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 40 章-跑,-
跑,

40.第 40 章

    又想起小姨妈了。

    对面的楼层早已人去楼空, 在建高层挡住明月,黑漆漆一片。

    江时均从冰箱拿出一**酸奶, 像小时候一样,屈起长腿坐在小马扎上沉默地望着窗外的幽深天空。

    五岁那年, 他有了一个新名字, 变成了江家的儿子。

    他进江家的第一天, 温乔一左一右把他和江时奕抱在怀里,当时大厅里坐了好多人, 座首坐着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那是他的爷爷。

    小时候不太能理解,后来长大点才弄明白,原来这些人不是在哄他, 他就是江家的亲生孩子。用他们的说法是, 温女士当时在美国生了对双胞胎, 其中一个,也就是他被不下心抱错了。那个代替他的孩子身体很弱没活过足月, 从此对外便只有江时奕一个孩子。后来因为一些契机发现了当年的医疗事故,他便回到了江家。

    他的对外身份这样解释, 可是旁人信不信就不一定了。各种猜测和探究的目光纷沓而至,慢慢地私生子这个标签在私下里约定俗成似的被贴在他身上。

    其实也不怪外人这么想,换他也不信, 他小时候身体可好了, 双胞胎夭折什么的, 太扯淡了, 到处都是破绽。

    为了他温女士一直挺委屈的,这么多年她对他真的很好,想了想他掏出电话给温女士发了条信息。

    江时均用力吸了一口酸奶,乳白的酸奶慢慢下降,吸管滋啦啦一口气吸干**底,口感浓稠绵软,鼻息都是奶香味。窗外黑沉沉的建筑地边缘露出一角残月,皎洁光亮。

    其实要选,他宁可不当江家的孩子,没劲。

    叮咚,电话提示有信息接收,是温女士的回复。

    叮咚,又是一条。

    手机屏幕的亮光照得脸颊森白,江时均回复完信息颓然垂手。一**酸奶见底,喉咙痒痒的,片刻后勾开冰箱门又拿出来一**。冰凉的玻璃**握在手心,在即将离开冰箱夹层的那一刻突然顿住,耳边无端回忆起一个久违的声音——

    小毅!晚上只能喝一**哦。

    嚓。一小撮火苗摇曳在黑暗中,喉结滚动,烟雾打着卷隐弥月色,窗外那一角残月不知被哪朵云遮住了。

    他在回忆,回忆那段短暂的共处时光。五岁的记忆太过遥远,小姨妈的音容笑貌越来越不清晰,只有几个特定的记忆,像是刻在灵魂里一样。

    就这么想着,眼前仿佛又浮现出挽着头发的女人躬身仔细擦过桌面的样子,棉质衣服松松垮垮,露出她又白又细的四肢,眼睛亮晶晶的,一缕头发从额边滑落,她手指沿着脸颊的弧度顺到耳后,然后侧过脸颊眉眼弯弯地对他笑。

    炒锅里滋滋冒着油烟香,木铲翻动,一块冒着热气的肉片递到他嘴边,眼前的食指一下下划过拇指肚,抬眼又落进星光的眸子里。

    ——好吃吗?

    ——好吃!

    那个闷热的夏天,变成了一块胎记。

    江时均也不知道为什么记忆里留下最多的是小姨妈忙碌的样子。也许她就是一直总在忙,而他总在看。

    她特别忙的时候,总会不自觉抠手指。

    江时均皱紧眉头,捻灭火星,起身打开主卧室的门。卧室整体色调是海浪的蓝,暖黄灯光照亮卧室,他轻轻坐在床头,从抽屉里拿出一本日记本。

    这本日记本来是带密码锁的,大概在他十岁左右被暴力拆解,现在边缘还有破损的痕迹。江时均表情有点难过,缓缓翻开第一页,娟秀的字体像她的人一样。

    86,天气晴

    这是我来到这里的第一天。

    补记一下,毕竟这一天意义非凡。

    810,天气……忘记了

    补记!就记得这天心情很好啦~这一天第一次见到小毅,明年的今天也要给小毅准备礼物。

    他太可爱了!怎么这么这么这么可爱!长了一定巨帅,我一定得好好养他!我要成为男神的小姨妈了!

    828,天气晴晴晴

    今天小毅第一次上幼儿园~^_^我要把他健康养大。长壮长帅长高高,想想就兴奋!

    不知不觉来到这里已经20天了,这段日子简直像活在梦里一样啊……以前一直觉得自己是条不事生产的咸鱼,结果这段时间我都做了什么?

    变身后迅速冷静、办丧事、带孩子、养孩子。

    妈妈,我上天了。tat

    伍恬,你要加油!

    829,天气多云

    气气气!(╯‵□′)╯︵

    幸好我们家小毅没有继承到垃圾基。神经病!

    830,天气晴心情必须晴!

    今天小毅帮我把碗洗了,我怎么这么幸福~(^-^)v

    831,天气晴心情阴

    心烦,压力大,明天又要开学

    算了不想写了。

    913,天气雨,没什么心情

    忙昏头忙昏头,好久没记日记了,哎看来我真是没这个习惯,要是有wbpyq就好了。

    916天气晴,心情美美的

    运动会~运动会~明天去参加运动会~。~

    917,天气云,心情炸裂!

    我感觉现在身体里充满了能量,头不昏了眼不花了一拳捶死姓江的不费劲了。我就是傻,跟他废话干嘛,这种人就是趾高气昂惯了,欠怼!讨厌!过分!

    万恶的资本家受死吧!等着!!打到你低头叫爸爸!!!

    小毅,等小姨妈回家-3-

    *

    日记到此截止。

    这本只有短短几篇记录,时间上连一个月的跨度都没有的日记已经不知道被他翻过多少遍了。

    纸页发黄,边角起毛,纸张表面还有笔墨涂乱大大的叉,凶狠的力度划破纸张,然后又被小心地贴上透明胶布。

    他这辈子最恨说话不算话的人,小时候心里怨恨,想不通为什么口口声声说回家的人就再也见不到了,恨不得把这屋子都一起毁掉。

    求着找了她那么久,那么多伍恬,都不是她。十二岁那年,他被告知她死了。

    尸体呢?

    找不到。

    那他就不信。

    能摔的全摔,能砸的全砸,十二岁的他哭着一遍遍翻小姨妈的日记。

    ——小毅,等小姨妈回家-3-

    我一直在等啊,你还回家吗。

    *

    灯光打在脸上半明半暗,回忆像片段,江时均轻轻抚摸着日记本,从最后一页慢慢往前翻看。

    一个绝对陌生的女孩,相似的小动作,相似的姿势。也许都是巧合。但让他犹豫的都不是这些,而是来自非理性莫名其妙的直觉。

    伍恬……伍恬……

    慢慢的,神情愈发深沉,手指最后停在第一页,

    ——这是我来到这里的第一天。

    那一瞬间好像劈开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出现在脑海里。炸得他呼吸急促双手颤抖。

    他是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