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 38 章-跑,-
跑,

38.第 38 章

    *

    这周的学校肉眼可见的热闹了起来, 因为高一学年开始报道了。伍恬和林可可走在高中校园内, 路上见到不少学生家长, 满眼都是对市二中的憧憬和喜欢。

    今天是周五, 托高一新生的福, 是个为数不多周六不用上课的一周,伍恬和舍友走进高二教学口便挥手告别,她右拐上三楼到高二一班的教室。

    坐到座位上的时候目光不受控制看向右边的空位。桌椅板凳都保持着报道那天的样子,课桌里整整齐齐摆放着崭新的课本。今天江时均还是没有来上课。

    除了报到那天,他居然连续五天都没有来上课!!!

    伍恬终于明白为什么江时均在学校的讨论度不高而且总给人留下高冷神秘的形象了。一个学期可能只见几次面的同学, 完全像是活在另一个次元, 你指望能对他有什么具体印象。

    处于一个家长的心态,伍恬有点担心,听说她家孩子在家请老师上课估计是真的了。她是没有尝试过这种精英教育, 虽然考试分数很高, 但会不会影响孩子的社交能力,高分低能也不好啊。想到这她又自动反驳, 小毅看着很机灵,才不会是低能呢。那么是不是江家的家教课程繁重,这段时间他在学别的东西?

    哎呀,真是养娃一日担心一世, 分分钟都在操心。

    伍恬叹着气从课桌里抽出湿巾擦拭自己的课桌椅子, 靠着门口的黑板, 一天下来总会沾上灰尘, 仔细擦过自己这边, 余光顺着门外阳光看到隔壁桌子上的灰尘时,捏着湿巾的手开始发痒。

    五天了,都是灰啊……

    这时门外走进两个同学,带一起阵风,她眼睁睁看着灰尘像蒲公英似的飘起。

    不行,得擦,都是灰!

    她往里靠近一步毫不犹豫地伸出家政之手。湿巾上的水渍化成一道弧线留在桌面上,紧接着又被后面的干纸巾抹掉,留下干净整洁的桌面。她细致地擦到每一个角落。

    江时均迈进班级,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他的新同学,那个蘑菇头的瘦小女生,正低头帮他擦桌椅,纤瘦的背脊在在轻薄的衣服上浮现一条线,细白的手臂摇动,右手三下,左手两下,斜着向下递进,眼神分外专注。一点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出现。

    看到她的动作,江时均心底升起一股熟悉感,但是说不出来为什么熟悉。致使他沉默地站在一旁,直到她擦完桌椅起身,回头发现了他。

    然后新同学明显受到了惊吓,眼睛瞪圆,嘴唇微张,手里捏着使劲局促不安的样子。

    他才发现她的眼睛挺大的,表面仿佛有水,衬的瞳孔尤其黑。

    “早啊,我、擦桌子、顺便……额……嗯”声音越来越小,两只手又凑在一起抠啊抠。

    “对不起。”

    江时均摇摇头:“谢谢你。”

    伍恬看着面前几天未见的大外甥,急忙从座位里面挪到外面给他让地方。内心的小人在咆哮。

    要不要这么寸!她忍了几天眼看着隔壁桌子的灰飘起一层又一层,忍无可忍出手,又被撞个正着?

    上次是出现在他家门口,这次被撞见帮忙擦桌椅。很好= =

    她苦逼地看着大外甥的背影哀叹,这一次,真的是巧合啊……

    伍恬坐下后想了想还是没忍住,偷偷为自己解释了一句。“你、好几天、没来,桌上有灰。”

    “嗯。我知道,谢谢你。”少年的声音从胸口发出,语气里表示出他的不在意。

    伍恬默默松口气,也不知道该开心还是难过。说真的,她不希望江时均误会自己,但是被他这么冷淡的对待,心里也有点不舒服。

    她有点失落。

    一颗草莓味棒棒糖突然出现在眼前,少年骨感分明的指尖在眼角一闪而过,伍恬惊讶地转向右边。江时均靠坐在椅子上,刚刚收回的左手正插进上衣口袋里,对视上之后轻轻朝她点了下头。

    “谢礼。”

    伍恬拾起糖果,有点受宠若惊:“谢谢。”

    我的天啊!她还没从这突如其来的转变中回过神,就看见江时均又从口袋里抽出一根,当着她的面拆开放进嘴里,脸颊鼓起一个小包,眸子看着她手中的棒棒糖问:“口味不喜欢?”

    她摇头:“喜欢。”

    “那怎么不吃?”

    “快、上课了……”

    江时均抬起手表看了一眼道:“还有二十分钟,来得及。”

    伍恬:……

    明明都快上课了,结果她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还真就听了他的撕开包装纸。

    她没有注意到,江时均一直注意着她拧开糖纸包装的手。伍恬稍微有点强迫症,撕包装纸就喜欢沿着边角一点点扯开,越完整心里越爽。光是撕包装纸就花了三分钟。

    印着草莓的红色塑料纸仅被撕破一个小角,还算是完整的样子让伍恬心里勉强舒服个八分,草莓硬糖甜甜的味道在舌尖蔓延,她转过头面对江时均在脸颊边竖起大拇指,眼睛笑成月牙。

    甜的!

    江时均眸色深沉地看着她圆润小巧的指尖,沉闷发出一声嗯,气场一下就有点冷了。

    弄得伍恬有些莫名其妙。

    江时均沉静了一阵,突然从背包里抽出一本书当着伍恬的面开始看,眉头紧绷地聚在一起。她悄悄偷瞄,看到书页上放大的黑体字标题——灵魂的物质能量转移

    !

    他还真的喜欢看这些书啊!

    伍恬这边斜着眼睛偷瞄,距离她大约三十公分远的书突然凑到眼下,耳边随之响起少年清哑的声音。

    “你相信灵魂是物质吗?”

    “啊?”伍懵懵。

    “现在的科学定论,人类的灵魂其实就是宇宙中一种超弦。超弦波构成物质世界。空气中的分子、细菌、质子都是其中一种。但这些我们肉眼都看不到。”耳边的声音突然靠近,一字字扎在耳廓的皮肤:“我们看不见的物质太多了,你说呢?”

    伍恬:“……”

    我不知道,但是我现在有点冷了!qaq

    门口一阵风打来,掺杂着清淡的香水味,摊在桌上的书哗啦一声翻开一页。伍恬冷不丁打了个哆嗦,语文老师衣摆带风大跨步上讲台,刷刷刷翻讲义。

    眼前的书被收回,然后伍恬就看见某个小孩当着她的面,咔咔两声咬碎嘴里的糖果,细长的塑料棍儿被他随手扔进她准备在脚下的垃圾袋里。

    “还有五分钟,准备上课吧。”

    然后……然后伍恬捂脸埋下头,跟着咔咔两声咬碎嘴里的糖,默默把棍儿扔进同一个地方。

    身边不断传来咬碎硬物的吱嘎吱嘎声,伍恬离着老师比较近,只敢含着糖。等到身边的咀嚼声停止,她嘴里还剩下几块绿豆大小的碎片,扎在嘴里痒痒的,总是忍不住舔动两下。

    哗啦!桌面的书页又自动翻了过去。本来平时很正常的事,伍恬却联想到了刚才的物质论。

    她是谁?她可是穿越了两次的人啊!在排除精神分裂的选项上,她绝对是灵魂穿越的优秀实践者……

    所以,有没有可能……这书万一是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翻的呢……

    qaq!

    目光哀怨地扫像旁边,怎么长大了神神叨叨的!

    少年敏锐地就跟雷达似的,一下就抓住伍恬的目光,左手从书桌里扯出一个暗黑色的书角悄声说。

    “感兴趣的话可以把书借你看看。”

    “…………不了吧。”

    *

    学校门口的书店面积不大,满满当当却塞满了各类图书参考书。二中学生错不开身地在小书店里移动,怀里大多抱着几本挑好的书。不过最火爆的地方是书店正中间摆放到一整排小说杂志漫画书。

    林可可扎在一堆封面精美的杂志小说面前乐不思蜀,伍恬则是默默走到门口琳琅满目的小饰品前驻足。

    考试必过符、心想事成符、友情万岁符……

    嗯,没错,伍恬就是在看这些意识流小卡片书签!

    指尖掠过一个个颜值爆表魅力加成的卡片,从角落里抠出最朴实无华的一张书签——平安符,售价两块五。

    “诶你怎么买了个这么丑的书签?”

    伍恬抱着参考书跟林可可一起结账的时候,林可可指着那张丑巴巴的黄底红符一脸嫌弃。伍恬憨笑一下默默递给老板钱,丑就丑吧,反正也不拿它夹书,就图个心里安慰。

    如果你问接受了十几年科学社会无神论教育的伍恬现在是否怀疑客观世界的科学性,那么她的回答一定是肯定的!

    已经连续两次变成不同的人,加上今天某个小孩神叨叨的科普,伍恬现在十分合理怀疑目之所及之处很可能就有肉眼无法察觉的“能量体”,也许现在就有呢?

    正巧一阵风打过来,她适时打了一个哆嗦,胳膊上炸起一层鸡皮疙瘩。

    别这么应景好不好!我现在胆子很小的!

    伍恬没忍住跨上林可可的胳膊:“可可,陪我,去趟,新华书店。”

    “你要买什么书啊?这没有吗?”

    “嗯,新华书店、有。”

    “走吧~”

    然后,陪着伍恬伍新华书店的林可可同学就看见,她们303出了名的书呆子,居然一脸宽慰地抱了一摞《周易解析》、《象吉通书》,《道家符咒大全》。

    林可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