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 6 章-跑,-
跑,

6.第 6 章

    “我不会烦你,一周只要吃五美元,我、我还有救济金。”

    小朋友掏出那块欠了费的手机,哽咽不止依然努力要证明自己很好养。

    “我听到、你跟她在这里说,想来找我们一起生活。我叫不醒她,只能把这个带在身上。”

    “小姨妈,我一直在等你,别把我送去监狱好吗?”

    伍恬连忙托住小朋友的后背顺气,悔的肠子都青了:“对不起对不起,乖乖不哭了。是小姨妈说错话,我们小毅这么好,我喜欢都来不及怎么会不要你呢。”

    伍恬心痛地把把孩子抱坐在腿上,一边认错一边手忙脚乱给他擦眼泪。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不会举监狱的例子,明明想要表达撒谎是错误的,怎么小毅以为自己要送他去监狱?

    看看把孩子吓得都成什么样了!

    我真是个失败的教育者!

    深思熟虑想到的方法,居然直接把孩子吓哭了。伍恬深深地怀疑自己上辈子是不是狼外婆。

    小毅被她哄了一阵终于止住了哭声,但是小胸脯还在一起一伏抽搭,在她怀里抬起朦朦大眼问:

    “真的不送我去监狱吗?你发誓?”

    “我发誓!”

    “那你会带我走吗?”

    “会!我发誓!”

    小毅好像终于放心了,小手紧紧抱着她的腰,十分依恋地贴进怀里。

    “小姨妈,felix好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原谅我好吗?”

    “嗯。”

    被原谅的伍某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此时此刻,她深刻地体会到,孩子和大人的精神世界隔着十座珠穆朗玛峰。教育事业任重而道远,回去后得买点教育丛书参考一下。

    夜晚,小毅在下铺,伍恬在上铺,二人映着床头绒绒的灯光小声聊天。

    “小姨妈,监狱和福利院一样吗?”

    “不一样呀,监狱是关押犯人的地方。”

    “他们为什么叫犯人?”

    “就是……做过危害其他人生命安全、利益,触犯了法律的人,所以叫犯人。”

    “法律被欺负了吗?”

    “……对。”好像也可以这么理解?

    床下传来了小朋友的感慨:“法律真幸福,欺负他的人都被关起来了。”

    “……嗯”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某个小朋友越问越来劲儿。

    “小姨妈,是法律把犯人抓起来的吗?”

    伍恬忍俊不禁:“法律不是人呀宝贝,它是一本书,回家之后我买给你看。是警察把犯人抓起来的。”

    “警察?oh我知道警察!他们会帮助人。”

    “对,警察叔叔们会帮助人。”

    “我以后也要当警察,这样就没人敢欺负我们了!嘿嘿嘿。”

    “嗯……”总感觉哪里不太对……

    黑夜静悄悄的,安抚着每一位熟睡的人。

    伍恬做了一个梦,梦中她坐在一张考桌前,面前端坐着一排面试官,其中一人面色威严地对她说:“伍小姐,请你现场写一份五千字的论文,三小时后交卷。”

    她低头一看题目——《论亲子教育中如何正确引导孩子健康成长》

    伍恬奋笔疾书,头发都被抓掉一大把,紧赶慢赶终于在规定时间内交卷。

    她告别石雕似的面试官们,有气无力地打开考场大门,门外赫然站着一位穿着制服高大帅气的警察,笑容灿烂地闪瞎眼。

    “小姨妈,我们去吃松饼吧!”

    伍恬大惊失色:“你是谁!我大外甥才五岁!你要不要脸!”

    帅比警察陡然脸色一变,一把抓着她的手拖着就走:“不去就把你关起来!”

    “啊——!为什么关我!”伍恬崩溃!

    帅比警察逆着光回过头冷哼:“哼,因为你欺负我。”

    “???”

    ……

    清晨的天才蒙蒙亮,伍恬轻手轻脚爬下床,小毅睡得香甜,脸蛋染上一层粉嫩的血色,像是早春初开的桃花。

    她轻轻替小毅盖好被角,转身去卫生间。

    镜子里的她一脸憔悴,伍恬捂着胸口叹气。

    太可怕了,做梦真的太可怕了qaq

    *

    来到美国的第二天,伍恬开始着手办理伍薇的后事。简单在福利院吃完早餐,跟小毅交待清楚后,她便动身去大使馆。

    大使馆在小镇所属的州市,坐车大概一个小时。等她顺着地图精准找到大使馆位置并且表明来意之后,她才知道这件事处理起来有多麻烦。

    伍薇虽然有绿卡,但还不是公民身份。伍恬要使馆、警局、社区都跑补材料,各项规章条例数不胜数,伍薇还因涉嫌滥用社会资源被罚款,救护车和殡仪馆也有一堆账单等着她。

    幸好大使馆有专门负责帮助的工作人员,伍恬才不至于忙到崩溃。

    相比之下小毅的领养手续居然是最简单的,因为她是亲属收养,小孩子自己也同意,省掉很多层考核。小毅是美籍宝宝,所属的州镇社区工会会每隔一段时间对他们跟踪反馈,防止出现虐待儿童的现象。还有一个就是小毅每个月的救济金会打到他的个人账户,一直到他16岁结束。虽然不多,但也是真金白银啊!伍恬打算把这个钱交给小毅自己存起来。

    如此一来她每天早早出门,晚上天黑才回到福利院,有时候太晚了她不敢独自在美国的深夜游荡,就留在市区住下。晚上抽出一些时间跟小毅通话,小朋友才会安心睡觉。

    就这样脚不停歇,用了将近两周,终于把所有事情办妥。

    伍恬长舒一口气,再不回去,张奶奶该以为她要黑在美国了。

    离别总是伤感的,emma眼角含泪轻轻拥抱住伍恬:“亲爱的,希望你们永远幸福快乐。”

    “谢谢,希望您也是。”

    伍恬很感动,emma是真的非常非常爱每一个孩子,她是上帝的使者。

    小毅手里抱着一个本子,是福利院的孩子们送给他的礼物,上面有福利院的老师和每个小朋友的祝福。

    小毅虽然平时表现酷酷的,但在离开前还是表现出了不舍,他在拥抱emma的时候小声对她道了歉:“对不起emma,我撒过谎,还拔了你的花。”

    “没关系亲爱的,当你道歉的这一刻,你依然是发着光的男孩。”emma轻轻吻了小毅的额头:“felix,答应我以后都要当一个好男孩可以吗?”

    “嗯,我保证。”

    “上帝与你同在。”

    小毅拥抱每一位小伙伴,那个送他橘子的小姑娘还哭了。

    “felix,i'll remember you forever!”

    “lillian,i'm not your prince,bye”

    小女孩哇地一声哭出来。

    此情此景,伍恬有点担心自己小外甥的未来,这耀眼的单身狗之光是怎么回事?

    *

    机场,一位娇小的华裔少女,手里牵着一位更小的华裔儿童在等待飞往天朝的航班。

    伍恬来美国时行李只有一个随身双肩包,离开时多了一个小型行李箱,里面装的是小毅的几件衣服。伍恬看着这个不大的箱子,心里有些沉闷。五岁的孩子满身家当居然只有几件旧衣服,连一个玩具都没有。

    伍恬觉得,也许伍薇很早就生病了,她没有余力关心儿子,小毅就一直在母亲的忽视下懵懵懂懂地活着。

    “小姨妈,你在想什么?”小毅扯了扯她的手指。

    她微笑着摸摸他的小脑袋:“我在想我们什么时候登机。”

    话音刚落,机场广播便响起提示,伍恬牵好小毅拉着行李走向检票口。

    “我们该回家了!”

    *

    h市中心医院此时正因为收到一则临时通知紧急调动。本市天鸿财团董事长的独子江时奕在游乐场不慎摔下台阶,当场被护栏刮透手臂,正在中心医院紧急治疗。

    急救室外,温乔在江晟廷怀里泣不成声:“怎么办晟廷,小奕一定痛死了!都怪我都怪我!非要带他去游乐场,我不是个称职的妈妈,小奕要是出事我也不活了。”

    “不怪你,这是意外。”

    江晟廷安慰怀里的女人,平时总是面无表情的面孔在面对爱人和受伤的儿子时终于破裂,皱紧的眉头和紧绷的身体表现出他此时的焦虑和紧张。

    护士抱着血袋急忙往手术室内赶,江晟廷余光扫到血袋上的血型标记,瞳孔猛烈一缩。

    “你怎么拿ab血袋?小奕不是这个血型!你怎么工作的,知不知道这会产生什么后果!”

    江晟廷久居上位,暴怒之下身上的气势不是一般人能承受住的。护士长震惊地看着猛然拽了一下又大声训斥她的暴怒男人,这要换成一般小护士估计都能吓哭。

    护士长定神:“江先生,我们验过血型,孩子确实是ab型血,请您冷静,我现在必须马上进去。”

    说完挣开手臂进去手术室。留下手术室外浑身僵硬的江晟廷,以及哭到恍惚的温乔。

    江晟廷心里惊涛骇浪!

    他是a型血,温乔是o型血,小奕怎么可能会是ab型血?

    手术室外气氛凝重而诡异,江家人再得到通知后纷纷赶来,手术持续了一段时间,在众人翘首以盼下,主治医生出来告知孩子没事,江家人都松了口气。

    “万幸没有伤到筋骨,小孩已经睡着了。后续的康复和除疤方案我们回去探讨,届时通知各位。”

    “谢天谢地!谢谢您医生,我们家小奕的手千万不能有事啊!”

    “放心,这是我们的指责。”

    *

    医院里总是弥漫着消毒水的气味,就算门窗大敞,也吹不散这股独有的味道。

    江晟廷站在楼梯间犹如一尊沉默的雕像,脚下积了一层烟灰,风掠过,浮浮沉沉卷成一地旋涡。

    良久,他捻灭燃到指尖尽头的香烟,拨通一则电话。

    “给我调查下温乔在美国生产的时候,那家医院有多少新生华裔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