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 44 章-跑,-
跑,

44.第 44 章

    九月的最后一周, 伍恬迎来了她高二学年的第一次月考。深蓝色的窗帘半遮半挡拦下午后刺目的阳光,两位监考老师一前一后, 一个盯着天花板不知道在看什么, 一个在后排神游一样晃晃悠悠, 如果仔细看他们的眼睛你会发现老师双目放空明显在发呆, 考场内几十个学生专注地低头答卷, 唦唦地落笔声在午后安逸的教室里更像一道催眠符。

    九月底气温依然炎热, 窗外的风吹动窗帘,掠过脸上能稍微缓解下热度。伍恬拿过桌角的水杯含了一口水在嘴里,一点点滋润口腔缓慢吞咽, 脸颊像微鼓的小猫咪一样专注试卷上的题目, 白纸上字体符号排版工整, 卷首大号字体显示着h市第二实验高中高二学年9月月考试卷——数学。

    这么多天殚精竭虑, 就等这最后一哆嗦了。

    数学这门考试, 会的答得巨快, 不会的那就算最后交卷憋死也憋不出来。新开学刚一个月, 学习的新知识限在两个单元以内,大部分题目都在可行范围内。伍恬秉承着中国式考生专攻攻略复习考试范围, 再加上原主中上的智商和自身残缺外挂, 在一小时时间内除了附加题全部答完,抬眼看了看墙上的钟表,距离这一门考试结束还有一个小时之余, 剩下一道附加题就可以慢慢做了。

    二中的月考规定前一小时内不准提前交卷, 一小时到限会起一个预备铃, 悠扬的铃声回荡中,考场内悉悉索索有同学开始交卷了。

    伍恬朝着自己左上方位置望去,江时均扣好卷面拎着工具施施然起身,完全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哎,学习这件事上不得不承认,有些人就是天赋异禀。

    伍恬在临结束还有十五分钟的时候交卷,洁白的试卷倒扣,她估计自己有个百分之□□十的把握不会掉出班级平均水平。

    剩下明天还有一颗理综要注意些,其他就好办了。她给自己目前定下的首要目标就是别掉出一班就行。剩下的慢慢来,一口吃不成个胖子。

    离开教学楼,学校里散布着都是刚考完试的学生,室内和室外的空气迥然不同,伍恬用力呼吸着室外清新的空气,快步走去食堂准备打个饭回去赶紧复习理综题目。中午吃的饭全部贡献给脑细胞了。

    穿过桃李园小树丛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叫声。

    “伍恬。”

    她顺着声音望去,看到了右边凉亭下倚靠着的江时均,还冲她招了下手,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

    他不是早就交卷子了吗?怎么还在这。

    她脚下一转,朝着江时均的方向走过去。

    前面的少年靠坐着庭栏红柱,长腿踩在台阶下显得格外修长,树荫洒在头顶,眼中带笑招呼她靠近。眸光晃得她也不自觉勾起唇角。

    哎呀,真是一晃眼,可爱的小天使变成了现在英俊的大天使长。

    “有事?”她走到江时均身前两步距离的位置停下轻声问道。江时均坐在台阶高处,距离和高度使二人视线持平,或许伍恬要稍微高一些。太阳正好在伍恬身后,江时均看她的时候双眼轻微眯起:“能借一卡通去食堂吃顿饭吗?我卡里没钱,充值老师下班了。”

    “好。”伍恬下意识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卡通递给江时均,动作太过自然,江时均一时没有接卡。也就愣了那么一瞬,他突然扯开一抹笑接过卡片起身:“谢谢了。”

    高大的阴影落在身上,江时均冲她扬了扬下巴:“一起去吧。”伍恬跟着转身,这时候才想起来怎么江时均会跟她借饭卡啊。

    “宋博文,不在吗?”

    “他跟女生一起出去了。”

    !!!她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宋博文这是约会去了啊。脑海里闪过小胖子在地上打破打滚要鸡翅的身影,啧啧啧,男大十八变。

    伍恬落在江时均身后一米足有,形成一个似偶遇又像是跟随的模糊距离。周围来来往往都是路过的学生,江时均突出的身高外表以及自带光环流量使得她总感觉有周围有不少目光扫过来。其实她已经在犹豫要不要回宿舍泡个泡面。

    走在前面的江时均注意到身后的人走的慢悠悠已经落后了两大步,停下脚步侧过头等,伍恬也跟着停下脚步,抬起头不明所以看他。

    “跟上啊,你平时吃什么?”

    “其实,我晚上、不太吃,天热,减肥。”天知道她已经饿得胃都憋了。算数很费体力的!

    江时均扬起眉点点头:“好,那我刷完把卡直接还给,进去吧。”

    诶也对,明天开始还得用卡呢,她还真得跟着一起去。伍恬点头笑了一下上前两步跟在身后,二人一起跨进波浪形建筑的食堂里。

    食堂里热热闹闹,江时均望着满目琳琅的窗口问她:“你平时吃什么?”表情有些迷茫。一副正在为吃什么纠结的样子。

    今天吃什么,永远都是困扰食堂学生的一大终极问题,伍恬深有体会地看着他。

    “套餐饭、不错。”

    江时均点点头,朝着最右边的套餐窗口走过去。

    “哪个套餐好吃?”

    “鸡排、糖醋肉、两荤、两素,好吃!”伍恬看着满当当的餐盘垂涎欲滴,他们应该是赶上了新菜出炉,她爱吃的几个菜香味四溢还冒着热气。耳边恰巧传来一声随意轻问:“喜欢吃糖醋肉?”

    伍恬点点头,喜欢啊,可好吃了。

    江时均嗯了一声:“阿姨,糖醋肉套餐两份加鸡腿。”

    “好嘞。”打饭阿姨笑眯眯两大勺下去满满当当落了一盘子,看着江时均的眼神那叫一个喜欢,又扣了半勺肉。美色定律,老少皆宜。

    她现在有点后悔说不吃晚饭了。减什么肥,她需要营养!

    伍恬站在一旁等接饭卡,江时均接过一盘,另一盘转手递到她面前,伍恬愣了没接。

    啥意思?

    江时均抬眼:“不是说喜欢吃糖醋肉吗,端着,走吃饭去。”

    伍恬:“……我”我不是说我不吃了吗?!

    “啊,我忘了。”江时均毫无诚意地啊了一声:“打都打了,要不浪费,一起吃吧。”

    伍恬:“……”

    伍恬低头看自己的餐盘,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感觉比她平时吃的看起来更有食欲。

    二人走到边角一个没什么人的角落,江时均一派自然地坐下便开动,伍恬端着她的晚饭犹豫几下,错开一个位置坐在了他斜对面。

    她的动作并没有影响到对面的人,江时均即使在食堂里坐姿也是笔直的,进食姿势赏心悦目,要不是不断下降的饭量根本看不吃他吃的这么快。伍恬抿抿唇,开始细嚼慢咽吃她这份饭。

    这是离开小毅之后,二人第一次,又一起吃饭。

    最近这段时间的相处,伍恬自认为和她家大外甥已经打下了初期同学友谊。她很庆幸和他的的关系从最开始的忐忑到现在的正常同学关系。可惜他们也只是普通同学了。

    虽然没有说,但是伍恬自己心里明白,她是把小毅当成了生存在这个世界的精神支柱。变成一个陌生人,而且举目无亲孤立无援,她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啊,对从没体验过生活艰苦的她来说,眼前一派茫然。几乎是时时刻刻走在崩溃的边缘。她站在分界线上,左一步是悬崖,右一步是新生。然后,一个小天使拉了她一把。

    那段时间就是因为小毅,她才积极地起扛起新生活。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她又莫名其妙地穿越了。但这一次她有家人,有学校,有明确要完成的目标。没有那种孤立无援的困境,说真的她在惶恐焦虑的同时又松了口气。

    她抬眼看了看一旁专心吃饭的少年,落日余晖融化成大片橙光从天窗洒下,映得他半边身体都是光芒。干干净净,气质非凡的少年。

    最初她曾疯狂地想要了解丢失的这十二年都发生了什么,不过也许还是因为太普通了,并没有什么进展。

    除了又遇上了小毅,并且跟他成为同学。

    江时均感受到伍恬的目光,抬眼看过去,眼神清澈干净,他从口袋里掏出饭卡越过桌面推到她面前:“谢谢,刚才忘记还了。”

    伍恬笑着摇头,笑着笑着便完成月牙眼。

    他看起来,挺好的。

    “江时均!”突然一道银铃似的女孩声音闯进这片区域,伍恬寻声抬头,一道带着香气的身影晃过,坐在了她正对面的位置上。

    余蔓蔓!

    余蔓蔓抬手啪嗒一声拍在江时均肩上:“我没看错吧居然真的是你?大爷你居然一个人来吃食堂!”

    江时均:“不是一个人啊。”

    嗯?不是一个人?

    余蔓蔓嘴唇微张愣在当场,一双漂亮的眼睛唰地定到她身上,伍恬握着筷子的手下意识收紧。

    余蔓蔓黑黢黢的乌发披散着,抬手拂过长发挽到耳后,露出细腻姣好的面容,大眼睛眨呀眨,看看她又看看她。

    气氛略微妙。

    余蔓蔓眼睛转了转:“你怎么不找我一起吃饭啊?”

    江时均:“我不跟女孩子一起吃饭。”

    诶?伍恬下意识觉得这话有毛病。不跟女孩子一起吃饭,那她是什么?

    “那她呢?”

    “她不一样。”

    江时均吞下最后一块糖醋肉,长臂越过桌面蓦然伸到伍恬面前理直气壮道:“卡再借用一下,没吃饱。”

    “……”

    伍恬默默递上卡。

    “喝饮料吗?”江时均又问。伍恬忙摇头。江时均明了起身朝着打餐窗口走去,留下伍恬和余蔓蔓大眼对大眼。

    伍恬莫名紧张,这……

    余蔓蔓乌亮的眼珠子目送江时均的背影离开,转过头单手托腮上上下下打量她。突然,余蔓蔓狡黠地勾起唇角:“怪不得……原来他喜欢这种类型的啊~”

    ???

    余蔓蔓脑袋恨不得伸到她脸上,眼中猛然爆发出强烈的光芒,这眼神她太熟悉了,不就是全天下女生共有的同款八卦眼吗。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伍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