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 20 章-跑,-
跑,

20.第 20 章

    第二天一大早小毅还在睡觉, 伍恬轻悄悄起身,为沉睡中的小孩拉好被子, 悄无声息离开小卧室。

    窗外的天还一种没熟透的暗淡,伍恬深吸一口清晨的空气, 再睁开眼,浑身斗志昂扬。

    昨天思考了大半夜,对于江家,她决定拿出强硬的态度,斗争到底!

    清晨六点的街道已经不冷清了, 来来往往不少上学上班的车辆行人。伍恬准备沿路去各处小报亭专门买财经报和财经杂志, 先了解江家的具体情况,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出了小区南方两百米左右就有一个报亭点, 花镜老大爷身穿天蓝色背心悠闲地坐在里面, 窗口还放着一锅茶叶蛋卖。

    “大爷,有没有关于天鸿集团财经杂志和报纸啊?”

    大爷透过老花镜抬起眼皮瞅了她一眼慢悠悠道:“要天鸿财团还是要江晟廷专访?”

    “……都要。”

    结果大爷直接就从凳子底下抽出一沓整理特集卖给她。还不光光是财经杂志,其中夹了一半的八卦娱乐!

    “喏,都在这了。”大爷啜了一口茶水笑道:“你们这么大的小姑娘看什么财经杂志啊, 都是奔着人大老板来的吧。京圈四少港台名媛的要不要?最近挺火的,杂志都脱销了。下期要预定吗?一块押金给你留一本。”

    伍恬被这一系列操作秀得目瞪口呆, 忙摇手掏钱结账:“不了不了, 我就想了解天鸿,谢谢您了大爷。”

    大爷不知道是心情好还是因为她是大客户, 给打了个九折, 找零钱的时候笑呵呵来了句:“小姑娘还是个唯粉。”

    伍恬:“……”

    大爷!您有点时髦啊!

    伍恬本来计划多跑几个报点, 结果第一站就让她满载而归,那一大摞杂志少说也有六七斤,她这小身板也拿不了再多了,抱着这堆杂志当即决定打道回府,路过包子铺时闻到香味,顺手买了三个大肉包子勾在小指头上带回去。

    锅里的粥已经煮好,小毅也刚好起床,她像平常一样督促小毅穿衣洗漱,跟小毅一起吃完早餐然后收拾好亲自送小朋友去上学。

    幼儿园一般七点钟开门,正好赶着上班族送完孩子去上班。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小毅今天再去幼儿园已经是昂首挺胸,再佩戴上一朵小红花,妥妥的社会主义接班人。

    只是在进去幼儿园要跟她分开时,小朋友还是表现出了不舍:“你要记得给我发信息哦。”

    伍恬昂首立正三指朝天:“保证完成任务!”

    目送一步三回头的小朋友走进幼儿园,直到彻底看不见,伍恬才转身回家,回家就迅速进入状态翻看那些杂志,了解天鸿集团相关信息。

    天鸿集团属于全国范围龙头企业,名扬海外,而身为集团董事长,江晟廷是绝对的名人。而且此人出名到具有了一定的明星效应,没看都有“专栏”了。

    在报亭买的这堆杂志财经方面的还真不多,伍恬先翻了两本,讲的都是战略规划经济方向等等等一些高深的问题,看得她云里雾里。反倒是那些八卦娱乐五花八门,正规专访、小道消息应有尽有,先别管真假,最起码她看得懂啊。

    伍恬这时不由对大爷发自内心产生一丝敬意。

    要不说术业有专攻呢。看看大爷这业务能力,太优秀了!

    伍恬这一看生生看了一整个上午,闹钟响的时候才从杂志堆里挣扎出来,给小毅发好短信,又吃了点早上剩下的粥果腹,伍恬重新坐回书桌前整理这一上午所得的信息。

    天鸿集团比她想象中的要大,江晟廷年纪轻轻能做到这种地步堪称商业巨擘,业务能力不用质疑。从那些正规专访中能发现,江晟廷本人行事风格雷厉风行,一针见血,对于家庭非常保护,人人都知道他有一个心爱的妻子和可爱的儿子。

    花边新闻差不多都是捕风捉影了,最大胆的也就是说疑似亲密友人但连同框亲密照片都没有。伍恬估计这种身份,就算是真有什么事也没人敢报导。

    意外收获是顺带连他的妻子温家也做了个了解。相对比江家的背景,温家就要普通许多,差距大概就是比尔盖茨和网吧老板的距离?

    温乔只是小富之家的女儿,家里开着几家连锁工厂,报导的照片能看出温乔长得很温婉漂亮,身材靓丽,在江晟廷身边永远都是小鸟依人的小女人姿态。和江晟廷的婚姻被称为当代灰姑娘童话。

    总之,整理完所有的资料。伍恬基本可以肯定,江晟廷就是典型的大资本男人性格,强势,有魄力,胆识过人,喜欢柔弱温婉的女性。久居上位习惯操控。

    江家作为延续几代的老牌富豪,该有的毛病一样不缺,她大概能猜测,江家要把小毅以养子身份认回去,有一部分原因是不想“丑闻”曝光。

    伍恬甚至产生了一个可笑的想法,他根本就不在乎小毅。如果不是看他们的情况太惨烈,他很有可能都不会出现,直接就把事情掩盖下去了。

    否则明明就知道了小毅先前生活的状况,在昨天谈论的过程中,却一点血脉相连的心疼都没有?

    这不是一个父亲该有的冷漠。

    伍恬知道自己的想法阴暗了,但是面对这样一个背景,她很难控制自己不乱想。

    对!没错!她很生气!

    女人生起气来最小气!

    伍恬站起身在客厅来回踱步,等感觉自己差不多酝酿好底气,双手握拳深吸一口气,拿起电话拨通名片上的号码。

    电流绵长的嘟声仿佛被拉长扩大,直到电话被接通,她才发现自己紧张地险些失声。

    “你好,伍小姐。”属于江晟廷低磁冷淡的声音从话筒传来,被扩大的有一些失真。

    “考虑结果如何?”

    伍恬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用力握了下,坚定道:“江先生,我仔细思考了一晚。但是抱歉,我不同意你的做法。”

    “……”

    开了头后面便水到渠成,伍恬从未如此冷静坚定地表达过。

    “抱错孩子这种事就像你说的,我们谁都不希望发生。但是事实如此,在从两个家庭角度考虑时,是不是应该重点关心两个孩子的内心立场,毕竟他们才是当事人。”

    “年幼并不是致命问题。五岁和二十五岁看到的世界不一样,那只是他们还没有彻底适应世界规则。可是五岁的孩子知道每个人都有爸爸妈妈。从最原始的细胞生态发展,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小毅很明确地表示不喜欢被领养,只要他不愿意,我就不会接受你的提议。”

    “我知道不管我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达到你的背景和成就。无法提供贵族式精英教育和生活。小毅从小就是个生活在普通环境中的普通孩子,如果你真的不打算认他回去,不如就让他一直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时奕……我能看出你和家人是真的疼爱,至始至终都不愿意他受到一点伤害。这点我真的非常感激。同理对小毅的疼爱,我也是一样的。”

    “你昨天说做亲子鉴定这个没问题,小毅的毛发我会邮寄到您的公司,署名我的名字。如果您改变主意了,请提前通知我一下,我会循序渐进对小毅解释,他很聪明听话的。”

    “江先生,这就是我要说的。”

    伍恬一口气把决定和心里的想法全说了出来,登时卸下千斤巨石,胸口的轻松仿佛飞满鲜花。

    在她说这些话期间对面一直沉默不语,直到此时,江晟廷冰冷的声音才凛然而发。

    “伍小姐,你有什么权利阻止一个孩子回到亲生父母身边。请你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像冰河上的刀尖,一字一句割在她的耳膜。就算看不见他的人,威严仿佛都能透过电流穿过来。

    “就凭我现在还是她的小姨妈,合法监护人!”

    对面传来轻微嗤笑:“恕我直言,年龄、单身,经济能力,社会地位、心理素质,你没有一项是合格的。说到底,你连自己都顾不好。小毅跟在你身边是在毁了他。”

    “你别瞧不起人!”

    “我说的是事实。”

    一股火瞬间冲到头顶,伍恬再也忍不住把从昨天到现在积压的怒气倾巢宣泄:“你难道不是在毁了他吗?!你就只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因为有血缘关系才想把小毅认回去,你不想让家人难过,不想让妻子难过,不想闹出丑闻,所以你觉得这是万全之策?他们都是你的家人,难道小毅不是吗?!你太自私了!”

    江晟廷声音瞬间冷了八度:“伍小姐,谨言慎行!”

    “呵呵,你这种大总裁运筹帷幄惯了。总秉持着以小保大,用最小的投入得到最大的产出。小毅在你那里是小,可是在我这是全部!再见!我先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