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 36 章-跑,-
跑,

36.第 36 章

    彩印小广告尴尬地横在二人中间, 少年不接, 也不说话。一双眼上下打量伍恬一圈, 然后沉着地停在她手上,睫毛阴影覆盖瞳孔, 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伍恬面部保持着僵硬的笑容, 眼睛转动, 此时她需要一个乌鸦过境的特效。

    嘎——嘎——

    微妙的201室门前, 伍恬率先没抗住这份尴尬:“没、没兴趣、不要紧,嗯再见、哈……”说完刚转身打算飞速逃离冷冻现场, 身后的江时均突然出声了。

    “等等。”

    略微暗哑的少年音从头顶传来, 紧接着手上的传单被一只横跨过来的手臂抽走,少年手背上细腻有力的肌理在眼角转瞬即逝,倒是留下一股清新的皂角味道。

    “新风尚……”江时均简单看了一眼手里的传单,随后抬起目光转移到乖巧地像个木头人似的站在一旁的新同桌身上, 探出手。

    “有点兴趣, 登记吧。”

    “啊?”

    “不需要登记吗?”

    “……”

    怎么还不按套路出牌?这种健身房有个屁的兴趣啊!

    伍恬唇口微张,看着伸在眼前的手掌哼哼哧哧不知该如何作答。等不到登记表的江时均慢慢收回手臂交叠胸前,倚着门一副意味深长的样子。他视线下移, 注意到新同学食指忍不住又开始抠大拇指了。

    然而危机时刻你永远不知道人的潜力能发挥到何种程度,眼看着就要被揭穿,伍恬一瞬间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手持小广告义勇向前化身推销员。

    “我是、小时工, 不管登记, 单纯、推销。”

    “还能这么分工种的?”

    “对!就是、这么分!”

    “你看这位、这位、还有这、是馆里、金牌教练!”伍恬抬起头对江时均毫不犹豫竖起大拇指, 缓口气继续道:“新季七折,新设备,新泳馆,新环境,有兴趣,凭自由,靠谱!”

    “你感兴趣,多留两张、记得,打电话哦~”

    伍恬这一段话一气呵成说下来激动的瞳孔发亮,脸颊红润,也不管江时均什么反应,一股脑把手里剩下的“垫盆纸”全部塞到他手里,嘿嘿一笑,掉头就跑。

    江时均眼睁睁看着新同学像只兔子似的几步蹿下楼,临下一楼前还回头又冲他比了个打电话的姿势。

    “打电话,找jack,拜拜!”

    “……”

    噗嗤——

    脚步声渐远,江时均没忍住笑出声,随手把传单折成几下扔到门口的垃圾袋里,回身关上门提着垃圾袋踢踏踢踏下楼买早饭吃。

    而他没忍住笑完全不是因为新同学的自杀式传销,他是被新同学的说话方式给逗笑了。他发现她说话特别有规律,三二三四根背诗似的,说话又慢,别扭的很。

    诶?他后知后觉发现,一般正常人都不这样说话的,新同学这样有点像……结巴?

    江时均想了几下脸色慢慢沉淀,直至又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这两天见到新同学的次数太频繁,没成想今天能在家门口撞见,这就有点不太像巧合了。对于这种变着法儿往身上凑的女生不是没见过= =、

    新同学长得倒是挺乖,而实际性格人品……想到这他面色又沉了沉。

    跟女生同桌就是麻烦。

    江时均提着垃圾袋走到马路旁边的垃圾桶才扔进去,附近小区和门面都要拆迁没几户人家了,垃圾车不再定点来清理,只能拎着稍远点才有地方丢掉。

    垃圾道化出一道抛物线稳稳落进仓绿色的大垃圾桶里,江时均从口袋里抽出一包独立湿巾擦手,沿着人行道朝新旺包子铺走。这家包子他从小吃到大,这么多年,都习惯了。

    “五个烧麦,三肉包一碗粥是吧?”老板明显对江时均也很熟悉,他一出现在铺子面前就自动说了出来。

    “嗯。”江时均点头:“打包,再给我个手套,谢谢王叔。”

    老板掀开蒸笼麻利地装包子,看着铺子前长身如玉的英俊少年忍不住第n次问道。

    “时均啊,打算什么时候搬走?”

    江时均扬起嘴角第n次坦然回答:“大家都搬我就搬了。”

    又是这个答案,老板有点惆怅,要说这片的钉子户最顽强的有两家,一家是老人不愿意离开,一家是跟开发商价钱没谈好死活不走。剩下跟着几个捡漏随波逐流的软钉子,江时均就是一个。

    想想其实挺可怜这孩子的,这么多年守着个空房子,没事儿就来住几天。哎。想着想着多给夹了两个烧麦。这孩子从小就爱吃他家的烧麦。

    “来,还剩下俩烧麦都给你夹上了,正好我重新蒸一锅。”老板乐呵呵把袋子递给江时均,少年抿唇笑了一下,一手接过一手递上零钱。

    “谢谢王叔。”

    “诶等等。”他刚要走,突然被身后的包子老板叫住,老板从旁边柜台上摸出一个卡片式的东西递给他:“刚才有个小姑娘在我这买包子卡掉了,让你王婶给捡到了,我记着你也是市二中的,你看看这卡?”

    老板手上的是一张市实验二中蓝白底的学生卡,上面印着一个女生的大头贴头像,旁边是名字和学号。那女生头像印的很模糊,但是能看出就是他的新同学,旁边印着的名字也证明了这一点。

    看到那分外熟悉的两个字,他内心不可避免的浮起波动,连带着目光不自觉去打量那张模糊的照片。

    江时均挑起一边眉毛接过手。“是我们学校的。”

    老板笑道:“那你上学的时候给带回去吧,你们不是有个什么挂失招领处吗。学生卡挺重要的吧。”

    “嗯。我带过去吧,王叔在家。”

    “诶,再见。”

    包子铺老板笑容满面看着前面少年离开的背影,拾起桌上的抹布擦擦手感慨,看看人家孩子长的,又高又帅又聪明,真没话说。转念一想他长成这样也没意外,出身背景和父母在那呢,有钱人家孩子能差到哪儿去?比不了比不了咯……

    后屋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包子铺老板娘从屋里出来,老板一边摘围裙一边告诉她。

    “诶刚才你捡的学生卡我给江时均了,让他带回学校去。”

    “哦那行。诶你说也怪巧的哈,我看卡上小姑娘的名字也叫伍恬,你还记得失踪的那个伍恬不?到现在都没找到。”

    “嗨呀,你们女人就爱叨咕这些事儿……”

    “怎么着你还嫌弃我磨叽?!”

    “没有,没有。诶?!”

    “咋了?”

    “桌上有五块钱……哎呀!肯定是刚才小江放下的,我给他多夹了俩烧麦,这孩子。”

    “你就当老好人吧,这个家迟早都让你送没了!”

    “这不就俩口烧麦嘛。不至于不至于,我去干活哈哈……”

    *

    伍恬冲出幸福里小区一路不停歇跑到公交站牌下,正巧一辆212路车停下,伍恬嗖地一下窜上去寻着后排位置坐好,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一想到刚才的场景就恨不得切腹自尽。

    太尴尬了啊!她大外甥不会怀疑她是跟踪狂吧?!

    伍恬想着想着悲从中来,哀叹着捂住脸。这还用怀疑吗?他肯定误会了,这种事换成她,她也得怀疑的,是个人都要怀疑的吧!

    完了,她一定被讨厌了。

    古人说得对,言多必失,谨言慎行。既然她现在是30,就不该做这些多余的举动……

    巨大的负面情绪像海啸一般把她淹没。没有比被心底在意的人讨厌更难过的事情了。

    公交车一路晃晃悠悠又把她带回学校,丧气冲天的伍恬沿着空旷的林荫道慢慢走回宿舍,大太阳挂在半空,折腾了一上午的她身上出了一层汗,回到宿舍碰到舍友们在商量去澡堂洗澡,伍恬收拾好浴筐跟在舍友们身后一起,路上完全融入不进叽叽喳喳的美少女们的话题。

    “伍恬恬你怎么啦?不开心?”林可可侧头关心地问。

    “没有。”伍恬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天热,没精神。”

    伍恬耷拉着肩膀,汗水被晒干黏在皮肤上,又被新的汗水浸湿,浑身散发着小可怜的气息。林可可眯眼看了眼火辣辣的太阳忍不住把手伸到伍恬头顶给她遮一遮。

    “是哦,今天真的热死了。我都没胃口吃午饭了。”

    伍恬也伸出小手盖在林可可额头前,心有戚戚点头。她现在吃什么都没心情。

    大周末的女生澡堂一直非常受欢迎,虽然高一还没开学,但是光高二高三的住校生已经把不大的澡堂占满了。

    伍恬脱光衣服后有点害羞,澡堂内热气氤氲,一进去眼镜糊得什么都看不见,伍恬这个大近视紧跟着舍友身后,满眼白花花,什么都看不清楚。

    好不容易等到一个位置,放好小浴筐正要插卡放水,结果翻遍筐底都没找到学生卡!

    诶我的学生卡呢?”

    伍恬眯着眼差点把脑袋都塞进去,急出一额头汗水。

    完了,学生卡没带!qaq

    她可怜巴巴戳了戳身边的林可可。“可可,我卡,没带,能不能,借你的用,回去、还你。”

    “没事!用!来你跟我一起洗。”

    “谢谢”qaq

    啊!今天真是巨丧无比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