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 24 章-跑,-
跑,

24.第 24 章

    “伍小姐, 请坐。”陈律师西装革履,态度温和, 周身一派谦和礼貌。为人也不啰嗦, 直接开门见山。

    “受江先生委托,今天约您来, 是想商讨关于江先生对您生活学业资助一事。”

    伍恬闻言瞬间瞪圆眼睛惊愕不已。

    “你说什么?资助我?”

    “没错。”

    陈律师温和有礼, 但也许是伍恬太惊讶了,弄得他笑容有点迟疑。

    “你不知道?”陈律师下意识好像想通了什么, 又恢复到专业状态:“抱歉,我以为你和江先生之间有联系, 那我从头说起吧。是这样,江晟廷先生是天鸿集团ceo总裁, 也是我市著名的慈善企业家, 因为你家庭情况和在学业上突出的成绩,江先生愿意以个人身份资助你学业深造……”

    伍恬本来严阵以待准备看看江晟廷憋了这么久到底想干什么, 结果等到的居然是他资助自己的消息?

    “抱歉打断一下。”她看着对面的陈律师问道:“江……先生委托你找我只有这件事吗?没有别的了?”

    陈律师这回神情有点微妙了, 但秉着职业素养并没有多言。

    陈律师摇头:“没有。”

    伍恬:“……”

    ……

    周末各大写字楼冷冷清清, 偶尔有一两个苦逼加班党落寞的身影杵在栏杆边上抽烟。

    伍恬失神地坐在二十四小时便利店旁边的花坛边沿, 绷着脸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地阴郁气息。

    她就没见过江晟廷这么自以为是的人!

    她是想明白了, 这段时间江晟廷根本就没把她的建议当回事,或者说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不论是领养小毅, 还是对她的补偿。完全在按照自己的想法走。

    她跟这人没法沟通。江晟廷如果在她面前, 她不保证自己会不会打死他!

    “有病, 他绝对有病,神经病!”

    伍恬越想越无语,心底的叛反因子彻底激发。忿忿掏出手机,几个深呼吸后坚定拨通一个沉寂已久的号码。

    嘟……

    “emma,我是tian。”

    “哦~!亲爱的,我真想你们,你和felix现在生活的好吗?”

    “谢谢您,我和小毅相处的都很好。”emma暖阳一般的声音暖和了伍恬的心绪,她轻声道:“不过我们最近遇到一个大麻烦,想寻求你的帮助……”

    伍恬把小毅的身世以及他们现在面对的问题大概跟emma说了一遍,emma仔细听完在电话一头惊呼怒叫,她实在是没想到可怜的felix有这种坎坷的身世,还遇上一个强盗父亲!

    “天啊这个恶魔!他要把孩子抢走!”

    “tian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我马上联系儿童发展保护协会。这种强盗行径,绝对不允许发生在上帝的面前!”

    “emma,真的谢谢你。”

    伍恬感激地挂断电话,抬起头,烈日从云后缓缓移出,脚下阴影如潮水退散。

    她本以为江晟廷这种出身家教的人,最最起码会懂得分寸。但是她低估了他的冷血程度。

    事到如今,她跟他没什么好说的,他就等着传票吧!

    伍恬干了一把大事儿,情绪冲撞的身上一阵冷一阵热。她用力握拳再松开甩了甩手,吐出胸腔浊气挺起胸膛往家走。

    出来这么久,她家小朋友该起床了。结果想什么来什么,口袋里的电话叮铃铃作响,小毅的名字跳跃在屏幕上。

    “喂?小毅,睡醒了吗?”

    “小姨妈,你去哪儿了?为什么不在家呀?”

    小朋友声音里还带着刚睡醒的迷蒙,软软糯糯像一团甜糍粑。

    她临出门前到隔壁张奶奶家,请张奶奶帮忙看一会儿小毅,估计小朋友这会儿正起床没看到她才打电话。

    “我马上到回家了,给你买珍珠奶茶。”

    “等你哦~”

    ……

    伍恬回到家之后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就好像她只是临时出去办个小事顺便给小毅买了杯奶茶。

    小毅对她投喂的一切食物来者不拒,两只小手捧着奶茶,嘴唇圆圆脸颊鼓鼓像只吐泡泡的小金鱼。

    小毅漂亮的眼睛随着小姨妈忙碌的身影左转右转,小脚丫像是小狗愉悦的尾巴似的晃一下,再晃一下~

    今天他和小姨妈一起参加运动会赢得了小红花,小姨妈又给他买了好喝的奶茶,今天超开心的!

    *

    emma的速度非常快,仅仅一晚上的时间,隔天伍恬就收到了回应。emma打电话来通知她说儿童保护协会需要她亲自去一趟,并带上手上能证明江家强行领养孩子的证据和小孩的出生证明血型验证书等等。

    伍恬当下同意马上赶去美国,她跟学校请好假,带小毅跑到医院做了一回加急验血,在两天之内把所有事情准备就绪,最后把孩子托付给张奶奶帮忙照顾几天。

    这是和小姨妈一起生活后她第一次出远门,小毅看着忙碌的伍恬,心里充斥着浓浓的不舍和不安。

    临别前她家小朋友用力抱住她,嘴巴撅得能挂油**。

    “你要走多久?还回来吗?我睡不好怎么办。”声音可怜地像只小狗。

    “当然回来呀。”她伸手轻轻抚摸小毅的小脑袋,小朋友最近的头发长长了点,寸头变成初春的小草坪,软绵又细嫩。

    “小毅,小姨妈去美国办点事情。过两天就回来,你在张奶奶家乖乖听话,乖乖吃饭,跟宋博文一起上幼儿园好吗?”

    小脑袋蓦然埋在她脖颈里,温热的呼吸像小刷子一下下扫过锁骨。

    “每天的信息要按时发。”

    “当然啦~”

    “忙完就快点回家。”

    “一定哒。”

    “你保证哦。”

    “嗯!”

    *

    时隔两月,伍恬再一次踏上大洋彼岸的土地。这一次她的目的更明确,只有一个目标,就是起诉江晟廷。

    伍恬到美国后第一时间找到emma,emma身为小毅曾经寄住福利院的院长,对儿童的保护和重视已经成为一种精神共识,尤其是她接纳过的孩子,得到伍恬的求救她就表示坚决会帮助小毅捍卫儿童的权益。

    二人一刻不停一起动身到本州的儿童保护协会。

    在美国,别的先不说,各种工会、公益组织是活跃效益最显著的。伍恬在协会委员面前把从当年索菲亚医院弄错出生手环,到前不久江家妄图蒙蔽儿童以养子身份接回江家,并且私下许诺条件引诱她放弃监护人权利的事情一五一十陈述清楚。

    协会委员听得一直皱眉,简直就是恶魔!

    “tian,你放心,我们一定会为保护儿童权益竞争到底。”

    伍恬点头感谢:“谢谢你们。我不反对小孩认回亲生父母,但江晟廷这种欺瞒行为会对小孩子造成伤害,我希望最终判定他的人品不具备监护资格。”

    他们看过伍恬提供的资料之后,立即联系了索菲亚医院。一开始医院院长有些难以启齿,但还是承认了当年的错误,并表示愿意提供两位孩子的出生证明。

    但这远不能满足保护协会的负责人,他们的战斗力非常强,在索菲亚医院承认错误之后,坚决要他们在医院网站更新一则道歉声明,否则就起诉吊销医院执证,这种不能坦然面对过错的医院,不配服务公民。

    医院方表示他们已经接到孩子父亲起诉传票并且老实交过罚款了!你们这样不合法!

    协会表示罚款是应该的,道歉是必不可少的,不道歉就在互联网上曝光你们!还会去你们医院门口举大字报喊口号!

    索菲亚医院:“……”

    隔天,在索菲亚官方网站左下角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更新了一条道歉声明,在煎熬中挂了整整三天才撤下去。

    协会成员对战医院大获全胜,下一步就是远在华国的江家。美利坚人民骨子里就流淌着搞事基因,他们可不管你是多大的老板多有名的企业,如果你是总统他们搞起来更来劲。

    伊利诺伊州系法院一纸书函直接打到大使馆,起诉该国天鸿集团总裁精神虐待美籍亲子。江晟廷蓦然收到大使馆法务部门传唤,当头一棒打个措手不及。

    而同一时间,不知道哪方面出现差错,国内数十家小作坊媒体统一爆出天鸿集团时任总裁江晟廷的惊天丑闻!

    《美网爆天鸿集团ceo虐待亲子》

    《震惊!天鸿太子爷早年留美玩弄女学生,这到底是任性的毁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完美的假象,江晟廷美国私生子曝光!》

    ……

    在伍恬不知道的情况下,h市江家已经进入了舆论的中心……

    而此时,她正在机场给她家小朋友打电话呢。

    “小姨妈,你要回来了吗?”

    “对呀宝贝,你乖乖睡一觉,明天就能看到我了~”

    “哇哦!~小姨妈,我好想你啊~”

    “我也是-3-”

    *

    啪!

    江老爷子愤怒地把一叠报刊杂志摔在桌上,最上面一本醒目地写着“惊爆!天鸿集团ceo被拘美国!”

    “这些乱七八糟的消息怎么传出来的?你给我解释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佛性多年的江松鹤难得发这么大火,在他对面站着的江晟廷满面寒霜,眼下的杂志封面给他p了一个牢笼枷锁,大量不实言论捏造他此时已经被美国警方逮捕锒铛入狱,天鸿集团岌岌可危。

    他抬眼看怒发冲冠的父亲平静道:“美国儿童保护协会对我提起诉讼,以精神虐待亲子的理由。”

    “什么?”江老爷子表情有一瞬间的错愕。江晟廷继续道:“前段时间忙星锐的收购抽不开身,那个孩子的事暂时没顾上,被那女孩子去美国儿童协会告了。”

    他最近确实很忙,今天才刚出差回来,前脚刚到公司,后脚大使馆的传唤就来了。他也是才搞清楚原因。

    “这次事件背后有人操控,明显冲着我来的。我已经派人调查,这些媒体……”

    “你等等。”江松鹤正过身体严肃地看着自己冷静到可怕的儿子:“你说这是因为那家的孩子去美国告你了?”

    江晟廷:“……嗯。”

    江松鹤:“她为什么告你?你做什么了?”

    江晟廷眼底闪过一丝烦躁,僵硬半秒把和伍恬之间的事情说了。

    “这就是你的处理方法?认回来就是了你搞什么?晟廷你是怎么想的!”

    江老爷子听到这些消息的时候气炸了,他一直以自己的儿子为骄傲,这么多年,他不论是工作还是家庭都协调的非常好,他本以为——

    突然,江松鹤浑身僵住,他发现自己忽略什么。晟廷有点太过冷静了,这种表现……

    “晟廷,你有多久没去看医生了。”

    江晟廷瞳孔瞬间紧缩,下颚绷成尖锐的弧线,敛眉沉默,手背无端跳起青筋。

    江老爷子看到他的样子,心口无端一痛。

    这么多年,他本以为晟廷没事了……

    江松鹤沉重地叹了口气——

    “把那女孩的电话给我,我好好跟人家说。”

    江晟廷眉头皱起:“爸……”

    “晟廷,你越是这样逼自己越好不了!”

    江松鹤安抚地轻拍江晟廷的肩膀低声道:“你最近太累了,休息两个月好好调养,明天我就回公司。”

    “爸”

    “不要说了,把电话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