月考争取进前20!

    伍恬想着想着自己就开心了, 鼻子还有些不通畅, 她从背包里找好感冒药服下。吃完了药之后她从书包里拿出在饰品店里买的卡牌式写字卡拿了出来。初高中的小女生们很流行在本子上用漂亮的字写下喜欢的短句或者字当收藏, 这时候又很流行少女漫, 二者一结合学校周围的小饰品店就会卖一些这种类似少女漫周边的题字卡, 非常畅销。

    伍恬选了一版既可爱又不夸张的粉色字卡, 一想到这是要送给大外甥的许愿卡心里就有些小兴奋。恨不得焚香沐浴拜过神再下笔。

    窗外风和日丽,虫鸣鸟叫,时不时传来一两声充满年轻活力的笑声,伍恬坐在位置上专心纸质地在练习本上练字,睫毛弯曲的弧度里盛满光和空气,眨一下便片片抖落,这可能是她这辈子最用心写的几个字。

    你的愿望我来实现。

    *

    午休时间过去,同学们三三两两进入教室准备上下午的课。伍恬的位置在门口第一排,所有从前门进教室的同学都会经过,然后凡是在门口走动带起的风就会呼啦一声掀起江时均桌上随意摊着的卷子,尤其理综试卷一边垂下桌沿,个别笑闹的不小心碰到墙壁桌角,卷面猛地沉下去一截,眼看着就要落地,伍恬火速伸手啪地按住卷角,干脆帮忙把散落桌面的试卷收拢整齐。

    同桌一个月他的桌面一直很整齐来着,不知道今天为什么卷子都没收。伍恬疑惑地想,完全没猜想江时均可能是跟他一样没来上课,毕竟在她来的时候他们俩的桌子呈现同等状态的凌乱。

    最后的同学踩着上课尾铃进入教室,伍恬身边的座位还是空的。老师拿着一大摞考卷进班级,嘱咐课代表发卷子,她才想江时均不会是逃课了吧……

    自从跟江时均做了同班同学之后他出勤率高的可怕,以至于突然见到某人没来上课她一时还不太适应。

    英语课代表从老师手中拿过卷子挨个分下去,然后国际惯例英语老师先分析了这次月考全年级的英语成绩和他们班级整体的薄弱项目,重点夸奖了几名高分同学,其中就有伍恬。再之后就是讲解试卷内容。

    下午第一节课俗称催睡课,不管是多重要的课或者多严厉的老师,困乏的生理反应无法抗拒,区别只在于强撑和悄悄偷懒。

    伍恬回头悄悄跟身后昏昏欲睡的朱晓晓问话:“江时均、没来上课?”

    朱晓晓正犯困,反射弧对接了好一阵才分析出伍恬问了什么,嘿这同桌两个倒是互相关心的很。

    “他早上来了一会儿,上课前走了。话说他也问你了,我中午还想着告诉你呢,结果会宿舍没看见你。你干嘛去啦?”

    “哦哦、我去、文具店了。”

    她们位置太靠近讲台,伍恬不敢说太久话悄么声转回来假装盯着课本看。余光看见身边干干净净的课桌,心里有一丢失落。被精心装在盒子里的卡片被稳妥放在书包最里面收好。

    估计今天不会来了。

    *

    江时均离开手机店,手里拎着个专卖店的纸袋子。天边日头拉高,商业街车水马龙都是奔波上班的人们。他站在台阶上想了想,选择去坐公交车。去福元路方向的车不算拥挤,时间尚早,打车估计要堵。

    他好些天没回到别墅的家里了,前些时间心里有事而且又被提到心烦的话题,江时均干脆就整个假期都待在福元路小区,发小找出去玩都不愿意出去。

    可是今天是生日,家里准备了家宴,他必须得回去了。

    一想到肯定会被提到的事儿他就一阵烦躁,咔咔打开门踢了鞋子把购物袋放在茶几上,整个人进房间扑通一声砸在床上。

    家宴是在江松鹤老先生的居所办的,一家人聚在一起给小孩子办生日,尤其对这两个身世历经坎坷的孩子格外关注。

    江老先生的屋子是厚重的中式风格,应景地为庆生装饰写器物,颇显华丽。江时奕放学后早早就到了,江时均跟他前后脚。门口了照面,稍微有点尴尬的沉默,男孩子就这样,跟你好的时候特别好,实在是玩不到一块去就是亲兄弟都没辙。

    江时均喉咙动了动,“哥。”

    江时奕点头,扯出一个微笑“嗯,来了。”

    江时均:“嗯。”

    江时奕:“从学校过来的?”

    江时均:“对。最近怎么样?”

    江时奕:“都挺好。”

    换好鞋子进门,客厅里坐了不少家人,奶奶婶婶们正在聊天,看到今晚的两个小寿星江奶奶愉悦地招手:“时奕、时均,过来看看大家伙儿给你们小朋友准备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