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第 35 章-跑,-
跑,

35.第 35 章

    昨天跟舍友们的聚餐所有人都吃的异常满足。伍恬胃里满足, 精神上也满足。此前她一直忧心这么些年江时均是怎么过的, 生怕她家的孩子过的不好,那伍恬会愧疚死。经过同学们的表述和一天下来的接触, 她发现大外甥虽然比小时候沉默寡言很多, 但人品没听说有诟病(惹哭女孩子这种事情她表示不信!),而且他也是很关爱同学的呀, 没看昨天还送她棉花糖吃呢。

    哎呀,跟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外冷内热。

    先前看到江时均的第一反应是害怕和惶恐,现在想想其实那都是她的愧疚心作祟, 明明答应过孩子永远不会抛弃他的, 就算是因为意外导致现在这样,她还是觉得很对不起小朋友。

    现在看到高高帅帅的少年, 伍恬很庆幸。没有她的这么多年,小朋友还是健康长大了。

    她抿了抿唇垂下眼想。最后再去看一眼曾经住过的地方,从次以后她安安心心跟江时均当同学。

    然后她要搞清楚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十年前的h市和十年后的h市有着巨大的差异, 伍恬透过公交车窗看外面摇摇晃晃的风景发呆, 进入老城区红墙青瓦,梧桐成行, 带着回忆的味道。

    学校到福元路一个市南一个市北, 横跨半个市区, 公交车一路七扭八拐开了近四十分钟才到地方。十年光景交错白首如新, 伍恬站在福元路交叉路口, 有点近乡情怯。

    她紧了紧捏住背包带的手心, 朝着幸福里小区的方向迈出脚步。周围的商铺店家响应城市规划已经变成了统一型号,老奶茶店被新连锁顶替,小报亭早已荒废,唯有一家包子铺还是十年前的那一家。

    肉包子1块5,素菜包子1块。价格倒是只比多年前涨了五毛。

    “老板,我要一个虾仁的,一个猪肉的。”

    “好嘞。”

    刚到手的包子带着余温,软绵绵沉甸甸,隔着塑料袋都能闻到香味。

    “你家包子还跟以前一样。”伍恬抬头看给她拿包子的中年大叔慢悠悠的说,这几天她差不多摸清了自己说话的规律,三二三的断句基本能把一句话说顺,就是速度慢一点。

    大叔笑眯了眼:“我们家老字号啦,在这块卖了十来年包子。小姑娘家住附近?”

    伍恬摇摇头:“没有,很小的时候在这边住过一阵,后来搬走了。大概过去十几年了吧。”

    “我说好像没见过你嘛,这附近总来吃包子的都差不多熟了。十几年前你还是个小豆丁,我肯定是记不起来了哈哈哈。”大叔嘿嘿一笑,随后有点伤感:“在这干了十天年突然换地方还有点舍不得。这片房子太老了,政府要拆迁。以后再想吃我们家包子就到这个地方哈,过几天就搬过去了。”

    老板边说边指着门口方向的小黑板,伍恬这才看见门口立着的小黑板上面贴着一张搬家通知,过两日包子铺就要搬到纤南街了。

    她捧着手心的肉包点头:“一定会去光顾的。”

    “对了老板,你知道旁边那个幸福里小区吗?”伍恬继续道:“我小时候在那边上过社区幼儿园。”

    “知道啊,那能不知道吗。老小区了,我家以前就住在那。不过这两年拆迁走的都差不多了,就剩下那么两个钉子户,估计今年过后就全搬走了。”

    伍恬乍听到这片都要拆迁心里闷闷的,听说老板也住在小区里,她收起心神小心地问了句:“那个,你记得那有家姓伍的人家吗?”

    老板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小姑娘打听这个干嘛啊?你认识?”

    “啊……就是带着点亲戚关系,小时候记得那个姐姐人挺好的。但后来就没联系了,我爸妈也从来不提,突然想起来想问下,嘿嘿。”

    “是有那么一家,哎呀那家人挺惨的,死的死没得没,哎呀也没啥好知道的,你爸妈不提也正常。”

    老板明显不像个嘴碎的人,对说这些没什么兴趣,伍恬也不好再多问,简单跟老板告别便离开。

    她边走边思考老板说的一句话。

    死的死没得没。

    这个没是什么意思?

    *

    早餐铺距离幸福里小区只隔着一条巷口,在路口右转一两百米就是小区位置了。路口有个戴帽子的妹子正在发传单。

    “新风尚健身,新季折扣热享七折,专业教练一对一指导,谢谢。”

    “不要不要。”

    大周末烈日骄阳下发传单的妹子手里捧着厚厚一大叠传单站在路口,但是大多数路人基本都直接无视,伍恬这人吧平时有点小圣母,正好传单妹子目光看到她这里,她自动扬起一个友善的微笑伸出手:“给我看看吧。”

    “诶!多谢了解哈。”

    呼啦一大把传单看都不看直接塞到伍恬手里,然后扯出传单下面的表格凑到她面前:“麻烦留下您的个人信息,到时候有新活动方便通知您!”

    说完还冲伍恬眨眨眼“随便瞎写就行,帮个忙交差。”

    伍恬随便瞎写了个电话号码,在妹子热情的目光中握着半厘米厚的传单转身离开。然后她居然还真的看了看传单的内容。

    嗯……没啥好看的,不过纸质还可以,拿回宿舍垫饭盆正好。

    幸福里小区的铁栏大门呈黑灰色,透着腐朽的味道,周围石块和野草杂乱不堪,水果店和小超市早就不在了。小区楼层墙壁脱色掉皮,低矮破旧,满是岁月的痕迹。

    然而最醒目的是墙壁上一个个鲜红的“拆”字。

    对比不远处林立的高层建筑,这片小区就像新时代里的空巢老人,不日便会慢慢在这片城市消失。

    楼道漂浮着灰尘气息,墙壁上贴满了各种各样的小广告,显得更加逼仄。空空荡荡,只有她一个人的脚步声。

    前不久她还住在这里,对面住着和蔼的邻居,她和她可爱的小外甥相依为命,全力以赴未来的生活。

    结果一夜过去十二年,站在熟悉的201室面前,伍恬心中涌起难以言喻难过。

    这里已经人去楼空了。

    咔哒——

    突然一串扭动门把的声音响起,被安静的空间放大到异常明显,伍恬惊讶瞪大眼睛,下一瞬她面前的201大门吱嘎一声从里面被打开。

    少年穿着棉白t恤,体态修长,披着背后的丰盛的日光羽翼,蓦然出现在她面前。

    Σ(⊙▽⊙)!伍恬绷直身体用力捏紧手里的传单。

    什什什什什么情况!他怎么还在这房子里?!!!

    江时均脸上还带着点明显的惺忪,绝对是刚起床不久的样子,伍恬一口气卡在嗓子里懵逼当场。对面的江时均开门后也是明显吓一跳,门口站个人,仔细一看居然还是熟人,这不是新同学吗?!

    上下一扫,皮卡丘t恤浅色短裤,嫩黄帆布双肩包,头上还扣着一顶鹅黄色的鸭舌帽,从上黄到下跟只刚破壳的小鸭子似的,正傻不愣登看着他。

    江时均皱起眉头,刚想质问她是什么情况。新同学蹭地举起手抽出一张纸递到他面前。

    “游泳、健身、嗯了解一下?”

    “……”

    所以,她这是在兼职贴小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