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 2 章-跑,-
跑,

2.第 2 章

    “恬恬,是奶奶啊,开下门。”

    门外张奶奶端着一个陶瓷大缸,热汽携着虾米和香菜碎的香气扑鼻而来。

    “这是奶奶刚包的馄饨,趁热吃。吃饭,出了再大的事儿也要吃饭。你年纪轻轻的不要跟身体过不去。奶奶也不问你出了什么事儿,我知道你是好孩子,前几年那么难都挺过来了,现在你也长大了。没什么过不去的。晓得不?奶奶一把年纪了,从小看着你长大,恬恬是最乖最懂事的好孩子,奶奶还等着看你嫁人哩。”

    张奶奶慈爱地替她抚顺颊边的碎发,伍恬眼眶发热用力点头:“我知道的张奶奶,谢谢您。”

    陶瓷缸里热气腾腾的混沌装了满满一大碗,伍恬坐在餐桌前细细品尝,温暖的从胃部扩散到四肢骨骸,仿佛向灵魂里灌注了热水,沉甸甸落在地面。

    张奶奶的馄饨皮薄馅大,入口鲜香,原主估计这几天就没怎么吃东西,一碗馄饨连汤带馅儿被她吃了个干净。

    伍恬用一顿饭的时间开导自己接受现实。一顿饭结束,身上的汗都流成河了。

    本就盛夏三伏,又是傍晚无风,电风扇吹得都是热浪。

    她热的昏头转向,感觉下一秒就会暴毙。循着记忆找出一套干净的衣服冲进卫生间,先用凉水猛拍脸和手臂脖子降温,撑着洗漱池喘息片刻,好算从中暑的边缘抢救回来。

    镜子里的少女浑身湿哒哒狼狈不堪,睫毛被水珠压得颤颤巍巍。她干脆卷起衣摆把湿衣服脱掉,从头到脚彻底洗了个澡。

    天气这么热,晒得水都是温的,伍恬斟酌了一下没敢用凉水,目前这种情况她不敢生病。

    哗啦啦的水声渐停,伍恬伸手抹掉镜子上氤氲的水汽,少女白皙的身体被蒸出粉色,骨质均匀,体型偏瘦,无一处不娇嫩纤细,如果不是知道刚过完十八岁生日,真的很像未成年。视线移向胸部位置,额……除了这里。

    现在还分辨不太出原主的长相,因为洗过澡之后,眼睛肿的快成馒头了……

    眼睛必须要冷敷一下,要不她真怕看不见明早的太阳。

    伍恬晃了晃有些发晕的头,一边穿好衣服一边去客厅冰箱的冷冻层想翻翻看有没有冰,结果整个冰箱里只有两根碎碎冰,一根荔枝味一根草莓味。她把草莓味那根拿出来,裹上一层薄毛巾贴在眼睛上,冰凉的触感从眼部传达到大脑,就像嚼了一口薄荷叶。热意瞬间靠边站。

    “呼——”

    伍恬整个人摊坐在沙发上,头枕着背椅,眼睛上贴着碎碎冰。电风扇每隔几秒吹过来,带起她宽大的衣摆,露出一小片腰肢,显得身躯更加娇小。

    晚上六七点钟,外面天色已经转淡,大敞的窗外飘来油滋滋的炒菜声和饭菜香,下班的放学的,本来安静的小区塘巷喧喧嚷嚷,恢复了热闹的样子。

    碎碎冰已经完全融化,敷的久了好像脸上都是草莓糖水的味道。伍恬试着眨了眨眼,镜子里的她有一双浅色的瞳孔,终于不再是一脸猪头样。

    她拿着洗好的碗敲响对面张奶奶家的门。两家门对门,三步的距离都不到。

    “来——了,谁啊?”

    一门之隔,爽朗的少年音伴随着一阵拖鞋踢踏地面的声音由远及近,伍恬想到来人心下有些迟疑,纠结一番还是没有离开。

    咔哒一声大门由里面打开,一位目测身高一米八左右浓眉大眼的男孩出现在她面前,伍恬飞快地扫了来人一眼便垂下眼睛。

    “晚上好,我来还碗。”

    “诶?伍恬你眼睛怎么了?”宋博誉声音拔高,惊诧不已地看着伍恬。伍恬低头也躲不过,宋博誉一米八的大个子含腰撅着屁股往她脸上死命瞧。

    “哇你不是哭鼻子了吧?本来就丑丑的这下更丑了,这可怎么办。”

    果然……

    伍恬无奈地听着宋博誉的戏谑,心里浮起一层不属于她的懊恼羞愤。

    这人是张奶奶的孙子,比原主大几个月,今年也上大二。俩人打小就认识,算是青梅竹马。伍家没出事之前,伍恬就是个乖乖女,宋博誉成天招猫逗狗跟多动症儿童似的,天性注定了他俩玩不到一起去。所以虽然青梅竹马,但见面都不带打招呼的。

    后来伍家出事,留下伍恬一个人在这里,张奶奶心善见不得这么糟蹋孩子,几乎把她当成半个孙女疼,耳提命面告诉宋博誉要保护恬恬妹妹,别让她在学校受欺负。本来伍恬就内向,张奶奶也是怕孩子受打击太大自闭,没事儿就塞钱给宋博誉让他带着伍恬出去吃个麦当劳啊冰淇淋啊什么的。

    就这样宋博誉屈服在零花钱的诱惑下,三五不时就找借口要带伍恬出门,其实出了小区就塞她几块钱撇开自己浪去了。

    不管过程怎么样,伍恬和宋博誉的关系总算有了实质性的进展,而且宋博誉虽然贪玩还总抱怨有个拖油**,人还是不错的,伍恬在学校受欺负,全是宋博誉出拳头替她撑腰。

    一晃眼几年过去,俩人还生活在一片屋檐下,宋博誉也还是改不了口头上欺负欺负闷葫芦的毛病。

    “怎么不说话啊?你不是又让人欺负了吧?我说你都上大学了,能不能硬气点!太给博哥丢人了。”

    “说吧,是不是暗恋哪个男生告白被拒了,还是跟哪个小姐妹吵架没吵过人家?”宋博誉低头打趣把脑袋要埋进胸口里的小丫头,她身上好像有股草莓味儿,头发还是湿的,散在肩颈处打湿了衣裳,隐约能看见淡蓝色肩带的边缘。

    宋博誉唰地移开目光,耳根有点热,靠着门框喋喋不休:“真是,8岁的时候哥哥罩着你,现在18了还不省心。你用的什么洗发水?”

    这都哪跟哪儿!

    伍恬兀自叹气,伸手把碗递过去小声说:“还你,我先回家了。”

    其实她的眼睛冰敷又休息一阵 ,已经好很多了。不过好很多并不代表完全消肿,现在还是红彤彤一片。女孩子天性都爱美,被一个男的当面说丑,她肯定没心情跟他瞎扯皮。

    况且……原主还喜欢宋博誉。

    这感情太复杂了,伍恬现在连自己都没适应过来,实在是无暇应付原主的暗恋对象。

    伍恬把碗塞到宋博誉手里转身就想回家,结果头上一沉,宋博誉大手扣着她的头阻住她离开的脚步。

    “你不开心?不是真的被人欺负了吧?”

    宋博誉的声音有点认真,伍恬从他手底下脱离,依然垂着头,心下有点浮躁随便找了个借口:“没有,我、我脸上过敏了……”

    “你怎么这么娇气啊,买药了没?本来就丑再耽误就毁容了!”

    “嗯,买了,不会毁容。”

    就在这时张奶奶过来解救了伍恬的窘迫。张奶奶雄赳赳气昂昂地过来在宋博誉结实的小臂上拧了一把,熟练程度可见操作之频繁。

    “臭皮猴子,别欺负恬恬!这么大了还不让老太太我省心,你那张嘴就除了吃饭就没有用对的时候!”

    “奶!我什么时候欺负过她啊,我这不关心她嘛,您不能有了孙女就不要孙子了吧。”

    “不要了不要了,你快回你家去吧。”

    “我不!今天就奔着您的鸡翅儿来的,吃不完打死我也不走!”

    有鸡翅没志气的宋博誉一溜烟窜回饭厅,他奶能过来,就说明鸡翅上桌了!

    宋博誉回头看了一眼在门口跟奶奶说话的小丫头,偷偷伸手在鼻子下认真嗅了一下。

    咦?没有草莓味儿。

    *

    “奶奶,我来还碗的。馄饨真好吃,我都吃光了。”伍恬乖巧地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面对张奶奶的时候她要轻松一些。

    张奶奶看她身上干干净净,头发还是湿的,比之前魂不守舍的样子强多了,想来小姑娘自己哭了一顿想开了。

    “吃饱了没啊?奶奶晚上炖了鸡翅,你再进来吃点!”

    伍恬忙摇手:“我真的吃饱了,谢谢奶奶。您好好吃饭,我先回去了。”

    这时正是下班点儿,楼道里三五不时就有邻居下班回家,邻里邻居住着见面都有三分笑,伍恬不敢说太多,总怕一个不慎会被别人发现自己是假的。

    大门在身后合上,她靠在玄关闭眼长舒一口气。

    用别人的身份活着,真的是一件心理压力很大的事情。张奶奶和宋博誉都是贯穿了原主十八年人生的人物,在他们面前每说一句话,每做一个表情,伍恬都心惊胆战。

    看穿越小说那些主角能那么快就摆正身份进入角色,伍恬此时此刻只能说一句,你们都是练过的吧!

    她这个心理素质,怕是要适应一段时间。在没有摆正心态之前,还是少跟熟悉的人接触吧。

    这间房子在大一的时候被收回来,面积不大的两居室,坐北朝南。距离学校不算远,原主大一下能走读之后就回到家里来住了。

    这几天家里都没有打扫,积了一层薄灰。伍恬是个遇到难题就喜欢让自己忙起来的人,五指顺头发在脑后挽了个辫子,决定就从打扫卫生开始。

    她回到卫生间把换下的脏衣服泡好,接了一盆水开始清扫家里。才刚把明面擦完这么一会儿功夫,鼻尖额头上已经挂了一层汗珠,颤颤巍巍汇成一溜。

    伍恬用力喘口气去卫生间擦脸,原主易汗体质,简直就是个水做的人。

    收拾到座机附近,她发现电话线就垂在地上,怪不得打不通。

    等她把所有角落都打扫的纤尘不染,窗外天已经全黑了,楼下昏黄的路灯映着攀枝错节的电线和枝叶,虽然逼仄杂乱,但这就是生活本来的样子。

    楼下有晚归行人说话的声音,隔壁电视机的声音站在阳台听得很清楚,看不见的草丛里虫鸣啼叫。

    到处都热热闹闹的,只有她这里,是安静的。

    15瓦的节能灯散发着没有质感的冷白光,整个客厅都染上了一层砂砾,伍恬站在玄关处凝望整间房子,天气依然闷热,与房子外的喧嚣相比,这间屋子让伍恬又怕又爱。

    静的可怕,又静的安全。

    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怎么样了。是死了,还是被穿了,亦或者是她跟原主进行了交换人生?

    如果死了,她妈妈和弟弟该多伤心……

    想到这鼻子又忍不住开始发酸。

    她继承了原主的全部记忆,知道这个世界的历史是没有元朝的,可能历史上某位穿越大士煽动了蝴蝶翅膀,但是最终的结局殊途同归,世纪初的天朝依然只是发展中国家。

    黑夜静悄悄地,她安静地看着客厅里的老式座机电话。几经犹豫,最后狠狠一闭眼拿出破釜沉舟的气势,坚定地按下一串记忆里根深蒂固的家庭号码。

    “嘟、嘟、嘟、”

    电话响了五秒。

    “喂?”

    伍恬在意识到电话被接起的一瞬间,心提到了嗓子眼,太过紧张以至于出现耳鸣。

    “喂?你好?请问是哪位?”这是一个温柔的女生,嗓音柔润,没有口音,能感受到她声音里的善意。伍恬想,她一定是个漂亮女人。

    “你好。请、请问,是伍恬家吗?”她小心翼翼地声音都在发抖,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希望听到什么答案。

    “不是,不好意思你打错了。”

    “……”

    她说不是。

    伍恬睫毛颤抖,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

    “那么,再见?”

    “哦哦……谢谢,打扰您了。再见。”

    “不用客气,再见。”

    “再见……”伍恬无神呢喃,电光火石之间胸腔处仿佛砰地一声炸得她眼前一片琉璃,她急切挽留这位温柔的女士:“不好意思等一下!”

    “请问、请问你那里附近有没有一家姓伍的人家?男的叫伍智群,女的叫闻兰。家里有两个小孩,姐姐叫伍恬,弟弟叫伍晨……他们、他们一家人住在尚水街128号,爸爸妈妈一有空就喜欢带孩子去踏青……弟弟总喜欢揪一楼杨伯伯养的花,可是他长大就揪了,他对姐姐很好的……妈、妈妈她……”

    听筒里传来盲音,另一头早已挂断电话。伍恬抱着听筒泣不成声,片刻后低垂下头,轻轻地把电话扣回去。

    此时此刻她和原主融为一体,她们都一样,在这个世界孤身一人。

    腿上的五分短裤氤氲开一片湿濡,正在不断扩大。伍恬咬紧嘴唇想把哽咽全部憋在身体里。

    瘦小的身体蜷缩成一团,恨不得融入到黑夜里。

    就在这时——

    “叮铃铃——”

    伍恬瞬间接起电话,仿佛在期盼一个不可能的梦。

    “喂!”

    对面没有声音,只有她的鼻息哽咽。

    “喂!是谁?”

    结果让她没想到的是,对面是一个小孩子稚嫩的声音,说着一口并不流畅的普通话。

    “小姨妈,你在哭吗?”

    “我是,fel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