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 16 章-跑,-
跑,

16.第 16 章

    “哎。”

    伍恬沉重地叹了口气,卸掉全身力气大字瘫倒在床上,疲惫从骨缝滋生,逐渐侵蚀四肢神经。

    其实从穿越过来到现在她一直都特别累。一来就面临着“猝死”危险,刚搞明白处境紧接着就到美国忙后事和接小孩,好不容易和小毅回到家,依然一刻都不敢放松,担心小孩子的心理状况,也担心生活中不注意的情况下小孩子会受伤,就连夜里也总是在做梦,一会儿小孩偷偷哭了,一会儿小朋友从床上掉下来了,总而言之操碎了心。

    这长达一个月的连轴转,伍恬觉得自己快离下次猝死不远了……

    就比如现在,她困得手脚酸软,眼前都开始恍惚,大脑却死活不肯休息。不停担心小朋友第一天上幼儿园会不会害怕啊?有没有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啊?中午的饭菜是不是合口味呢?是不是特别想她啊……

    窗外斑驳的电线杆上落下几只麻雀,聒噪程度堪比电音版野蜂飞舞,伍恬焦虑地舔嘴唇,她觉得自己的“幼儿园综合症”比小毅都严重,如果思维变成刺,那现在的她就是一颗焦虑的仙人球。

    这时楼下不知道哪里放出来一首歌,熟悉的旋律直击心灵——

    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这就是爱的代价~

    伍恬:qaq!

    淡蓝色窗纱上印着淡淡的碎花,被微风撩动一起一伏恍惚海浪,伍恬躺在床上,纤细白皙的四肢在阳光下微微泛着光,睡颜恬静而美好。

    迷迷糊糊她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有没有睡着,总之再度清醒,窗外已没有麻雀叫,太阳也不那么耀眼了。撑起还有些疲软的双臂用力揉了揉脸,伍恬伸展四肢在床上慵懒地伸了个懒腰,浑身细胞复苏,感知逐渐回笼。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钟。

    她睁着眼在床上放空发呆,视线落在床头上一物,便伸长手臂捞了过来。

    这一本是天蓝色的带锁日记本,表面是漫画的鲸鱼图案。就在前几天晚上哄好小毅去幼儿园时,曾经说要把他的话记下来,事后这件事就被她放在心上。

    她知道很多家长给孩子拍vcr记录成长,做相册集,记录孩子成长的每一个阶段,等长大后在看全都是珍贵又美好的回忆。

    伍恬就想到给她家小朋友记一本童言语录,等以后小毅长成又高又帅的小帅哥时再看到这些,不知道还会不会羞愤地跟她撒娇呀~不过她猜有极大可能是干脆就恼羞成怒不理她了。

    想到这伍恬忍不住恶趣味地笑出声。兴致来了,她干脆翻个身趴在床上开始记录!

    小巧圆润的裸足荡起愉悦的音符,某个“怪阿姨”时不时发出恶劣地轻笑,随后便是刷刷刷地奋笔疾书,记录下小朋友各种幼稚的行径。

    “嘿嘿嘿~”

    咔哒。锁上密码锁,伍恬拉开抽屉把日记本小心地放进去。

    哼哼~这以后是要给她外甥媳妇当嫁妆哒~

    床头柜上还有另一本淡紫色薰衣草封面的带锁日记,她想了想伸手拿过来。

    这两本空白日记本都是原主高中时英语竞赛的附赠奖品。前几天打扫小毅房间的时候被她找出来就随手放在床头柜上。

    也许是刚刚给小毅记完日记,她看着手下紫色的花海,突然想也给自己记一本。

    她拿起笔,百般思绪回转,有太多话想记下,又不知从何而起。沉默良久,才郑重落笔。

    “嗒。”锁扣轻合,伍恬把日记本锁好放在抽屉最里面的角落。

    这是她一个人的小秘密。

    *

    磨磨蹭蹭时间过得很快,抬头看看表发现快到四点钟了,伍恬起身换好衣服准备出门买菜,晚上给小毅做好吃的!

    晌午一过温度就降了不少,楼道里的风吹在身上莫名清爽。九月还能热一个月,到十月过半,温度就会越来越低,一想到这伍恬自动联想到她家小朋友的衣服不是很多,这边秋冬比较湿冷,得提前准备衣服和取暖……

    果然养了孩子之后什么都能想到孩子身上去,夏天还没过完就开始操心秋冬的事儿了……

    伍恬就这么想七想八地走出楼道,庭院里阿伯阿婶们在乘凉聊天,路过时礼貌问好,隐约听到他们好像在讨论什么车。她没做多想往外走,刚走到院口突然被停在不远处的一辆车吸引去目光。

    倒不是她的观察有多敏锐,实在是因为这车跟小区环境格格不入,根据她认识为数不多的品牌,这是辆豪车。

    据她所知小区里没有隐形的富豪啊?

    这车大大方方停在门口,不知道是谁的,也不知道停了多久,小地方都知根知底的,刚刚阿婆们讨论的估计就是这辆车。

    伍恬刚要离开,就在距离豪车不到三米的距离,那辆车的车门咔哒一声打开,先从门口亮出一只锃亮地皮鞋,紧接着长腿迈出,走下来一位西装革履、悍然笔挺、浑身叫喧“我是精英”的成年男士。她下意识地想往右边侧开让路,但是……

    这人的目标好像是……她?

    伍恬犹疑地缓下脚步。

    男人的五官极具雕塑性,锋锐冷淡,身上自带的冷傲气场让她看向那双眼睛的时候不自觉想立正站好。

    “伍小姐,你好。”

    还真是找我的!?谁啊这是?

    男人在伍恬惊疑不定的目光下递出一张名片。

    “免贵姓江,我有些事想跟你谈一下,请问现下方便吗?”

    伍恬接过名片,略有重量摸起来有丝质感,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

    男人非常有涵养,递上名片后便轻微退后半步,与伍恬保持一个疏离礼貌的安全距离,安静等待她的答复。

    她低头去看手上的名片——

    天鸿财团董事长  江晟廷

    天鸿财团?她在记忆里搜索了一下,是h市的著名企业,上市百亿的那种。

    大财团董事长?找她?

    呃……

    要不是这位的外形太有气场,她真的觉得这是骗子了。

    他们俩杵在这你打量我,我看看你,小区就这么大点地方,已经隐约引起乘凉阿伯阿婶们的注意。

    “你……找我什么事?我跟你好像一点交集都扯不上吧。”伍恬疑惑地问。

    “我们确实是第一次见面。伍小姐,我这趟来,是为了成毅,也就是您刚从美国接回国的孩子而来的。”

    伍恬真的惊讶了!

    江董事长点到即止,再次礼貌询问:“方便吗?”

    *

    小区附近的奶茶店弥漫着浓郁的奶精气味,空间狭小,装修廉价,还有一面便利贴墙。

    今天店里迎来了两位非常不一样的客人,一个一看就是霸道总裁的帅气男人,一个除了长的清纯**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女孩。

    店员小妹躲在柜台后面兴奋地直搓手。

    这种组合,真的分分钟脑补几百本霸道总裁爱上我好吗!!!

    *

    奶杯里的珍珠奶茶浮着一层奶脂,隔着空气都是甜腻的味道。伍恬和江晟廷面对面静坐,气氛略尴尬。

    这位江晟廷先生明显和这里格格不入,但是他泰然自若,硬生生打穿次元壁,仿佛这个小奶茶店就是他市中心千平米的办公室。

    伍恬有些紧张。心脏狂跳,手心一直冒虚汗。

    想到他说是为了小毅而来,再仔细打量这位江总的五官,神他妈居然看出了父子相?!?

    伍恬开始头脑风暴,脑海里闪过n种狗血剧本。

    难不成伍薇曾经跟这人有一段??然后小毅是他的私生子??

    再升华一下,难不成伍薇是带球跑的总裁小娇妻,江总千里寻妻结果佳人已逝,只留下他们爱的结晶?

    这么虐的嘛!

    不对,这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就在她如脱缰野马狂奔的时候,江晟廷低磁的声音响起,成功把她送上狗血草原。

    “伍小姐,成毅有可能是我的儿子。”

    同一时间,她听到自己脑中有根弦啪崩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