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1章(修)-跑,-
跑,

1.第1章(修)

    野草丛生的大草原中,白衣女子奋力奔跑,身后一只大黑豹紧追不舍。

    “我没有急支糖浆为什么追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伍恬一把鼻涕一把泪哀嚎,在她身后紧跟着一只浑身黝黑发亮、肌肉紧实的黑豹,肆意展示矫健的身姿。

    半人高的野草随风涌动,伍恬跑得要断气了。口干舌燥四肢发软,脊椎到天灵盖仿佛连着一根绷紧的弓弦,被用力拉扯的余波震得头晕耳鸣,连带着胃里都一抽一抽的跟着疼。也许不用等黑豹解决,她自己就挂了。

    “我……真的……没有……”急支糖浆……

    话没说完,背后打来一疾风,伍恬慌忙之中转过身,对上一双泛着幽深冷光的琥珀瞳仁,登时大脑一片空白,被黑豹死死按在身下。

    一人一兽对视,黑豹皮毛黝亮,浓密紧实,胡须像钢针又粗又硬,鼻子上的黑色纹路都清晰可见,琥珀瞳仁半阖,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此时此刻,凶残的美洲野兽距离她只有零点零几公分。

    伍恬浑身僵硬的像一块棺材板。

    黑豹低下头颅,口吐人言:“跑,你继续跑。”

    伍恬吓崩了。

    黑豹带着倒刺的猩舌掠过鼻尖,犬牙森白,冲她张开血盆大口。

    “不跑了不跑了真的不跑了!!!”

    *

    盛夏午后,狭小的客厅闷热的像蒸笼,老式落地扇兀自转动,因为年头久了,转头的时候总是发出咔的一声。

    逼仄的棕皮沙发里蜷缩着一个瘦弱的少女,少女双目紧闭,呼吸急促,头部小幅度颤抖,好像沉浸在可怕的梦魇当中。梦中不知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少女像是被案板上的鱼猛地弹起,尖叫着从沙发上栽倒在地。

    “啊啊啊不跑了呜——!”

    伍恬还沉浸在即将被黑豹咬断喉咙的噩梦中,迷迷糊糊哭了一会儿才清醒过来。

    眼前没有草原,没有烈日,也没有会说人话的黑豹。

    伍恬捂着胸口心有余悸,梦境太真实,差点没吓死……

    两只眼睛又痛又胀,好像有无数只小虫在噬咬,她抬起软绵绵手腕揉眼,痛的嘶一声。

    抬起手背湿濡濡一片。

    不是吧,居然吓哭了,还哭得这么惨……

    伍恬第一反应就是要去卫生间洗把脸,眼睛这么疼,肯定肿了。结果她刚动一下,屁股底下传来咔嚓一声玻璃脆响,她疑惑地从身下摸出一面碎花边小镜子。

    那镜子从中间像闪电一样裂开一道纹路,然而伍恬根本就无暇思考她家里为什么会有这个充满了年代气息的镜子,她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镜子中照应出的人影上。

    镜子里映出来的是一张陌生少女的脸,眼睛肿的跟核桃一样,鼻尖通红,嘴唇缺水性起皮,脸上泪痕未干,碎发三三两两黏在脸上,勉强能看出清秀的模样,只是……

    这谁啊??!

    镜子里的小姑娘对着她惊讶震惊,伍恬倒吸一口冷气。

    她瞠目结舌地从镜子前抬起头环顾四周,朴实简洁的墙壁,老旧棕皮沙发,机械转动的坐地扇,古朴的挂壁吊钟……以及,手中破碎的镜子……

    空气闷热,女孩身上溢满了细小的汗珠,仿佛整个人从内到外都散发着潮气。伍恬抿了抿唇,镜子里的女孩也跟着做了同样的动作。

    “……”

    三九伏天,可她却如坠冰窟。

    这不是她家,镜子里的人,也不是她。

    墙上的挂历吊钟规律摆动,一切在这沉闷的午后维持着诡异的平静。

    嗒、嗒、嗒。

    “恶作剧吗?”

    “妈——?弟弟——?”

    空荡荡的房间把声音放大,没有人回应她。伍恬唰地闭上双眼:“就不该熬夜看小说,我肯定是还没睡醒,梦中梦,绝对是梦中梦。”

    同时不停用双手拍打脸颊喃喃自语:“快醒快醒醒。”

    嗒、嗒、嗒。

    钟摆声不断,一下、一下重重扣准心房。

    睁开眼,还在这里。

    恐惧从心脏散发到四肢骨骸,伍恬颤颤巍巍站起身,结果这具身体不知是太虚弱还是怎么的,眼前一阵发黑。伍恬身体失去平衡跌倒在沙发里,模糊间看到了不属于她的记忆。

    她看见一个叫伍恬的小姑娘,有一个幸福的四口之家,爸爸妈妈姐姐和她。但是在她12岁的时候,噩梦突然降临。父母在一次外出中双双意外去世,留下她们姐妹俩。姐姐伍薇当时正在美国读本科,她刚刚上初中。

    办完丧事,平时关系一般的亲戚都涌上来,她们俩就好似别人眼中待宰的羊羔,小小年纪受尽人情冷暖。

    幸好姐姐当时已经成年,把房产和存款都归到她们姐妹名下,不用寄人篱下被无良亲戚瓜分遗产。

    姐妹俩收拾好伤痛,日子还要继续过。伍薇在美国本科还差一年半就能毕业,她不甘心放弃,回到美国继续读书。

    她也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才12岁的小姑娘一夜成熟,告诉姐姐你放心读书,不用担心,她初中高中都可以住校,她能照顾好自己。

    她们的房子在邻居张奶奶的好心帮助下出租给靠谱的租客,伍恬负责收租金,伍薇再每个月把生活费和学费打给伍恬,就这样两姐妹相依为命。

    可是毕竟她才12岁,最一开始,伍恬每天都哭,想父母,想姐姐,一有空就联系伍薇,只有这样她才能寻得片刻的安全。生活费几乎都用来打国际长途。

    直到有一次伍薇忍无可忍骂了她一顿。她在另一头歇斯底里:“我每天都很忙,压力很大!就现在,我还有三篇文献要翻译,完成这三篇文献我可以拿到20美元,这是我一周的生活费。可是我现在却在这跟你浪费时间!听你们初中生的生活,我他妈不想听,不想听!你以为只有你难过只有你痛苦吗?我真的恨爸爸妈妈为什么不把我也带走,生活太累了,真的太累了。你能不能心疼心疼我?能不能!你要逼死我吗!”

    那天最后伍恬认真跟姐姐道了歉,从此以后,伍恬仿佛才真的长大了,她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学习上,抓紧一切时间追赶成长的脚步。她多么希望自己能一夜长大,不再拖累任何人。

    一晃眼六年,伍薇在美国站住了脚跟,伍恬也成功考上了在本市的一流大学。

    姐妹俩这些年聚少离多,最久的时候,她们长达三个月不曾联系,只有每个月按时打到卡上的生活费告诉她姐姐并没有忘记她,她只是太忙了。

    她曾对姐姐说过不用再给她打生活费了,她有奖学金,还会去兼职,不过伍薇的生活费从来没断过。

    伍恬把这些钱都攒了起来,她在心中默默计算,还有两年,她就能工作了。

    伍恬一直认真学习,想着争取大二去美国学校交换的机会,那样就可以跟姐姐在一起生活。她已经长大了,可以照顾姐姐,哪怕只是每天做一顿饭。

    伍薇在前几年跟一个美籍华裔男子生下一个可爱的儿子。伍恬通过视频见过自己的外甥几面,非常可爱。

    伍恬最近一年笑容越来越多,她觉得人生只要努力日子总会越过越好的。

    两个多月前她十八岁生日,姐姐从美国传来一份房屋转让书和十万元存款,告诉她这是给她的成人礼,从此以后她就是个独立的大人。

    那晚她们姐妹久违的聊了很久,那些尘封的幸福记忆,在伤痛过后显得格外芬芳。

    伍恬鼓起勇气对伍薇说,她找到一份暑假工,结束时离开学还有几天,想去美国看她和小外甥。

    伍薇微笑着没有说话,这些年她愈发沉默寡言,这个笑容让伍恬以为她同意了她的计划。

    结果就在暑假即将结束,也赚够了机票钱,伍恬接到了驻美国大使馆的电话。

    她的姐姐,伍薇,因为抑郁症,在美国家中自杀身亡。

    深渊过后不一定是光明,也可能是更冷的深渊。

    世界上最依赖的亲人不告而别,伍恬只觉得天都塌了。

    ……

    “为什么自杀……”

    伍恬很难受,她看到了这个跟她同名女孩短暂的一生,这一刻她与她感同身受,痛苦的恨不得死掉。

    她惶惶然像一只风干的枯叶一样倒在沙发上,直到一阵敲门声把她从绝望的情绪中惊醒。

    砰砰砰!

    “有人吗?里面有没有人?”

    外面天色已经有些昏暗,眼睛痛的睁不开,她抬手摸了摸脸,湿了一整手背。

    “伍恬在家吗?”

    “恬恬啊?在家没?我是张奶奶吖。”

    门外的声音慈爱中透露着焦急,伍恬觉得莫名熟悉,脑海中自动想到张充满慈爱的面孔,是她们家住了几十年的老邻居张奶奶。

    敲门声还在持续,伍恬吸了吸鼻子,从茶几上抽出几张湿巾搓了把脸赶紧起身去开门。这门也是老式的,外面一层铁栏。伍恬打开内门,外面站着神色焦虑的张奶奶和一位穿着制服的民警。

    隔着一道铁栏防盗门,三个人都愣住了。

    “哎哟!恬恬你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了!?这两天我看你这丫头就不对劲儿,到底怎么了哟可怜孩子,你可别吓奶奶啊!”

    张奶奶大惊失色,一把攥住伍恬湿凉的手放在手心里不停揉搓,急得差点哭出来。

    伍恬现在的形象实在是有点惨,汗水粘腻,眼睛肿成核桃,头发黏在脸上,长时间水米未进致使脸色苍白,神情恍惚。旁边民警同志看她的眼神都有点不对劲儿,好像真怕她想不开似的。

    “没事,我没事张奶奶。”她一开口嗓子破碎的跟破拉风箱似的,清了半天嗓子才完整说出一句话。

    民警是个小年轻,在伍恬目光看过去的时候适时递给她手上拿着的一个牛皮档案袋:“这是你的加急护照。电话怎么打不通?你状态看起来不太好,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伍恬鞠躬:“不用不用,谢谢您。电话可能是断线了,不好意思。”

    “有需要可以随时联系我们。”民警看她状态实在是不好,忍不住轻声说:“你还年轻呢。”

    伍恬:“谢谢,谢谢您,我明白。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

    *

    伍恬拿着档案袋返回客厅,脱力地倒回沙发里。茶几上放着一个小巧的陶瓷杯,她看着杯里清澈的水,喉咙因为缺水干枯褶皱,吞咽都带着烧灼感。

    “咕咚、咕咚”

    一整杯水下肚,伍恬意犹未尽,又端起旁边的水壶满上,连着灌下两大杯白开水,她才终于感觉自己活过来了。

    经过这么一闹,她总算找回些理智安静下来思考。

    她应该大概也许……穿越了……

    刚刚做的那个梦,是这具身体的原记忆。

    伍恬陷进沙发里,闭眼长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