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第 57 章-跑,-
跑,

57.第 57 章

    一地碎瓷片, 翻倒的椅子, 错位的茶几, 本身就不大的客厅如狂风过境般凌乱。伍恬下意识去看少年裸露在空气中的手臂和双脚,没有伤口也没有滴血, 自己都没感受到的松了口气。

    江时均皱紧眉, 能感觉到在控制气息, 手指旁边的卫生间:“去洗脸。”

    伍恬机械地走进卫生间。

    哗啦——

    水龙头里的水顺着指缝打在瓷壁上溅起水花,伍恬低头用沾满清水的手清洗脸颊,清凉的触感让紧张的大脑渐渐清明。水珠顺着脸颊滚到下巴, 镜子里的她眼睛发红, 瞳孔雾蒙蒙, 鼻尖和嘴唇都有些充血。她从口袋里抽出一张面巾纸把脸上和手上的水珠擦干, 湿润的纸巾攥在手心, 踌躇挪动到卫生间门口。

    客厅里江时均正拿着扫把打扫地上的碎片,横过来的桌子被他两三下推正, 力道并不温柔, 时不时溢出两点火星。脚边有一个歪掉的椅子, 伍恬伸手扶正,起身的瞬间感到自己被刮了一眼……

    (⊙—⊙)

    怂恬恬默默收回手, 贴在门框里假装当壁画。

    江时均见她出来后随手把垃圾哐啷啷倒进垃圾桶,然后也不收拾了转身进了自己房间。伍恬偷偷垫脚看了两眼, 然后没多久就见换了一身衣服的江时均。

    他站在灯光下面, 很用力地吐了一口气, 伸手摘下衣帽架上的帽子扣到头上。

    “去吃饭, 然后我们心平气和聊聊。”

    “好!”

    面对冷静下来的江时均,伍恬差点要喜极而泣。这几个小时过得太崩溃了,本来打算来摊牌没想到彻底点爆了江时均,这一通发泄吓得她三魂气魄差点上天,能聊就说明大外甥回归了理智,只要别发疯,聊什么都成!

    *

    月上树梢,拆迁区的夜晚总比别的地方暗几分,幸福里小区虫鸣声鼎沸,整片黑黢黢的。伍恬紧跟在江时均身后,走上大路路灯和商铺霓虹灯下紧张感才减退,光明总是让人安心的。

    江时均也不说吃什么,就默默带路,伍恬经过方才这么一遭有点怕他了,也不敢轻易说话就跟在身后当尾巴。在外人看来特别像两个吵架互相不理人的小情侣。

    最后二人进了一家粤菜馆边厢,江时均直接把菜单给伍恬让她点菜,然后自己双臂环胸闭目装死,头上散发着“别让我说话”的波浪线。

    火气这么大,得点几个去火的。

    最后伍恬点了一桌子清热去火的菜品外加煲汤,江时均看着满桌绿色食品没说什么,等服务员再来上菜的时候追加了一份羊排。

    江时均这么多年的教育一向是食不言寝不语,现在八点多过了晚饭点已经很饿了。等吃过一碗饭之后稍微伍恬才吃了几口,江时均放慢了速度。

    其实伍恬没什么胃口,而且还挺累的,但是对面少年吃像一直很好,她想着一会儿还要“聊”,便硬吃了一整碗饭。

    等她确实吃不下放筷之后,对面的江时均同一时间放筷,按铃点了两份饭后饮品。伍恬抬眼,看到对面人的眼眸,下意识挺背直腰。

    来了!

    江时均:“十二年前……就是在你回到身体之前,记得发生了什么吗?”

    “我当晚、回家,有小偷、然后这被、打了一拳。”伍恬指了指自己的后颈,露出了思考的表情。“我就晕了,再之后、就是现在。”

    她说这些的时候喉咙有些干,低头喝了一口果汁之后她抬眼轻声问:“后来我……怎么样了?”

    江时均身体微僵,眸子黑的她心脏猛烈一跳。

    “消失了。”江时均唇角阖动:“十二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警局已经下了失踪人口死亡证明。”

    所以说之前的她应该就是死了。

    虽然早就有猜测,但是真的听到这个消息一股恶寒还是从脚底升起。死亡本身就足够恐惧。

    但是她还是有疑问,为什么找不到尸体?这太奇怪了。

    还没等她发问,江时均又问道。

    “你知道自己身上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吗?”

    伍恬毫不犹豫摇头:“不知道,完全、没头绪。”如果谁知道轻一定来告诉我好吗!

    “所以你是在家睡了一觉,突然穿越到十二年前一个同名女人的身上,然后被小偷袭击,再醒来又变成自己了……”江时均眉头紧紧皱在一起梦呓般呢喃。“十二年前才四五岁。时间顺序上来说,从出生到16岁都没有问题,然后16岁的某一天突然穿越到另一个人的身体里经历了几个月。在这之前你们完全是两个人。那么……”

    诶?她是这么表达的吗?

    伍恬发现,江时均通过她的话自己总结出了一套程序。而且整个人陷入了极度新奇的状态里。

    他这个角度……

    那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的事情要不要告诉他啊……这样会不会把孩子逼疯。

    毕竟前段时间她就先疯为敬了。

    这时江时均忽然抬起钩子似的眼,手握拳轻抵下巴,语气格外凝重。

    “十二年前的伍恬,在你去之前就已经,死了。”

    “……”

    你这么说是想吓死我吗!

    伍恬身上的汗毛孔瞬间炸毛。她脸上的怔忪恐惧不是装的,完全陷入到我在一个死人身体里活了几个月的惊悚感当中,而且更恐怖的是,如果就是江时均说的这样,那她现在的身体岂不也……

    恶寒袭来,伍恬止不住浑身一抖,随后身体像是打开了一个开关,冷汗唰地一下,脸色肉眼可见地灰白。突然额头附上一抹厚实的温度,这抹温热把她从恐惧的臆想当中拉出来。对面的江时均一只手附上她的额头,眼神里藏着担忧:“你没事吧?怎么了?”

    随后手指安抚性地揉了揉额前的头发。“别怕,没事的,这种奇异事件谁都解释不清,你是受害者。别怕了,你看你现在是个不是好好的吗。”

    伍恬浑身粘腻的汗水,甚至感觉有点想干呕,这是恐惧导致了胃部痉挛,一阵阵抽筋。

    话虽这么说,但是……

    伍恬苦笑,我还真不如是疯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