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 32 章-跑,-
跑,

32.第 32 章

    第六感这种东西有时候真的很神奇, 那少年挺拔俊朗,气场疏离。五岁孩童和十七岁的少年直观感上有着巨大的差异, 可是在心底, 她已经认定这就是长大后的小毅了。

    方才惊鸿一瞥, 她就说小毅长大后肯定颜值超高。

    明明不久前她家小朋友还抱着她的脖子撒娇的。

    伍恬坐在小石凳上难过抠手指, 娇小的身影被桃李园葱郁繁茂的枝叶藏了起来。如果皮肤会随着情绪变换颜色, 那么她现在就是阿凡达。

    “哎。”

    他都长这么大了……

    也不知道这些年在江家生活的好不好,也不知道有没有想她……

    诶!!!

    伍恬终于想起了一个被严重忽视的问题,所以她上一个身体发生了什么?!

    其实从变成伍恬30到现在,她有一半的时间陷入“我可能是个精神分裂”的怀疑中, 还有一半的时间思考“灵魂”,加起来这半个月都在自暴自弃。每分钟都在怀疑人生。

    她甚至暗搓搓想过,也许穿成20是个偶然,人家正主可能回到身体里了呢。啊不对……那原主没死她怎么进去身体的?那段时间原主应该是消失了的,要不然……其实她又死了?

    这个问题一出现,伍恬身上的汗毛都炸起来了。

    双拳激动地砸到腿上,不会是真死了吧?!

    说真的伍恬从来没有死亡的概念。她从第一次穿越到现在,每次都是睡一觉醒来莫名其妙就换了身体。上一次被小偷击打后颈的疼痛感大约在崴脚的等级, 顶多就昏过去吧不至于死了啊, 还是说自己昏倒的时候被弄死了?

    “卧槽!不会这么丧心病狂吧!”

    这脑洞一开千军万马都停不下来,越想越心惊,越心惊就萌发出越多可信度。从不说脏话的伍恬没克制住爆了人生第一个粗口。

    桃李园西面不太显眼的灌木丛附近一个短头发小女生一会儿愁云密布, 一会儿怒气滔天, 也不知道什么事儿惹了她, 小姑娘气狠狠踢开脚下的碎石子,**盖儿大小的小石头嗖地飞向身后小灌木林,惊出蹲墙角的一个人!

    “诶诶诶!”

    一个瘦高的男生像只驼鹿似的跳着脚从一片繁茂的灌木丛后面突然冒出来,身姿矫健跳起一小段高度躲闪飞石,修长的腿掀起一道弧度。

    “这好好的怎么还动气了。”

    伍恬目瞪口呆看着突然出现的陌生人。“你……”

    脚下枯枝发出被折断的咔吱声,少年稳稳落地,眸光落到伍恬身上下意识扯动唇角露出一口皓齿,笑容爽朗,完全没有一点被发现听墙角的尴尬。

    男生低头:“不好意思哈,我在这真的是巧合。其实是我先来的,刚才你过来的时候我感觉你不太高兴的样子,就想着在后面等一会儿省的尴尬,额没想到最后还是尴尬了。”

    男生摸着后脑又笑了一下:“怪我,怪我哈。”

    男同学态度这么好,出脚险伤人的伍恬瞬间不好意思了,忙挥动小手:“没,是我,对、对不起。”

    一想到自己刚才的举动都被陌生人看见了,伍恬真恨不得瞬移消失。男同学也被空气中微妙的尴尬感染握拳轻轻碰了下鼻子。

    “这位同学,我先走了啊。”

    “嗯!嗯!再见。”

    “再见。”

    男同学走出灌木丛转身从旁边的石子路离开,伍恬也忙转身从对立方向迅速离开。这么尴尬的地方她一秒钟都不想多待,全程都没注意到男同学长什么样。

    他们在的这个地方是二中教学口后方中心区的花园林叫桃李园,把宿舍、食堂、教学楼这几个地方分隔开来。男生朝着宿舍楼的方向离开,伍恬正好冲着教学楼。

    匆匆走出桃李园又路过公告栏,看到延绵数米长的红纸伍恬脚下一顿又想起一件差点被忽略到脑后的事情,她到现在还没来得及看分班信息,一路小跑到一班的分班信息下寻找自己的名字。

    从上到下第十个,她果然被分到一班了。

    忍不住抬眼看了看悬在最上面的那个名字,伍恬抿抿唇,收紧小拳头转身就要往学校外面走。

    她得去幸福里小区看一眼,一刻都等不了了!

    *

    “高几的?班级多少?叫什么名字?”门卫大叔拎着小本子抬头看她。

    “高二、一班,伍恬。”

    她朝着门卫大叔手里的小本子看了一眼,直觉要不好。那小本子上面写着好多学生的班级姓名,重点是后面还贴着请假条。

    果然,门卫大叔听说她高二抬了一额头抬头纹:“高二?今天高二不是刚返校在发新书吗?上午校门不外放,你有啥急事儿?”

    估计是看伍恬长得乖巧,大叔又细心说道:“你班主任是谁呀?这有电话,真着急打电话给班主任请张假条,回来补上也行。”

    一听要找班主任伍恬立马就怂了。“我、先回去,谢谢您。”

    大叔点头:“嗯,回去请假也好,要是不急下午出去也行。下午三点后放假。”

    “谢谢。再见。”

    “诶。”

    一腔鸡血要去幸福里小区的伍恬成功被拦截在第一步,校门都没出去,又灰溜溜转身回到教学楼。

    高二教学楼在三层,一层二层高一学年空荡冷清,从二楼网上就开始有声音了,新生高二的学生班级热闹嘈杂,她有点神游地找到高二一班,讲台前新的班主任正在指挥熟识的学生们发课本,一摞摞崭新的课本堆满了讲台,班级几乎坐满了学生。伍恬像个迟到的小学生一样背手站在门口,一时间不知道该进还退。

    掩在眼镜框后面的眼睛默默打量一圈教室里的位置,放眼望去,前几排几乎被占满了……后排黄金宝座也被占据,只剩下几个边边角角。

    大家都是从高一一起升高二的,虽然是新分的班级,但怎么着都有几个熟人,所有人都是按照个人意愿找的同桌,发书发的热热闹闹,伍恬看了一圈,最后就近在靠门第一排靠墙位置坐下。

    这块两个位置都空着,靠门,黑板位置偏,夏天闷冬天冷的,一般都不爱坐。正好让她捡个空。

    她现在真的没心情跟同学寒暄,只想缩在不起眼的角落里。

    她放下书包,新书发到位置上就收好,全程不抬头不说话,像个严肃的小学生。

    大家都沉浸在新班级的新其中,她这点格格不入也被环境稀释了。

    因为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想事情,伍恬并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情况,直到身边空位打过来一道阴影,她才茫然发现隔壁位置坐下一位姗姗来迟的男生。

    眼角余光瞥到眼熟的衣角。伍恬讶异僵住身体,手里崭新的书页割得手指隐隐作痛。

    她提神屏息小幅度侧头,透过眼镜片小心翼翼朝身边瞄了一眼。

    我靠。

    我大外甥跟我坐同桌了!

    *

    疼爱了几个月的小孩子摇身一变成了新同学,这种崩坏式的转变我就问你怎么面对?

    交集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伍恬朝墙边使劲贴了贴,掩下面容表示小姨妈我一时还承受不来!

    她觉得自己无法直视小毅……也就是现在的江时均。

    就在不久前,她还给隔壁娃做饭洗头检查作业。她是真心想当好一个长辈把孩子健康养大的。先不说20的身体现在是死是活,就单发生在她身上的异样,说出去估计马上就会被当成精神病。就连她自己都怀疑自己有病呢。

    习惯不是一两天养成的,也不是一两天就能改变的。跟小毅真心相处那么久,现在提到自家小朋友心里都又酸又软,面对长大版的小毅她不保证会表现的像个正常的、不太熟的、孤僻的女同学= =、

    她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自己的心态就是正常人水平,万一哪天说漏嘴或者把养孩子的习惯带出来。

    想想都超可怕……

    荒谬,太荒谬了。

    她会被当成癔症疯子。

    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她的本意都是希望小毅健康成长。

    伍恬抱着新书本愈发惆怅。

    怎么办,代入感太强,她现在看都不能看小毅,以后的日子可怎么办啊……

    *

    崭新还带着树胶味道的新书一本本发到课桌上,江时均沉默地在书封后第一页写上名字然后放到书桌里。

    教室内气氛热络,同学们的说话声交汇化成一片细密嗡声,后座有一个原班级男生敲他肩膀打招呼,讲台上的新班主任交待新班事宜,整个教室里都弥漫在跳跃的音符当中。

    只有……

    他余光默默扫了一眼身旁恨不得融进墙壁里的一团小虾米。

    这位新同学有点怪。

    他记得这个女生,昨天林荫路上见过一次,今天看榜差点踩到他又一次。其实平时想方设法要引起他注意的女生很多,哦纠正一下,他知道这个女生没别的意思,两次纯属巧合。

    只是他觉得,这女生身上有种他说不出来的感觉。

    什么感觉?说不出来,就是……一种感觉= =、

    她好像还怕他。

    江时均不禁沉思。他和她以前有交集吗?

    忍不住又看了一眼。

    嗯?

    江时均心下一顿,眉峰微不可查地跳动。

    她居然喜欢抠手指。

    *

    新学期的书本在班主任的指挥下全部发完,新班主任是一名外表雷厉风行的短发女性,教物理。理科前三个班级分班非常简单粗暴,就是选前100名。月考不合格就会被挤出去。

    她到了一眼讲台下几十张青春洋溢的面孔,一个个放在普通班都数一数二的好学生。

    “以后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了,虽然大家都认识我,但还是例行公式介绍下我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新班主任叫周魏红,刷刷刷在黑板上写下几个大字,然后留下电话号码。

    “以后有事找不到我就打这个号码,全天24小时开机。座位大家都选好了就先这么坐着,等第一次月考后咱们再调。下午一点我们开个班会,大家新同学互相熟悉下,再把班委的事情定一下。好了,去吃饭吧。”

    在同学们齐哄哄地“老师再见”中,新高二一班的上午分班正式结束。

    伍恬靠在墙角默默松了一口气。这一上午紧张地差点把手指头抠破,火辣辣红彤彤像草莓果冻似的。

    同学们一个个三五结伴离开教室,伍恬靠在墙角位置没有动,她等着小毅……额江时均的身影从教室里消失,整个人才如释重负松懈下来。

    午饭都没心情吃了。

    她抱着十几斤沉的新书魂不守舍回到宿舍,宿舍里赵悦正端着一个卡通猫塑料饭盆吃凉皮。

    “你没吃午饭?回来的好快呀。”

    “嗯,没胃口。”伍恬有气无力地回应,怀里抱的一摞书堆在桌上发出一声沉闷地坠地声。

    赵悦没注意到她异常的清晰,开开心心地继续聊天:“我在16班,我感觉好吉利呀,666有没有~又跟我的年纪一样,真有缘分!哦对了我和宋熙语一个班~啊还有还有,余蔓蔓也在我们班,我还以为她要去艺术班的呢。哎呀,她跳舞那么好怎么不走艺术生呢?”

    “谁!”

    伍恬惊讶抬起头:“余蔓蔓?”

    “对啊~”赵悦喝了一口汽水:“你是不是也很震惊她没去艺术班!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伍恬坐在自己床前的椅子上又忍不住想抠手指了。

    这不会是她认识的那个余蔓蔓吧……

    记忆里活泼漂亮爱粘她家小朋友的小姑娘浮现在眼前。

    伍恬眼前一黑。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会跟社区幼儿园的小娃娃们一起上高中。

    “可能想,好好、学习吧。”

    赵悦耸耸肩,继续兴致盎然地讨论新班级的事情,然后重点说了听来的四个艺术班的八卦,什么这个校花那个才女那那个帅哥啦。这期间其他几个室友也吃完饭三三两两回宿舍,没一会儿就聊得热火朝天。

    伍恬依然在一旁安静当一名听众,只是这次有点走神心不在焉,冷不丁又听到舍友们讨论校草,她心神一动忽然想到昨天说到一半的校草。宋熙语说校草和她同班级,难不成就是小毅?

    “昨天说的、校草是?”她第一次插入聊天话题,冲着洋娃娃宋熙语问。

    宋熙语眼神可见地亮了:“啊!廉佳林呀,我今天在公告栏看到他的名字了,跟你都在一班耶,你的座位和他近吗?”

    ???

    “不是……”江时均吗?

    怎么我们家孩子长这么高这么帅,居然不是顺位校草第一名?!这不符合颜值判断!伍恬下意识不认同。

    因为她说话慢,宋熙语以为她座位离着那位校草远,眨着眼睛继续问:“那他坐在哪儿啊?跟谁同桌?男的女的啊?”

    伍恬:“……”对不起,我啥都不知道,

    她这一上午除了江时均谁都没注意e=(-。-*)))

    伍恬看着有点失望片刻后又继续嗨聊的舍友们,想了想没忍住问:“江时均,你们、了解吗?”

    说完手掌贴在大腿边缘有点小紧张收紧。

    “江时均啊!不太了解,听说这个人超级超级冷淡,有点……”舍友伸出一小节手指间,表情微妙:“装。”

    “嗯嗯,我也听说了,高一的时候有个女生告白好像被他骂哭了。”

    “啊?!谁啊?天啊他太狠了吧……”

    “哎呀我也不太清楚,听说被叫到小树林,然后女生回寝室哭了一晚上呢。”

    “啧啧啧,他们班人说他平时都不怎么来上课,在家请家教,然后回回考第一。”

    “他家好像很有钱哦。”

    “肯定有啊!看都看出来了好吧。你不知道天鸿集团吗?”

    “哦那他装点也有情可原了,富家子弟~”

    “那不一样,你看那谁家里也巨有钱,人可好了!”

    ……

    伍恬:???!

    这确定说的是她可爱懂事贴心聪明的小外甥?

    虽然她家外甥从小就钢铁直男了点,但绝对是个小绅士啊!他才不会把告白的女孩子惹哭呢!

    而且!他不装逼!

    她家外甥超级超级超级超级会撒娇好不好!

    “我觉得,他、挺帅的。”伍恬挺起腰板决定给自家小孩拉回一票,别的先不说,这颜值绝对top!

    “而且,他不像会,骂人的。”伍恬眨眨眼:“我觉得,嗯!”

    她难得跟着大家一起聊八卦还这么积极加入的,舍友们看她信誓旦旦嗯还点了下头瞬间被勾起兴趣。

    “诶诶诶!你怎么突然对男生这么关注了!”这是一位不怀好意的八卦舍友。

    “我们也不了解呀,他就有点像那种传奇人物似的,可远观不可亵玩那种。”这是一位满脑子神秘莫测的舍友。“诶不过你为什么为他说话啊?诶诶诶!”

    ……好吧,神秘莫测的八卦舍友= =、

    “你这感觉是从哪儿来的,不会是自带滤镜吧~”这是一位擅长脑补的八卦舍友。

    “哈!江时均也在一班,你们不会是同桌吧!”这是一位预言家舍友。“哇塞,半天时间就把我们伍恬恬俘虏了,斯国一!”

    ……好吧,岛国预言家八卦舍友= =、

    十五六七岁的女孩子,甭管什么类型,最后都逃不过八卦带来的终极乐趣。

    伍恬顶着五双放着光的眼睛,默默举起双手投降。

    “就是、感觉,没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