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第 43 章-跑,-
跑,

43.第 43 章

    每个学校的学生会大小都会聚集几个本校的风云人物,有的学生会没什么实权, 有的倒经营出了不小的成绩。二中身为重点高中, 聚集了一群成绩优异的风云学生。聪明学生大多思维活络,而一群思维活络的高中生聚集在一起, 学生会便成了学生们尽情发挥的领域。简单说就是, 学生会很牛比。行为纪律不合格的人被学生会查到,一学期被通报超过五次,成绩单上的思想品德这一块就危险了。

    铃声刚一响起, 高二把头第一个班级身先士卒迎来学生会检查。伍恬眼睁睁看着三个别着学生会名牌的学生踏门而入。两女一男腰板笔直, 一进屋就对大家说:“把手都放在桌面上,谢谢配合。”

    伍恬坐在靠门第一桌, 学生会女同学话落之后目光直接就定在她这一块, 此时她的酸奶**还握在手里。活像个上课偷吃被逮到的倒霉孩子。

    “检查指甲。”学生会的小姐姐看着她又说了一遍,她僵硬的收好酸奶**双手平放在桌面上, 口袋里沉甸甸的,手心出了一层汗水。

    在她旁边江时均也双手平放在桌面上, 学生会的那个男生好像是认识他,略显惊异地说了声你坐这啊, 两人就随口说了两句话, 本来扫一秒就结束的事儿, 非在他们这块耽搁了四五倍的时间。

    伍恬眼睛直勾勾看着自己圆润平整的指甲,只祈求他们赶紧检查完快离开然后她好把口袋里的炸弹丢到某个小孩书桌里!

    大部分同学的指甲都没问题。女同学扫了一眼便向后走动。

    其实只要不是涂了颜色鲜艳的指甲油和美甲都算合格, 学生会走马观花掠过, 偶尔停在某一桌随即叫同学起身再检查一下校服规格之类的, 一个班三五分钟过场结束。学生会检查到后排再过一会儿他们班就算检查完了。

    伍恬放在桌面上的手轻轻团在一起松了口气,心里揣着事儿,行为上就总是不自觉流露出在意,右手垂下自动摸到了校服口袋轻轻按住,鼓鼓囊囊略沉重的触感提醒着她口袋里还揣着一包香烟。

    “同学,站起来一下。”

    头顶上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伍恬刚软下去的身体又绷紧,慢动作向旁边看去,学生会的小姐姐正一脸严肃地站在她旁边,还对她点了点头。

    “就是你,麻烦站起来一下,检查校服。”

    伍恬:………………

    好、好姑娘不看回头草,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怎么了?”

    “没……”

    伍恬装作不在意站起身,一颗心提起老高,右手像化掉的棉花糖啪嗒从口袋滑到裤线隐蔽地压住口袋,双手合贝,形成一个标准的立正姿势,站姿直的如同一颗小树苗任由学生会检查校服是否有修改规格的痕迹。

    女同学比她高,伍恬视线到她的人中位置,透过她宽大的眼睛把,女同学脸上的汗毛分毫毕现。在女同学审视她校服的时候,她居然还空出那么一丝注意到女同学嘴上涂了浅粉色的唇膏,再看看,诶脸上貌似还擦了粉底,眉毛边角沾到一小块没涂匀,素颜标配还差一副美瞳,瞳孔下意识转动,冷不丁跟正在打量她的女同学对视上……

    “把手伸出来。”

    “?!?!?”

    女同学眨着灰棕美瞳眼:“露出手腕看一下,有没有佩戴小饰品。”

    她今天是撞邪了?平时都随便检查检查就过了,怎么到她这就好像非要检查出点毛病才罢休嘛!

    伍恬喉咙咽了咽,后心发烫,压在口袋上的手腕像是隔着一块烙铁,就怕抬手之后被压在口袋里的烟盒发出什么异样的声音。

    她低头隐晦地看了眼右边口袋,坐下的时候还不明显,站起来后右边口袋明显照比左边鼓出来一大块,大写加粗的告诉别人我这里揣了好东西哦!

    边上不会漏出来了吧?!江时均这是揣了一盒雪茄吗?!

    伍恬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昏过去。

    “咳咳。”她佯装嗓子发痒似的轻咳嗽两下,迅速抬起两只手,露出宽大校服下只有三指宽的纤细手腕,阳光打在腕骨上莹莹发光。

    素手柔荑,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好了,坐下吧,谢谢配合。”

    “辛苦。”

    伍恬放下胳膊忙不迭坐下压住口袋,眼睁睁看着女同学在表格上嗖嗖划过几个对勾,收好笔后三人转身从门口离开。

    她坐在座位如释重负靠在背椅上,心脏砰砰跳个不停。

    我的天,可算是走了。

    周四下午后两节课是自由活动课,简称就是自习课,学生会的同学离开后教室里飘荡着悉悉索索的私生交谈。

    学生会走了,有些账该清算了。

    伍恬把目光转向身边,某个小孩居然目光里闪烁着似笑非笑的光芒,居然一直在看着她这边。

    她深吸一口气,把手伸进口袋里握着那盒东西道:“你、把手、伸出来。”

    诶?看着厚没想到摸起来真的厚!伍恬下意识捏了捏口袋里的香烟盒,这是什么包装?

    江时均眨了眨眼,神色不动,好整以暇看着她:“送你吧。”

    嘿这孩子!

    她也不管江时均伸不伸手了,抬眼扫了下门外没有人,当下掏出口袋里的东西就要往他书桌里塞,刚刚越过桌缝线,手腕突然被少年温热的手捉住。惊得她浑身一愣。

    “都说送你了。”江时均握着她的手腕往回推,声音清冽像阳光下缓缓流淌的小溪水:“挺好吃的。”

    好吃?

    伍恬低下头,她手里握着一盒巴掌大小,黄色包装的……威化饼干?

    耳边传来一声轻笑,她愣愣抬起头,少年修长的躯体在视线内无限拉高,发丝飞扬,是少年人独有的张扬味道。

    时隔半个月,江时均终于又逃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