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第 55 章-跑,-
跑,

55.第 55 章

    “回学校好好学习, 听老师的话知道吗?给你装的零食回去分舍友们尝尝, 你们宿舍都是学习好的孩子, 跟人家好好相处。”褚思慧一边给伍恬装行李, 一边叮嘱她。说一声伍恬就嗯一声, 模样十足听话乖巧。

    “生活费先冲饭卡,你现在学习任务重要吃饱饭,留下一点做别的就行了。哦对了!”褚思慧把家里自制的那些**罐特产装好之后突然想起什么, 起身从回了趟自己的卧室, 再回来手上拿着一个小块的直板手机递到伍恬面前。

    “本来是不想给你配手机的, 怕耽误你学习。但是这次看你出事儿也没个电话联系家里, 自己在外面上学妈妈还是不放心。这手机拿着以后联系家里用。我告诉你不准有了手机后搞一些有的没的啊,我每个月要检查你电话费的!晓得不!”

    褚思慧交给她的手机是最普通甚至有些过时的款式,明显是他们用淘汰下来的,也就能打电话和发信息用。但伍恬伍还是有些受宠若惊,伍家的家庭是普罗大众中最常见的那一款, 男强女弱,甚至还因为家里有一儿一女有些偏心,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姐姐有弟弟也有,弟弟有的姐姐缺不一定有。在这个家伍恬并没有多受重视, 但是褚思慧是真的疼她。

    “平时在家别玩手机,让爸爸奶奶看到你不学习玩这些等着挨训吧,还有别让皓皓看到了, 否则他又吵着要。好好学习知道吗!还有啊平时钱啊卡的还有手机都放好了, 别乱丢。”褚思慧嘴上不停叮嘱, 伍恬倒不觉得烦,褚思慧和所有的妈妈一样爱唠叨,希望女儿好好学习,也和所有的妈妈的初衷一样,是疼爱女儿的。

    “知道,谢谢,妈妈!”

    伍恬开心地上前拥抱了褚思慧一下,她从来都不是个吝啬对人表达善意的人,褚思慧被伍恬突然的热情搞得愣了,随后脸上有些欣喜的不自在,女儿从小就闷,记事后好像就没有再拥抱过了,这个拥抱来的受宠若惊。

    “看看给你开心的,这么喜欢手机啊。”褚思慧笑的捏捏女儿的脸蛋:“你好好学习考上重点大学,妈妈给你买个智能的。”

    “来,再给你两百块零用钱,不准乱花知道吗!”

    “知道!谢谢!妈妈!”

    学校的放假时间比单位长,这次返校伍家没有送伍恬,是她自己拖着行李上公交车到汽车站坐车的,但有道是手里有钱心里不慌,这一趟满载而归的伍恬心情格外的晴朗。

    车窗外杨柳倒退,葱郁的山野从黄到绿构成一幅深浅不一调色盘,是秋天独特的景色。按照时间来算,她才经历了新世界的一个秋夏的交替,这中间却隔了十二年。

    哎,债还是要还的。

    *

    学校现在还很空,除了高三生大部分人都还没返校,伍恬是提前两天回来的。大多数人放假是能多拖一天是一天,恨不得直接放一个月才好呢。而她提前这么多返回h市,是因为她决定了,要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新宿舍换到四楼,可怜伍恬像一只跛着脚的老黄牛似的拽着行李一路爬上去,好悬没累掉半条命。插腰缓了好半天,抹一把汗打开行李箱把家里带来的特产零食拿出来透气,忙忙碌碌收拾了两个小时,又去澡堂洗个了澡,回来后日头西斜,差不多快四点了。

    笔记本安静地躺在桌子正中央,窗边打过来一阵微风,伍恬闻到了头上橘子洗发水的味道。

    屋外暖阳当空,她深吸一口气,装好日记背上书包,毅然决然离开宿舍。

    她要去福元路小区找江时均!

    公交车一路前行,在熟悉的站牌下车,路过蛋糕店的时候她进门,在橱窗里精美的小蛋糕前选了好久,最后买了一款爱心红丝绒。

    来到熟悉的街道,伍恬本以为自己会紧张,紧张的要吐那种,但事实上兴奋远超紧张,她因为即将要面对的事情兴奋的发抖,心跳巨快,面颊潮热。她笑自己,可能这也是一种紧张吧。

    幸福里小区比上次来显得更破败了些,杂草疯长,到处都是小碎石,发传单的都不来这边了。她熟门熟路找到八栋201室,老旧的防盗门前,整个楼道里都静悄悄地。

    她有感觉,江时均这些天一定就在这里。

    叩叩叩。

    敲完门她突然就紧张了,手心潮热,捏紧了提着的蛋糕盒子。

    差不多过了半分钟,当她举起手再想敲门的时候,耳边听到细微靠近的脚步声,房门咔哒一声,应声而开。

    就像上一次一样,少年身量修长,身后披着圣光羽翼,深沉的眼眸居高临下,恍然如上帝手下的大天使长。

    如果……不是他现在的形象有那么一丢丢不神圣。

    皱皱巴巴的衣服,头发凌乱,嘴边长了一圈胡茬,眼下一圈黑眼圈,手上提着一袋子系好的垃圾。迎面而来一股混杂的速食食品的味道。

    这不是大天使长,这就是个看起来几天没出过门的宅居少年。

    想象与现实的落差让伍恬呆了一瞬,这是她见过最不修边幅的江时均……

    “你好……”

    “进去等着。”

    江时均鼻腔发出一声冷哼,说完也不看她,提着垃圾袋侧身出门,留着伍恬在门口不知道该进还是不该进。

    感觉他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啊……不,是非常不好,对她充满了浓浓的不满。

    啊……孩子闹脾气……

    啪嗒啪嗒地脚步声渐远,伍恬提着小蛋糕踌躇良久,折中选择贴着门槛站好等他回来!

    等待的时间她侧头顺着敞开的大门端详这个曾经的家,其实也不算曾经,在她的时间里只过去了两个月而已。客厅里的装饰跟记忆中几乎一样,吊钟地板大红木餐桌十几年如一日,但也有很多细节变了,比如电风扇换成了空调,冰箱也换了。

    伍恬像个乖巧被罚站的小学生紧贴着门板站好,眼睛近乎贪婪地看着这间房子。

    她本来可以在这陪着小毅一起长大的。

    *

    嚓!

    小火苗被路过的风撞了下腰,江时均背靠楼体破败的墙壁,眼前烟雾弥漫显得本就荒芜的拆迁楼更破败了。

    他眯眼用力吸了口香烟,混合着胸腔的郁气没有舒缓反而更他妈气。

    她收到了日记本,解了锁,所以她找来了。

    伍恬是小姨妈,小姨妈是伍恬。这个结巴同桌和十二年前的女人,很可能是一个人。

    “操!真他妈的操了!”

    江时均心里充满了愤怒,没错,是愤怒!

    那些不敢置信的震惊慌乱三观崩塌和自我怀疑早就不是新鲜客,最终剩下满腔怒火。烧的他眼眶发红,青筋暴跳。

    从真正明事理起他就知道,小姨妈突然消失是发生了意外,这么多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死亡通知都下了。

    其实在他心中,小姨妈早就死了。

    就是这股信念支撑着他相信小姨妈没有不要他,所以他要揪出凶手,死也要死个明白。所以他怀念过去,如果他再忘了小姨妈,这世界上就没有人再记得她了。

    他始终相信,当初那个女人是真的、真的愿意养他。

    最开始注意到这个女生是因为她的名字和一些奇怪的举动。这时候他都没想过两个人有什么联系。

    一开始她很怕他,战战兢兢像只跟鹰隼一起躲雨的麻雀。江时均见多了热情、害羞、漠然的女生,这是第一次遇见单纯怕他的女生,关键是他们根本一点交集都没有。

    然后没多久,她又不害怕他了。开始若有似无地散发善意。而这种善意又让江时均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不是那种小心翼翼的讨好和接触,就单纯的……开心。

    她会偷偷看他,又会在他转头之前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会帮他擦桌子,会笑着打招呼。

    她不像是喜欢他,但又不能说不喜欢。

    很矛盾,不好形容。

    他开始观察这个女生,太奇怪了,她身上总有种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想不起为什么熟悉。相处中他发现,这个同桌她话不多,偶尔慢半拍,偶尔特别激灵,为了应付考试求生欲十足的读书。她看他总是善意的,眼睛清澈明亮。

    也许是之前接触的女孩子太少,唯一比较熟的就是余蔓蔓。结巴和余蔓蔓完全是两种人,她不像余蔓蔓那样张扬恣意古灵精怪,可是跟她相处会很舒服,不用说话也不会尴尬的那种舒服。

    他们还有相似的习惯,太微妙了,这种感觉。

    一个灵感瞬闪现的意外,他觉得自己是疯魔了,居然想伍恬说不定就是小姨妈。

    他生在美国,可是他不信上帝。长在中国,他也不信鬼神。在这之前唯一的一次动摇去研究神秘学,是抱着可笑的幻想,说不定小姨妈没有死,就是走在路上突然路过时空黑洞走到了另一个时空呢。

    灵感闪现是第二次,世界观岌岌可危。

    他把自己的这种想法归咎于雏鸟情结,也许自己就是对这种女孩子有好感。

    直到运动会。

    她居然叫他小毅。

    没有人知道这个名字。

    今天,世界观全面崩塌。

    操!

    她没死,没死!

    香烟掉在地上,被鞋底用力捻灭,留下一道长长的黑灰痕迹。

    江时均眸地深沉若海,大步流星往家走。

    他倒要听听她怎么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