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 29 章-跑,-
跑,

29.第 29 章

    初高中穿越小说席卷校园的时候, 伍恬也是校门口租书店的常客。包上书皮伪装成参考书看到醉生梦死。那时抓出一个女生问问, 十个里有八个幻想过有朝一日穿越大神眷顾。

    伍恬也幻想过, 但是打死她也没想到自己真的会穿越。然后打不死的她是万万没想到,穿越之后还他妈能再穿越!

    这到底是玩我呢?玩我呢?还是玩我呢!

    这一整晚她都没闭眼,脑袋里全是横冲直撞的记忆,三个身份缠绕, 她开始怀疑自己其实是个精神分裂, 这一切都是她幻想出来的,没有伍恬1, 没有伍恬2,也没有伍恬3。

    “我疯、疯、疯了,一、一、定是……”

    伍恬嘴巴惊讶地张成一个圆形。

    她是个结巴?不对,原主是个结巴??

    赶紧去回忆脑海中的记忆, 这次带上了十二分的仔细, 然后她发现原主之所以不爱说话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她真的是个结巴= =

    “窝、窝、”槽!

    “嗯?恬恬怎么了?”

    她这两句话把半睡半醒的褚思慧半吵醒了,随后一只带着凉意的手抚上额头细细感受她的体温。

    “不烧了。想上厕所?”

    几大**点滴打进去, 她还真的有点想。在褚思慧的帮忙下,伍恬吊着一只手去医院卫生间解决了下人身问题, 顺便看了看镜子里那个新的自己。

    结果近视有点厉害, 她只能把脸贴近镜子才看清楚。

    标准齐耳学生头, 脸只有巴掌大, 发尾边缘贴着脸颊, 凸显出圆润尖巧的下巴。皮肤细腻光滑, 肤色白皙, 整体五官精致偏可爱。

    现在她没有戴眼镜近距离观察,发现这张脸真的挺好看的,脸颊还有点高温的余热,嘴唇粉嫩,鼓起一颗小唇珠。瞳孔很黑,睫毛纤长,像小鹿的眼睛。

    只是平时在学校总被厚厚的刘海遮和眼镜掩住大半张脸,再加上常年裹着大校服,气场微弱,很容易被忽略掉存在。

    身材……16岁也没什么身材,瘦,白,不太高。

    不一样,跟本体伍恬1长得不一样,跟小姨妈伍恬2长得也不一样。

    高中生伍恬3崩溃了。

    “恬恬,怎么还没出来啊?”

    褚思慧推开卫生间的门发现女儿正贴在镜子上照个不停,伍恬闻声退回来,摇摇头举起吊**跟着褚思慧一起出去了。

    “还难受吗?”

    “不。”

    “这是最后一**,打完咱们就回家。”

    “嗯。”

    *

    这场高烧来得快去的也快。

    伍恬在医院打了一晚上吊**,等到天蒙蒙亮身上的热度已经降到正常水平了。最后一**水挂完,又在输液室等了半个小时看没什么特殊反应,护士姐姐才叫她们离开。

    伍恬跟着中年女人……就是她现在的妈妈褚思慧迎着蒙蒙的清晨离开医院。

    g市是靠近h市的一个县级城市,清晨一大早走动的人不算多,她和褚思慧坐五点半的头班公交车回家,随着公交车的行驶,越来越多拎着小推车赶早市场的老人们上车,整个县城在朝阳的照耀下慢慢鲜活起来。

    等做到第十站,她和褚思慧下车。这一晚上不论是她还是褚思慧都折腾的挺累的,尤其褚思慧白天还上班,晚上跟在医院也没怎么休息,这一路上频频打哈切。

    早餐铺子门前摆着热腾腾的包子肉饼小米粥,母女俩买了五人份的早餐回到苑桦路荣欣小区的家里。

    昨晚开车送她去医院的中年男人伍志斌是原主的爸爸,一米八的个头肩宽体壮,她们进门的时候他正打着哈欠要去卫生间,看到母女俩进门扫了伍恬一眼含糊问道:“好了啊?”

    “嗯。爸、早。”

    伍志彬随意嗯了一声去卫生间,伍恬换好鞋子跟在褚思慧身后勤快地收拾早餐上桌。

    记忆里原主平时就是非常懂事的孩子,家里的活儿能伸手绝对不会闲着。

    伍恬现在虽然还在暴风怀疑自己精神分裂,但是在人类趋利避害的本能驱使下还是习惯性适应原主人设。

    因为有了上一次的穿越经验,眼下行动得心应手,毕竟这两次的原主都是沉默寡言独立孤僻的类型。

    伍恬熟练地把早餐摆上桌,又分好碗筷,爸爸妈妈和奶奶坐上位置开动,还有一个十二岁的弟弟没起床,在妈妈的示意下伍恬去弟弟伍皓房间叫他起床吃早饭。

    原主的弟弟伍皓正撅着屁股睡得一脸香甜,伍恬看到他忽然就想起了自己的弟弟。正想到动情处,突然出现卟——地一声,那个躺在床上睡成死猪的弟弟放了个屁= =!

    伍恬迅速大退三步夺门而出!

    太可怕了!

    “皓皓呢?”

    “睡觉,叫不、醒。”

    奶奶是个身材有些干瘪的老人,听完就想放下筷子亲自去叫宝贝孙子:“不起来吃早饭要凉了的,这孩子。”

    看到起床工作被奶奶接过去,伍恬默默送了一口气。

    伍家之前说过就是个普通的工薪家庭,吃完饭爸爸妈妈都要去上班了,家里留下她,弟弟,还有奶奶。

    *

    伍恬吃完早餐就有点困得抬不起头了。生病本身就很消耗体力,她刚退烧,身上估计还有点炎症,再加上折腾一晚很疲惫,太阳穴一抽一抽的,奶奶突然伸手摸了她脑袋一把。

    “不烧了啊,为了你全家折腾一晚上。”说完收回手,晃晃哒哒走回卧室收拾小包,老太太每天吃完饭是要出去遛弯压马路的。

    “把家里收拾了,我出去了。”

    伍恬点点头,奶奶哼着小吊耳跨上小包包关上大门。

    现在家里就剩下她和一个弟弟,伍恬长舒一口气,撑起身准备回卧室睡觉。再不休息她头就要炸了。

    “姐我想吃葡萄~”伍皓见她要走,忙伸脖子冲她喊。一双眼直勾勾盯着电脑屏幕。

    想吃你就去吃啊。

    结果这小子又叫了她一声,伍恬才反应过来,这是叫她去洗葡萄呢。

    “我累。你自己、去洗。”

    说完就直接回到自己房间倒头就睡。

    这一觉睡得可谓是昏天暗地,梦中乱七八糟全是伍恬1伍恬2伍恬3,有她亲弟弟,有大外甥小毅,有现在的便宜弟弟,三个男孩儿围着她姐姐姐姐小姨妈叫个不停!

    这个姐你帮我打掩护签个字!

    那个姐你帮我洗串葡萄我抽不开手!

    最后一个委屈巴巴拽着她哭诉,小姨妈你好坏!

    吵得脑袋都大了。

    最后不知道怎么回事,两个弟弟摇身一变一人领着一个漂亮姑娘到她跟前。

    “姐,这是我女朋友。”

    漂亮妹子冲她腼腆地笑:“姐姐好。”

    “好,弟妹好。”她乐呵呵一人送了一个大红包。

    等送到长大的小外甥面前,她的外甥又高又帅又有气质,可是身边没有漂亮姑娘。

    她傻呵呵问:“小毅,你女朋友呐?小姨妈给她发红包!”

    小毅冷哼一声,突然变出一副手铐咔嚓一声就把她给锁了!

    “依据刑法第三百八十九条,当众贿赂公职人员,将依法拘留。跟我走!”

    “啊!!!我就是发个红包!为什么抓我!!!”

    *

    窗外太阳像一颗熟透了的橙子挂在最西边,浓重的霞光染得窗棱床角片片金辉。

    伍恬腾地一下从床上折起身,第一件事就是冲到客厅把正在玩游戏的伍皓挤到一边。

    “姐你干嘛!我在比赛呢啊啊啊!”

    “我用下电、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