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第 31 章-跑,-
跑,

31.第 31 章

    只不过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还没来得及看清你容颜……就被抓包的伍恬表示很尴尬。

    她掩饰性地扶了扶眼镜框假装偏头看风景, 前面两位少年身高腿长, 没一会儿距离越拉越远,这一段略显尴尬的交错也随着距离被逐渐稀释。

    等到距离足够远, 伍恬还是没忍住扶着眼镜又看了一眼遥远的背影, 刚刚跟她对视上的高个子少年身上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妙, 想又想不起来是谁,可是熟悉感又若隐若现,就比如你在街上走, 突然路过一个很眼熟的人却抓心挠肝死活对不上他是谁。细想原主记忆里能对得上名字的同学少得可怜, 并不存在这号人。那就是平时在学校见到有印象?

    伍恬挠挠头,最后只能归结于高个子估计在学校蛮有名的吧。

    *

    6号宿舍楼在第二排,伍恬路过前两栋楼的时候看见不少寝室阳台已经挂起了衣服被子,恍然间找到些她大学返校时的亲近感。原主的宿舍在303, 楼层不高不低, 她这个小身板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拽着行李箱爬到三楼刚刚好, 再多一个台阶都要扑街。

    现在天气还热, 三层楼爬下来短袖立马湿透,伍恬一边擦拭脸颊的汗珠一边腹诽, 好么,又摊上个水做的身体。

    她是303宿舍第一个返校的, 宿舍约十平米, 六人间, 上床下桌,还有一个公共小阳台,卫生间在外面走廊公用。伍恬对宿舍结构很满意,这么小的空间没厕所正好,干净。

    空了一个暑假,寝室可见沾着浮灰,被褥枕头都要拿出去晒,也不是第一次住校了,伍恬进屋后拿发箍搂起刘海开始熟练地大扫除,等收拾快差不多的时候寝室终于又回来人了。

    “呀,伍恬你回来啦。”

    一道清脆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伍恬回身看到门口出现一位扎着马尾辫的女生,这是原主高一班的同班同学赵悦,是个挺活泼的姑娘。

    伍恬正在拖地,赵悦干脆就扯过身后的行李箱当座椅没进门,一边用手扇风一边看着她笑,鼻尖上是细小的汗珠,可见也热的够呛。

    “热死我啦!诶你怎么把刘海搂上去了,还挺好看的。就是你这眼镜显得更大了,好像小松鼠~”

    “太热,就、梳上去。”伍恬对她露出一个略显羞涩的微笑。

    赵悦见她在干活儿,兴冲冲地去水房洗抹布跟着一起收拾寝室,期间一直兴致高昂地跟伍恬聊暑假,伍恬微笑听着,偶尔附和一两句。原主本身性格就腼腆少话,赵悦自顾自话根本没在意。

    接下来舍友一个接一个的回来,303越来越热闹。等人到齐之后伍恬惊觉她这个宿舍妹子平均颜值都不错呐。

    伍恬一向喜欢美好的事物,一屋子美少女看得她赏心悦目。

    新学期伊始,大家都从家里带了不少零食,一个暑假没见,十五六岁的青春少女叽叽喳喳凑在一起仿佛有说不完的话。

    讨论暑假生活,讨论成绩,讨论明星,最后讨论到男生身上。

    “伍恬,你这回应该会分到一班吧?听说校草会去一班呢。”说话的是宋熙语,一个萌萌哒妹子,看着你的时候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像洋娃娃,特别甜。

    伍恬突然被cue呆了一瞬,原主平时对学习以外的事情反应都慢半拍,然而也许今天她把刘海在头顶扎了个啾啾,巴掌大的脸蛋细腻光洁,秀气的鼻子上不堪重负地挂着一副大黑框眼镜,小鹿似的眼里茫茫然,被舍友们看在眼里十足的呆萌,可爱爆炸。

    “诶我才发现你把头发梳上去了啊。”

    “哎呀,你的头绳是两颗小樱桃吗?好可爱呀,在哪买的?”住在她隔壁床的林可可突然伸手拨弄小啾啾。

    伍恬乖乖低头给她看头绳:“在、我家、旁边的、两元店,我买了、嗯两个,你要吗?”

    “我也买了好几个头绳,还有小卡子,我跟你换!”

    “嗯。”

    伍恬双手抱膝坐在椅子上会心地笑。

    看看,这就是十六岁的女孩子们,多单纯多可爱,前一秒还说校草,下一秒就被头绳吸引了注意力。

    你问校草?

    对不起,伍恬表示她根本就不知道是哪根草好嘛。

    *

    报到日,伍恬慢慢悠悠吃完早饭才往公告栏方向溜达,路上遇见不少叽叽喳喳的少男少女们,每一个都青春有朝气,就是十几岁该有的明媚。

    她扶了扶占了大半张脸的黑框眼镜兀自感慨,没想到一大把年纪了又要当一回高中生。真是痛并快乐着。

    公告栏前三五成群站了好几拨看榜的学生。红底黑字整整二十五张大纸依次排开,理科班12个,文科班9个,剩下四个艺术班,所有高二学生的名字都在上面。

    前三个班级表前面人最多,因为是尖子班,大多数同学不管自己进没进,反正得看看谁进了。

    伍恬从理科第一班找自己。一班红报前面正站着一撮人指指点点,而且有越来越多的趋势。她的身高在人群中并不显眼,透过人群只能看见最上面的几个名字,结果就一眼,让她看到一个无比震惊的名字——

    江时均!

    三个黑体大字明晃晃挂在第一位。

    伍恬一口气卡在嗓子眼,瞠目结舌呈痴呆状。

    这不会是她想象的那个江时均吧??!

    旁边几个漂亮小妹妹十分应景地悄声讨论:

    ——天啊是江时均!他好厉害啊在第一名呢。

    ——哇我跟他同班,好兴奋!以后我也可以吹“我有一个同学”系列了~

    ——呜呜呜我被分到三班,蓝瘦qaq

    ——别难受了,三班有肖佐啊。

    ——诶诶诶是吗?我去看看!

    眼前看公告栏的人走了一波又来一波,伍恬小小一只傻愣愣站在原地看着那个名字缓不过神。

    谁能告诉她,这个江时均到底是不是她认为的那一个?!

    伍恬连自己名字都顾不上看了,扶着沉重的眼镜框要找个清净地方缓缓。刚要退后肩膀突然被人扶了一下。

    “小心。”

    清冽像是泉水一样的声音在头顶落下,隐约还闻到一股好闻的青木气息,神游天外的她这才惊觉自己刚才后退差点撞到人。

    “对、对不、起。”

    她忙站好给身后的男同学道歉,视线平行在男生的锁骨处,强烈的身高差让她下意识抬头看了看——

    然后整个人愣住了。

    一双熟悉的,清澈的,淡漠的幽深瞳孔,眼睑微垂睨着她,睫毛挂满阳光。

    无法形容的熟悉感扑面而来,冲得她大脑空白。

    男生收回扶住她肩膀的手退开半步,眸光转回到红榜上。

    ——啊,是江时均!

    周围传来一阵细小的躁动。隐隐是女孩子们微弱的惊呼,少年看了眼红榜然后转身离开。

    一阵风吹过,头顶枝叶唦唦轻舞,伍恬呆滞地望着那个渐行渐远的挺拔背影。她无法判断刚刚二人是否有过对视,还是因为她大脑空白涂留的幻觉。

    恍然十二年。

    这是她大外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