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第 53 章-跑,-
跑,

53.第 53 章

    校医老师处理之后虽然脚踝看着红彤彤一片但真的不怎么肿了。余蔓蔓不能一直在校医室待着就把朱晓晓叫来,离开校医室的时候是朱晓晓搀扶她离开的。

    “脚痛吗?”朱晓晓搀着伍恬缓慢下楼梯怕缓冲力度又伤到她的脚。伍恬摇摇头表示可以然后在栏杆和朱晓晓的帮助下一点点下楼梯。虽然表情沮丧的非常像是要下地狱。

    哎。不如就真的下地狱吧,好歹有个地方躲。

    她现在脑子里凌乱不堪重负,浑身上下构成了一个大大的“丧”。

    “伍恬?你怎么这么蔫儿啊?怎么了吗?”朱晓晓关心问道。

    哎。不想说,就让我一个人沉默吧。

    伍恬无力摇头一切尽在不言中。朱晓晓看她心情实在是很糟糕的样子,善解人意地也没继续追问,只是更小心地搀扶着她下楼。

    朱晓晓用手机给班主任打电话请假二人在一楼大厅等班主任魏老师大概过了十几分钟从外面走进来,看到伍恬的脚确实受伤面带关心,柔声问道:“校医室怎么说的?严重吗?”

    “肌肉挫伤,没伤,筋骨。”伍恬把校医老师告诉她的情况如实跟班主任回报魏老师听说不算严重面色这才放心些,毕竟是自己班的学生真伤的严重她也要负责任。

    “那按照老师说的好好休养这样吧总之明天开完运动会就放十一假期了我给你批假给家里打电话让父母来接你回去吧回家后再上医院好好看看,你这么瘦瘦小小的,这些天在家好好休息。”魏老师堪称行动派楷模,说完就拿出电话翻找伍恬的家长号码,她这么做也是一是担心学生二也是为了省心,说真的这两天开完运动会就放假,学生心本来就浮,马么多事情忙,再又一个受了伤的学生她怕再顾不过来发生点什么意外。不如就现在放她回家的好。

    诶?伍恬脑袋上惊喜的小灯泡叮地一声亮了。对啊!可以回家呀!回家就不用参加运动会也不用面对大外甥了!回家好,这就回家!

    “喂您好,我是伍恬的班主任,诶是这样我们这两天开运动会,伍恬不小心扭伤了脚……”

    伍恬和朱晓晓对视,朱晓晓满眼羡慕嫉妒恨,恨不得现在就出门也找个坑崴下脚!

    放假啊!运动会算什么,男神算什么,放假啊!!!

    班主任三言两语跟伍恬父母交代完情况,又闲聊了几句学习问题,伍恬一向乖巧,在老师眼中是典型的乖宝宝,大概说了两三分钟后挂断电话

    “你妈妈说下午来接你回家,一会儿让同学送你回宿舍休息吧,走的时候给老师打个电话通知一声。”班主任挂断电话后和蔼地对伍恬说。

    伍恬忙不迭点头:“是!谢谢、老师!”

    魏老师满意点点头刚准备走,伍恬突然想起一件事,“老师!”

    “嗯?还有什么是?”

    伍恬当着班主任的面把小书包打开,从里面翻出江时均的手机钱夹和钥匙交道班主任手上,解释道:“老师、这些是,江时均的、东西。他比赛,麻烦您、交给他。”东西转交到老师手上最靠谱,这样她也能放心。

    魏老师接过伍恬递过来的三样东西,神色有点意味深长地打量了她两眼。当这么多年老师,早恋见得多了,难不成这两个孩子之间?

    没看出来啊……

    她收过东西放进包里,悄悄在心里记下这两个学生。

    伍恬崴了脚,这下报名的两个比赛项目都不用参加了。不仅如此,还被提前释放回家,简直是羡慕死朱晓晓了!

    “地上哪里有坑!我去跳一跳!”朱晓晓搀着伍恬回宿舍,一双眼四处找坑好像非要跳一下才甘心似的。伍恬失笑道:“很痛,别闹。”

    “啊啊啊啊你好幸福啊!我也想回家”

    二人速度缓慢地挪动回宿舍,在一层公共电话处,伍恬用校园卡给褚思慧,也就是她现在的妈妈打了个电话。

    “恬恬,魏老师跟我说了,我和你爸爸下午提前请两小时假开车去接你,大概六点多到你学校。脚伤严重吗?最近怎么都没给家里打电话?”

    “不严重,医生说,休息一周,差不多了。”

    伍恬有一个多月没听到褚思慧的声音了,听着话筒里略显失真的女声,她才意识到自从开学之后她居然一次都没跟家里联系过,不禁愧疚满心,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原主也对不起她的家人。

    “对不起,妈妈……”

    “对不起什么啊,妈妈知道你学习忙,没事哈,晚上我们就去接你了。”

    “嗯。”

    伍恬换宿舍后楼层又高了一层,跟朱晓晓两个人爬回宿舍直接就瘫倒在椅子上休息,窗外清风徐徐,惬意的很。

    外面又热又晒,朱晓晓仗着安排病号舍友的引子留在宿舍偷懒,断断续续跟伍恬聊一些运动场上的事情,而伍恬边听边简单收拾行李,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就带几本书和一些随身用品就好。

    中午午休舍友们回来都知道伍恬扭伤脚可以回家的事情了,纷纷表示出朱晓晓同款羡慕,回家多好啊!运动会算什么,我们要回家!

    伍恬瘸着一条腿,居然就变成了“幸运儿”。然后这位幸运儿在解释完自己的腿之后,又面临着“公主抱”事件的解释权。

    “全校都看见江时均抱着你了!”

    “你们现在出名了!”

    “说得好像以前不出名一样。”

    “也对,事实胜于雄辩。”

    好家伙,这次她一句话没来得及说,已经被盖棺事实了。

    伍恬此时此刻心情复杂的难以言喻,也没力气跟孩子们解释什么,趴在桌子上破罐子破摔,爱咋咋地吧!

    下午的运动会照常开始,舍友们嘴上嫌弃,到时间还是兴致勃勃地往操场走,临出门前伍恬叫住朱晓晓:“晓晓,看到、江时均,帮我,告诉他,东西在,班主任、那里。”

    “没问题!”

    寝室只剩下她一个人,伍恬望着逼仄地床顶哀叹,天生就是操心的命,娃儿的钱包电话在老师那还是不放心要知会一声。

    寝室里静悄悄的,只有风偶尔吹动窗帘发出轻微的煽动声。脑袋里还是乱,麻密纠缠,乱成一团空白。

    到现在她还是想不起来自己喊得什么,但是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她可能不小心喊出了小毅的名字。

    眼前自动回放当初相处的那些时光,小小的团子与现在英俊的少年相互交错,最后定格在疾言厉色的那一刻。

    你喊的什么!

    “恬恬,恬恬,起来了。”伍恬被一阵推搡弄醒,迷蒙地睁开眼睛对上一张熟悉的脸,时隔一月不见,褚思慧正在一旁推她的手臂。

    “真能睡哟你,叫了你好几声才行。起来了,回家。”

    伍恬机械地起身,转头望向窗外,阳光还很充足,时间显示不到四点,爸妈们提前来接她了。

    “我和你爸爸直接请了下午假,假期车多,现在正好不堵车。我看看脚有没有事?”

    她脚上贴着药膏,褚思慧低下身准备看她的脚,缓了几个小时现在脚腕有点麻麻地痛,不过不耽误活动,看着她没什么事,伍恬背好书包跟着褚思慧出门。

    私家车不能开进校园里,伍志彬坐在车里在校门口等。伍恬和妈妈沿着林荫道行走,广播声传播在整个校园,不远处操场人声鼎沸,伍恬侧头面朝着绿地蓝墙的体育操场,都是密密麻麻的小人们。

    她焦虑地挫手指肚。

    如果他不找来,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吧!

    如果又来问,就……到时候再说!

    从市到县城客车也就一个半小时,开私家车能快一些,大概四十五分钟。下午睡了一觉,在车上就很精神。前面正副驾驶座着父母,伍恬自己坐在后排,面对还不算熟悉的家人她有点拘谨,父母问学习和生活上的事情乖乖回答,其余时间就沉默地看着窗外的风景不说话。

    回到县城后他们去了一家老字号的中医诊所,伍恬的脚伤经过校医老师的处理症状减轻不少,也确实不算严重,给开了点跌打药酒和消炎药之后一家人终于回家了。

    家里还是老样子,奶奶看到她嘟囔了几句惹事精,但还是关心地看了看她的脚,弟弟刚放学,许久不见亲热地叫她姐姐。褚思慧收拾收拾戴上围裙准备做饭,伍志彬在门口换鞋,晚上出去跟朋友应酬。

    伍恬在这个家庭气氛如常的运转中慢慢平静惶然的心情。

    伍恬的十一假期提前开始了,这个假期因为脚伤,她几乎没出过门,没有手机,电脑常年被弟弟霸占,伍恬几乎过着与世隔绝的假期。没人找她,她也没找过别人。

    她适应的还不错,日夜沉浸在读书的乐趣中,从学校背回来的民国大先生快看完了。

    就在她沉浸在文豪先锋“换太平以颈血,爱自由如发妻”的豪言壮志当中时,一个陌生电话打到了家里。

    余蔓蔓不知从哪里弄来了她家的电话。

    “伍恬,我们到市玩啦,你在家嘛”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