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 60 章-跑,-
跑,

60.第 60 章

    网吧的的沙发再舒服也不如自己的床舒服, 伍恬虽然睡了大半宿, 但是回宿舍没一会儿又开始昏昏沉沉, 没一会儿又睡着了。直到下午舍友们陆续回宿舍才把她吵醒。

    “诶?你这么早就回来了啊。”朱晓晓拎着行李进门,一抬头看见坐在床上发呆的伍恬惊讶道。

    “嗯。”伍恬点头, 她整整睡了一上午,刚才是因为听到另一个舍友回来弄出的声音醒来的,现在还不太清醒,坐在床上回神。打了个哈欠, 然后感觉鼻子有点痒痒的。

    “啊伍恬你怎么了!”朱晓晓突然大惊失色地指着她大叫。

    伍恬被喊愣了, 朱晓晓迅速地把桌上的纸抽抓在手上冲她床上丢过来,然后一边急切地叫:“你流鼻血了!快快拿纸巾!”

    流鼻血!

    伍恬反应也是迅速,听完急忙就抽出几张纸贴在鼻子下方,纸巾很快就被湿透。这时候她精神也差不多都清醒了,怪不得刚才感觉鼻子有点痒,原来是流鼻血了!

    抻平身上的睡衣发现胸前被滴上了两滴鲜红的印记, 捂着鼻子的手沾到湿润触感,她急忙又抽了几张纸按到鼻子下面,摊开先前的那坨纸,伍恬整个被惊得一懵。

    手里叠在一起的四五张纸巾直接被鲜血浸透好大一片, 知道的是流鼻血,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呕血了!

    鼻子里能感觉到到还在源源不断地流淌液体, 伍恬慌神地从床上往下爬, 声音因为慌乱而发抖:“好、好多!”

    “快把头仰起来, 走走赶紧去水房。”朱晓晓缠着伍恬的手臂忙把她往水房, 伍恬仰头没一会儿就感觉鼻血倒灌进了嗓子眼。这汹涌的架势一点没有止住的痕迹。

    两三步到了水房她忙低下头,倒灌到嗓子里的鲜血顺着喉咙涌入嘴里,这回是真的吐血了!

    伍恬捧起清水清理口鼻,朱晓晓在旁边伸手沾了水帮她拍额头,被稀释后仍然鲜红的液体触目惊心,顺着水槽一边消失一边又流入,朱晓晓都惊了,这鼻血怎么止不住啊!伍恬自己也急了,这可怎么办还在流,感觉比她来大姨妈都汹涌!

    其他的舍友也赶紧来帮忙,又是拽手指又是拍额头,忙活了好一阵眼看速度终于慢下来,伍恬擦干脸堵着鼻子谢过大家,结果没等多久又开始流了,又是去水池好一阵清理,反反复复好几次,她一遍遍漱口,鼻尖通红,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最后都决定再不行就要去医院的时候终于是止住了。

    纸团不再大片被浸透,只有写血丝,鼻子里也没有流动的感觉了,这场鼻血流的伍恬几乎虚脱,从早上到现在什么都没吃,全靠昨晚那顿饭顶到现在,此刻她倒在床上头昏眼花,仿佛下一秒就要升天。

    要了命了……不就在网吧熬了半宿,至于这么大反应吗!

    伍恬瘫在床上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从枕头下面摸出新鲜到手的小手机,先是日常给妈妈发了条消息报平安,然后翻到电话本里另外一个号码踌躇良久。

    江时均的号码她是知道的,在拿到手机后第一时间就存上,备注“娃”。这个……主要是为了应付父母,娃娃一看就是女孩子……

    她有心想联络,但是现在弄不清孩子到底什么心态。就不敢贸然打扰。

    伍恬最后还是长叹一口气收起手机什么都没做,其实事情发展到现在,说真的她比瞒着的时候心情轻松好多。小毅是个好孩子,虽然发脾气,但是言行举止依然表示出了对女孩子的关心。

    床下舍友们商量着要出去吃饭,伍恬实在没力气不想动,舍友知道她今天流了好多鼻血也不勉强,关心问道:“难不难受还?那帮你带点红豆粥吧?”

    “谢谢,好多了!qaq”

    *

    十一最后一天的假期,就这么在病恹恹的状态下过去了。而开学的这一天,伍恬同学一早起来发现自己嗓子哑头沉,身上比昨天还没有力气,心口有燥热感,熟悉的迹象表明她光荣的感冒了。

    开学这天正好是周一。一般假期过后学校都要搞一个升旗仪式,404寝室的舍友们一个个睡眼惺忪爬起来,伍恬临床铺的舍友看到她脸色潮红,还时不时咳嗽两下,揉着眼睛问道:“你感冒了?你最近体质好弱,怎么回事。”

    伍恬虚弱叹了一口气,爬下床翻出感冒药吃下之后满心欲哭无泪。

    扪心自问,我不是个十六岁正直青春年少体力十足的少女吗?不是应该通宵三天三夜依然生龙活虎的年纪吗?怎么流鼻血感冒挤地铁似的来找我,体质比二十几岁的时候还不如!

    太难受了,生病是真的难受。吃过药之后再随便吃了些清粥,沉重感更甚,药效反应刚睡醒没多久又开始哈欠连连。

    实在撑不住没法发她给班主任打了电话请假。伍恬的声音因为感冒干涩沙哑,鼻音很重,气息也不像是装出来的虚弱,魏老师听完二话没说准了她半天假,下午不行的话要去医院。

    才刚开学就请假的伍恬非常不好意思,本来都准备好听班主任的教训,没想到老师特别痛快就准了假,还关心她要不要紧不行就赶紧去医院,千万别拖成大毛病。

    “谢谢、老师!我吃过药,会记住的。”

    “嗯嗯好,身体舒服了就早点来上课,不舒服也要马上说。好了你先休息吧。”

    “嗯嗯,老师再见。”

    挂断电话后她当下就脱力地丢下小手机,拔掉身上的校服软趴趴爬上床铺,一头砸进棉被里。

    啊……休息真好……

    没一会儿就睡熟了。

    *

    前天刚刚大声叫某人好好上课的伍恬在开学第一天就缺席,留下乖乖来上课的老同桌一脸懵逼。

    江时均扫过身边空荡荡的座位,面上面无表情,心里小声嘀咕。

    居然没来上课,稀奇了。

    升旗仪式占用了早自习,现在距离上课还有十多分钟左右的自由活动时间,江时均靠在座椅上指间轻点膝盖,半晌后转过身找坐在斜后方的朱晓晓问话。

    “伍恬没来上课?”

    朱晓晓正垫着下巴美滋滋看桌上新买的杂志小说,突然被问话,抬头发现是江时均关心伍恬的行踪。

    “啊,她感冒了,请假在宿舍休息,应该下午来。”

    “哦,谢谢。”

    “没事没事。”

    感冒?先是崴脚,然后胃疼,现在又感冒。她这人真是不仅运气不好身体也不好。

    江时均想着想着皱起眉头,颇为感慨地摇了摇头,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伍恬一句。并且自动忽略了这些意外事件背后他可是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今天是生日,他本来不想来学校的,但是想到之前答应了人要说道做到,大老远从老宅赶到学校露个脸,结果她还请假了。书包里还准备了一些“资料”想给她,暂时也给不到本人。

    江时均摸出手机,刚按开屏幕突然想到伍恬好像没有手机,随后他扯了扯嘴角又把手机放回到口袋里。

    算了,再上课的时候当面说吧。

    在临近上课的最后几分钟,坐在第一排的江时均突然拎起书包从前门大大方方离开了教室。路上跟老师请假说家里有事,带着一阵和蔼的嘘寒问暖,从学校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去哪儿啊?”

    “去临……不,去商业中心。”

    *

    伍恬在感冒药的发作下结结实实又睡了三个小时,一觉醒来感觉脑壳都睡空了。这两天她几乎就是在床上度过的,活得一点不像十六岁倒像是六十六岁。不对,现在的不少老年人可比年轻人健康多了!

    她晃了晃空荡荡的脑袋,觉得自己不能再在室内憋着了,得出去呼吸呼吸空气。身上起了一层细汗,伍恬用温水打湿毛巾擦了擦身上,皮肤简单吸收过水分,精神不少。感冒药还是有效果的,现在比早上舒服不少,就是鼻音还有些重。

    伍恬换好校服离开宿舍到桃李园绕了一圈,假装自己是上体育课的学生。看时间差不多提前去食堂吃了顿味美价廉的套餐午饭。

    吃完饭正好赶上放学,伍恬顺着人流到校外小商铺转悠了两圈。今天是小毅的生日呀,其实她还是想再送他一件礼物的,奈何生活费不多囊中羞涩,买过一个蛋糕之后能支配的就更少了,只能在小饰品店多转悠看看。

    看了好多都没有中意的礼物,最终无功而返,她家这样的孩子,总感觉自己送什么都衬不上。伍恬没回宿舍,有些闷闷不乐地沿着操场边散步,到底送什么好呢?

    走着走着身边路过一对儿小情侣,两个人小声的聊天顺着风溜到她耳朵里。

    “你今天怪怪的。”

    “啊??哪里怪?”

    “怪好看的。”

    噗!突然的土味情话把伍恬袭击个措手不及,差一点没憋住笑。擦身而过的小情侣已经打闹起来,女孩子追着男孩拍打:“……你逗我!!”

    男孩子笑的欠扁:“我说实话啊。”

    “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没送我纪念品的事!”

    “我送你了啊。”

    “送我什么了?!”

    “我呀,‘我’自己送你了。”

    “……你又逗我!”

    哈哈哈!伍恬这次是真的没忍住笑出了声,妈耶现在的年轻人这么会玩吗哈哈哈哈!

    诶?笑着的伍恬脚下一顿,灵感biu地一下在头顶闪了一下。

    对啊!‘我’可比礼物丰富多了。生日嘛,就是要有愿望的。所以可以送他愿望卡啊。

    你说,我兑现。

    就这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