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第 30 章-跑,-
跑,

30.第 30 章

    显示屏里的大头小人正在疯狂扭动, 伍皓一半身体被挤出座椅, 上半身死守键盘, 十指如飞敲个不停。

    “不行围观席有别的家族的人,别让我掉链子你快走开!!!”说完手下漏敲一个节拍,小人晃晃手停下身体,给伍皓气得砰一声砸到桌面上, 一脸哀怨地看着她, 仿佛她做了多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我、我来!”伍恬二话不说接过键盘,飞快打出下一拍节奏。一手方向一手空格, 用超神的手速打出完美局。

    姐姐曾经可是拿过全国炫舞比赛前十名的手速达人,这个倍速简直完虐好嘛。

    n连拍激起的特效霸满屏幕,左下角聊天框齐刷刷冒出一排家族。伍恬被辣的表情略微失控。

    伍皓目瞪口呆。

    他姐就是个书呆子啊,什么时候玩游戏手速这么牛了?

    伍恬抬头看旁边愣神的伍皓:“退了?”

    “啊, 等下。”伍皓接过键盘打下一串字, 大意就是有朋友叫他,暂时离开一会儿。然后打了个鄙视的眼神@围观席敌对家族的人。

    ——:不服的下邀请, 等我回来接。

    人物下线。

    装完逼就跑贼刺激。

    “那你用半小时,半小时之后还给我啊。”

    “嗯。”

    *

    伍恬直接点开搜索栏输入关键字, 天鸿集团、江晟廷、成毅、温乔、认亲, 有关江家的信息一个都不放过。

    天鸿集团这些年稳居龙头, 地位越来越稳固。伍恬过滤掉这些企业新闻专门找八卦相关, 重点关注江家孩子的情况。

    然后她发现温乔又生了一对双胞胎, 前不久刚过完11岁生日。她点进报道一字一字仔细看过, 内容只用只言片语描述了近期江家在xx处举办家宴, 照片什么的根本没有,但其中有一句话写道“江家的三位公子,江时奕、江时均、江时砚”。

    伍恬握住鼠标的手有些颤抖,久久地看着江时均三个字。

    江家在孩子的问题上行事非常低调,能找到的消息十分有限。伍恬马不停蹄继续搜索,在不知道翻了多少页之后终于找到一条十年前发表的阅读量很低但是内容相对公正的网页新闻。

    内容报道近期天鸿集团总裁江晟廷一家出行被拍牵着两个同龄男孩子,一时众说纷纭,后来江家在访谈中简单提到一句两个孩子都是血亲,不存在私生子一说,小的孩子先前一直生活在别处。从此之后江家对孩子的**和保密工作愈发严密。

    文章后面的分析提到美国起诉江晟廷的是儿童协会组织,而真正原因是豪门太子疑因医院疏忽抱错,并提到一家索菲娅医院的道歉声明。

    伍恬看完报导靠进身后的背椅长叹一口气。

    也就是说江家最后把小毅认回去了。

    那就好,那就好。

    伍恬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莫名其妙穿越到十二年后,这么多年,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在新家庭开心吗?适应吗?有没有想她,有没有……怪她……

    伍恬无意识地打开谷歌地图搜索h市电子地图。这么多年过去,网络发展不知先进了多少倍,同理城市建设也产生了巨大的变化。h市电子地图她几乎都快认不出来了。

    熟悉的街道上周围全是陌生的店铺,周围还有好多新开发的楼盘商场,连街道都变多了。

    沿着记忆中的线路慢慢回溯,终于在福元路背边支岔路口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看到了幸福里小区的名字。

    她住过的房子现在还在。

    看到熟悉的标志,伍恬心底涌起一股愤怒,烧的她一拳狠狠砸在键盘上。

    所以到底是出了什么鬼问题她又穿越了!!!!!

    啪——!

    正在吃葡萄的伍皓被他突然暴怒的姐姐吓了一跳,一脸好奇地凑过去想看看发生了啥给他一向淡定的姐姐气成这样。

    结果满屏幕只有一张电子地图。伍皓一头雾水挠挠头。

    真是搞不懂你们学霸的脑回路。

    伍恬30自那天以后十分消沉,以前是话少,现在干脆一天都不说一句话,除了吃饭睡觉做家务,就是看着某一处发呆。一整天都自带乌云特效。

    抑郁到全家人都注意到了她的异样,褚思慧担心她是不是发烧给烧坏了,伍恬无力摇头,借口拿学习搪塞,结果妈妈好像自己想通了,反过来安慰她。

    “不要担心,恬恬的成绩一定能进理科一班的。”

    理科一班?

    啊对,原主暑假前分班考试,这次开学,就要分在新的班级上课。伍恬一边点头一边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日历,开学近在眼前。

    *

    高二开学提前一周,公告栏上已经贴满了分班消息,返校的新高二学生自行到公告栏认领班级,新班级和新同学将陪伴他们最后的高中时刻。

    h市重点中学的全名很普通,就叫市实验二中。伍志斌一早开车送伍恬去客运站,临行前嘱咐她好好学习。

    伍恬提前一天返校,因为要空出一天收拾宿舍。学校宿舍安排在西侧家属楼附近,周围一圈围墙把八栋宿舍圈在学校领域里。

    校门口到宿舍楼整体呈上坡路,伍恬拎着个超大的皮箱,里面有冬天的衣服和从家里带的一些食物,身后双肩包里背着几本书,像一只拖着壳的蜗牛缓慢朝6号女生宿舍移动。

    八月中下旬太阳火烙烙,伍恬走两步就热的出了一层汗,伸手摸摸厚重刘海下的额头,最后没忍住撩起来透透气。

    她一边扇风一边想,以后一定要把头发留长扎起来。这刘海在夏天简直就是闷痘利器,湿哒哒黏在额头上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缓了一会儿,伍恬又重新提起行李箱,拐进林荫道铺天盖地的阴影落下,瞬间感受到一阵清凉。她推了推大黑框眼睛环顾四周,感慨学校领导还是很有设计审美的,把公家学校弄得跟私立一样漂亮。

    嗯,估计花了不少钱。

    身后传来脚步声和嬉闹的对话,好像在讨论分班的事情,没多一会儿就超过了她。擦身而过时大片阴影包身,一阵带着青松气息的微风撩起颊边碎发,痒痒地扫过唇角,伍恬下意识抬手抚弄。

    “我说兄弟,你真的打算一直在二中念书啊?”

    “不然呢。”

    “哎呀~搞不懂你们富家子弟的脑回路。话说下午找蔓蔓去吃火锅啊?”

    “好。”

    前方两个挺拔的背影,滚滚而来的少年英气映衬漫天青绿,清新地像一副壁纸。伍恬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现在的高中生长得真高啊……

    其中高一点的那个男生正在偏头听另一位说话,也许是感受到伍恬的目光,脸颊微侧,一双燧石般的眼睛与她对上个正着。

    伍恬迅速转开视线,前面的少年的目光也转瞬即逝。

    好似这只是校园角落一个微不足道的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