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第 17 章-跑,-
跑,

17.第 17 章

    “这件事我也是最近才确认的,虽然冒昧,但事发突然,我觉得我们需要亲自见面谈谈……”

    江晟廷的声音不急不缓,用一种冷静的态度揭开这段阴差阳错的真相。

    据他所言,当年他和他的妻子温乔之间因为一些误会,导致温乔独自在美国产子。几年前正值赴美生子热潮,不管是为了美籍身份还是为了合法二胎,大批孕妇涌入美国境内,高昂的费用和紧缺的医疗资源让一部分人看到商机,潜在的巨大资本促使一系列相关产业链的崛起,索菲亚医院就是在那时起打着人性化服务华裔孕妇的标语应运而生。

    当时的索菲亚医院里接纳了大部分华裔孕妇,温乔生产当日的产房爆满,四位产妇并排列来一同生产,其中就有伍薇。

    其中一位二胎母亲比较顺利先生下一名女婴离开,剩下三人还在努力,温乔和伍薇床位中间只隔了一米的距离,另一位难产几小时最后实在挨不住转去剖腹产,兵荒马乱之际,二人经历几小时的剧痛终于生下两名健康的男婴。

    新生儿刚一出生会被带上手环,上面有母亲的名字、床位以及性别。可偏偏就这么巧,温乔伍薇都是独自一人来医院产子,都是华裔女性,又都用的vivien这个名字,床号一个1,一个7,生产过后极度虚弱,老外看中国人大多数脸盲,在众多细不可微因素共同的叠加下,小孩就这么被带错了手环。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索菲亚医院对事故调查极度配合,事发后第一时间把档案资料整理清楚。当时同一产房接生的是有这两个男孩。只是在寻找伍薇的过程中耗费了些时间。今天刚拿到全部资料,我便来找你了。”说到这江晟廷稍微停顿了下:“对于伍薇的事情我很抱歉,请节哀。”

    奶茶已经彻底冷掉,杯底挤成一团的珍珠粒像一颗颗失焦的鱼眼,空洞沉默。

    伍恬愣愣地看着,她脑补归脑补,等真正从这位江董事长嘴里听到全部实情,还是被现实的耳光抽的头晕目眩,满身都是荒谬感。

    就像打死她都想不到自己会穿越一样,打不死的她又迎面被命运打了一拳。

    她天真可爱软萌懂事甜心无比的小外甥,居然不是她的亲外甥……

    难以言喻地复杂就像眼前那一坨浸泡在冷腻液体里凝固堵塞的黑胶,撑得她心口闷闷发胀。

    伍恬发誓,几辈子加起来,怕是都没有最近一个月的经历跌宕起伏。

    “你是怎么发现的?”沉默良久,伍恬轻声疑问。

    说到这个江晟廷的音色细不可微地柔软了一些:“小奕……他全名叫江时奕,是个非常优秀的孩子。前段时间在游乐园出了一场意外,去医院治疗时无意中发现的。是我和家人的疏忽了。”

    “意外?”伍恬惊呼。

    “不小心被护栏刮破手臂,幸好没有伤害筋骨,就是还要再带一段时间护夹。”

    听到没事伍恬轻轻送了口气,只想着没大碍就好,两个小毅/小奕都才五岁,都是她……

    苦笑,要不说真的巧呢,连名字都差不多……

    说到底她穿越前后都只是个还没进入社会的大学生,能鼓起勇气重新面对生活已经不错了,紧接着又经历这种“抱错”狗血桥段,以至于刚才大脑一片混乱,缓了好一会儿才找回理智。

    她抬头看面前周身气场弥漫的江晟廷,板正态度直视他的双眼问:“你来找我还有什么事情?”

    肯定不是只为了讲故事。

    伍恬的智商还是在正常线的,这位江总既然都坐到她面前了,肯定早就把她的家底摸清楚了,堂堂百亿高企领头人亲自来见她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原因不言而喻。

    他的目的是小毅。

    江晟廷闻言神色无动,却是第一次仔细打量眼前弱小的女孩。

    事关亲子,从最开始发现端倪他便火速展开调查。伍薇伍恬的家庭状况,以及双方各自在国内外的生活都详细地整理成资料摆在他面前。

    本来在他的设想中,小毅可能生活在一个普通家庭,毕竟赴美生子多少需要些成本,能留在美国的生活的也该应是有能力留下。

    但真相大相径庭,他没想到小毅居然生活在这种糟糕的环境下,生活困苦,母亲严重抑郁症自杀,被送去福利院最后居然还被毫无经济能力的姨妈接回国。

    他一方面对伍恬的身世表示同情,另一方面直接坚定了要接回自己儿子的想法。

    看到伍恬和小毅的照片他就在想,一个五岁的孩子,一个十八岁的孩子,加起来才二十三岁。这要怎么生活的下去?

    可是就在刚刚,这个他没放在心上女孩在沉默了十几分钟之后,很冷静地问他作何打算。

    能这么快整理好思绪,这孩子比他想象的坚强。

    他也就不拐弯抹角直接说:“伍小姐,我今天来,希望可以跟成毅做一个亲子鉴定。虽然结果已经预见,但是程序过程,对你、我以及我的家人都是一个交待,希望你体谅。”

    果然啊……伍恬安静垂下眼帘。

    江晟廷态度一直礼貌客气,如果小毅真的是他的儿子,她根本就阻拦不了,也没有立场阻拦。

    “那另一个孩子呢?鉴定书下来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小奕从一岁起就在我们家生活了,我们一家人都非常喜欢他,这么多年,小奕早已融合成我们家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没了解你这边的情况之前我也想过很多方案,力图把伤害降低到最小。”他直视伍恬的双眼:“这件事我们都不是过错方,我也不希望任何一个孩子受到伤害。所以,我希望以领养人的身份领养成毅,两个孩子在江家都会受到最细致的呵护,最优秀的教育,完整优裕的生活环境,对小孩成长至关重要。我保证,会用平等的爱,把他们培养成优秀的人。”

    就是说,小毅他要,小奕他也要。

    言外之意,我有钱,我家庭完整,我养两个孩子没问题。

    伍恬听完他的整个陈述,却是一股无名火直接顶上头。

    “你不想认他??”她瞪大眼诧异地看着这个居高临下的男人。

    “江先生,你觉得这样对小毅真的好吗?小毅以养子的身份去了你们家,在别人眼里他还是一个外人。你知不知道小毅是个内心非常敏感的孩子,他特别排斥被领养,他只希望跟自己的亲人在一起,所以才选择跟我回国一起生活。”

    “我知道对比您我确实没有能力,也不否认我无法给小毅完整的家庭和优裕的生活环境。可我是真心为他好,他的亲生父母就在身边却不认他,这就是你的最终打算?”

    江晟廷十分冷静,等她说完才开口。

    “成毅已经五岁了,五岁的小孩已经有完整的意识和思考能力。如果你的家庭是完整的,我不介意开诚布公地跟两个孩子讲清缘由,事情公开后他们会有两家爱他们的家人。问题就在于你并不是一个完美监护人。这时候告诉他们本来的父母另有其人,你觉得对孩子就是好的吗?”

    “伍小姐,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也请你理解,我是一位父亲,对两个孩子的感情并不比你少,甚至会比你更深刻。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会经历无数大大小小的困境,你现在正在面临困境,孩子们也是。你设想一下,这种情况下彻底掀开面纱,孩子们要怎么转变心态?一个一夜之间多出一群家人,这些家人早些年在哪里?一个一夜之间一无所有,他又做错了什么?你能保证你的真心可以支撑两个孩子今后的人生吗?伍小姐,你不能。”

    “对于我个人的能力,你请放心。我很对不起小毅,没有在他人生最初的阶段成为他的父亲,但是今后,我会用父亲的身份,伴随他的成长。”

    江晟廷做惯了商人,又久居上位,说教起来习惯性散发气场,充斥着不容抗拒的威严。伍恬被说的哑口无言,嘴唇阖动,却一时找不到言语去反驳。

    她知道江晟廷说的有道理,很真挚,很缜密。

    但是她心里就是不舒服。

    难道最好的方法,就是生活在亲生父母身边,却永远都隔着一层领养关系吗?

    人的情感那么复杂,小毅怎么会不明白啊!

    伍恬鼻腔发酸,巨大的难过像是结了蛹,她哀求地看着江晟廷:“可是、可是我答应小毅不会离开他的。把他送到你们家,你们又不认他,小毅会恨死我的。他这么聪明敏感的孩子,会以为自己又被抛弃了啊!”

    “他才五岁,能不能别这么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