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 26 章-跑,-
跑,

26.第 26 章

    今晚后半夜突然下起了雨,月亮被层层乌云遮蔽, 雨幕下的城市变成一副黯淡厚重的素描。

    雨水洗刷过粗糙的墙壁, 几步之隔的木床上,伍恬翻了一个身, 睡得很不踏实。

    她梦见自己是一条搁浅的鱼,回不去大海, 死又死不了, 频频游离在窒息的边缘。

    太闷了!

    实在是难受, 伍恬迷迷糊糊从梦里挣扎出来, 卧室里的玻璃窗被敲打出密集的频率,缓了一会儿她才发现原来外面下雨了。

    身上粘腻, 胸口沉闷。仔细一听,外面雨水还不小的样子。空气掺着雨水又闷又潮,再一摸后颈出了一层细汗。

    马上都十月一了,怎么还这么热= =。

    抓起手机看时间三点多了, 身上的睡衣软趴趴粘在身上, 伍恬晃了晃发麻的脑袋, 打算去卫生间洗把脸。

    夜色沉的室内一点光亮都没有, 她扶着床沿起身,马上就要走到卫生间,突然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有点类似金属碰撞的金石声。

    那瞬间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幻觉还是第六感,一动不动竖起耳朵寻找这细微的响动, 大脑前所未有的清明。

    夜越浓重, 细碎的声音越被放大。

    咯、咔哒、

    她惊恐地朝大门口看去, 当头灌下一盆冰水,通体彻骨!

    有人在撬锁!

    小偷!

    行动比思维来的迅速,伍恬来不及多想,一个闪身躲进旁边的卫生间,紧紧贴着墙壁站好。

    门锁撬动的声音时断时续,有点像甲壳昆虫挥动臂钳的咔嚓声,而此时她的身上仿佛也爬满了虫子,满身汗毛倒立打颤,一阵阵冲刷着大脑和四肢。

    心跳如雷,震得她耳膜发麻。她颤抖着看了一圈狭小的空间,一把捞起马桶刷护在胸前寻求微薄的安全感。

    她握紧拳头告诉自己淡定,别出声,千万别出声。

    她靠着仅存的一点理智维持冷静,懊恼得差点哭出来,刚才脑子短路了跑进卫生间,应该直接跑回卧室反锁门报警啊啊啊啊啊啊啊!!!

    吱嘎——

    大门被打开,伍恬噔地像块雕塑紧紧贴着墙壁站好,卫生间玻璃门隐约勾勒出一个黑影,黑影晃动,然后直线掠过卫生间,朝着中心方向移动。

    她抓紧马桶刷的手忍不住颤抖,用力咬住下唇强迫自己一定要冷静,窗外唦唦的雨声越来越密集,一滴雨水顺着卫生间小窗口溅射到手臂上,伍恬一个激灵,闪出一道灵光。

    这么大的雨正好能掩盖一些声音,卫生间外面就是大门口,她这时候冲出去扣上门直奔小区门卫呼救,这么一耽搁,小偷一定追不上她。

    对,就这么办!

    她悄悄脱下拖鞋赤脚站在地上。外面安安静静,并没有翻动的声音,小偷好像还在小心侦查。

    伍恬屏息,强力集中注意力,当听到卧室门把扭动的声音之后,她一鼓作气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冲出卫生间,夺门而出!

    大门砰地一声被用力关上,伍恬转身就想跑!突然从背后冒出一只黝黑大手,像锅盖一样迎面死死扣下,伍恬吓得肝胆欲裂,一口气顶在喉咙口,紧接着后颈砰地遭受重击——

    昏倒前伍恬只有一个想法,原来他们是两个人。

    *

    “妈的。”

    廖飞接住软绵绵倒下的女人无声咒骂一句。这小娘们反应还挺快,要不是他在门外守着,就让这她跑了。

    那一声关门声音太大,他拧紧眉把脸藏在暗处,机警四周是否有住户被引起注意。

    屋里蹑手蹑脚的张文强猛地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之后迅速打开门。

    廖飞二话不说拎着昏倒的女人闪进去。这女人实在是长得太小,他一只手就能拎起来。

    大门被轻轻关上,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屋内,张文强看着被扔在地上动都不动的女人有点傻眼。

    “飞、飞哥……”

    “闭嘴。”

    廖飞阴沉地站在门口,一双眼睛紧贴门镜往外看,刚才动静有点大,虽然下雨加上大半夜可能不太明显,但还是要小心谨慎,万一有谁家注意到正躲在门后观察呢。

    大雨哗啦啦连绵不绝,除此之外空气中一片寂静。

    “飞哥……”

    “飞哥她……”

    “你他妈叫魂呢!”

    廖飞压着嗓子凶狠回应,眸子里的阴霾配合一身煞气刺得张文强瑟瑟发抖。那傻逼一脸煞白哆哆嗦嗦看着他,廖飞心里一阵嫌弃。

    真他妈没用。

    窗外一道闪电划过,张文强脸色被衬的惨白无比,声音抖成筛子。

    “不是,飞哥,她、她好像……”张文强惊恐地指着躺在地上的女人——

    “死了。”

    廖飞狰狞的表情转变成惊愕。

    死了?

    他忙蹲下身,伸出粗糙的指尖凑到伍恬鼻子下面。一点气息都没有。

    再去试脖颈大动脉和手腕脉搏。

    伍恬躺在地上像是睡着了,皮肤还是温软弹性的。但是没有呼吸,没有血液流动,没有脉搏。

    这个女人真的死了。

    廖飞震惊地抬起用来捶了伍恬一拳的右手,他捶了一下就捶死了??

    这他妈……

    “怎么办啊飞哥?”

    张文强哭哭唧唧怂得马上就能哭出来,他们来这一趟虽然就是想要弄死这女的。但想是一回事,真死在他眼皮底下就是另一回事了。

    刚才还是活蹦乱跳的一个人突然死了。窗外电闪雨急,张文强冷汗一层叠一层,吓得四肢发软跌坐在地。

    他这是第一次接单,说好了他只负责前期准备工作,怎么、怎么死人了……

    廖飞兀自惊诧了一阵,片刻后镇定下来。

    这女的也太弱了,还没怎么呢直接就死了。不过死就死了吧,正好一了百了。他本就是亡命之徒,对人命毫不介意。麻烦的是怎么处理尸体。

    “飞哥,我们咋办啊。”

    廖飞抬眼看张文强那个吓得腿软的怂蛋,心里一阵嫌弃。窝囊废,根本就指望不上。

    “闭嘴,你在这守着尸体,哪儿都别动。”

    说完廖飞从口袋里掏出一一对鞋套穿上,直奔卧室,把留在床上的手机拿走,又问了张文强她背的什么包回来,伍恬的证件全在背包里没拿出来,正好不用他再费劲儿找了。

    廖飞把电话扣掉电池折断电话卡,一股脑把东西全塞进包里封好。

    二人等了一阵儿看外面没有动静,廖飞一手把没有了生命气息的伍恬扛上肩头,招呼张文强赶紧离开。

    201大门轻轻闭合,二人趁着雨夜毫无声息地离开。

    大雨不断洗刷城市,水流沿着城市排水系统流入绵江,江面翻滚水流湍急,呼啸东行。

    在浓重的黑幕下,一辆黑色轿车驶过跨江大桥,车窗口突然飞出一个小背包,呈抛物线落入滚滚江水中,瞬间被淹没。

    “飞哥,这尸体怎么办……咱们抛尸吗?”

    “抛你妈,你他妈是傻逼吗!”

    “那……那怎么办……”

    “拿回去做标本。你就当什么事儿都没有。找不到尸体,警察永远找不到你头上。封好你那张嘴。”

    “诶!诶我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