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 28 章-跑,-
跑,

28.第 28 章

    伍恬觉得身上忽冷忽热, 一阵阵的。喉咙有剧烈的烧灼感, 脑袋疼到爆炸。

    “恬恬?恬恬你怎么了?”

    是谁在她旁边说话?

    “哎呀!这么烫!”

    一只手贴上额头, 突然的清凉让她□□出声。伍恬就像沙漠里渴了三天的孤旅者,追着那蓦然出现的清泉渴望不已。

    然后她感到自己被拽了起来,不动不知道,一动就浑身酸疼, 脑袋里跟灌了水银似的, 又沉又木晃得她差点一头栽倒。

    “志斌!你快来帮帮忙,恬恬烧的快昏过去了, 咱们得赶紧送她去医院!”

    那个声音再次出现,她的胳膊被拉起来套上什么东西,任由那人摆弄。随后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伴随着不耐烦的嘟囔灌进耳朵里。

    “烧成什么样了我看看?”

    又一只手覆上额头,这只手粗大, 厚实, 手心温热,是属于男人的大手。

    好热……没有之前那只手舒服。

    一阵天旋地转, 她被人背了起来,还使力向上拖了两下, 这两下差点没把她脑袋晃荡裂开, 瞬间飙出眼泪。

    “啊哼……疼……”

    这声□□像是一个信号, 瞬间打通身体和外界的桎梏, 伍恬猛地睁开眼睛, 晃动的灯光下, 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个成年男人的后脑勺。

    “恬恬, 咱们一会儿就到医院啊,别哭。”又一个女人出现在视野里,看着她的脸上充满了焦急,随后一伸手拉过外套帽子扣在她头上。

    她有点懵逼。

    女人看她好像已经是烧糊涂了,急忙催促:“志彬咱们赶快医院,我看恬恬已经烧糊涂了!这样下去要烧坏了!”

    “走走走,你赶紧拿上东西去开门。”

    “我姐怎么了?”又冒出一个看起来大概十来岁的男孩儿。

    “啧,丫头片子就是不省心,生病了不说非要拖成这样,讨债鬼。”又一个面色不善的老太太出现。

    伍恬凌乱了。

    我是谁?我在哪儿?这都是谁啊???

    下楼梯一阵强烈颠簸,脑袋嗡地一声,这回是真昏过去了。

    *

    其实她也不算完全昏过去,坐车进医院挂号打针她都有感觉,只是身体真的太难受了,一点儿劲儿提不起来,全程瘫成一条死狗。

    强力退烧针打下去,又连续挂上好几**点滴,伍恬终于从烧成咸鱼的边缘抢救回来。

    白蓝色的医院墙壁被灯光照得像是刷了层高光。窗外暮色沉沉,输液室里安静冷清,但人并不少,三三两两靠在一起,有小情侣,有父母亲子,也有独身一人的。

    送她来医院的中年男人已经离开了,留下女人陪她输液。此时她正半靠在女人怀里安静输液,那个女人靠在背椅上累得打盹。

    医院的空气里总是带着消毒水味,伍恬在输液室的明亮灯光下沉静地看着那只扎着针头的手。

    白皙纤细,骨脂均匀,微微下垂鼓出漂亮的骨节。几根细小的血管若隐若现,又细腻又通透,再往下,指肚圆滑,指甲圆圆润润泛着粉红色,中指边缘有一点点蓝色笔油,可能是不小心粘上的。

    这只手很好看,很年轻,目测未成年。

    伍恬这时候也不知道脑子是不是短路了,抬起另一只没有输液的手抚上胸口,简单碰了一下就离开,对外看就像她伸手拉了下身上的外套。

    有胸,是个女孩儿。莫名松口气。

    值班护士隔段时间进来检查一下,脚下平底鞋走路轻盈无声,正在给她换好另一**。

    “有不舒服就按呼叫器。”护士姐姐透过口罩轻声向她说。

    她乖乖点头。

    之前高烧神志不清,此时输液过后热度慢慢降下来,液体顺着针管输入血液有一种奇妙的流动感,仿佛过电似的。

    伍恬茫然地看着点滴**,大脑中出现一段陌生的记忆。

    她叫伍恬,今年十六岁。一家五口人,爸爸妈妈弟弟她还有奶奶,住在西城苑桦路一栋六层老楼里。

    父母都是普通上班族,工资水平普通中上,但是因为两个孩子再加上一位老人,中上也被拉到中下。平日里一家人相处还算和睦,妈妈很好,爸爸脾气有点大,弟弟有点淘气,奶奶有点重男轻女。

    她有点……不爱说话?

    她从小就不怎么爱说话,这个习惯一直持续到现在。因为第一胎是个女儿,奶奶对妈妈很不满意,平时看见她也没什么好脸色。不喜欢归不喜欢,但也没有刻意为难,也就平时口头上说两句。后来交罚款生下弟弟,不论奶奶爸爸还是妈妈都很开心,她也很开心。

    弟弟淘气,她乖巧,平时写完作业就帮着妈妈看护弟弟。小小年纪,她已经会做饭会洗衣会收拾家务会看孩子了,重点是她学习还好。

    不是一点点好,是特别好。好到考上了市重点!

    她在学校话也不多,也没什么朋友,每天沉迷学习无法自拔。除了在老师眼里有些存在感,平时就像是隐形人。估计提起她的名字同学们都要反映一下才能想起来。

    现在是暑假期间,正值学校放假。哦她的学校在h市,坐大巴从她住的临县城到h市大概两个半小时。现在正上高二,平时在学校住宿。

    今天在家里就感觉不太舒服,找出几片药吞下睡觉,没想到一睡就没起来,直接飙到397度,差点没烧傻了。

    再然后就是现在。

    回忆完这段陌生记忆的伍恬懵了。

    这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莫名其妙的记忆……

    这种熟悉的套路……

    我!怎!么!又穿越了!!!

    什么情况啊!我刚才不是躲小偷吗!小偷不就打了我一拳吗?!

    这一睁眼一闭眼的时间,我怎么又变成别人了?!?!怎么就201x年了!时间都去哪儿了?!

    等等!

    201x年,这中间差了十二年。

    伍恬蓦然弹起身体。

    我家小外甥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