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第 54 章-跑,-
跑,

54.第 54 章

    “你、你们?”

    “对呀, 我们队g市不太熟,出来一起玩吧~我们现在在……”

    余蔓蔓根本不在意伍恬是不是懵掉,声音愉悦地告诉她他们的位置, 电话一头有车道鸣笛的杂音, 隐约还能听到宋博文的说话声, 她都不用想,另一个人虽然没出声但是肯定也在,他们三个可是出了名的三剑客。

    怎么办, 人都找来了。

    那还能怎么办,接人去吧!

    “车站、等我, 30分钟。”

    伍恬挂断电话后火速转身回房间开始换衣服, 脚上还不太能使力气, 焦急的样子看的弟弟伍皓莫名其妙。然后没过一会儿又看到姐姐换了一身衣服从卧室出来一副要出门的样子。

    “姐你干嘛去啊?都快吃饭了!”

    “找同学, 午饭, 你自己、解决。”

    说完不管米虫弟弟的哀嚎, 乘上3路车就往车站赶。路上伍恬因为紧张不停出汗, 她上身穿的普通短袖,下身却穿了一条长裤, 在这还不算凉爽的天气里更是闷热。其实她也不想穿长裤,实在是脚上的淤青有些吓人。最开始崴伤急救之后也就是见红, 回家睡一觉起来之后,脚腕开始翻淤青, 这么些天了一直不见好, 再加上药物沉淀, 脚腕边一大片青紫黄实在是有碍瞻观,不想露腿就只能穿没脚的长裤。

    也不知道是心虚还是在家待太久了,手心冒虚汗,一想到一会儿要见到三个孩子,尤其是江时均,她就无所适从。

    公交汽车晃晃悠悠在规定时间内赶到汽车站,伍恬下车之后朝着对面的公园凉亭处走去,远远地看见凉亭里有两个身影很熟悉,余蔓蔓和宋博文。怎么没见江时均?

    江时均的外形在人群中是很醒目的,伍恬犹疑地张望了下四周,可是四下并没有看到。

    这时候余蔓蔓看到了她,站在凉亭上却没有动,伍恬突然觉得小姑娘看起来有些冷淡,眼下心情更加忐忑。

    “来啦。”余蔓蔓冲她咧出一个笑脸,态度不是很热络,与打电话时的亲切截然不同。宋博文在她身后的木栏上坐着,笑着轻轻挥了挥手。

    伍恬有些心虚地笑:“欢迎、来玩。”眼睛闪烁寻找那个没出现的人影。

    “不用找了,他没来。”余蔓蔓说道,在伍恬讶异的目光下,余蔓蔓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盒子装的东西交到了她手上。

    “江时均拖我们转交给你的。”

    盒子是扁平的长方形形状,拿在手里不轻不重,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余蔓蔓突然啧了一声,神色颇为不耐烦:“真不知道在搞什么呢,东西我送到了,没什么事儿了,你回家吧。”

    说完回头冲着宋博文问:“返程车还有多久喂。”

    宋博文冲她伸出一根手指:“还有一个小时。”

    伍恬被弄迷糊了,不是要来这玩的吗?怎么还有一个小时就要上车了。

    “你们、不是、来玩,啊?”

    余蔓蔓双手交叠沉重地呼出一口气,酝酿了一会儿然后低下头对她说:“你是真单纯还是假天真啊?这么明显还看不出来我就是个跑腿的吗,有什么问题自己问江时均去。”话落憋着一股气迈下凉亭转身就走。

    宋博文在后面跟着起身,神色有点歉然地对伍恬道:“蔓蔓这两天有亲戚,你别在意哈。她不是故意要凶你的。其实也是时均他……最近看起来有些怪,我们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难免……你懂吧。”

    有些怪?

    伍恬的心瞬间提起来担心地问宋博文:“他怎么了?”

    宋博文面色纠结:“其实我感觉跟你关系比较大,你看着处理……”

    “宋博文!快死过来!想饿死我吗!”余蔓蔓的怒吼声从前方传来,宋博文急忙应了一声,然后冲伍恬挥挥手跑开,临走前不明深意地扫了眼她手上的盒子。

    午后的阳光把远处两个人的身影压缩成一小块,伍恬抱着一个不知道装了什么的盒子茫然地站在凉亭下方。匆忙从家里赶过来,还没过二十分钟便人去楼空。

    伍恬抱着盒子在凉亭里坐下,她暂时不想回家,怀里仿佛是潘多拉宝盒,她隐隐有种预感,这里面一定装着很重要的一件东西。

    十月里的秋风干燥凉爽,她的头发已经长长了不少,可以在脑后全部扎成一个小发啾,风吹过晃动犹如麦穗。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准备了多少心里准备。伍恬深吸一口气,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看!

    盒子是普通的扣盖式,周围沾了一圈胶带,她小心的划开胶带,掀起盒盖。

    看到里面的东西时,伍恬第一下有些茫然,随后不过两秒,瞳孔扩张,眼睛因为震惊而瞪圆。

    躺在盒子里的是一本日记。

    是她的日记。

    *

    当初是因为什么才写日记的?哦对,是一时兴起。

    其实她没有写日记的习惯,就算写了日记也不连贯,一个不注意就好几天都想不起来。可能就最开始的几天比较新鲜,后面就随缘记了。

    手上这本日记用现在的眼光看很复古,封皮陈旧,带的锁也不精巧美观,甚至还有破损的痕迹。

    伍恬心里的感觉有些意外,也有些理所当然。小毅果然交给她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

    有些事情悬着的时候担惊受怕,尘埃落定反而有种解脱的释然。

    她叹气,拨动转轴密码锁,日记本发出一声清脆的咔哒声,一次解锁。

    翻开封面,是带着岁月痕迹的学校荣誉红印章——恭喜伍恬同学获得奖学金。

    嗯?

    纸张被翻动,在风中打出清脆的响声,一页页迅速翻过,又返回来。整个日记本都是空白的,一个字都没有。

    伍恬惊讶地看着空白的的日记本。

    他给她一本新日记?

    她又小心地仔细翻了一遍,确定从第一页到最后都是空白,一个字都没有。可是这熟悉的封面封面和密码……

    等等!密码!

    一瞬间,伍恬恍然大悟。随即失笑地叹息。

    这是考验。

    她能打开,结果毋庸置疑。如果打不开……哎,打不开又怎样呢。

    小毅这么聪明的孩子,答案早就在他心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