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第 39 章-跑,-
跑,

39.第 39 章

    “你怎么……突然看起玄学了?”

    林可可忍了忍还是没忍住, 她手里色彩斑斓的小说杂志跟伍恬手中的玄学易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想不通舍友什么时候冒出了这种喜好。

    “随便、看看啦。”

    伍恬把书装进被书包里面, 厚实的书封隔着背包夹层贴在后背上,她感觉自己像是背了层金钟罩, 邪魔皆不能进身。也不知道是心里作用还是怎样,再吹来风都是燥人的热。

    她挺起腰板对林可可笑:“好热啊。我们去、吃凉皮!”

    市二中的食堂在本市出名的味美价廉,波纹形状的建筑分成两层, 周五傍晚的食堂里人不算多, 倒是有不少新生和家长在食堂吃饭, 边吃还边点头。

    难得放整个双天, 高二高三好多人都外出觅食了,毕竟食堂再怎么好吃, 吃得多了也想换换口味。

    伍恬和林可可进食堂就直奔二楼3窗口, 放眼整个二楼, 凉皮3窗口的人最多。市二中的凉皮在学生们心中绝对是排行前几名的食物。四季皆宜, 味美价廉。伍恬吃过一次就爱上了。

    “阿姨, 一份、凉皮, 微辣。”

    崭新的一卡通滴滴划掉两块五。窗外余晖下伍恬白皙的手辉映出一道微弱的彩虹。这一卡通格外新,是她后来补办的。没错, 之前那个怎么都没找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丢了= =!

    伍恬和林可可回去宿舍后发现没人,估计不是出去玩就是还没回来, 整个宿舍显得有些空荡。

    开学快一个礼拜了, 大家对新班级从最初的生疏慢慢走向熟悉, 她们303宿舍的几个姑娘几乎都分散在不同班级,也慢慢开始适应新班级新同学。自然而然的也不再以前一样经常六个人凑一起行动。

    “诶,都没回来呀。”林可可小声说了一句,从桌下翻出饭盆,掰开筷子搅拌凉皮,发出水滋滋的搅拌声。

    分班后宿舍没有重新分,但这只是暂时的,升入高二之后晚自习时间延长,一部分家远的走读学生会选择住校,新宿舍要等到高一学年统计完重新分配。所以算一算,她们六人同住一宿舍的时间不多了。

    伍恬搅拌着自己的晚饭,觉察到林可可小妹妹有点小失落,思考了下主动找话题聊天。

    “可可,文一班怎么样?”

    林可可妹子虽然爱看小说爱臭美还爱看帅哥,但她是货真价实的文科学霸。文一就是13班,但在老师学生口中基本不按顺序说,都是文理艺分开叫。

    对新班级的话题林可可没多大的兴趣,撇嘴随意道:“一般般啦,大家每天都忙着学习,哎没劲。”

    “我现在很担心我们班级,男女比例1:2,而且一个个看着比我都斯文,运动会怎么办啊……”说到这她忽然叹了口气,幽怨地看了伍恬一眼:“同样是一班,你们班就那么多人高马大的男生,重点是女生看起来也不弱!哎,难道只能疯狂投稿争取精神文明班级了吗。”

    伍恬忍俊不禁,林可可同学真是深思远虑,这就开始操心运动会的事情了。看到她的笑容,林可可瞪了瞪眼:“你看你还笑!我真是倒霉居然被选上当学委,这些事儿到时候都要我管,哎呀好麻烦。”

    伍恬这回没忍住笑出了声:“不喜欢,就说,可以、不当嘛。”

    林可可立即点头:“我已经跟班主任说了,等下次月考之后重选班委,然后我就功成身退!啊~~~好羡慕你呀~安心学习,还有那么多帅哥同学。”

    伍恬笑眯眯没说话,她对自己的高中回忆已经没那么清晰了,只记得高三满屋子爆痘同学昏天暗地备战高考,这么一想,她高中的时候还真的挺无趣,不是学习就是看小说,哪注意过什么男同学。

    没想到有朝一日会重新体验一把高中生活,她这个班级,好像真的有不少帅同学呢。跟自己记忆中相比,不得不感慨现在的孩子营养就是好啊。一个个都高挑健康,神采奕奕的。

    当然了这里要重点表扬她家大外甥,绝对是人群中最耀眼的存在!

    今天江时均来上了一天的课,她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座位位置格外受关注。某人没什么反应,倒是把她弄得如坐针毡,然后那小孩儿一有空就拿那本书看,整的她一整天都凉飕飕。

    咦……想到这又感觉冷飕飕,伍恬默默从书包里拿出两块五的书签,抬手塞到床板底下。

    要不,十一回家去庙里拜拜好了。

    诶?话说她这个情况能进寺庙吗……

    “伍恬?嘿,发什么呆呢?”

    “额、没事。”

    天色渐暗舍友陆陆续续回来,有的人跟新同学一起约出去逛街,有的出门采购,303在柔软的灯光下又热闹起来,小女生们叽叽喳喳,总能找到些话题聊天。

    伍恬堆好要洗的衣服,端着洗衣盆去水房洗衣服。哗啦啦的清水打在盆底,她朝阳台外看去,月亮已经冒头了。

    *

    江家,水晶灯精致灿烂,英式内堡风格的餐厅长桌上摆满了一道道精致佳肴。温乔愉悦地指挥佣人上餐,末了亲自为家人布置餐点。

    江时均安静地坐在位置上,当温乔盛好海鲜粥放到面前时抬眼对母亲露出一个微笑。

    “看着瘦了,多吃些。”

    “谢谢妈妈。”

    一道视线打过来,江时均抬起眼睑,与坐在对面的江时奕对上目光,兄弟俩交换一个弧度完美的微笑。桌上另外两个十岁出头,冷不丁一看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开心地看温乔,接到妈妈分给他们两人的粥时甜滋滋叫妈妈。座首,江晟廷犹如一尊雕塑。与妻子孩子对视时挤出一点表情,隐隐与这和谐的画面有一丝违和,他太严肃了。

    这是属于他们一家六口的晚餐。

    今晚的晚餐很美味,江时均姿势优雅利落,快而不乱,对食物他一向不挑剔,更何况是美味的食物。

    “时均,真的不打算去师大附中?”声音来自他对面的少年。江时均咽下口中的食物抬眼,与他同龄的江时奕身材比他略矮略瘦,五官柔和,长相清俊,很像古时候斯文有教的富家公子。

    对上他的目光,江时奕露出笑容期盼道:“你在二中回回成绩名列前茅,在那已经达到上限了。二中虽然也是重点,但是比附中还是差些。你来附中吧,我们一起。”

    餐桌上的双胞胎弟妹也把目光转到他身上,好奇地看着两位哥哥。在江时奕期盼的目光中,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摇头笑道:“二中挺好的。”

    江时奕神情失望,这时一道属于成年人冷漠的声音传来,江晟廷面无表情道:“福元路马上要拆了,别再往那跑。该收拾什么尽快。”

    江时均乖巧垂眼:“我知道了。”

    “不用敷衍我,生日之前还不搬,我派人去给你收拾。”

    手中的汤勺蓦然握紧,江时均克制抿唇,眼看着要陷入僵局,温乔忙转头与丈夫低语转移话题,没多久一家人又聊起了其他的话题,江时均沉默吃着面前的佳肴,美味却入不了心。

    他想吃糖了。

    这顿晚餐整体进行的还算温馨,结束后佣人们收拾餐桌,江时均没在客厅停留直接回到二层卧房。

    在客厅的江时奕看到那抹身影,眸地闪过一丝愤然和厌弃。

    他这个弟弟,在这个家里一直格格不入。

    宽敞华丽的卧室比幸福里整个201室面积都大,晚风顺着落地阳台窗内飘进来,撩动深蓝色的窗帘端,像黑夜海边的波浪。

    卧室里没有开灯,江时均靠在舒适的沙发里睁大眼睛望着天花板,窗外月光在瞳孔里落下星芒,少年一动不动,不知道是在发呆还是思考。

    叩叩叩。

    卧室门被推开,走廊明亮的灯光呈扇形蔓延,又被一道身影遮住。

    啪。

    灯光照亮整个卧室,看着天花板的江时均被光源刺得眯起眼,他把目光转向门口,江时奕扣上门,面容严肃,与饭厅那个温文尔雅的公子哥判若两人。

    “你就非要惹爸爸妈妈生气吗?”明显是来兴师问罪的,又得吵架。江时均掩下眸子里的烦躁,干脆双手叠在脑后闭眼装死。

    “你要不是我弟弟,我真是看都懒得看你。”

    “那你别看我了,麻烦关门。”

    “那破房子总去干什么,这个家谁对你不好了?你就单单记着那家人,你他妈真有病!”

    江时均蓦然睁开眼站起身,他比江时奕高出半个头,外露的肃杀气势像极了江晟廷,指着门口:“我不想跟你吵,出去。”

    但江时奕一点都不怕他,嗤笑一声,“怪不得爸爸不喜欢你,养不熟。”

    砰地一声摔门而去。

    卧房重归寂静,他颓丧地拄着膝盖,眸子在灯下阴影像寒刀一样切割眼前的空气。

    半晌,空气中响起一声气音,江时均从沙发上站起身,揣好钥匙离开房间,离开这栋辉煌的别墅。

    夜晚的城市灯火连绵,江时均坐着夜班公交走过破败的街道小巷,打开老旧防盗门,昏黄的灯光照亮又小又旧的卧室,唇角突然扯开一抹自暴自弃的嘲讽。

    不喜欢就不喜欢吧,反正从小到大都没人喜欢。

    默默换好拖鞋,拾起玄关处的扫把打扫房间,然后又去卫生间洗好抹布擦拭灰尘。左有一块干抹布,右手一块湿抹布,三下、两下,再一次……

    等等!

    躬身擦拭茶几的身体突然僵住,江时均瞳孔盯着自己的手。

    他想起来了。

    新同桌擦桌子的习惯,和他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