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第 46 章-跑,-
跑,

46.第 46 章

    科学使人类进步, 科学知识使人类发狂。

    伍恬在痛心疾首之后,便有了一种死到临头豁然开朗的觉悟。凡事讲究个天时地利人和, 在没有十足的实力面前, 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说不定还能拼拼运气是不!

    这了一想心里就畅快多了,伍恬洗漱完回到宿舍, 把她压在床板下面那张两块五的平安符抽出来按在脑门上默念了三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还有九十分求太上老君多多保佑。

    刚开学的时候她的发尾在下巴左右正好包住脸颊, 这一个月长长了一段差不多末过下巴了, 她试着揽起头发向后看看能不能扎起来, 用手指试了下大概能在脑后抓起一个指节的小啾啾, 扎了头发的伍恬从耳朵到脸颊全部露了出来, 脖颈连着下颚处又细又白,像个小鱼娃娃。她对着镜子瞧了瞧, 额头还扣着厚重的刘海,又试着抓了两把想看看能不能弄个空气刘海, 结果半长不短根本收不到一起,最后搞得像呲了毛的扫帚似的。

    无奈她只能放弃折腾尴尬的刘海,等再过一阵长长点再修理吧。最后她翻出小桌子上的樱桃发绳在脑后扎了一个小啾啾。

    这么热的天披着头发很热的, 可算是能收起来了。

    然后便神清气爽衣服检查工具去食堂吃早饭。

    上午考试在九点钟,伍恬进考场前对着走廊里的库伦画像诚心拜了拜, 许愿卷子上的题目都眼熟!

    同样的教室同样的位置以及同样坐在左上角位置的少年, 江时均比伍恬到的早, 她进教室的时候本来在疑似发呆的少年朝她这边侧过头,伍恬下意识抿唇笑了一下便朝着后面的考试位置走去。

    江时均目光尾随她看了两秒。

    换发型了?显得头更小了。

    随着考试铃声打响,监考老师发卷,新试卷还带着新墨的清香。教室内只有哗啦啦的纸张翻阅声。

    伍恬无暇分神,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全部都在全神贯注地答卷子。虽然昨天闹闹哄哄一晚上没来得及再啃两口书,但这一个月的学习她还是用功了的,大大小小的题目还算眼熟。这下心里算是安稳点了,要求不高,保个水平线就行。

    耳边响起十分钟倒数预备铃的时候,伍恬才舒一口气扣上笔盖,可算是在规定时间内检查完了。

    整场考试她都没有余力分心,此时松松手腕抬起头才发现江时均的位置已经空了。

    这孩子,又提前交了卷子。

    伍恬提前十分钟交卷,考场里还没交卷的学生所剩不多,即使这样总廊外还是安安静静的。这两天学校里都考试,中午的食堂难得不拥挤,伍恬也不着急,路过库伦画像的时候又对着拜了拜,这次许愿希望卷子上的答案都是熟的。

    教学楼走廊的窗都开着,楼梯拐角处盛着大片绿荫阳光,路过正要下楼时眼角余光看见窗边靠着一道身影略熟悉,还没等她转过去看,一道声音传到耳边,这确实是个熟人。

    “终于交卷了。”江时均抬起手表看了一眼,随后直起身朝她走过来扬了扬手里的饭卡:“充钱了,请你吃饭。”

    伍恬站着没动,江时均低下头疑惑地看她问道:“怎么了?”

    “又减肥?”

    “……”

    很好,拿出昨天她的借口,都懂得开玩笑了哈。

    伍恬:“不用、请我,大家同学,就、一顿饭,没事啦。”

    结果江时均听了她的话,后退一步正过身体,与伍恬面对面,幽深的眸底光纹氤氲,若有所思点头。

    “你的意思是我们不用这么客套吗?”

    没错,伍恬毫不犹豫点头,她真不需要这种礼尚往来的回请,别说请他吃一顿饭,吃十顿都可以啊。心里这么想着伍恬还露出颇为潇洒地笑容。

    江时均突然也笑了,只是一个很浅的微笑,但是整个人的气场瞬间柔和了几倍。身后的日露光浴温柔万分。

    走廊里陆陆续续交卷的学生路过,在角落处说话的二人异常引人注目。这一次,伍恬来自外界的感知雷达超能力运作,周围大大小小的探视新奇的目光全部被她感受到,真切地感受到如芒在背。昨晚的帖子瞬间崩到眼前。

    伍恬和江时均静止般地对视,几秒钟后,她决定敞开问题跟孩子沟通。

    她冲着江时均招手示意二人靠边站一下,然后抬起头问:“你看过、学校、贴吧吗?”

    江时均摇头:“没有,怎么了。”

    果然啊,他看起来就是没什么兴趣关注八卦的人。

    “昨天、我们吃饭,被发帖、到学校,贴吧上。讨论、比较多,我怕,对你,有影响。”

    江时均在她说话的时候就已经拿出手机搜到学校贴吧上去找帖子看了,那楼堆得很高就明晃晃挂在首页,他一目十行地看帖子,听到伍恬最后一句话突然扯开嘴角嗤了一声。

    “这能有什么影响,我愿意跟谁吃饭关别人什么事。”手指滑动按键目光还一直注视着屏幕。

    伍恬嗯了一声:“那就好。”

    江时均这时抬眼问她:“你因为这个才不愿意的?”

    伍恬摇摇头,又点点头,最后发现点头摇头根本表述不明又张口解释:“没有、不愿意,说明白,没误会。”你这么优秀,我超级自豪的哇!

    “还挺能操心。”

    嗯?江时均喉咙里极其小极其小地感叹了一句什么,伍恬没怎么听清楚,疑惑地看着他,而少年只是闪动着黑瞳刷刷刷掠过帖子内容,随后一脸无聊地关掉手机重新放回口袋里。

    “行,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走吧,陪我去吃饭。”他跟伍恬站在同线的位置,昂起下巴冲她示意,等着伍恬一起行动。

    ???不是说了不用还请了吗,怎么还要去吃饭?

    伍恬:“不……”

    “你不是说不用客套吗。”江时均半阖眼睑垂眼打断她的话:“再磨蹭一会儿食堂该没剩下什么好菜了。”

    伍恬:“…………”他说的有点道理,但总感觉哪里不太对……

    伍恬跟在江时均身侧一步步离开教学楼,穿越桃李园,在离开成片的树荫之前脑袋里biu地亮了一下。

    诶?他刚才说的好像是“陪我”吃午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