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 21 章-跑,-
跑,

21.第 21 章

    啪!

    赶在江晟廷说话前, 伍恬抢先挂断电话,手机被用力扣在茶几上发出一声清脆的碰撞。

    伍恬拍拍狂跳的胸口, 才发现手心溢了一层密汗。

    太刺激了,她居然怼了一位集团董事长!

    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跟人红脸。很好, 开局就挑战王者,她都要佩服自己的勇气了。

    伍恬甩了甩因为紧张有些发麻的手臂,一帧帧在脑海里回放刚才说的话,确保态度足够强硬、逻辑足够缜密、气势足够震撼,全方位多角度表明立场, 跟资本势力斗争到底。

    回想起来还有些小激动呢, 肾上腺飙升, 脸色可见地腾红。

    太厉害了有没有!

    她憋着一股气准备了一晚上加一个上午, 就是要让江家看到她的强硬, 别以为他们势单力薄就不放在眼里,领养绝对不行。

    一个普通、甚至连大部分国语都说不明白的孩子突然以养子身份入住豪门,只想着他会获得别人梦寐以求的资源,怎么不想想这背后要承受多大的压力呢?

    我家的小朋友, 你们不疼,我来疼!

    水龙头哗哗作响, 一双细白的手在水流下闪过润玉般的光泽, 镜中的少女皮肤白皙,眉眼如黛, 五官并没有多出色, 难得的是一双眼睛灵动秀美, 瞬间点活了整个人。

    经过这么久,伍恬已经很好地适应了新的身体,从最开始的陌生恐惧到现在像正常女孩子一样照镜子臭美,她现在心情巨好,看自己哪哪都好看,头上插个竹蜻蜓就能飞上天。

    伍恬仔细洗了把脸,趁着这股自信buff打算出去给她和小朋友添一身新衣服以作庆祝!然而仅仅十几分钟,这股自信在她看到银行卡余额时像撒了气的气球,嗖地一声泄了气。

    贫穷使人清醒,清醒使人焦虑。

    伍恬灰溜溜回到家打开记账本,一边算账一边仔细思考未来的打算。

    本来她当初带着小毅回来时做好了在h市扎根的打算,最基础的原因是他们在这有房子,其他的教育医疗物价等等,在解决了住房大头面前都显得可以接受。

    万一哪天运气好等到这边拆迁,她和小毅就翻身农奴把歌唱,荣升拆二代了呢。

    原主本身是h大英语系的高材生,h大是综合大学在本市还是很有号召力的,原主大学两年一直闷头学习,什么会计证计算机证普通话证教师证营养师证,总之宁可错杀不可放过,能考的证她都考了。

    伍恬看着面前摆成一排的证书,犹豫半晌,拾起教室资格证。

    以h大的背景,如果一直读到研究生毕业,本市重点中学的老师应该没问题。

    稳定,待遇好,福利好,有假期,她左思右想觉得当老师真的挺不错,对她和小毅都好。

    想通这点伍恬又开始计算现在手上剩下的钱。

    原主这些年勤工俭学,奖学金再加上伍薇打的生活费,满打满算存了小两万块。伍薇当时给她留下十万,不过去美国处理后世花了大一部分,还剩下三万多。

    所以她现在手上的现金有六万块,除了这点钱,他们就只有这一栋房产。

    伍恬看着**裸的数字,才真的体会到什么是一穷二白。

    “哎。”

    *

    “叮铃~”

    特制的闹铃声突然打断沉思,伍恬抬眼看墙上的吊钟,到了该去接小毅下课的时间了,想到这伍恬记起要给江晟廷邮寄毛发做亲子鉴定,早上她把小毅落在枕头上的头发用一个小塑料袋装好放了起来,正好接孩子顺路去老邮政邮寄同城快递。

    说是同城快递,但是她去的时候已经快到下班时间,明天才会送达。

    伍恬看着手中轻薄的快递单纠结要嘴唇,又陷入了一个难题当中——

    她得通知江晟廷一声。要不身为集团总裁,她的快递不一定能送到他本人面前吧……

    一想到要再联系江晟廷,伍恬就一阵发怂。今天凭着一股恶气刚恶狠狠怼完人,现在冷静了满脑子都是江晟廷冷漠疏离的模样。她也不了解江晟廷具体什么为人,万一是个小心眼的,他这种身份,随便动动手指就有一群人帮忙解决她。

    伍恬冷不丁打了一个激灵,一阵阵后怕,她是不是一不小心惹了麻烦了……?

    冲动一时爽,事后火葬场。

    纠结忐忑来回踌躇,眼看着马上就要到幼儿园,伍恬深吸一口气还是点开江晟廷的号码暗搓搓编辑了一条信息。

    反复确认没什么问题,一咬牙一闭眼,点击发送。

    看着显示送达的绿色对勾,伍恬羞愧掩面。

    哎,我是真的怂。

    “小姨妈!我在这里~这里~”

    突然冒出的熟悉声音,伍恬讶异抬头找了一圈发现小毅正隔着一层护栏在幼儿园里冲她用力招手,对上目光后更是兴奋地跳高高,转头就往幼儿园门口方向跑。

    在他身后一个穿着白色小裙子丸子头的可爱萝莉见到小毅跑开也跟在后面追过来,一边追还一边软糯糯地叫:“成毅,你慢点跑。”

    什么情况!

    小朋友一头扎进她怀里,紧接着收敛笑容噘着嘴问她:“今天你好慢啊,马上要两个十分钟了!”

    “啊!”伍恬惊讶地看手表上的时间,路上磨磨蹭蹭一直想事情居然拖了这么久,怪不得她家小朋友都等着急了。

    “我刚刚办了点事,不好意思让小毅等我了。”

    这时那个丸子头小萝莉终于跑了过来,停在他们两步外距离,有点拘谨地瞪着大眼睛跟她打招呼:“阿姨你好。”

    伍恬笑:“你好~”

    内心:qaq我都是阿姨了……

    小毅牵住她的手,转身面无表情对小萝莉说:“这就是我同桌,所以你找别人一起坐吧。再见余蔓蔓。”

    说完拉着她就往家走,留下一脸垂颜欲泣的小萝莉气鼓鼓跺脚脚。

    ——

    “叮。”

    一声清脆的信息提示音透过口袋顺滑的衣料发出,江晟廷点开查看,在看见信息署名时身体有一个轻微的停顿,太过短暂并没有被身边的妻子发现。

    “晟廷,这件礼服我真的不显胖吗?一会儿要陪小奕去参加小朋友主题生日宴会,不合适我再找一件。”

    温乔穿着希腊神话风格的薄青色渐变纱裙,她面容精致温婉,肢体现场,佩戴上金枝头饰,宛如温柔美丽的该亚女神在世。

    江晟廷随意收起电话,微笑摇头:“不会,很适合。不过你现在身体不方便,让阿姨陪小奕不就好了。”

    温乔温柔地轻抚小腹:“不会啦,已经三个月很稳定了。别的小朋友都是妈妈陪着,我会注意的。”

    温乔现在怀孕正好三个月,肚子里是一对龙凤胎。当初时奕小朋友受伤,温乔过于伤心自责,低血糖昏倒才发现的。

    怀孕后温乔满身洋溢着温柔的音符,这次怀孕其实并不在他们的计划内,但肚子里的宝宝们,还是让她在意外之余满心欢喜。当初生小奕的时候身边没有丈夫在一直是她的一个遗憾,所以这次有了孩子,她格外期待。

    “还是小心些,你这次比较特殊。”

    “嗯。放心啦~”

    江晟廷亲自把妻子和儿子送到宴会场所,随后回家去书房开视频会议,批阅文件,等一切有条不紊地忙完,他才再次拿出手机看那条信息。

    江晟廷面无表情看完,通知秘书明天有一个他的快件,收到后直接送到办公室。再然后便删除信息根本就没打算回复。

    他按了按紧绷的眉心。

    “幼稚。”

    等体验过生活的困难,就知道面对现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