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第 59 章-跑,-
跑,

59.第 59 章

    这间网咖的包厢环境很好, 位置宽敞沙发柔软, 电脑桌下还有垫脚的软凳,如果看电影的话非常舒适。

    注意,是如果。

    伍恬抱着一桶爆米花坐在沙发里, 高清大屏显示屏干干净净, 安安静静, 枉费一身高速配置只承担了开机的工作。旁边的江时均倒是在摆弄电脑,伍恬也没看他在做什么, 她呆坐神游, 只想在柔软的座椅里休息一会儿。

    吃完饭之后胃部一直不大舒服, 估计刚才在外面又吹了风,手心贴在胃部缓缓按摩,还是有些微的抽痛。

    伍恬放松肌肉陷进沙发里, 腰后面垫着一块软垫, 突然觉得来网吧这个决定还不错,灯光明亮人气充足,还有电脑转移注意力, 比宿舍强百倍。

    就在她放空的时候,江时均起身出去了一趟, 估计过了十来分钟左右包厢门被拉开,一杯仙草奶茶空降到她面前的桌子上, 还有一小盒胃药。

    伍恬微瞪大双眼, 视线向上随着江时均一起移动, 然后停在身边的位置上。江时均坐下时身上带起微弱的风, 发现伍恬的目光后居高临下一瞥:“喝吧。”

    啊!他发现了她胃痛,然后还给她买了药!

    这就是典型的嘴硬心软啊,伍恬瞬间被大外甥感动了。

    仙草奶茶香甜润滑,顺着食道流向胃部,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抽痛的胃好像真的被治愈了。伍恬在大外甥面前是典型的给个阳光就灿烂,一杯奶茶瞬间就打起精神,攀着沙发扶手问他说:“来吧,你还想、聊什么。”

    “突然没兴致了,改天再聊吧。我要玩游戏。”江时均目不转睛盯着电脑屏幕,说完摘下耳机待在头上,手指快速点动,完全一副准备沉入到游戏当中的样子。

    打起精神准备陪他来个彻夜长谈的伍恬被晾在一边,眼看着江时均已经玩起了游戏,屏幕里□□控的小人异常灵敏,伍恬也不会玩什么游戏,想着打开播放器随便点开一个电影,就抱着奶茶一边享受一边看,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时间慢慢流逝,江时均在注意到身边的人闭上眼睛,呼吸渐渐均匀,侧过头便看见伍恬歪倒在沙发里面睡着了,胸口轻微起伏,两条细细的手臂叠放在腹部,看起来有点冷的样子。

    电脑屏幕删搞到播放器早就走到尽头,被跳出来的网页导航挡住。

    江时均眉角不自觉轻蹙,纠结了一会儿,想了想脱下身上穿的薄外套轻轻盖在熟睡的人身上。

    现在天气还不算冷,外套还是夏天的,虽然不重但他的动作还是很轻。伍恬身体是朝着墙壁方向倾斜的,头枕在扶手上,下巴冲着他的方向,露在外面的皮肤被头顶的灯光打上一层银白。

    江时均鬼使神差地伸长手臂在她的小臂处比了一下。

    手腕粗细连他三指都不到!

    伍恬整个人都被罩在他的外套下面,江时均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衣服堆女孩子来说居然这么大。

    耳机里游戏背景音乐兀自响着,本来夜深人静的时候最容易来思考问题,他还有不少事情想要问伍恬。可看她睡得香甜,本来不困的江时均突然也有点累了。干脆退出游戏,双手环臂整个靠进沙发里闭目养神。

    不差这一天了,以后再说,先睡一会儿。

    *

    伍恬是在一阵口干舌燥中醒来的,嘴巴道喉咙里干的像沙漠,尤其昨晚睡前她还喝了奶茶,现在嘴里又腻又干,一点水分都挤不出来。一整个晚上歪在沙发里睡觉她身体都僵硬了,撑着扶手直起身突然感觉身上滑下去个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有些眼熟,坐着发了会儿呆,诶这不是大外甥的外套吗。

    江时均在她旁边的位置上意外精神奕奕,只是没有在玩游戏了而是在看电影,发现伍恬清醒他摘下耳机随口说了句:“醒了。”

    声音因为通宵有一些沙哑,伍恬点头,清了清嗓子问到:“几点?”

    声音一出把她自己吓一跳,这破锣嗓子是谁?!江时均听到后果然也皱起眉,侧头疑问道:“你感冒了?”

    伍恬微张嘴,江时均伸手把桌上一**没打开的矿泉水递给她。她感激地结果来小口小口抿着,喝了几口之后在张口说话,嗓子果然好多了,虽然还有一点点刚睡醒的惺忪。

    “谢谢,没感冒。”应该就是口渴的。

    江时均点点头,朝着电脑下方的时间看去,包夜时间到早上七点,现在是六点十分。

    “回去吧。”

    “好。”

    外面天色已经大量,不少人也已经开始出门工作了。离开网吧之后伍恬站在门口大大的抻了一个腰,呼吸新鲜空气。虽然是无烟区包厢,但毕竟是个聚集场所,空气终归不如外面来的清新。又活动了下四肢脖颈,终于找回了身体的感觉。

    沙发还是不如床,好想回床上继续睡啊。

    本来她是想自己坐公交回学校的,但江时均没说话就跟着一起上了车,执意送她。现在还算早,公交车上人不多道路畅通,用了二十多分钟就到了学校。

    二中早晨的校园比外面更清爽舒适,到处绿树成荫,湖面波光粼粼,早间的鸟叫虫鸣都充满了诗情画意,林荫道距离宿舍这一段路程,伍恬和江时均之间隔了两米的距离,坦白之后的第二天,大家心里都有种奇妙的尴尬。谁都没有说话。

    江时均把伍恬送到宿舍楼下,挥挥手转身要走,伍恬突然大声叫住他。

    “江时均!”

    少年转身,阳光正好在身后晃得有些刺眼。

    “对不起,我没、想过离开,对不起。”伍恬悄悄捏紧了拳头,深吸一口气:“你恨我吗?”

    江时均沉默了,仿佛真的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也许阳光太刺眼,少年终于是侧过身。

    “小时候的事记不太清了。”说完扭身超前走,又冲着她挥挥手:“回宿舍吧。”

    这是几个意思?伍恬手心出了一层细汗,上前一步忐忑追问:“那、那还、还聊吗?”

    少年没回身,但是背对着她的身体点了点头,“有空聊。”

    “江时均!”

    “啧,又干什么!”被连续追问的某人终于不堪其扰,凶巴巴转身看她到底还有多少话要说。

    走过几步路,身后的阳光没那么刺眼了,少女闪着光的瞳孔比日光还耀眼。

    “高二、要加油!好好上课!”

    “我上不上课成绩都没问题,关心你自己吧。”

    说完转身大步朝前走,一个笨字挂在嘴角,却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