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第 45 章-跑,-
跑,

45.第 45 章

    说风就是雨,借饭卡吃个饭四舍五入就上升到交往的问题了, 年轻人就是浮躁。

    伍恬及时用眼神制止了余蔓蔓小同学的无边幻想:“他饭卡, 没钱了。纯属, 偶然。”

    我这完全是助人为乐。

    余蔓蔓明显没把她的话当真,在她眼里,这个长得像小兔子似的女同学说话慢吞吞,扶了扶鼻梁上过大的眼镜满脸力求真诚撇开和江时均的关系。一瞬间打下了一个装、模、作、样的印象。

    她撅起嘴:“不说算了, 本来还觉得你挺可爱的。”说完从座位上站起身一副要离开的样子,长发晃了晃吗,走之前抿唇笑着对她挥了挥手:“我先走了, 拜拜。”

    “再见00”

    伍恬也举起手挥了挥,看着余蔓蔓离开的背影, 总感觉她好像生气了。

    伍恬仔细回想刚才的对话, 貌似是在她纠正关系的时候妹子不开心了,她觉得自己在敷衍?可是这是事实啊!

    老天爷。

    她无奈地叹气,花一般的年纪, 无处安放的青春啊,都是这顿饭惹得。

    咚。

    眼前的桌面上被放了一**她经常喝的那种酸奶,江时均又打了一碗牛肉面回来, 这次直接坐在了她对面的位置,在牛肉面旁边放着一**同款酸奶。

    看到酸奶伍恬瞬间就被大外甥感动, 完全不记得这是花她的钱买的。

    “余蔓蔓……”她小声说, 江时均抬眉看了她一眼示意继续。

    “她先、走了。”

    “嗯, 刚跟我打招呼了。”嘶溜一口面吸进嘴里, 颚骨嚼动,嘴唇上干干净净一点汤汁都没沾到。

    看到她依然欲言又止的样子,江时均嗯?了一声。

    额,她问我们在一起多久了,然后我说这是偶然。因为我纠正了她所以她生气了……要这么说吗?

    伍恬想想,摇摇头把话咽下去,憨笑一下低头继续吃饭。

    余蔓蔓和江时均时好朋友,这种误会他们下次见面的时候自然就解开了,其实她没必要跟他说这些。

    这事儿在伍恬脑袋里转了一圈就像风一样溜走了,跟着大外甥面对面对坐美滋滋吃自己的晚饭。就像是不小心坐在一起似的。

    他们在食堂西北角靠天窗的位置,四周没什么人。现在,让我们把视角拉开一些,就会发现伍恬的想法有多“主观”了。除了这一块隔绝区域,整个食堂巨他妈多人!

    从他们进食堂到现在过去倒推二十分钟,江时均在凉亭的时候就有一堆人看到了。然后从桃李园到食堂这段路他人群中最闪耀,鉴于他最近频繁地在扎根学校,不少之前没见过他的小女生们目睹了真容,成天有这么个外形炸眼背景又上天的校友出没再学校各处,可想而知江时均身上的神秘转化成实质热度有多大。

    江时均在凉亭坐着呢。

    江时均跟一个女生一起进食堂了。倒推一下,卧槽他这是在等人呐!

    江时均给那个女生打饭了。哟哟哟吃一样的饭!刷他的卡!

    江时均和那个女生坐在一起了!

    余蔓蔓和朋友来食堂了,我靠余蔓蔓看见江时均了,余蔓蔓去他们那桌坐下了!

    江时均留下两个女生自己走了(⊙o⊙)。场面一度十分紧绷。

    余蔓蔓在跟那个女生说话,她临走前对那个女生笑了一下,火药味十足!

    江时均又打了一碗面回来了……啊!他还给那个女生买酸奶!

    他们继续吃饭。

    余蔓蔓呢?余蔓蔓气走啦!

    不出一个晚上的时间,高二一班江时均和一个女生坐在一起在食堂吃晚饭的消息不胫而走,以星火燎原之势成为市实验二中新鲜出炉最热八卦。

    所以,那个女生到底是谁?

    *

    “伍恬,你今天跟江时均一起吃晚饭了!他还给你买酸奶了是吗!”伍恬抱着酸奶**刚回宿舍,迎接她的便是五双充满了求知欲的眼睛。

    伍恬:“……啊?”

    朱晓晓上前一把把她拉进屋砰一声关上门,六个女生围成一圈排排坐,眼睛里闪烁着幽绿的光芒直勾勾盯着她以及手上的酸奶**,伍恬手臂的汗毛炸起一层,登时就感觉手里酸奶**承受了不同一般的热度。

    “大家都看到啦,你和江时均在食堂吃的糖醋肉套餐。”来自一位前线舍友。

    “对啊对啊,你们坐在西南角天窗那块嘛。”来自另一位前线舍友。

    “余蔓蔓没有跟你撂狠话吧?”来自另另一位前线舍友。

    “你们怎么不散散步,我还以为你要晚一点才回来呢。”来自另另另一位前线舍友。

    诶不对,怎么全宿舍都是前线?怎么吃个饭她们全都这么清楚??她们是魔鬼吗!?

    “啊啊啊啊,你什么时候和江时均发展起来的?天啊我太震惊了!我在一个班级!还是前后桌!老天赐我这双鱼目,我是瞎了吗我!”朱晓晓捶胸顿足仰天长叹,承受着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快说,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五位舍友异口同声,堪比刑讯现场,势必要审出个满意的结果不可。

    似曾相识的场景,伍恬默默举起双手投降状。

    “误会……”

    她扶了扶眼镜,慢吞吞给新舍友们解释今晚的一起吃饭的始末,坚决从客观角度阐述事实,不掺杂任何人工情感。

    “他饭卡、没钱了,朋友、去约会。正好、看见我。很礼貌,酸奶是、谢礼。”

    伍恬抿唇笑:“就是,这样啊。别多想。。”简单点,看事情的方式简单点。

    “我不信。”

    “我不听。”

    “我不管。”

    留下一个朱晓晓捏着下巴四十五度望天沉思:“依照我前后桌绝佳位置的观察,现在想想,你们确实有问题。”

    伍恬:“………………”

    哪里有问题!是你思想出了问题所以现在看什么都有问题好不好喂!

    “我发誓。”伍恬用一种胡闹的眼神扫过众多娇嫩的祖国花朵:“我、不喜欢、他。”

    说完伍恬心里咯噔一下,这话不能这么说,她当然是喜欢小毅的啊,但是从亲人的角度喜欢的。所以她清了清嗓子又把话重新润色了一遍:“我、不想、跟他、谈恋爱。他明显,也不想啊。”

    嗯,这么说就对劲儿了。

    伍恬放松的靠后坐在椅子里,端起奶**开始喝酸奶,面对起哄和质疑的舍友们完全一副你们随意,打脸算我输的表情。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身上加成了出口成真的buff,两句话下来舍友们你看我我看你,慢慢地真的觉得她说的都是实话。

    豆蔻少女,喜欢一个男孩子的样子,她们太清楚了。

    除非伍恬天生是影后,要不她此时此刻如此放松,真的不像是喜欢江时均的样子。

    “为什么啊?他哪差了?”

    “江时均多帅啊,好多人喜欢他的呀。”

    “怎么就不想跟他谈恋爱了呢?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万一他真的喜欢你呢!哇好惨……”

    “哎……”

    事情的真相如此苍白没趣味,然后善良的舍友们开始为江时均抱不平了,这么好的男孩子,你怎么就能如此狠心的不喜欢他!

    伍恬:“……………”

    那个词儿叫什么来着?

    蓝颜祸水。

    看到舍友们蔫的像霜打了的茄子似的,伍恬失笑挠挠头。“你们、都在、食堂、看见了?”

    五个舍友里四个摇了摇头,只有一个点头表示她正巧子啊食堂看见了。

    “我是听之前班级同学说的。”

    “我也是,我前舍友刚才发消息问我你是不是我们宿舍的呢。”

    “我是从贴吧看见的。”

    “我在群里看到照片了。”

    没有手机的伍恬震惊表示:“贴吧?群?”

    “对啊,很多人看到你们一起吃饭,发到我们学校贴吧上了。”说着舍友把手机递给伍恬,屏幕上正是贴吧的楼层,让伍恬自己看。

    这个时候多功能智能手机还不像她生活的时候那样烂大街,普通学生几乎还用的直板或者翻盖彩屏手机,再普通点的学生家里根本就不给配手机。

    伍恬就是家里没给手机的那种,虽然独自在外上学,她要给家里打电话还是基本都是用宿舍楼下的自动插卡电话,这跟伍恬的家庭情况以及教育有关,他们家普通工薪,稍微有点重男轻女,伍恬考上重点高中算是很给伍家争脸,伍妈妈许诺只要只要顺利考上大学就给她买那时最新潮的手机,在这之前伍恬的主要任务就是心无旁骛地专心学习。

    其实这点倒没什么,二中明文规定上课不许带电子设备的。

    但二中有手机的学生还是挺多的,重点高中大基数是中产家庭,还有一部分富豪家的孩子,一块小手机而已,这些人肯定是不缺的。像她这个新分的402宿舍,六个人里有两个没有手机。

    现在她手上的是一部滑盖诺基亚,顺着按键伍恬开始翻阅贴吧“火爆”的帖子。

    标题简单粗暴直逼人心——这女生谁认识?

    然后就是一张她和江时均一起站在套餐窗口打饭的照片,拍照的人应该在他们右后方位置,勉强把他们俩的侧脸都拍上了。

    照片拍摄的像素并不算高,也没有准确对上焦,整体都有点模糊,不过在高糊状态下还是能看出江时均身材笔挺侧颜立体,从眉骨到鼻尖下颚连成一道蜿蜒起伏的山峦,黑瞳白皮,瞳孔幽如深潭,在一种学生中异常醒目,相比之下她就有点不起眼了,矮巴巴的个头才到男生的肩膀,校服宽大,又瘦又小,照片里呈现出来的也就皮肤还算白嫩吧,也被略不合适的眼镜框掩盖掉大半。

    但也是这眼镜框,帮助广大二中校友们推测出了她的身份。

    ——看这眼镜有点像之前我们班一个女生啊,她现在在理科一班,叫伍恬。

    下面楼层跟着一群回复:

    1l:诶这么说是有点像,别就是伍恬吧!

    2l:不懂就问,伍恬是何方神圣?

    3l:没有何方神圣,只是个普通的学习好的人,这人说话还有点不利索。

    4l:什么情况???!

    再后面各方前线踊跃投稿,她和江时均吃个饭,从各种角度被广大二中校友们扒了个透彻,余蔓蔓小同学短暂的停留简直在帖子里掀起一波**。眼看着就要掐起来江时均到底是左拥右抱还是吃着碗里瞧着锅里。

    整个楼还在不断叠加,伍恬翻了半天都没看到最新回复,整个帖子看得她叫那一个头昏眼花,被炸的整个都懵逼了。

    ???他们吃饭的时候有那么多人在围观吗?明明身边没什么人啊!还有这么多人拍照吗?为什么她都没有感觉?还有她没有跟余蔓蔓吵架啊啊啊!蔓蔓小同学跟你们一样都是吃瓜群众好不好别乱安排剧本啊!

    伍恬这时候有了朱晓晓先前无语问苍天的那种心情,老天赐我这颗大好头颅,我是疯了吗!

    伍恬痛心疾首:“假的!假的!”

    叩叩叩!这时一阵急促的拍门声从门口传来,402里六双眼睛全都朝着门口望去,一道声音顺着门缝隔墙传来:“伍恬在宿舍吗?,我是林可可。”

    得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前舍友都找上门来了。

    诶不对,一起吃个饭算什么坏事,伍恬忙甩掉脑袋里这个**喻,一脸内伤去开门。门外林可可闪烁着一双卡姿兰大眼睛一把攥住她的手。

    “我的大恬恬呐,你是恋爱了吗!”

    “假的!假的!”

    *

    当你一个不小心处于舆论中心,最好的回应就是装死。时间会证明一切!

    这是伍恬观望多年八卦总结出来的有效经验,你就让它烧,使劲儿烧,没有当事人这捆柴,最后都是灰飞烟灭的下场。

    伍恬躺在床上默默喘喘气,这一晚上折腾的,都没看理综!

    现在还有什么是比考试成绩重要的吗?如果要说有!那只能是……江时均的感受- -。

    说真的这个事件中伍恬坦坦荡荡并没有感受到羞愤或者难受什么的,压力还是有一点,但跟风云人物传绯闻的窘迫完全被跟我大外甥传绯闻的啼笑皆非压下去了。

    她真正担心的是江时均会不会受影响,他难堪,她才难受。

    寝室熄灯后,舍友们悉悉索索的声音被放大,九月底的天气大家睡觉还都开着窗,窗帘半遮,尾巴处被压着厚厚的汉语词典,晚风吹过,鼓起的形状像夜海上的船帆。

    夜色浓郁,不知不觉就在这纷乱的思绪中慢慢睡着了。

    *

    “为什么不想跟我谈恋爱。”一双冷漠的眼,凛冽的话。她面前的江时均穿着一身西服,坐在繁复华丽犹如王座的荆棘座椅上阴涔涔看着她。

    啪!他又不知道从哪抽出一根长满了倒刺的皮鞭啪啪啪抽在大理石覆盖的光洁地面上,吓得跪在坐下的伍恬眼角抽搐瑟瑟发抖。

    诶?她为什么要跪着。

    “说,为什么!”一双玉石般温润的手扶起她的下巴,伍恬被迫抬头,撞进那双冷漠的眸子里。在冷漠背后,她仿佛看到了壮阔如星云的漫天光华,一眼便弥足深陷。

    “为什么要骗我,我不够好吗?”

    咔嚓!

    “???”

    手腕被套上冰冷的触感,江时均举起他那只修长玉润的手,腕骨处被拷着一块做工精巧的玄铁手铐,随着他的动作被一同拉起来的,是她被拷死的另一只手。

    “跑,你继续跑。”

    “!!!”

    *

    我ci……

    再一睁眼,眼前是学校白花花的涂层天花板,没有手铐也没有鬼畜大外甥。

    天光大亮,又是新的一天。

    高中生的生物钟跟随着课程时间,早自习六点四十五,大半学生们六点钟就得起床。早的可能五点就起,最晚不能拖过六点半。

    伍恬估计是心里有事儿,总感觉刚躺下没多久天就亮了,而且她昨晚还做梦了。真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居然做了这种梦!梦里种种仿佛尽在眼前,清晰地好像一眨眼又会回到那个不明所以的繁华宫殿。

    我靠为什么梦里大外甥如此邪魅狂狷吗,为什么梦里会出现这种奇奇怪怪的剧情。

    我很久没看小说了啊这种奇奇怪怪的狗血剧情到底是为什么会冒出来的!

    受不了,我有毒。

    伍恬兀自唾弃自己莫名其妙碎了一地的三观,在床上大概又躺了几分钟之后才慢吞吞爬起来。小心翼翼踩着阶梯爬下床端好洗漱用品去寝室外公共水池洗漱。

    下床的时候她扫了一下钟表,现在还不到六点钟,她算是这一层起得早的,公共水池只有她一个人。

    她揉了揉眼睛朝水池上方的镜子里看去,模模糊糊只能看清个大概轮廓,什么都看不清,这该死的近视眼,套上眼镜后才能看清镜子里的自己。

    伍恬低头在牙缸里接满水,寄出牙膏嚓嚓刷牙,软趴趴的头发睡了一夜松松软软扣在头顶上,随着她的动作嗦嗦嗦轻轻抖动,眼睛有点迷蒙,旁边阳台倾泻进来的晨光下,皮肤白到近乎透明。看起来就是很柔弱的生命。

    手腕随着动作摆动,这么细的手腕,说不定能从手铐里脱离呢。

    伍恬身体一僵:“…………”

    我为什么又想到了这个!丢掉丢掉!

    她咧开嘴冲着镜子里的自己龇牙,白晃晃一片,都说人身体上最硬的就是牙齿。她上下咬合了两下,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

    好像是挺硬的,肯定比她的头要硬。

    窗外阳光大好,她陈了个要用力呼吸。想想今天要做什么呢~

    想起来了,今天她要考理综。

    老天爷啊……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