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第 50 章-跑,-
跑,

50.第 50 章

    “现在向我们迎面走来的是朝气蓬勃的高一九班的同学们, 在这金秋九月……”

    一口成熟流利的播音腔从操场上方的扩音器扩散到操场各个角落, 主席台前走过一个个整齐的班级方队。

    骄阳当空, 市二中体育操场上满是服装各异的学生方队。高二学年正在排队准备进场, 一班打头,方队按照大小个呈下坡趋势排列。伍恬一身蓝衣黑裙小皮鞋的民国女学生装束, 非常光荣地站在排在倒数第三排。她自己都没想到身高在班级里还算中游呢!从穿越以来她印象里自己这副身体一直都是个瘦瘦小小的,回想一下估计是一起玩的人个子都比较高,再加上跟江时均同桌,就总有一种自己很矮的错觉。

    至于为什么这身打扮,是因为他们整个一班方队主题就是民国风。班委专门给大家从网上订的,女生蓝衣黑裙, 男生中山装。为此伍恬还可以去学校门口的眼镜店配了一副隐形眼镜,此时的她去掉那副笨拙的黑框眼镜,小头小脸五官精致,齐颈短发顺滑柔软,就是刘海有点长, 她在鬓角处夹了一只星星发卡, 不施粉黛也掩不住满脸的青春的朝气。

    她稍微侧一步身顺着缝隙朝前张望,江时均身姿挺拔站在第一排,人群中不管有多少人都会第一眼就撞进眼里, 均码板正的民国校服整个被他撑了起来,肩胛平整, 线条硬朗, 裤腿短一截, 跟腱走向完美有力,平添一份潇洒,伍恬觉得自己手有点痒,大外甥这扮相真好看,缺一部相机啊。

    不知道江时均是不是在伍恬瞳孔里安装了感应器,她正用欣赏的眼光打量他,本来站姿笔直的江时均突然就扭身回了下头,biu一下视线对个正着。

    在他眼中的伍恬,左手松散地扣着右手腕,天蓝色的对襟宽袖对比下显得格外细润,黑色宽裙下的小腿也是,仿佛只有他胳膊那么细。白白瘦瘦,柔和自然仿佛一张工笔画。

    阳光有些耀眼,他才发现她的眼睛那么干净。

    她在看我。

    江时均突然愣住了。

    一种陌生的情绪从心田破土而出,来的太突然,又说不清,耳边仿佛模拟出啵地一声轻响,灌入脑海,经久不衰。

    江时均蓦然转身,眉峰深蹙望着虚弥的前方,气场温度陡然下降。

    伍恬刚扬起的嘴角半路刹车,不明所以眨眨眼。诶?这是怎么了?

    *

    “现在向我们迎面走来的是朝气蓬勃的高二一班的同学们……”

    几十个仿佛上世纪走来的学生一水儿的英姿勃发,昂首挺胸走过主席台,伍恬目不斜视在震耳欲聋的口号声中随着大部队完成方队亮相,绕过大半个操场回到所在班级看台位置,终于可以放松下来看围观别的班级了。

    市二中不愧是汇集了各路鬼才的重点中学,有cos哈利波特风格的、有大魔术师风格的、有汉服学子风格的、甚至还有霸王龙睡衣风格的、古今中外古灵精怪沾了个遍,他们班级穿民国校服走方队俨然还算是普通的了。

    伍恬坐在看台后排,跟朱晓晓小同学亲热地靠在一起看的津津有味,真的是好久没有感受到这种类型的运动会了呀。

    等所有班级方队展示完毕,第42届秋季运动会正式开始。

    上午有比赛项目的学生在运动会正式宣布开始之后开始火速换衣服,厕所和操场休息室满满都是人,有的不想挤的抱着衣服分散到小树林啊草坪教学楼各处,还有几人围在一起遮一遮,像男生有的在衣服里套了运动装的当场就开始换衣服。

    伍恬报的跳绳跳远两个项目一个在下午一个在明天,和朱晓晓小同学坐在远处没动,俩人脚边上放着一大袋子吃的,满心欢喜等待比赛。这时候突然一道黑影从天而降遮住了光,有什么东西带着一阵风砸到伍恬腿上,给她吓了一跳,定眼一看原来是一套男生的中山装校服。

    “伍恬,帮我收一下。”

    她讶异抬起头,江时均逆着光,居高临下的姿势有点看不清他的面容,还没等看清,江时均又是一扬手丢过来个东西,她慌忙伸手下意识接住,是他的手机,然后钱夹,最后是一串钥匙……

    “放你包里吧,等解散我找你要。”

    “啊?哦”

    话落人已经带着一阵风越过她们朝着台阶下走,交错时头上突然罩上一只手,人类皮肤的温热触感转瞬即逝,力道没有多重但她还是被按的低了下头,眼前一双长腿掠过,再抬眼只对上一个黑黢黢的后脑勺。

    江时均两三步跳下看台,保险箱小妹伍恬一路目送他和班里同样参加比赛的男同学朝主席台方向走去。

    她后知后觉摸了摸脑袋。诶第一次被大外甥摸头了?这感觉有点小奇怪……

    在她身边,朱晓晓同学已经兴奋地握紧拳头。他们俩这番举动自然的周遭所有人都不自然了。我靠啊这都没有“奸情”说出去谁信??!!!

    江时均找伍恬帮忙保管东西!!!保管手机保管钱包保管钥匙啊!!!这三样东西是能随便给女生看管的吗!!!

    他还摸她的头!摸头杀嗷嗷嗷嗷嗷!

    朱晓晓克制克制最后没克制住,手臂像钳子似的一把挎住伍恬的手臂,给伍恬夹的痛叫一声。

    她呼痛:“哎哟,怎么?”

    朱晓晓扣着伍恬紧紧凑一起躲过其他方向扫过来的窥探,小声压抑着兴奋说:“伍恬!他把贴身物品交给你保管了!”激动晃手臂!

    伍恬低头看看怀里的东西,一块彩屏手机,一个黑皮夹,一串钥匙,一套租用校服。

    “是啊……”

    “哎,冷静、他比赛、这些、总要、保管。”然后一脸淡定打开背包把贵重物品放进去,收好之后像个大姐姐一样温和地对朱晓晓笑着问道:“一会儿、有想看的、比赛吗?我们、去看。”她记得朱晓晓蛮喜欢三班的一个小帅哥的,以前总听她念叨,叫什么来着?

    “三班、那个……啊!肖佐!”

    “……”

    朱晓晓上上下下打量着伍恬,有点愣有点懵又有点怀疑,脑海中闪过一个可能性,突然豁然开朗。

    “哦~~~我想我弄明白了。”江时均喜欢伍恬,然而伍恬还没开窍。

    朱晓晓小同学眼珠子透亮,隐约还带着一丝洞悉真相后的狡黠和感慨,又好像掺杂着可怜和不敢置信。

    世界上怎么会有伍恬这么迟钝的人啊,怎么可能呢,天啊……

    伍恬被她诡异的眼光看的一头问号。

    “???”你明白什么了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