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第 51 章-跑,-
跑,

51.第 51 章

    市二中三个年级几千名学生开运动会比赛基数庞大可想而知自从宣布正式开始之后满场就见各种参赛学生奔跑准备,主席台广播就没停过。各种检录信息、名次宣布、美文朗诵、才艺展现一个接着一个,整个操场在烈日和广播的蒸腾下喧嚣热闹。

    骄阳下伍恬和朱晓晓支起一把淡绿色的遮阳伞靠在一起,支着耳朵时刻注意广播信息以免错过江时均的比赛消息。

    “男子100米决赛即将开始,请选手马上到检录处检录。”

    广播连续播放两遍,听到了想听的消息伍恬忙戳朱晓晓二人顺着上厕所的借口绕到100米决赛场地去给自己班加油。

    人类对力量和速度的追求能追溯到原始时代基因链接都默认优胜劣汰法则,飞天、速度和神力,从古至今的人类都没有放弃对人体极限的最终挑战。高、快、强是原始基因经过数千万年演变亘古不变的追求。

    所以,男子100米号称男神收割项目。

    奥运会的田径比赛热点全球那么浓缩到高中运动会,男子100米短跑比赛便热点全校。伍恬心心念念的大外甥江时均就是冠军角逐的1号种子!

    伍恬胸前背着小书包里面装的都是她和江时均的重要物品以及专门准备的毛巾和功能饮料牵着朱晓晓破布吉岛朝着场地走去。远远看见江时均醒目的身高屹立在人群当中,他应该是刚检录完毕信息,贴身的运动服勾勒出少年坚韧活力的身躯2101号码牌贴在背后。在他旁边还有一位熟人宋博文背上同样贴着号码他同样也要参加决赛视线再转移到旁边,余蔓蔓俏丽的身影站在二人身边,长长的马尾摇晃在半空中,人群中完全无法忽视的美女,言笑晏晏跟好朋友们说话。

    伍恬看到熟悉的三个孩子燃起微笑,激动地加快脚步朝着他们走去。回想以前开过那么多次运动会,大部分记忆都是吃喝八卦,然后给班级加油,运动会大多就是学生时代愉悦放松的一场经历,没想到江时均参加比赛,还没开始她就激动的手发抖了。

    “伍恬,你来给他们加油嘛。”余蔓蔓第一个看到相携而来的伍恬,笑着冲她们招手。

    “嗯。”伍恬点点头,然后冲看过来的两位少年笑着握拳:“加油!”

    “放心!哥没问题的!”宋博文耍宝似的拱起手臂展示他的肌肉,滑稽的样子让余蔓蔓半只眼睛都看不下去,一脚踹在他小腿上叫他别再丢人现眼了。

    “我求你不要再辣眼睛了。”余蔓蔓一脸的不忍直视,宋博文就使坏扒着余蔓蔓肩膀非要凑到她眼前,贱兮兮地笑:“我跟你说真格儿的呢,你看哥这肌肉,掉了一个月单杠,老硬实了。嘿不信你砸一拳看看硬不硬。”

    “滚滚滚!”余蔓蔓被宋博文单手揪着转不过身,忍无可忍一手拄怼在他肚子上,伍恬目光慈爱后退躲开闹成一团的两人,一不小心就撞到了江时均身上,脚下踩到他的鞋子瞬间就跟触电似的忙回身紧张道:“痛吗?!对不起!我太重了!”

    娃儿一会儿还要比赛呢!她这几十斤的人踩到脚趾上,万一被她一个寸劲儿踩坏了怎么办!

    江时均随意地扫了一眼鞋尖上指甲盖大小的一块灰,又看了看紧张的好像他的脚是被汽车碾过一样的伍恬……

    “没事。”她是不是对自己的体重有什么误解?

    “来来来准备了,按照顺序去跑到各就各位!”裁判老师扯着嗓子对人群中吼了两声,所有参加决赛的选手开始顺序去跑道上准备。江时均临走突然伸出拳头凑到伍恬面前,声音清亮悦耳,像山涧中留下的泉水,瞬间沁透周身燥热。

    “来,给我加个油。”

    伍恬握紧拳头,神情郑重,目光炯炯!

    “加油!第一!”

    皮肤与皮肤相贴,氤氲着空气里水汽。她感觉他的手厚重清爽,他感觉她的手柔软温热。转瞬即逝。

    阳光下伍恬看见江时均唇角勾起一个胜券在握的笑容。

    高二学年7位少年分布在各个跑道,江时均在1跑道,内圈第一的位置。屈膝半蹲仔细紧好鞋带,腿部肌肉走向充满力量美,单脚抵住助力器,双臂扶地。裁判老师一声准备哨响起,江时均浑身肌肉绷紧,头颅半抬,一双眼深邃锐利。俨然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

    伍恬随之也跟着一同绷紧身体。

    “你看肖佐,他姿势好好看呐。”朱晓晓兴奋地在一旁戳伍恬手臂,然而伍恬哪有空过去看那个叫肖佐的小孩,她满眼都是自家外甥好不好。

    余蔓蔓站在伍恬另一边,环保双臂亭亭玉立,她的眼睛在伍恬和起点方向的江时均之间来回转动。秀眉轻挑证明此事正处在困惑当中,余蔓蔓手指点了点下巴有些想不通。

    之前感觉伍恬和江时均对对方应该是都没有那方面意思的,怎么今天看又有点意思了呢?

    好奇怪哦。

    “走吧我们去终点等他们。”一时困惑的余蔓蔓暂且放下纠结,对伍恬说道。

    “嗯,走!”伍恬连着几步加快前进,生怕还没走到比赛就开始了。

    “预备”

    砰!比赛开始!

    一声木仓响,七道人影带着残影瞬间离弦,劲风带起场边围观人群的发丝衣摆,震耳欲聋的加油声呼啸而至。

    伍恬在距离终点几米的圈内位置。她的心随着那声枪响仿佛也跟着爆炸,绷紧身体,尖叫不受控制从胸腔迸发。

    “加油!加油!快!快!快!小毅!加油!”

    周围人都在尖叫,声音大的有时候自己喊了什么都听不清楚,没人注意到伍恬喊了什么,大家都沉浸在狂欢似的呼啸声中。

    “宋博文江时均冲啊啊啊!”余蔓蔓蹦跳着挥手,辫子在空中荡阿荡,嗖嗖地抽伍恬的肩膀。

    十秒的时间非常短,短到一句加油还没落音就过去了。但是十秒又很长,长到伍恬感觉像是爬了一座山。

    伍恬在这一刻突然非常非常感动,眼角因为情绪激发出水汽,说不上来为了什么。她以前一直不觉得自己老,二十几岁还是年轻人呢,直到现在重新回到高中校园,她才明白,有些时间过去了真的就过去了。二十几岁的她绝对不会因为一个小小校运动会的冠军激动成这个样子。

    这时候她好像真的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

    起点到终点短短一百米的距离呐喊到声嘶力竭,在她眼中仿佛异常电影热销,周围都是高速运动下无法捕捉的模糊,只有江时均,他的身形体态,他的表情眼神,他每一步带起风的弧度,全部都清晰无比。从她身边掠过时发丝的飘动和额边的汗珠仿佛被放慢了特效一样印在她眼底。

    “快!快!快!小毅!快!”

    奔跑中的少年们带着劲风呼啸而至,风刀刮的她不自觉眯起眼睛,加油声达到顶峰出现短暂的耳鸣,细胞沸腾到顶峰,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喊了什么,

    然后,她看见江时均突然侧过对上她,神色巨变仿佛发生了什么不敢置信的事情,冲向前方的势态不停,咬牙切齿地大骂了一声:操!

    伍恬嘴成0形满脸怔楞担忧!心瞬间被揪紧!

    ???怎么了这是?!

    扭脚了?岔气了?虫子追尾砸到脸上了?

    怎么了!!!

    咻!

    终点线撞破,哨子长鸣,100米冠军诞生。

    嗡乱喧嚣的声浪中听不清裁判老师说什么,一群人围着终点线的裁判记录等待名次,然而有一个人背道而驰,身形刚过终点线便屈膝转身,比用比赛还大的冲击力返身朝着来路奔跑。

    伍恬和余蔓蔓刚准备跑去终点位置,便被一脸罗刹的江时均吓得停住了脚步。

    江时均带着一阵猛烈的风,还没等伍恬反应过来就一把被扣住肩膀,力道大的像是砰被石头撞了一下似的。

    “诶嘶”

    “你刚才喊得什么!”

    “啊?”

    “我问你刚才喊得什么!!”

    江时均表情凶狠得要吃了人,这副样子连发小余蔓蔓都被吓到了,她印象里好像从没见过江时均这副模样,一时间愣在原地没反应过来。

    伍恬被江时均一掌捏在手里,对比他的高大修长弱小的跟根儿草,他返身俯冲过来,惯性还没消退,伍恬承受不住力道踱步后退踩进草坪里一块鼠标大小的浅坑,脚腕咔吧一声钝痛支不住身体biu地倒下去了。

    “啊呀嘶”

    伍恬揪着脸坐在草地上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先捂屁股还是先捂脚踝。

    疼,都疼疼疼疼疼!

    “诶江时均你干嘛!”这时候余蔓蔓终于反应过来了,一把扯开呆掉的江时均蹲到伍恬身边焦急问道:“伍恬你没事吧?摔到哪了?”

    还没疼过劲儿的伍恬下意识摇头挥手表示没事,尾椎骨撞那一下只冲脑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伸手扶住腰想侧过来身体缓缓,结果这么一动又压到了右脚,钻心的痛闪电似的刺激痛觉神经,瞳孔里飙出泪花差点没干脆躺尸草坪。

    我靠崴脚了疼疼疼疼!

    “江时均你有毛病啊!”看伍恬是真疼吗,余蔓蔓气得抬头骂自己莫名其妙发疯的发小,一道黑影子在眼前划过,紧接着手底下的人开始升空。

    江时均俯身一把抱起伍恬,二话不说,横跨操场朝着医务室方向走。

    嗯,公主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