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 19 章-跑,-
跑,

19.第 19 章

    当一个幼儿园小朋友发现了玩水的乐趣, 那就是一场灾难。夏天的衣服本就轻薄吸汗,小毅哗啦啦几脚下去……

    伍恬扶额, 还洗什么脚啊?直接去浴室洗澡吧!

    浴室隔着一层薄薄的推拉门,洗澡就唱小星星的小毅完全沉浸在愉悦当中, 秉承着她家小朋友“男女有别”的世界观,淋了一身洗脚水的伍恬还得在门口排队,等她家小朋友洗完再换她进去……洗头。

    “小姨妈,我洗好了!”

    “那我进去咯。”

    水温适中,小毅乖乖低下头, 托在手心的小脑袋像颗大号猕猴桃。

    早先小毅的头发有些长了, 伍恬跃跃欲试自己代劳, 奈何手艺不佳剪得太毁颜值, 最后带着他去理发店剪了个寸头。

    寸头好啊!凉快, 好打理,最重要的是洗完不用吹头发!

    伍恬驾轻就熟三分钟搞定这颗猕猴桃。

    等她洗好出门,小毅正晃着腿趴在桌子上写算术题呢。

    “小姨妈,检查作业。”

    “好~”

    伍恬一边擦头发一边坐到沙发上给小毅检查算术本, 她身上有刚沐浴完的清新味道,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被热水蒸得粉嫩。小朋友还带着湿气的圆脑袋贴在她手臂上, 没一会儿就在睡衣上留下一块蛋似的痕迹。

    伍恬伸手挠了挠手臂。寸头哪都好, 就是有一点不太好,扎人。

    老师布置的都是非常简单的加减法, 最大没有超过二十的。伍恬两眼就扫完, 全部正确!

    “全对啦!你好聪明啊~”

    “嘿嘿嘿。”小毅笑成了月牙脸:“那我能看会儿动画片吗?”

    “可以啊, 我们一起看。”

    晚间有好几个台放动画片,小毅最喜欢看蓝猫淘气三千问,认真地眼睛都舍不得眨。

    伍恬整个人慵懒地靠进沙发里放空。万家灯火,市井人家。她身边有她可爱的小外甥。

    一切就是岁月静好的模样。

    如果没有今天突如其来的真相……

    ——我可能是成毅的父亲。

    ——希望以领养人的身份领养成毅,两个孩子在江家……

    ——你不是一个完美的监护人。

    ——伍恬,你太年轻了……

    那些话还言犹在耳,就像电脑网页病毒广告似的删都删不掉。伍恬目光失神看着墙壁,江晟廷疏离冷傲的形象浮现,高高在上的集团总裁,至始至终都是冷漠的。

    伍恬真的想不通,找回意外失散的孩子是喜事啊,这有什么好考虑的?

    居然还提出领养的要求,明明是跟自己有着血缘关系的亲生儿子,他……

    等等!

    难道……就是因为血缘关系?

    伍恬感觉脑中一声炸响,茅塞顿开。

    之前一直没反应过来,现在越想越觉得,也许这位江总,至始至终在意的只是“血缘”。

    在此之前,他们之间比陌生人还要陌生。但是因为有血缘关系,他觉得自己应该把这个孩子接回家,却并不希望他的突然出现打破生活原有的平静。

    就像古时候那些达官贵人啊,有天家血统的孩子不能流落在外,被接回家给个封号,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而且看今天他对她说话的态度和方式,严谨缜密,面面俱到。这人其实早就是计划好了,所谓的“谈谈”就是按照心里的计划下达通知。压根就没把她放在眼里!

    当惯总裁就可以随便对普通人发号施令吗!

    还两个孩子在江家都会得到最优裕的环境和最好的教育……

    说白了不就是在显摆他有钱有能力吗!万恶的资本家!

    还推荐我去常青藤学校?

    她像是那种为了前途出卖孩子的人吗!

    珍惜机会?

    是在施舍乞丐吗?!难道上不了名校她还能饿死吗!h大也是重点大学好不好!

    一旦有了偏见,江晟廷任何一句话和表情在她眼里都有问题,伍恬越想越生气,最后恨恨地捶自己笨!

    当时面谈的时候怎么没想到,现在脑袋里跟弹幕似的,又不能怼他一脸,有什么用啊!

    伍恬悔得直揪头发,开局一滴血,她不论是人还是气势上都败了,全程被江晟廷牵着鼻子走。

    啊啊啊啊啊啊气死我了!

    动画片正好演完,小毅疑惑地看着沮丧成蘑菇人的伍恬,凑到她面前伸出小手抚平眉心关心道:“小姨妈怎么了?头痛吗?我给你按一按。”

    “不痛,谢谢宝贝。”qaq

    她无声地叹了口气,把电视和客厅的等关掉,抱起小孩回卧室准备睡觉。

    小朋友圆鼓鼓的小脑袋凑到她脸颊边吧唧一口,然后愉快地爬上床钻进被窝,黑宝石似的眼睛灵动地眨呀眨,映着窗外月光熠熠生辉。

    伍恬趴在小朋友床头安静、仔细地看她家小朋友,心里突然就软成一团。

    “在很久以前呀,我的爸爸妈妈还在,大家都住在这间房子里。我和姐姐就住在这间房间,但是后来发生意外,我的爸爸妈妈都离开了。”

    小毅愣了一下,黑沉沉的瞳孔看着伍恬。伍恬双手垫着下巴微笑侧了下头:“小毅呀,我有时候会想我的爸爸妈妈,你会想爸爸妈妈吗?”

    “他们去哪了?不要你了吗?”小毅轻声问。

    伍恬摇头:“不是,他们因为很糟糕的事情没办法才离开了。”

    “哦。”长长的睫毛眨动,小毅突然转过头认真地问她:“小姨妈,我一直都不明白,爸爸妈妈不在身边,为什么就要找新的爸爸妈妈呢?一个人不是只有一个爸爸妈妈吗?”

    伍恬没想到小毅会对她说这些,她犹豫片刻,试探地说:“因为新的爸爸妈妈会照顾你,爱护你呀。小毅不喜欢吗?”

    小毅坚定摇头:“不喜欢。”

    “为什么呢?”

    “因为那是别人的啊,我又不是没有爸爸妈妈。”

    “虽然妈妈不喜欢我,我也从没想过换掉她。是她不要我的。”小毅的声音越来越小,含着难耐的低落,听在伍恬心里犹如刀绞。

    她爬上床把小孩子抱在怀里,轻柔抚摸小朋友的背脊呢喃:“妈妈没有不要你,她是去了天堂无法再回到你身边。”

    小朋友小小一只藏她怀里闷闷地问:“那我不要你去天堂。”

    “好,小毅不让我去我就不去。”

    简单的一句话瞬间把小朋友的难过驱散,他抬起亮亮的眼睛看着她笑:“我记住咯,骗我要长长鼻子。”

    “可惜我从没见过爸爸,小姨妈,你认识我爸爸吗?”小毅天真地看着她。

    伍恬胸口突然疼了一下。

    在小毅的世界里,父亲的角色一直缺席。

    “小毅有想过爸爸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钢铁侠!”小朋友靠在她胸口轻声说:“我妈妈以前说,爸爸去拯救世界了。”

    “哇,那小毅的爸爸很伟大耶~”

    “还好啦。我又没见过他。”

    小毅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困倦地蹭了蹭眼角,双手抱住她的手臂枕到怀里。

    “今晚想跟小姨妈谁在一起。”

    “好。”伍恬拉过被子轻轻盖在俩人身上,小朋友身体暖暖的,软软的,窗外银辉皎洁,怀里的孩子呼吸渐渐平稳,坠入梦乡。

    静谧的夜晚,伍恬轻散胸口浊气缓缓闭上眼睛。更加坚定了内心的想法。

    如果江家真的不打算认回小毅,那么与其让他以养子的身份生活在江家,不如从一开始就从未认识过的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