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 42 章-跑,-
跑,

42.第 42 章

    事实上这一撞,算是撞开了伍恬跟江时均相处的开场。那天之后, 他们终于也像同桌一样, 开始有一些似有似无的交集了。

    就比如——

    “方法错了。”

    现在是下课时间, 班级里熙攘喧闹,伍恬正坐在位置上在死抠一道几何概率,江时均清冽的声音冒出来的时候还有点迷茫, 她从草稿纸中抬起头朝旁边看去,江时均半侧身睨着眸子盯着她的草稿本。

    啊?

    她赶紧去翻课后资料书对答案,参考书上的答案和草稿纸上一模一样, 伍恬心下生起一股欣喜, 转头道:“没错的啊。”

    江时均扫了一眼课后答案,身体往她这边摆正,指尖指向公式中间的位置:“这里太麻烦, 套个公式就可以了。”说着提笔写下一个公式。

    伍恬双手放在膝盖上像个乖宝宝一样,思绪随着公式的模板一下被打开,她恍然大悟地捶了下腿:“对啊!哎呀!对!”

    她顺着江时均给的公式又算了一遍,减少一半的计算量得出答案。内心欣喜无比, 大外甥真聪明!

    紧接着江时均指着他出的公式又道:“不过这是下学期课本才有的诱导公式。组合算法,月考这么写估计不会得满分。”

    “……”所以你为什么多此一举= =

    那双眼睛一直看着她,突然扯出一个很细微的笑容。“这么用功, 都预习到下学期的课本了。”

    伍恬抬头眨眨眼, 完蛋, 她超纲了!

    怎么说也是从黑暗高三走过来的学生, 就算有些东西的记忆已经浅淡, 重新上了将近一个月的课多多少少找回些感觉,说白了高中教学课程轻重缓急一直都很明确,高考题型老师上课的时候都会重点告诉大家,疯狂刷题几个月有些东西一勾就想起来了。她现在抠的就是这么一道题,先前没转过弯,这下一个没注意就超纲了。

    她有些紧张地拽紧衣角小声道:“看了、一些,不算懂。”

    江时均随意嗯了一声站起身,伍恬下意识跟着起来让座,抬眼往门口处看去,果然是宋博文和余蔓蔓来了。

    大课间休息时间长,伍恬昨晚一道题抬头看表还有一刻钟的休息时间,后桌朱晓晓拍拍她的肩膀:“伍恬,我们一起去小卖铺吧。”

    大课间的学校外面到处都是人,操场上林荫处花园角落熙熙攘攘好不热闹,连个小姑娘挎着手臂并肩穿过桃李园去食堂旁边的小卖铺买零食,朱晓晓,也就是她的新室友边走边愉悦地跟她聊天。

    “伍恬,我发现最近你和江时均关系变好了!他刚才还给你讲题呢。”小女孩脸上洋溢着跃跃欲试的兴奋:“我感觉他没有传闻中说的那么高傲啊,这不挺平易近人的。”

    伍恬心有戚戚点头,她就说她家孩子是个好孩子的,这不接触之后都发现他的本质了嘛。所以说主观臆想要不得。

    朱晓晓又问:“你觉得他长得帅不帅?”

    “帅的。”伍恬毫不犹豫点头,这么挺拔英俊的小帅哥,还用问?

    “我也觉得,尤其近距离看,他真的好高还帅啊。这才是校草嘛。”

    “没错。”

    俩人慢悠悠聊天,穿过桃李园十字路正巧看到三人组拐进另一条小路,朱晓晓凑到她耳边面朝那边小声说:“你看他们在那边。”

    余蔓蔓像是小蝴蝶倒退着不知道再跟二人说什么,宋博文嘻嘻哈哈,江时均手插着口袋,虽然看起来保持沉默,但是脸上的笑容真真切切,侧过头对宋博文说了句什么。斑驳树影落在脸上,青春年少,像是一幅熟悉的油画。

    伍恬在小卖铺习惯性拿了两**老酸奶,结账时朱晓晓还问她为什么买两**,伍恬微愣,笑笑说留一**晚上喝。回教室时江时均还没回来。她打开酸奶盖子,靠在椅背上一口口吸酸奶,因为位置正对着门口,走廊里来来往往的学生都在她视野范围内,江时均那道突出的身影出现时便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

    她抱着酸奶**乖乖站到座位边上让地方,没有注意到江时均的视线在她吸酸奶的唇边手下扫过。

    鼻尖正对着少年的锁骨下方,突然发吸了吸鼻子,在奶香味之余隐约闻到一股若有似无的烟草味。伍恬叮地一下抬眼。

    娃抽烟了?!

    江时均的身体突然朝着她这边侧了一下,那股烟味更加浓郁了。才多大,就抽烟!

    她皱眉抬眼,少年也低着头在看她,看到她的表情一侧眉毛微挑,像是在问她怎么了,她垂下眼睑没说话。

    伍恬坐回座位上,手指无意识摩擦酸奶**,理智和现实一直告诫她没有立场管束孩子抽不抽烟的问题,斟酌良久。

    “那个……”

    她朝着右边侧了侧身,江时均垂头嗯了一声。伍恬清清嗓子状似不意地说:“今天、周四,学生会、周检。”

    二中每个周四学生会同学会挨个班级检查学生风貌,比如异色发型长指甲之类的,偶尔还会随机检查一下男同学有没有烟草打火机。当然了每到这天广大烟民少年们肯定是把工具都早早藏好了,基本没有被查到的,不过伍恬还是委婉的提点了一下。

    江时均扬了扬眉,紧接着伍恬感觉自己口袋蓦然一重,她惊讶地看着江时均掏出个什么东西一眨眼就塞到了她校服口袋里,扬唇小声说了句:“那帮我保管一会儿。”

    随后某个小孩儿哗啦一声拉开校服拉链,团巴团巴塞到课桌里,动作一气呵成自然的不得了。

    伍恬唰地捂住右边鼓囊囊的口袋,仿佛手下按着一块老铁,瞪大眼睛看着某个小孩。怎么就甩锅甩得这么自然啊??!

    江时均上半身只穿一件纯白体恤,修长有力的手臂在阳光下肌理细腻,呈现出少年人青涩的肌肉曲线,揪起胸前的衣服在鼻尖轻嗅,确定没有沾上味道。

    “那个……”

    “借我吃两颗。”那条手臂越过贴和的桌缝指了指她放在桌堂边角的木糖醇,被打断的伍某人点点头把木糖醇盒子放到他手上。

    “那、那什么、放我这、不好吧。”

    咔哒两声倒出两颗又把盒子放回原位,江时均勾起唇轻笑,喉结上下滚动:“搁你那我放心。谢了。”随后身体靠后掏出那本还没看完的原著书悠闲翻到书签处。

    伍恬右手捂着个□□,左手握着个奶**,怎么看怎么像革命烈士。

    江时均露出一口小白牙。“自然点,没多大事儿。”

    伍恬:“……”

    门边一阵脚步声纷沓而至。

    “学生会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