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第 52 章-跑,-
跑,

52.第 52 章

    嗷操场中间那俩人是谁!这是公然秀恩爱的吗?!

    是女生受伤了吧?男生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

    公主抱耶,好苏这男生力气好大!

    男的是江时均?

    谁!?

    高二一的江时均抱着一个女生横穿操场去医务室了公主抱!

    此时身为舞台中心的两位当事人一个满面寒霜,一个懵逼顾不上在意全校同学的目光。

    伍恬被整个人腾空抱起来时人体反射神经出于保护自动伸手抓住了江时均胸前的衣服,手下的胸膛剧烈起伏,江时均刚赛跑完气息很重身上还有薄汗伍恬抬眼看到他下颚紧绷成一道锋利的线。

    “你放……”

    “闭嘴!”

    我下来自己能走……后大半句话在江时均锐利的眼神下吞回肚子里,某个小孩抬手把她的身体往上颠了一下再次加快脚步全程表情严肃不已跟被炸了窝似的。

    怎么了……?青春期的小男孩脸色说变就变。

    伍恬缩着胳膊催眠自己是根萝卜任由江时均仿佛丢包一样的气势抱着她全速前进。

    江时均抱着她穿过操场来到林荫道上,前方不远就是教学楼。四周分散着一些学生,看到他们这样纷纷侧目就在这时,头部挨靠的胸膛传出一句没有情绪的低问。

    “你刚才喊得什么?”

    这话是他问的第三遍,所有事情的开端就是小孩儿在问刚刚她喊了什么话。伍恬开始认真回想刚才她喊了什么把他刺激成这样了?

    “喂!好点了没有?”余蔓蔓从后面赶来身后还跟着刚比赛完不明状况的宋博文。

    “怎么回事了?要不要紧啊?”宋博文头上的汗水被阳光照出反光,担心地冲靠在江时均怀里的伍恬问。伍恬浅笑了一下摇头表示不要紧。

    “什么喊的什么啊你反应这么大。”余蔓蔓秀眉蹙起有些莫名其妙,疑惑地看伍恬也问:“怎么回事啊?”

    她疑惑地捏了捏自己的耳垂呢喃:“快跑?第一?小心?没喊什么奇怪的啊……”

    余蔓蔓其实真没注意到伍恬喊什么那时候好多人都在加油打气乱七八糟喊什么的都有伍恬说话一向简单,嗓门也不大,都是些正常加油的话吧?实在是想不通。

    宋博文最懵,完全搞不清楚状况,挠着头跟在小伙伴们身边暂且没插话,等把伍恬送到医务室。

    “我……?”

    伍恬一头包,使劲儿回想自己说啥了。刚才那种肾上激素急速分泌的状态刺激的此时大脑一片空白,越想越没头绪。

    可看江时均暗沉的脸色,越是这样越心慌,一种不太好的感觉从心口往外蔓延,她不会是真的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吧……

    医务室在中心教学楼顶层角落,几人进教学楼之后江时均就把伍恬放下然后半躬身,示意她上背,背她去五楼校医室。

    伍恬被大外甥抱了一路已经尴尬成萝卜了,哪能再让他背着,忙摇手:“别、别麻烦,我能走。”

    “脚崴了你走什么?”江时均毫不客气打断,语气甚至有点冲。余蔓蔓在旁边轻拍了他手臂一下:“温柔点啦……”然后冲伍恬安慰笑笑:“你的脚是不是还很疼?我们赶紧去看看。”

    “要不我背你?”宋博文伸出个大脑袋在一旁提议道,江时均嗖地一个眼刀扫过去,宋博文嘿嘿一笑。

    “走吧,脚伤要紧。”江时均低声说。

    话都这么说了,她再坚持就变得僵持不下,江时均手臂拄着膝盖一直没起身,意思很明显就是要背她上去,以及身上的气场有越来越冷的趋势。

    病号伍恬委委屈屈把挂在胸前的小书包调整到背后,攀住大外甥的肩膀:“谢谢……”

    江时均看着人并不魁梧,甚至有些少年的清瘦,但是伍恬攀着他肩膀之后才意识到,这个男孩子的背脊宽阔、有力,轻而易举就能把她拖起来。阳光里的灰尘在视线内颠簸,平时只在头顶的名人画框与头部持平,变成了两米巨人视角,而一切都是因为她攀附在少年的背上。一层尽头拐进下一个起点。他抱着她走了那么长的路,现在背着她依然毫不费力。

    伍恬在一瞬间被直观的现实深深冲击,小毅真的是个大人了。

    她很安静地半趴在江时均背上,努力挺直腰板不想把身体力度的重心都压在他身上。可是她整个人都是腾空的,唯一的支撑点就是身下背着她的少年,不论怎样中心都只会全部落在他身上。

    大腿弯的手掌炙热无比,鼻息隐约能闻到阳光蒸腾过后的汗水味道,手放在肩颈处非常清晰地感受到手下肌肉的牵动和少年炽热的体温。

    伍恬也不知道为啥脸开始发红,越来越红。

    脸红个什么鬼??!清醒一点!!

    伍恬被自己的反应炸破头,整个人凌乱无比,僵硬的都不敢呼吸了。

    牛顿、李白、张居正、苏格拉底……

    还没到?擦,五楼怎么这么长……

    校医室在顶层走廊最尽头的一个房间,旁边挨着心理咨询室,校医老师是一位中年女士。几人推门进去的时候,校医老师手里握着红枣枸杞茶茶杯,正坐在床边悠闲地远眺楼下不远处操场的运动会。

    “老师,我同学的脚好像扭了。”余蔓蔓乖巧地对校医老师说道,那边江时均把伍恬直接放到校医室的床上坐下,退开一步,脸色已经看不出什么异样。但熟悉他的人就知道,不说话一脸装逼的江时均,表示这小子可能在谋划什么事情了。

    宋博文戳了他一下,二人去校医室门外不知说什么去了,余蔓蔓左看看右看看,等老师来给伍恬处理伤口之后,打了声招呼也跟着出去了。

    江时均周身沉淀着黑色的波纹,宋博文一早就发现自己兄弟的异样,此时出门才小声问:“怎么了?为啥生气?”宋博文一知半解,闹不懂发生了什么。

    江时均沉默地盯着远方虚幻的一点不知思考些什么。

    小毅!

    他确定自己绝对没有听错,方才跑步时交错,这两个字音毫无预兆冲进耳朵里,一度惊得他肝胆欲裂。

    没有人知道这个名字。而伍恬……

    江时均收敛眸底翻滚的黑雾,有些东西开始在心底交织成网。

    后面跟出来的余蔓蔓和宋博文面面相觑,宋博文耸耸肩膀表示一头雾水,余蔓蔓疑惑地问江时均:“伍恬有什么问题吗?她说什么了?”

    不论理智上还是情感上,余蔓蔓肯定是站在江时均这边的,她愿意跟伍恬玩也是因为江时均突发奇想带这个小姑娘进圈。同时她现在好奇死了!所以她到底说什么了啊!!

    江时均喉咙动了动:“她刚才给别人加油了。”

    “!?”余蔓蔓震惊瞪大眼:“就这个?你因为这个生气?生这么大气?啊???”我看起来那么好骗吗??你在逗我??

    宋博文噗嗤笑出声:“给谁加油了啊?难不成是我”

    江时均:“呵。”

    屋里只留下伍恬一人,她长长松了一口气,抬手轻轻拍打脸颊驱散身上的热度。脚踝刚刚落地的时候有点痛,她仔细看了眼,白皙的脚腕已经发红,但幸好没有很肿,希望是轻微扭伤肌肉吧,恢复期能快一点。

    “参加比赛项目扭到的?”校医老师带着白手套抬起伍恬脚,手指在红肿处轻按:“哪里疼的厉害,什么感觉都告诉我。”

    “嘶!”手指按到踝骨后面那块薄肉的时候一阵针扎的疼痛,伍恬没受住痛出声。校医老师了然点点头:“肌肉挫伤,还行不是很严重。我给你按摩把淤血揉开,有一点点痛,忍着点啊小姑娘。”

    “嗯。”

    校医老师人长得和善,声音也温柔,这完全降低了伍恬的提防程度,好像有一点点痛就真的是一点点。嘴上答应的痛快,结果老师一手下去,伍恬嗷一嗓子,差点没给她疼岔气。

    有些人看着温温柔柔的,手上可以点不含糊啊!

    “这么夸张的吗?我还没用力呢。”校医老师温柔笑道,伍恬眨回眼里的泪花,用力抱紧小书包汲取力量。

    门外说话的三个发小因为她那声嘶叫齐齐伸头,余蔓蔓走过来关心地问:“怎么了?”

    “没事,老师在,揉淤血,刚才、没忍住。”伍恬慢声解释,余光看见门口伫立着挺拔的身躯,江时均双手环臂沉默以对,不知名的心虚让伍恬忙转开视线不敢对视,任由脚上的疼痛转移注意力。

    校医老师处理轻微扭伤这些小病症信手拈来,开始几下确实疼,但揉开了之后脚腕发热,痛感减轻莫名的还有点爽,有种整条腿的静脉都被按摩开了似的。老师看伍恬脸色就知道她不疼了,继续和蔼的笑:“好多了吧?留在这一会儿冷敷三分钟,回家吃消炎药,拿药酒按摩,一个礼拜差不多就能好了,最近这几天少蹦蹦跳跳。”

    “嗯、谢谢、老师。”伍恬乖巧给老师道完谢,校医老师摘了手套去给她弄冰袋,然后洗手继续靠在床边看热闹,校医室宽敞明亮,窗外的风鼓动窗帘,整个空间清爽干燥,缠绕着消毒水的味道。脚上凉凉的,仿佛已经不痛了。

    伍恬靠着床边陷入发呆,她那时候喊什么了?

    加油?快跑?冲?

    还有……

    “好了吗?老师怎么说?”

    思考突然被打断,余蔓蔓一个人从外面进来,看见伍恬已经按摩好压低声音关心道。

    “小伤,一周、康复。”伍恬扬起笑脸,瞧了瞧门口问:“他们呢?”

    “他们还有比赛,先走了。哦对了,江时均100米第一名哦”

    “啊!真棒。”

    听到他拿第一的消息,伍恬喜上眉梢,发自内心的开心。

    “江时均,还生气?”伍恬笑过后有些小心地问余蔓蔓,她目前这个样子确实大选项原因是他不知道为什么生气了。

    余蔓蔓眼睛非常漂亮,又媚又亮,盯着你看到时候仿佛有情,一般人都招架不住,伍恬是一般人,所以她被余蔓蔓看得忐忑中带着羞怯。

    这孩子怎么电量这么足!

    余蔓蔓:“生气。”

    伍恬:“啊?”还生气啊?

    余蔓蔓:“他说你喊了一个名字,所以很生气。你喊谁了?”

    一个名字?什么名字?……

    !!!

    一个名字出现在眼前,小书包吧唧一下掉在地上,伍恬一脸铁青,仿佛被魔鬼扼住了咽喉!随后眼神闪烁,急不可耐,手臂颤抖,最后自暴自弃地倒在床上郁猝装死。

    “怪我、这张、破嘴!!!”

    我他妈!是猪!啊啊啊啊!

    本来想炸一炸伍恬的余蔓蔓惊了,这表现,难不成真的就是江时均说的,因为她给别人加油了?!

    卧槽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