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 37 章-跑,-
跑,

37.第 37 章

    江时均随手把钥匙零钱扔到桌上, 转身去橱柜里拿出一个瓷盘把包子放在上面, 然后坐到椅子上享受迟来的早餐。

    窗外传来起重机的声音,不远处几十米高层的建筑工地正在施工, 这片地段楼屋破败, 野草疯长,早就没什么人烟了。

    再过不久,这里也会消失。

    鲜肉包皮薄馅儿大, 一口咬下满嘴油酱香味, 吃了十几年的早点也没觉得腻,就像这房子似的,住了十几年,他也不知道是在等人, 还是真的习惯了。

    哒——哒——哒

    墙壁上的古旧吊钟敲了九下,江时均一口塞进最后大半个烧麦,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返身,长手勾开冰箱门, 第二层最里面整齐地摆着几**老酸奶。

    不在预想中的距离让江时均沉思片刻,想了想还是没站起来。他长腿别住桌腿用力往冰箱里层够,身体舒展成一张弓, 椅子颤颤巍巍翘起腿,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成功把最靠外的那**勾了出来。

    砰。

    冰箱门被惯力甩上,江时均把手里冰凉的酸奶**放到桌角。饭后一**酸奶, 也是这么多年养成的习惯了。

    早餐结束, 他熟练地把塑料袋扔进垃圾桶又收拾好餐桌, 懒洋洋陷进沙发里发呆。这间屋子里所有的家具摆设十几年如一日,丝毫未变,只是岁月走过留下些许风霜,他身下的小沙发就大修过两次,弹簧和内衬都烂得不行,光是修整都能买几个新的了。

    可谁让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宁可费力气花几倍的价钱,无非就是用惯了。

    “叮铃铃——”

    茶几上的手机打断了江时均的发呆,他拿过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的信息内容,是温乔女士发消息问他晚上什么时候回家,家里做了海鲜宴。

    消息一发出去很快就收到回复,明显对面的人一直在等着。

    江时均指尖扣动键盘——

    这条信息发过去之后,没过两秒,温乔女士的电话便打了进来。

    “均均,在休息呢?”

    “嗯,刚吃完早餐。”

    “ 新班级还可以?”

    “嗯,二中挺好的,我不打算出国。”

    他在江家的这些年一直都很听话,唯一提出过的几点要去都是关于这边房子的。一个是小时候隔三差五回来住几天,再一个就是不去国际学校而要选择普通高中。自从上高中之后,他在这边居住的时间愈发频繁。

    正随意聊着突然又有电话打进来,江时均看了眼号码眸色为之一沉,轻轻跟温乔女士告别再重复了一便晚上回去的时间,挂断后接起新电话。

    “喂,丛哥。”

    “听说你开学了?考第几名啊?”

    “第一。”

    “哎哟呵!我小老弟就是聪明,第一名得庆祝啊,中午过来我给你开个庆功宴。”

    江时均没多大兴趣恹恹道:“不想吃饭,不如你带我进局里玩两天?”

    “胆子越来越肥了啊,还想进局里玩两天!”丛林爽朗的笑声从话筒里传来,末了突然说了一句:“前两天端了个传销窝点,审出一人跟那事儿有点关系。”

    江时均听完整个人从沙发上直起身体,懒散惬意瞬间被凌厉取代。沉声问道:“丛哥,我现在去找你。”

    “到中餐馆等我。”

    “好。”

    江时均挂断电话立即起身去房间换衣服,只要是听到与那事儿相关的消息,不管多少次都能激起心底的火团。

    床头柜抽屉被扯开,一张被倒扣的相框撞进眼帘,旁边还有一个异常古老的诺基亚手机。江时均抿唇拾起相框,阳光拂过,相片中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同款的黑色运动服,胸前鲜红的小红花,对着镜头笑颜灿烂。

    啪。江时均沉默地把相框扣回去,拾起旁边的手表带到手腕上,用力合上抽屉一阵风似的离开。

    *

    跟丛林约得中餐馆就在他工作地址附近,江时均到的比较早,先选好一个包厢位置然后给丛林发消息,等他午休下班过来。

    丛林是他去了江家之后认识的人,家里从上到下都带红,祖辈跟江老先生是好朋友,两家小孩也就有些交集。丛林比江时均大了七八岁,根本就玩不到一起的年纪,他跟丛林交好完全是个意外。

    这些年他立志了要进刑侦系统,警察大学的图书馆属于半开放,他初中开始就频繁地往那里跑。等他快把公共书看完之后,就开始畅往那些只能系统学生才能借的书,好巧不巧,他求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在图书馆抱佛脚准备补考的丛林。丛林上警察大学的,观察力和记忆里一流,一眼认出他的身份,凭着世交帮孩子借了几本书。然后他就被这小子缠上了。

    一来二去次数一多,丛林就推测出他到底想干什么。

    h市几年前有一段时间发生几起恶劣盗器官案,调查出的结果很匪夷所思,好似这只是一个二道贩子组织,但大家心里都清楚,真正的团伙已经隐藏,被推出来的都是挡枪口。h市并不是他们唯一的、起始的犯罪地点,但h市是这伙人出现纰漏的重要地点!

    这之后挺长时间再没有线索消息,却一直被列入重点调查对象。丛林也稍微听说了江时均的身世,跟他熟悉之后更是从他的默认中得知了他从没放弃伍恬的踪迹。丛林也不说自己是被这小孩儿的执着给感动,但是愿意出手帮帮他。

    大概等了一刻钟,丛林推开包厢门进来,一身警服英武帅气,浑身散发着强力的荷尔蒙。

    “咱先点菜。”

    丛林刷刷刷点了5个菜,然后把菜单给江时均,让江时均也点了5个,凑个十全十美,吃不完打包回去喂他手下那帮人去,不愁浪费。

    等服务员离开,江时均便迫不及待地开口,眼神中透露一丝急迫。

    “丛哥,有什么消息?”

    丛林喝了一口水:“前两天端的传销点,其中一个小骨干审出来跟器官案有点关系。那人以前参加过不少传销培训,其中就有器官案的。不过他知道的不多,培训没多久觉察出路子不对自己找机会跑了,目前能从他嘴里确认的是,当初抓起来的人里有他同期培训的同学。这背后的被藏起来了。”

    江时均一听心里涌起不少失望感,这有消息跟没消息没什么区别,都是小鱼小虾,抓一百个也堵不上一个牙缝。

    他不信邪继续问:“丛哥,你肯定还有别的消息,要不你今天不可能专门叫我来一趟的。告诉我不行?”

    “那不行。”丛林笑着摇摇头:“我偷偷露点消息给你已经是行走在犯纪律的边缘了,你可别坑你哥哥我啊。再说今天主要是给你开庆功宴啊,咱可是点了是个大菜呢。”

    江时均无言以对,垂下瞳孔默默咬牙。

    等考进系统。我自己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