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 18 章-跑,-
跑,

18.第 18 章

    伍恬倔强地看着江晟廷,企图从他脸上找到一丝动容。

    但是他没有,这位高高在上的董事长细微地叹了口气,仿佛她是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我并没有限制你接触小毅,他回到我们家之后,你完全可以以亲人的身份时常来看望他。小毅将拥有更好的生活环境,疼爱他的亲人,谈何抛弃二字?我是做父亲的,怎么会伤害自己的孩子?”

    “可你不认他就永远只是养子!我真的不能理解,为什么亲儿子你不愿意认?”

    伍恬看着眼前威严的男人,半晌听到他毫无起伏的声音:“我的家庭情况很复杂,身为一家之主,我要对家人负责。”

    “看事情不能只看眼前,伍恬,你还是年纪太小了。我非常欣赏你善良的品格,也感激这段时间对小毅的细心照顾。听说你一直在争取美国交换生的机会。这方面我可以提供帮助,直接赞助你去读常青藤,你的优秀将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很多优秀的人,错过一个机会,可能就是一辈子。希望你认真考虑。”

    可笑,真的可笑!

    这一瞬间伍恬感觉自己被狠狠捶了一下,她涨红了脸想反驳,却千军万马挤在一起,以至于大脑空白,颤抖的唇只发出气流,短促炽热。

    空气凝滞紧绷到一个极点,二人不再多言。正僵坐时,伍恬的手机突然打破寂静,清脆的海浪闹铃是她订好提示该给小毅发晚间消息的时间。

    伍恬深吸一口气站起身,给小毅发送信息——

    随后她用所存不多的教养冲对面正襟危坐的江晟廷垂首鞠躬:

    “江先生,我该去幼儿园接小毅回家了,你给我些考虑的时间。”

    “好。”

    伍恬一刻不停地走出奶茶店,仿佛身后有野兽追赶一样。刚刚已经到达一个极限了,她怕再跟江晟廷相处下去自己会窒息!

    她都说不清自己为什么生气,那股子气焰越烧越浓烈,烧到她眼眶都发红。

    这种高烧的挫败感一直持续到看见自家小朋友才堪堪消退。

    小毅背着小书包,面朝门口乖乖滴坐在教室小椅子上翘首以盼,她一现身小朋友就看见了。大眼里蹦发出喜悦的光,像只小豹子似的扑倒她怀里。

    “小姨妈,你来啦!”

    “对呀,有没有超过十分钟?”伍恬蹲下身亲昵的抱着小朋友软软的身体左右摇晃两下,小毅咯咯地笑,头发像小刷子似的在她脸颊边上快速擦过几个来回。

    “你用了七分钟就到了!你好快啊~”

    “那是因为我迫不及待想见到小毅呀!”

    “迫不及待?是什么?”

    伍恬捏住他的软嫩嫩的小脸:“就是好~~~想好想好想的意思。”

    “哦!我也好~~~~~想好想好想小姨妈,迫不及待啦——”

    啵!一个软软的吻印在眼角边。

    伍恬笑着笑着,一小滴泪珠便挂上睫毛。

    她家孩子这么好,好到她想大哭一场。

    伍恬用力眨了几下眼睛,找李老师询问小毅第一天上幼儿园的情况。李老师说上午的时候小毅还比较拘谨,下午宋博文小朋友来学校了,活动的时候会在一起玩了,非常勇敢的孩子!

    就是一不小心惹哭了园里的小姑娘,然后两个孩子在老师的调解下互相拥抱和解,小姑娘破涕为笑,还说明天要给小毅带橙子吃呢。

    伍恬惊讶:“你又惹哭小女生了!”

    小毅偷偷撇嘴:她自己爱哭,关我什么事,╭(╯^╰)╮。

    了解完全部情况的伍恬和小毅跟老师挥手告别,牵着小朋友的手走出幼儿园,伍恬转身的瞬间顿了一下。她看到一身西装的江晟廷鹤立鸡群站在不远处,也不知道在那多久了,看到她们,江晟廷轻微点了下头转身离开。她清晰地看到江晟廷转身时落在小毅身上的目光,矜持而克制。

    江晟廷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便离开,伍恬松口气,却卸不下胸口的沉重感。

    “小姨妈,怎么了?小朋友敏锐地感觉到她的沉闷,抬起漂亮的小脸担忧不已。

    伍田打起精神:“没事。只是我刚才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我忘记买菜了宝贝。”

    “啊!”吃饭绝对是小毅关心的大事,一听说她没买菜就好像今晚没饭吃一样,紧张溢于言表。

    “那怎么办,我们没有吃的了吗?”小朋友愁皱了脸:“是不是我们太穷了?那我不上学了好不好?把钱留下来吃饭。”

    伍恬:= =!一时不知道他是为了不上学还是真的怕吃不上饭……

    “小毅,我要告诉你一个很恐怖的事。如果不上学,你下半辈子可能都吃不上饭了。”

    “啊!!!”

    那……那……

    小朋友进退两难,陷入了今晚没饭吃严重,还是以后没饭吃严重的世纪难题中。

    傍晚的火烧云把地面染成紫橘色,人行路两边的行道树繁茂生长,时不时抖落几片树叶,行人路过便调皮地追绕几步。

    小毅一直思考人生大事,等停下脚步,昂头发现面前居然是一个不认识的门面店。

    伍田双指擦出一个清脆的响指,指着面前的火锅店:“今天带你吃火锅!

    火锅,又是小毅没吃过的东西。

    面前上了一道道菜,肉丸、虾滑、毛肚、羊肉片……

    小朋友目不暇接,闻着隔壁传来的香味,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眼巴巴地看着伍恬涮羊肉。

    肉片轻薄有弹性,在滚烫地锅里一过汤,瞬间卷起漂亮的弧度,表面挂着红辣油,引人垂涎。

    闻起来好香啊,好像很好吃啊!

    在小朋友望眼欲穿的渴望眼神中,伍恬把肉卷送到他嘴边,嗷呜一大口——

    好吃好吃好好吃!

    小毅的瞳孔噌地亮了八个度!

    火锅!他记住了!

    伍恬全程代劳,把肉和菜都涮好一口口喂到小毅嘴里,火锅目前来说对小毅太危险了,她可不敢让小毅碰。某个小朋友只管张嘴,吃得个满身餍足。

    这一桌火锅伍恬点的菜品很丰富,其实以他们俩的饭量根本吃不完,但是她就是想对小毅好。

    尤其今天下午见过江晟廷,她更想对他好。

    伍恬明白自己钻牛角尖了,但她控制不住,头顶悬着达摩克里斯之剑,逼得她根本不敢抬头看。

    说什么顾全大局,根本就没考虑过小毅的感受!

    *

    小毅这顿饭吃的异常满足,火锅又打开了他的美食新大门。回到家摸着滚圆的小肚子,还在吧唧嘴回味。

    伍恬把打包回来没吃完的菜放到冰箱里,回头看见她家小朋友歪在沙发上一脸神往差点笑喷。

    “小猪八戒想人参果呐?”

    “嗯?人参果是什么?好吃吗?”

    伍恬失笑:“你看看小肚子都鼓成什么样了,还想着吃?”

    小毅害羞地捂住肚子:“我吃饱了,就随便问问,我不吃!”

    “想吃也没有。”伍恬说:“小毅,去把小板凳拿出来,我们泡个脚。”

    “嗯!”

    俩人吃火锅沾了一身味道,伍恬把换下来的衣服泡好,然后打热水准备和小毅好好泡个脚解解乏。

    哗啦、哗啦

    绿色塑料盆里盛了半盆温水,伍恬探手试了试温度觉得刚刚好。

    客厅正中的空地,一大一小屈膝对坐在小板凳上,四只脚一起泡在盛满温水的嫩绿色塑料盆里。

    伍恬的脚纤细白皙,脚踝到脚腕的线条像一块勾玉,润泽优美,莹白剔透。她撩起热水轻轻打在小孩子细藕般的小腿上,认认真真给小朋友洗脚和小腿。

    水波温热地打在皮肤上,像暖洋洋的浪花,小毅忍不住弹动十根圆鼓鼓的脚趾啪嗒啪嗒踩着水底,然后凑到小姨妈脚背上,用平滑的指甲刮她的脚背,不亦乐乎。

    伍恬抓住乱动的小脚丫报复地挠了挠,结果某个怕痒的小孩啪叽一脚踩在盆里溅起一盆水花,瞬间把伍恬淋成落汤鸡。

    顶着一身洗脚水的伍恬愣了……始作俑者还在那不明所以哈哈大笑。

    几秒后,201室传来崩溃的大叫——

    “我在给你洗脚!结果你给我洗了个澡啊!”

    “哈哈哈!小姨妈落汤鸡!”

    *

    另一处,精美的近郊别墅区。

    格局开阔的欧式书房被水晶灯照的通透明亮,江晟廷沉默地坐在真皮沙发椅上,目光深远盯着一处。维持这个姿势不动已经很久了。

    他在想今天见到的那个孩子。

    他只远远地看了一眼,那孩子很陌生,陌生到他的内心毫无波动。

    也许路上遇到他都不会看上一眼,可是他们却有血缘关系。

    “……”

    江晟廷烦躁地按住眉心。而立之年,居然让他遇上了这种事极度概率事件。

    他的孩子,他的妻子,他的家庭,甚至他的家族,全都会受到影响。

    他讨厌这种超出掌控范围的感觉。

    这件事让他非常烦闷。

    江晟廷点燃一根雪茄。星火朦胧,他眯眼吐出烟雾,纠缠着于半空中消散。

    一个小女孩,很好打发了。

    “叩叩叩。”

    “请进。”

    话音刚落,梨花木雕门被推开,江时奕小朋友挂着夹板吧嗒吧嗒冲他跑来。

    “爸爸~你该休息啦!~”小朋友凑到面前皱着鼻子上上下下吻了两下,突然捂住鼻子软绵绵控诉:“爸爸臭臭!”

    江晟廷剪断雪茄,温柔地摸摸江时奕小朋友的头说道:“乖,爸爸一会儿就去休息。”

    江时奕吐着舌头离开,关门前还专门探出头强调:“爸爸记得洗澡!晚安~”

    “嗯,爸爸记住了。宝贝晚安。”

    江晟廷眼底的暖意在小孩子离开后慢慢沉淀,最后化成一声沉闷地叹息。

    他们家的宝贝,居然不是他的亲儿子。

    这是他这辈子经历过嘴荒谬的事。

    手边的电话响起,江晟廷睁眼看到来电显示直接接起电话。

    “爸。”

    “今天去看到那孩子了?”

    “看到了。”

    “……他,怎么样?”

    “看着还不错,很健康。”

    “哎……”老先生的叹息透过电子音板传带上一丝沙哑的:“那边家人怎么说?”

    江晟廷走到落地窗前,大片的风扑面而来,他拉上窗户沉静地说:

    “成毅是我儿子,那边说什么都没关系。”

    “只要我想,他就一定会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